16 契机?

    随肯钥起的转动户 上的打开了,凯特走了进来将外(套tào)胆严广饮刊子上一丢,坐进沙后整个人像松了架似的再也起不来。她盯盯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之后才勉强坐了起来,又了会呆才起(身shēn)到厨房的冰箱里拿了酒瓶和杯子再回到原位。

    琥珀色的液体很快盛满了一杯,将酒瓶放在旁边后凯特端起杯子送到嘴边叩了一小口。在刺激的感觉顺着喉咙流了下去后,她默默的靠在了沙上,左手不由自主的抚在了小腹上,似乎那双手还搂在那里。陋书吧咖慨阳昭蛆刚不一样的体验

    傻瓜,胆大妄为的家伙!凯特闭上眼睛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关于同(性xìng)婚姻的争论正在英国激烈上演,大多数人对同(性xìng)患的态度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政府有很大可能在年底通过一部关于同(性xìng)婚姻的法律 但这并不代表可以随便在公共场合随便嚷嚷。    一想到咖啡馆里那些人的诧异眼神,凯特就忍不住想要苦笑。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shēn)份,,好吧,就算你对自己的化装很有信心,可我没有做那么复杂的打扮,要是周围有狗仔队出没的话连哭都来不及!

    想到这里,她忽然睁开了眼睛。安吉拉那张带着恳求而坚毅的脸蛋再次浮现了出来。即使有狗仔队在旁边并且亮出(身shēn)份,她依然会这样说吧?这样一个念头忽然冒了出来。凯特不由愣了愣,捏着杯子的手也变紧了许多。

    “因为某些原因,她们并没有详细的告诉我整件事(情qíng)的经过,但是作为老朋友我还是猜出了部分(情qíng)况。坦白的说,安吉的处理方式的确非常的差劲,换做是我的话也会非常生气,但是凯特,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在作出决定的时候有些过于冲动?我不是想为安吉开脱什么,任何一个人面对这种(情qíng)况都会被怒火冲昏头脑,这样作出的决定会是你真正想要的吗?作为朋友我不好在这种事(情qíng)上面说太多,但是我知道安吉是非常非常依恋你的,我看得出来,那种感觉绝对不是作伪。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过去三年,即使再愤怒也应该有所平息,你这三年来的(情qíng)况我也看在眼里,所以为什么不可以抽时间坐下来和安吉好好谈谈?哪怕是看看她是否真的忏悔过?”魔法妈妈的话再耳边响了起来,很快又变成了蕾切儿。

    “从某种意义上讲,安吉也是个可怜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大学毕业那天同时和o三个人分手,而且这三个人都在她心中占着非常重毒的地位。当然,这是她自找的,她自己也承认,但她确实很(爱ài)这三个人。好吧,这种话从我这个和安吉纠缠不清的人口中说出来有些可笑和古怪,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当说客。但是,,虽然自从三月份之后再没有联系,可我还是来了,或许因为我见过,,她流泪的样子。那种倔强的绝望让人无法忽视。所以当安妮告诉我,安吉后悔筏嚎啕大哭的时候,心里非常的难受。所以,无论我们三个之间生过什么,但我还是希望你至少能跟她谈谈。哪怕以后不再有关系,至少不会留有遗憾,”这次过后,我也不会再和安吉有联系了”

    蕾切儿,,凯特念叨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叩了口杯子里的酒,当那哥仿佛看破了一切的面容在眼前浮现后,她的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前的点点滴滴再次涌上心头,百般的滋味最后却变成了忿恨。

    她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凯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认识了整整。年:见过她的难受见过她的委屈见过她的可(爱ài)见过她的(娇jiāo)羞,即使有时候会因为某些事(情qíng)而可怜巴巴的泪眼汪汪,却从未真正的留过眼泪。更不用说嚎啕大哭了。

    我这是在嫉妒吗?这样一个念头忽然冒了出来,凯特忽然将杯子里剩余液体的全数灌下去,跟着抵在额头上苦笑着长长出了口气。想想看。这几年来自己为什么主动减少了各种合约?为什么和乔还有蕾切儿交谈了数次后会间歇(性xìng)的精神恍惚?为什么,,一在街道上这么着的次数也不少,可偏偏今天才旧地重游而且才好就遇上了?

    安吉拉捂着脚踝的模样忽然就跳到了凯特的眼前,虽然她当时精心乔装打扮过,耳凯特还是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一点怀疑都没有。

    安吉,”我要怎么面对你才好?仰起头来看着天花板的凯特在心里苦笑的冉道。

    打了个哈欠,从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的安吉拉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伸手往旁边搂去。扑了个空后她才反应了过来,支持斗个(身shēn)体看了看酒店的(套tào)房,安吉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已经,,很久没有在起(床chuáng)的时候做这个动作了。

    下(床chuáng)到盟洗室里洗般了一番后,安吉拉穿着睡衣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顿时洒落进了房间增添了几分朝气。为自己倒上杯(热rè)饮后,姑走到落地窗前一边慢慢饮着一边看着酒店外面的街道。

    这间(套tào)房的视野很不错,安吉拉在伦敦的这几段时间每天起来都会这样端着(热rè)饮在落地窗前面看外面的景色,尤其是最近难得天天出太阳。沐浴在温暖的晨光

    而今天,和往常一样看着景色的安吉拉,心里却有着自己也不明白的平静。

    是因为终于向凯特道歉了,还是因为凯特并没有完全拒绝自己?安吉拉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抿住了嘴唇。她的思绪又回到了昨天下午。

    凯特被搂住腰肢后并没有说话。只是抓着安吉拉的手静静的站在原地。即使周围的人们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半晌后她才挽住了安吉拉的胳膊离开了咖啡馆,两人就这么紧贴着走出了好长段距离后才停了下来。

    “我想,”我想先回去。”凯特凝视着安吉拉的双眸有些迟疑的说道。

    安吉拉并没有回答,只是倔强而哀求的紧紧挽着她的胳膊。这样僵持了良久之后,凯特才用无奈的语气说道:“给我点,时间好吗?”

    安吉拉还想坚持,可眼看凯特同样露出了恳求的神色,最终放开了手。

    “你会给我电话吗?”安吉拉轻声问道,“从来没变过。”

    “应该,”会的,”就这样吧。安吉,我得回去了。”凯特说着招手拦了辆的士,然后和安吉拉道别离开。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吧。回想着的安吉拉伸手贴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面,感觉到掌心传来的凉意她微微翘了翘嘴角。

    即使以后不再有联系,至少”虽然心还是有些疼,相信时间会羽平这些的。

    就在这时手机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走过拿起看了看,一个陌生的号想了下,安吉拉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嗨,你好,请问找哪位?”

    那边没有声音,安吉拉微微蹙起眉头想要挂了电话,但心里微微动了动却没有付之行动。耐心的等了半晌后,那边终于传来一声长叹:“是我,安吉。”

    安吉拉的心顿时被提了起来,拿着电话的手也不由紧了紧。

    “嗨,凯特,嗯”,早上叭”你还好吗?我都,”才刚刚起(床chuáng)”安吉拉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虽然她竭力保持着平静,可语气还是带着明显的激动。

    那边噗嗤轻笑了声:“才刚起(床chuáng)?你真的变懒了许多呢。”    “现在已经好多了”安吉拉终于调整了过来,“要是一个多月前。我每天不到中午绝不起(床chuáng),现在想起来毒是吃惊,我居然会有那么懒的时候,太不可思议了!”

    说到最后都有些撒(娇jiāo)的味道了。还好安吉拉随即反应了过来,赶紧岔开了话题:“对了,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顿时沉默了下来,安吉拉耐心等候着,几分钟后凯特的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你在伦敦还要呆上几天对吗?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是说如果今天有时间的话,我们或者”可以一起出去遥逛,”

    “没问题,当然可以,我,”我正在度假,有的是时间。”安吉拉压抑住心里的激动。

    “我们只是逛遥街。”凯特这时强调的说道。

    “当然,我明白,我们只是遥逛街!”安吉拉鸡啄米般的点头,也不管对方在电话那头根本看不见。关上电话后她长长的兴奋的出了口气。心里忽然变得愉快了起来。虽然她并不完全清楚这愉快为什么而来,但并不妨碍她享受这片刻的轻松。删四随甩姗包书吧剧、说齐全

    悠扬的交响乐在大厅里来回流徜。时而温柔时而激昂,时而如娟绢小溪时而如汹涌大海,让听众们沉醉在美妙的音乐中不能自拔。

    一曲终了,(热rè)烈的掌声响彻大厅,指挥转过(身shēn)来微微鞠了一躬,跟着率幕缓缓降落下,今天下午的演奏就此结束。

    “真是非常精彩的演出。  ”凯特鼓着掌感叹的说道,或者是因为聆听了一美妙的交响乐,她的嘴角微微翘着带着淡淡的微笑。

    “是啊,非常精彩。”旁边同样鼓着掌的安吉拉点了点头,观察了下凯特后她忽然这么提议道:“不如我们到后台去看看患么样?”

    “去后台?”凯特带着讶异的表(情qíng)转过头来。

    “是啊”安吉拉用暗含引(诱yòu)的口吻说道,“要知道,没多少人去伦敦(爱ài)乐乐团的后台看过,所以我们不妨一起去看看,看看他们在后台是什么样子。”

    “得了吧,如果我们这样大摇大摆的就可以到后台去,退场的人们早就涌过去了。”凯特摊开手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很遗憾,亲(爱ài)的,我们确实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安吉拉得意的竖起手指摇了摇,话音刚落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用词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些不当,不由尴尬的看了凯特一眼。

    “什么办法?”凯特捏着拳头放到嘴边干咳了声,从而化解了这次尴尬。

    暗中松了口气,安吉拉随即解释了起来:“现在在乐团里担任大提琴演奏的艾伦勃莱德先生,曾在我小时候教过我一段时间大提琴,所以我和(爱ài)乐乐团的几位演奏家都很熟悉。通过他,我们完全可以到乐旺的后台参观。”

    凯特想了点头:“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曾经还在伊扎克,帕尔曼先生会上担任过嘉兵,对很多尔器都非常精通。”    “

    “只是几种”安吉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怎么样,我们去看看?”

    “好吧,我们去看看。”既然她都这样说了凯特也答应了下来。

    一直等剧院里的听众走得差不多了两人才站起来,然后在安吉拉的带领下顺着过道往后台走去,网到门口一个工作人员就挡住了她们:“很抱歉,女士,后面是非参观区。”

    “抱歉,可以帮我通知下乐团的大提琴演奏家艾伦勃莱德先生,梅森家的克里斯蒂娜来拜访他了。”安吉拉微笑着说道。

    工作人员疑惑的打量了下安吉拉和凯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的,请稍等。”

    他随即往后面走去,几分钟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出来:“克丽丝?你来了?!”

    跟着,一个差不多有6英尺3英寸。年龄在坠到的之间,微微有些谢顶的高大男子带着惊喜的表(情qíng)从后面走了出来。不过他当他看清楚面前的女子后却愣住了,这个戴着鸭舌帽披着黑色大卷儿一(身shēn)清爽打扮的女孩儿完全和他脑中的样子不相符。只有那对藏在精致的平光眼镜后面的黑色眸子不时闪过的狡黠有那么点相似之处。

    “嘿,怎么回事,艾伦先生。这样盯着一位淑女看可不是什么仲士行为。”安吉拉眼睛弯弯的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或者你在等着我行屈膝齐田”

    艾伦勃莱德终于从惊讶中清醒了过来,有些哭笑不得的拍了拍脑袋后又用疑惑的语气问道:“你怎么“…你怎么这样打扮,克丽丝?”

    “怎么?我这样打扮很难看?”安吉拉挑了挑眉,颇有些兴师问罪的回答道。

    “哦,当然不是”艾伦连忙挥了挥手,“你无论怎安打扮都很好看,我只是觉得奇怪,毕竟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你,真是”太意外了。”

    “真遗憾”安吉拉啧啧的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能体谅我的处境。”

    “处境?哦,我明白了”艾伦醒悟般的点了点头,“抱歉,你知道我们在这方面很少遇见你会遇见的(情qíng)况,所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是(情qíng)有可原的。话说回来,你居然打扮成这个样子,难道又打算拍什么新电影,我前几天看新闻…心

    “嘿,艾伦”安吉拉打断的做了个手势,“我们进去说好吗?”

    “当然当然。”扫了四周一眼的艾伦连忙闭上了嘴巴,但随即又疑惑的看向凯特。

    “我的朋友,凯特”不等他开口询问,安吉拉就介绍了起来,“凯特,这是艾伦嘉莱德先生,我曾经的大提琴老师。”

    “很高兴认识你,勃莱德先生。”

    “我很高兴认识你,凯特小姐。”

    两人随即握了握手,艾伦又微笑的问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有气质,凯特小姐?”

    安吉拉随即轻咳了声,有些恼怒看向艾伦。

    “好了,开玩笑。”对方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安吉拉不由重重的哼了声,以此来表示自己不满,掩口轻笑的凯特下意识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安吉拉抓住了她的手后才反应过来。赶紧收了回去。

    艾伦这时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跟我来吧,两位美丽的女士。”

    在熟人的带领下,加上艾伦的解说幽默风趣,以及成员们都很友好,两人的伦敦(爱ài)乐乐团的后台之旅度还算不错。安吉拉偶备会和艾伦谈论些音乐上的事(情qíng),不过要是被抓住了空子少不愕要被调侃一番o

    “怎么感觉好像退步了一些?”在安吉拉试着拉了一段大提琴后,艾伦如此问道。    “没办法,之前因为某些事(情qíng)荒废了一段时间,你知道,一天不练习都会倒退,何况一段时间。”安吉拉无奈的耸了耸肩,不由自主的看了凯特一眼。

    艾伦注意到了她的动作,跟着也看了凯特一眼,他又不是笨蛋自然看得出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凯特到后台后几乎没怎么说过话,但是始终跟在安吉拉(身shēn)后。

    当然,他是不会多问的,只是耸了耸肩:“真是太可惜了,要知道帕尔曼对你的评价都还历历在耳。

    如果你不是要去拍什么电影以及做流行歌曲,说不定会是第二个杰本琳杜普蕾呢。”

    “帕尔曼先生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我可不敢这么狂妄。”安吉拉有些叹息的耸了耸肩,然后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今年似乎是杰本琳的周年诞辰,不知道大家会用什么方法来纪念她。”

    “当然是音乐会”艾伦想也不想的回答道,“两周后就在这里,巴比肯艺术中心音乐厅,举行一个纪念音乐会,我们打算在音乐会上演奏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

    “你们要在纪念音乐会上演奏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安吉拉挑了挑眉,她想到什么的看了看凯特,忽然出声道:“我有个提议,艾伦。”

    呼呼,终于写了旦四字,希望能坚持下去……,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山 杠咖o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