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回到伦敦

    注得的明媚阳米笼罩着整个伦救这座古老城市增蜘“孔“活力。泰晤士河上的国会大厦、大本钟和伦敦眼、千禧桥成了鲜明的历史对比,给人厚重感觉的同时又有着轻快向上的新鲜。

    咔嚓一声,阳光下的伦敦眼定格在了画面当中,仔细端详了下镜头中的照片,女郎无奈的耸了耸肩:“真尊惜,阳光稍微强烈了点,也许换个角度更合适?”

    但她很快又变得乐观起来:“看起来,我以后如果不去唱歌或者拍电影的话,完全可以尝试着去当个摄影家之类的嘛。”

    如果长时间仔细观察的话,会现在她(身shēn)边总是三三两两的站着几个人,虽然有的西装革履似乎在谈生意。有的挂着相机背着背囊一副旅游者的打扮,可那几张脸却从来没有变过。

    当然,没人会这么无聊。所以除非是非常熟悉的人,否则绝对看不出这个站在河岸里外混搭黑白长短袖体恤,穿着浅灰色牛仔裤和蓝白相间的帆布鞋,却又带着顶粉白色荷时帽,披着长长的黑色大卷儿,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精致小巧的眼镜。举着相机到处拍摄的女郎会是好莱坞著名的天使小姐!

    安吉拉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从悉尼到北海道再到西安再到遢粒、海得拉巴以及迪拜等等地方游览了一遍后才回到了欧洲,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走马观花。毕竟,她只是想换个环境好好改善下自己的心(情qíng)。

    一路上虽然没出什么大事小问题却不少。比如在西安的时候仗着外貌的差异几乎没怎么化妆的在大街逛,结果被眼尖的影迷给认了出来。还好对方比较有礼貌只是要求签名合影。没有出现被追个几条街之类的(情qíng)况。

    除此之外,在遢粒参观吴哥窑的时候被当地人拉扯着要小费,而且一、二美圆还大不走;在海得拉巴被几个明显不怀好意的家伙围着,用生硬的英语(套tào)近乎。

    每到这个,时候。跟在后面的保镖们就会主动上前将这些人赶走,然后用无辜的表(情qíng)看向自己的老板。

    虽然安吉拉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过,不希望他们打扰自己的旅游。可面对这种(情qíng)况也只能无奈的摊开手,毕竟保镖有权根据观察到的(情qíng)况作出自己的判断。所以到后随着这些事(情qíng)增多,保镖们放弃了远距离跟踪而以圆形围在她周围后。她也什么话都没说的选择了默认。

    不过,一路走来多少还是有些收获,比如相机本来只是附带物品,最开始丢在行李箱的角落里碰都不碰。可随着旅程进行下去,偶尔拍摄的安吉拉开始对照相起了兴趣。于是一边旅行一边买些摄影书看一边实践。导演摄像和照相在很多方面都是相同的。所以她很快就掌握到了技巧,一路下来拍了不少漂亮的风景照片,虽然只能算二流作品但也非常的精美。

    “嘿,卜姐,请看着点好吗?”安吉拉往后退去想要从另外的角度再拍摄一张伦敦眼,可刚退几步就撞上了一个人。

    “哦,非常抱歉,我光顾着选角度。没注意到还有人。”安吉拉转过头来歉意的说道,她撞到的是个差不多二十到三十之间的年轻男子。一头褐色的短,五官也非常端正,显愕很有朝气和活力,更难得的是他手中也拿着一台照相机。不是那种结合摄像和照相的刚又或者数码相机,而是比较专业的胶卷相机 上去像是尼康又像是柯尼卡。

    对方此时也注意到了安吉手中的徕卡硼,不满的神(情qíng)顿时变成了

    讶。

    “你也是摄影(爱ài)好者?”他顿时来了兴趣。

    “嗯”算是吧,才刚刚开始学。”安吉拉想了想后这样回答道。    “网开始学就用这么好的照相机?”对方有些羡慕的看着她了句后马上转移了话题:“你在拍伦敦眼?这里可不是最好的角度。”

    “我知道。这里有些背光,可背光也可以拍出非常好的效果,不是吗?”安委拉说着扳动相机继续观察期远处的摩天轮来。

    “好的背光作品大多在对比上都非常的强烈,这里的环境显然达不到要求”青年男子说着凉棚的张望了下,“除非再过几个小时等太阳沉下去后。”

    “那可说不一定,即使不是很强烈的对比依然可以拍摄出好作品。安吉拉放下照相机看向对方。“哈里斯桑克在温切斯特举办的摄影展上就有这么一张照片,拍摄的帕特农神庙。”

    “帕特农神庙?”青年想了想。“是的,我记得,但这不一样,尤其是环境。帕特农神庙周围可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

    “是的,但你不能否认确实可以拍摄出很好的,对比不是很强烈却

    “这需要专业技集和丰富经验对方不冉为然的摇了摇头。

    “没错,但我只是个,摄影(爱ài)好者,而且是个网入门的摄影(爱ài)好者安吉拉随即飞快接口说道。

    青年露出愕然的表(情qíng),跟着无奈的笑了笑:“当然,你有拍摄的自由一亚伯拉罕雷门特,很高兴认识你。”

    “嗯,克丽丝梅森,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安吉拉和他握了握手。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漂亮,克丽丝?。亚伯拉罕这时打量起了安吉拉,眼睛亮了亮之后又蹙了蹙眉头:“真奇怪,为什么感觉你看起来有些眼熟?”

    “怎么。和你的女朋友很相似?”安吉拉调侃的说道。

    “很抱歉,我没有女朋友”。亚伯拉罕笑嘻嘻的耸了耸肩,“不过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起去喝杯咖啡吗?”

    “哦?”安吉拉扬了扬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只是杯咖啡,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青年有些殷勤的说道,跟着他看了看四周忽然凑过来压低了声音:“看见周围那些三三两两的旅游者或者谈生意的人了吗?他们是过来监视我的,我其实是军(情qíng)6处的特工,现在需要一个人做掩护我摆脱这些烦人的家伙以便把有价值的(情qíng)报传回去

    “特工?。安吉拉扫了自弓那些散落在周围的保镖一眼,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嘴角。  当然,她知道对方在开玩笑,一看那嬉笑的模样就知道。但一种好笑的荒谬感觉依然不可遏制的占据了心头。

    “你是是想告诉我,你的真名叫詹姆斯邦德吗,亚伯拉罕?。安吉拉调侃的问道。    “很抱歉,女士,我现在不用这个名字。”对方一本正经的说道。

    安吉拉失笑着摇了摇头:“好了。就这样吧,很高兴认识你,亚伯拉罕,也很高兴和你谈论和摄影方面的事,不过我还是要离开了。”

    “这算拒绝吗?真人让伤心。”亚伯拉罕有些夸张的叹了口气。

    “那是因为”安吉拉默然片刻,然后耸了耸肩:“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啊?”青年膛目结舌的看着她,安吉拉都走远了还还呆立在原地。

    原本以为这个摄影的家伙会有不同,没想依然还是这样。安吉拉有些索然无味的在街道上走着。一回到欧州这样的搭讪就多了起来。尤其是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时候,有些家伙一看到单(身shēn)女子就立即迫不及待过来搭讪,尤其是某些以一副街头艺术家自居的家伙,怎么看怎么恶 心。

    部分人用“我有女朋友了”就可以拒绝    当然,少不得有些人嫌恶的离开  不过也有脸皮厚的要还纠缠不休,这个时候就得保镖出马。还好那个叫亚伯拉罕的青年没有这样,够则当安吉拉叫保镖的时候他的脸色一定很好看。

    安吉拉轻笑两了声向四周看去。伤感的(情qíng)绪却不由自主的在心底曼延开来。

    我有女朋友了,她自嘲的喃喃念叨着转了个弯,跟着愣在了原地。虽然有些地方已经变了模样。可熟悉的场景依然在刹那唤起了深藏脑海的记忆。

    居然走到这里来了,安吉拉扫视着周围紧紧抿着唇线,她慢慢踱着步子在街道上走着,内心不断的翻腾着,时而汹涌时而轻抚。

    很快,街道转角出的长椅落在了眼中,虽然已经翻新过了可位置却没有变过。安吉拉咬了咬嘴唇,犹豫再三还是走过去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闭着眼睛长长的出了口气,她忽然将自己的右腿抬起来盘在了长椅上,然后握住了冉踝定定的毫无焦距的注视着前方,仿佛在回味什么。

    这时,一个声音从附近传来:“嗨,给我一杯冷饮好吗?”

    安吉拉(身shēn)体微微一震慌忙寻声望去。一个苗条的(身shēn)影正站在离长椅不远的食品店的外卖窗口等待着什么。安吉拉死死盯着对方,似乎恨不得冲过去将她扳回来。对方似乎觉察到什么的转过了头。现安吉拉后友善的笑了笑,接过外卖窗口递来的饮料随即离开了。

    失望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安吉拉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然而当她转头往街对面看去时再次愣住了。就在对面的街道上,修长的(身shēn)影静静的矗立在那里,虽然她穿着件薄薄的风衣而且戴着墨镜还化装过,可安吉拉依然一眼认出了对方,即使已经许久没有见面了。

    她怎么可能忘记她。

    阿米豆腐,今天终于在口点之前更了,要再接再厉啊!。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心忙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