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咖啡馆

    ,两位要点什么。拿着小本子的女服务员专到了小圆噪四渊六

    “两杯卡布奇诺。”坐在圆桌前的两个女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愣了愣之后她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不自在的分开。

    “需要什么点心吗?”女服务员若无其事的在小本上记着什么。

    “葡萄干松饼再次异口同声。再次相互对视,再次不自在的分开。

    “还有什么吗?”女服务员继续在小本上写写画画。

    “就这样吧。”依然是异口同声,几乎连语气的轻重以及停顿都差不多。女服务员即使再淡定,也忍不住用好弃的目光打量了她们一眼。眼前的两个女子依然相互对视,跟着不自在的分开。

    当然,女服务员知趣的没有开口问什么,微微一笑后转(身shēn)离开了。小桌旁顿时安静了下来,两个女子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做着小动作。即使咖啡和点心端来了也没有改变过。直到双双伸手去拿(肉ròu)桂粉。

    两只手碰在了一切,动作非常的默契,两人再一次尴尬的对视,然后年龄稍大的女子终于忍不住噗嗤轻笑了出来,年龄较小的女子也跟着捂住了翘起的嘴角。这样低低的笑了几声后,两人虽然还是没有说话,之间的气氛却已经好了许多。

    “你的脚”还好吧?。凯特在搅动着半晌的咖啡后忽然这么问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轻葳了下而已,休息下就会好。”安吉拉连忙回答道。

    两人虽然各怀心思的笑了笑。却不约而同的想到之前的种种。

    那一玄,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街道两边的两人就那么相互凝视着忘记了周围的事物。然后,凯特忽然转(身shēn)向相反的方向匆匆离开 坐在长椅上捂着自己脚踝安吉拉顿时跳起来跟了上去。

    由于动作过大重心不稳,脚网落在地上的时候安吉拉就一阵呲牙咧嘴,但她管不了那么多忍住疼痛冲过了街道。为此她差点被驶来的车子撞到,还好对方及时的踩下了刹车。饶是如此,安吉拉依然被吓了一大跳,可她没有停留,对生气的司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一跳一跳的追上了凯特抓住了她的胳膊。

    并没有看到安吉拉那些行为的凯特甩了甩胳膊,步伐也迈得更快更大。但是抓住她的安吉拉怎么可能松手,即使脚踝还在疼痛依然紧跟着她的步伐。

    这样有些拉扯的走过了好几条街道后,凯特才放弃般的停了下来带着些许恼怒的扭头看去,但随即神色就变成了奇怪。在自己面前喘着气安吉拉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用期望的祈求看着自己,但她还是看出对方咬着牙根在强忍着什么。

    当视线落到安吉拉不自然踮起的右脚后。一丝了然的从凯特眼中闪过。虽然她也什么话都没说,但是(身shēn)体却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下。

    “你”你还好吗?。她看着对方咬着嘴唇这么问道。

    “还”还好安吉拉低声回答了句,抓在凯特胳膊上的手更紧了。

    凯特扫了四周一眼,轻叹了口气:“先到那边咖啡馆坐坐再说吧。”

    犹豫了几分钟。她最终挽住了安吉拉的胳膊。

    “已经”,有力年了吧。

    ”搅动着咖啡的凯特忽然又开了口。

    同样搅动着咖啡的安吉拉不由停顿了下。跟着微微点了点头:“是啊。已经力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可当初的种种,我依然记得很清楚。就像昨天才生。”

    “我也是。”凝视着手中的咖啡杯子,凯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那时候你还是个小不点,可(爱ài)又漂亮,就像小号的芭比娃娃。

    “嘿,可以不用那个词吗?”安吉拉不满的抬起头,“我都没用男人婆呢

    “那是因为你没来得及用。”凯特挑了挑眉。

    “是吗?我还不知道你能预知将来的事(情qíng)。”安吉拉鼻孔朝天的哼道。

    “怎么”凯特悠然自得的叩了口咖啡,“难道你刚才不是用了那个词吗?。

    “嘿,我是在举例说明,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举例说明?”安吉拉磨了磨牙齿,“你总是这样,将水搅浑之后赖到我头上,说是我挑起争端的”。

    “是吗,怎么听起来好像说反了呢?。凯特眯起眼睛。

    “别想要赖,我记得很清楚。那次玩强手棋你就这样,总是绕来绕去的说是我输了,然后接这个机会捏我的脸。”安吉拉托住下巴忿忿的说道。

    “那次啊”。凯特回忆的想了想,跟着有些讶异的看向安吉拉,“你还记得真是清楚。好吧,我承认那时我要诈了,可谁让那时候你的脸(肉ròu)(肉ròu)的那么好捏?”    “看吧旧“叉推到我头卜来了”安吉拉与”喜哼的谎       “芭比娃娃嘛,每个女孩子都会有自己喜欢的芭比娃娃。”

    “别忘了那个时候你还是男人婆,男人婆也喜欢玩芭比娃娃?!”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那些沉淀在记忆深处的往事,说道有趣的地方都轻笑不已,融洽的仿佛三年来的种种根本不存在似的。

    “还记得那次吗?。安吉拉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蛋上的笑容也减少了许多,“你第一次到我们家。用该说是外公家去的时候。虽然我那时刚刚满五岁,虽然你那时很拘谨很懂礼貌,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你心中的别扭。”

    凯特默然片玄后叹了口气:“因为”我觉得你欺骗了我,在那之前你从来没有跟我说你是老艾伯特公爵的外孙女。当然,我承认那时有种自卑感,但是,”

    “我知道,我了解”安吉拉打断的说道,她放在小圆桌上的手不由捏了起来,“但我很害怕。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非常非常害怕失去你。”

    “我也知道”凯特看向了窗户外面,声音妾得飘渺起来,“你在送我回去的时候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那怯生生的样子到现在我能回忆起来

    说道这里,她的嘴角翘了翘。似乎想笑但更多的确实一种无奈的哀伤。

    幕地,安吉拉抓住了她的手:“凯特,对不起。”

    她看着她,紧咬着嘴唇,眼睛闪过莹莹光芒:“对不起。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都弥补不了我对你的伤害,可是    对不起,凯特    。

    凯特活动了下手指握住了安吉拉的手。凝视了她半晌后长长的吐出口气:“半个多月前,乔和”另外一个女人找到了我,跟我说了很多事,很多关于你的事。”

    “乔?”安吉拉露出疑惑的神色,“她能说什么?”

    “其实乔的作用是让我保持冷静,主要还是另一个人在说凯特别过脑袋,贝齿在嘴唇上轻轻划了划,“主要是蕾切儿在说话

    “蕾,蕾切儿”安吉拉顿时绷紧了(身shēn)体,不仅脸色变得古怪。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或许是感受到了她(情qíng)绪的变动,凯特握住她的手紧了紧,尽量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道:“她跟我说了很多,包括你们之间的种种纠缠。”

    “说了很多”。安吉拉嗫嚅着嘴唇,低着脑袋根本不敢看凯特。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非常生气。然后把她赶出去”凯特说到这里长长的停顿了下,她闭上眼睛仿佛非常的难受。    “她告诉我”你对我的思念,因为”因为她能感受到,感受到你在她的(身shēn)上追寻着我的气息。就像她在你(身shēn)上”凯特睁开了眼睛。苦笑着难过的看着安吉拉,“但我知道她只说了一半实话,因为我能看出她对你的感觉。”

    “凯特,如果可以的话”。始终低垂脑袋的安吉拉捂住了(胸xiōng)口。

    “既然你做了,那就应该面对才是。”凯特的语气变得淡淡的。

    “我知道,可是”对不起”安吉拉终于抬起了脑袋,翠绿的眸子里带着说不出的难过,“对不起,凯特,我只能只能说这句话

    凯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虽然我听了她的讲述依然有着说不出的难过,但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难过,我一直都很难过,每次想到你的欺骗,每次看到你的绯闻,甚至每次遇见你,我都非常非常难过,然后像火山一样随时可能爆出来。然而,当我听齐和蕾切儿述说着你这几年的种种之后,我竟然有着从未有过的难过和懊悔,我终于明白我难过是因为我依然非常非常在乎你。”

    安吉拉紧紧咬住嘴唇,虽然(胸xiōng)口异常的痛苦,但她依然看着凯特的

    。

    “但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安吉”凯特悲伤的说道,“我不知道

    她说着忽然抽回了自己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站起来快步往咖啡馆门口走去。网到门口一个(身shēn)体忽然重重的撞在她的后背上,跟着一对胳膊从后面伸出来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肢。

    一时间,原本还算(热rè)闹的咖啡馆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门口这对奇怪的女(性xìng)(身shēn)上。

    “我不奢求你再(爱ài)我,但请你至少原谅我!”一个声音在咖啡馆里

    ((荡dàng)dàng)。

    咕的,差点又晚了”这个真是没法说”难道下个月也只能(日rì)更劲o么”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