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娜塔莉(2)

    ”你想说什么。娜塔薪的语与吊然平静。但双年凡络瑰 奉头。“或者你想证明什么,又或者有人想要你证明什么。”

    “别误会,某个遇见这种事只会一根筋自怨自艾,然后把责任推倒别人的(身shēn)上的傻瓜已经去旅行去了。”艾荷捷耸了耸肩,“我到这里来只是出于私人目的。”

    说道这里她顿了顿,嘴角翘得更明显了:“我很想知道,一个和别人整整交往了至少6年时间的人,为什么可以在分手的时候用那么尖酸刻薄的话去讽刺对方,仿佛时方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行,仿佛那6年的时光是场噩梦!”    娜塔莉的呼吸顿时急促了少许,手捏得更加用力了,但她还是保持自己的平静:“你是想说,比起当事人来,你更清楚生了什么吗?”

    艾莉捷挑了挑眉:“作为安吉(身shēn)边的人,我确实知道”或者说根据自言片语推测以及猜测出了一些隐秘的东西,所以我才会过来想要当面问问你。我真的非常好奇,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你说出那种,可以让一个人自怨自艾成那个样子的话?”

    “自怨自艾?你在说自怨自艾?”娜塔前冷笑了两声,“如果她会自怨自艾的话,那么就不会有这种事(情qíng)生了。”

    “那就是说,你确实(爱ài)过她了?”艾箱捷紧跟着问道。

    娜塔莉抿了抿嘴唇,然后深吸了口气三“是的,但那都是过去式了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既然你(爱ài)过她,那么为什么却做得那么残忍?”艾荷捷眯起眼睛,“残忍到让一个人彻底沉沦不能自拔,拒绝承认自己的任何错误,肆无忌惮的伤害别人,甚至差点带着自己的妹妹跌落深渊!”

    “你”你海什么?”。娜塔莉蓦地的睁大了眼睛,艾荷姨虽然没有明说,但她还是从对方的语气丰听了出来。

    “我说的都是事实。有什么比在自己的大学毕业典礼上同时被自己(爱ài)着的,不知道如何取舍的三位同(性xìng)的恋人甩掉的打击更大?”艾莉捷的语气忽然变得尖锐起来,“而且她最(爱ài)的最在乎的那个,还无(情qíng)的用语言将她刺得体无完肤甚至连遮羞布都不肯留一张!”

    “等等”,你说,,你说在毕业典礼上我,”还有她们,”也,,也提出了结束关系?”娜塔莉语无伦次的说道,她显然因为刚才的消息变得有些慌乱。

    不过定了定神后她随即又镇静了些,当即咬着牙齿想从其他方面进行反驳:“所以你就来找我了?或者来找我之前你还找过其他两个?”

    “谁让,那个。笨蛋只找了你的替(身shēn)呢艾莉捷手指交叉略略抬高了下巴。

    “替”替(身shēn)?!”娜塔莉(身shēn)体猛的一颤,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凯拉的面容,《星球大战前传》片场中的种种以及那些炒的沸沸扬扬的绯闻也跟着飞闪过,那些被她刻意压在心底的东西顿时冒了出来。

    替(身shēn)?当然!以她的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要知道凯拉曾在《幽灵的威胁》中扮演阿米达拉的替(身shēn)侍女,更不用说那出乌龙事件以及《西斯的复仇》片场中的示威。只是娜塔莉一直固执的不肯承认。

    “可怜的凯拉”艾莉捷可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感叹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讽刺,“明知道自己被当成了某个人的替(身shēn),可偏偏因为太(爱ài)那个笨蛋选择了忍受,结果到最后两个人都因此很受伤

    “你想说什么”。娜塔菲蓦地提高了声音,她终于失去了冷静,就像她在大多数面对安吉拉的时候那样,总是无法保持到最后。

    “你想说是我让她变成那样的?你想说我当初应该容忍她同时和几个人约会?你想说她没有错,错的都是我?!”娜塔莉的(胸xiōng)口剧烈的起伏。

    “当然  不是”。艾(射shè)捷双手一摊,“没人会认为安吉的做法是正确的,事实上如果不是她过于畏畏尾  一这一点真的非常奇怪,她在事业上有着无比的信心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持,却在感(情qíng)上像个,傻瓜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始终弄不清楚为什么她会这样,或者这就是人的两面(性xìng)?”

    说到这里她轻笑了声,回到了之前的话题:“还是继续刚才的东西吧,如果不是她在感(情qíng)上面不懂拒绝不懂放弃,过于的胆小怯懦的话。事(情qíng)不会糟糕到这个地步。

    可以说,那个笨蛋最后差点落的那样的下场,她自己的责任要占魄到8皖甚至更高  但是,剩下的糊呢?。

    艾莉捷把(身shēn)体往前倾了倾,脸上讥讽的笑容越的明显:“我想,在你看来,因为她的责任要占糊左右。所以自己那础就可以忽略不记。对吗?哦,”拜,众很正常人总是自私的,在犯了错误后总是坐皱削州的不对之处。安吉是这样,你 是这样

    “不是”。娜塔莉的脸刷的变白了,(身shēn)体微微颤抖着。

    但是艾莉姨不给她反驳的机会,飞快的说了下去:“你以为你很理智很冷静,你以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但是你真的是正确的吗?在感(情qíng)面前,你能真的做到理智和冷静吗?向上帝誓,你就没有一点怨恨没有一点想要狠狠羞辱她的意识?”。

    “不”不是”我娜塔莉紧咬着嘴唇,眼神妾得有些恍惚。

    “是的,她欺骗了你,但她是为了什么才欺骗你?她是不是不想解决这些糟糕的事(情qíng),她只是在玩弄你还是真的(爱ài)着你?!”艾莉捷尖锐的问道,

    “我给过她机会!我也试着挽回过!可结果呢!”娜塔莉高声说道。

    “是吗?”艾莉捷冷冷一笑。“那么请问,你有没有当着她的面直截了当的问:安吉,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我娜塔莉张了张嘴却呆呆的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聪明的人一旦钻进了牛角尖。不碰个头破血流很难再钻出来,安吉这样,你也这样。”艾莉捷总结的扬了扬手。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两个女人就这样做着看着对方,一个低下头去搅动起杯里咖啡,而另一个却眼睛毫无焦距的看着墙壁呆呆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娜塔莉终于清醒般的捂住了额头,长长叹息之后她平静的看向了艾莉捷:“好了,说出你的来意吧,你这么近似无理取闹的说了一大番话中有目的吧?”

    虽然艾莉捷没有明显表现出来。可恢复理智的她还是隐约的感到对方似乎松了口气。

    “给她个机会”艾莉捷轻声说道。“一个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谈谈的机会。”

    说着她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就这样吧,打扰了,如果决定了可以给我电话    我想你知道我的电 当然

    她转过头来,茶褐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尊重你。”

    娜塔莉没有回答,只是捂着额头看着艾莉捷出去后才苦笑着再次长长的叹息了声。她站起来慢吞吞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倚在墙壁上莫名的着呆。

    自己的责任?好吧,她其实也曾反思过,那天自己是不是太冲动。可她总是告诉自己没错。安吉背叛了自己是事实。但是,也正如艾莉捷刚才所说的那样,就算对方要承担大部分责任,自己的责任就不用算了吗?

    娜塔莉苦笑着仰起脑袋看向天花板。手心忽然开始隐隐作痛,如果那天不是死死的捏着别针,也许自己根本说不出那番话来。是的,是这样的,自己是带着一种怨恨的心理在泄,那些话语并没有经过真正的深思熟虑。

    因为,因为自己一直在担心,担心会失去她,,而当担心成为现实后,失望和愤恨就占据了自己的心,也就没有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

    娜塔莉走到书橱前二手指漫无目的在那一排排书脊上划过。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在安吉的面前会是那个样子?    忽然,她的手指停住了,目光落在了停住的地方。那是个文件夹之类的东西,略显陈旧的外壳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娜塔莉出神的看了半晌,跟着取出来翻开。

    里面装着是一叠大大小小的素描。画中的女孩**着(身shēn)体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有的画得非常细致。连女孩鬓角曲卷的梢都清晰可见;而有些却很模糊,甚至只有大体的勾勒。但是这些画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张脸都是娜塔莉的。无论是详细的描绘还是大体的勾勒,那张都是非常明显的。

    娜塔莉抽了抽嘴角,那些做对方人体模特时的种种画面顿时浮现了出来,让凝视着这些的她时而面带微笑时而挑眉不满。

    这时,一张尺寸略小的画忽然从中掉了出来,忙小心接住的娜塔莉看清楚这张画后顿时如遭雷击的僵在了原地。那是张彩铅画的画:一个穿着短袖体恤和短裤的短女孩抱着膝盖坐在阳台上看着窗户外面,昏黄的阳光照(射shè)进来为她度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虽然右下方的(日rì)期在彩色铅笔的线条中并不显眼,仔细看的话还是看得清楚的:凹年旧月

    “我在两年前画这副画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画的是谁,直到前天。  ”

    每次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晚更,麻烦”,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