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娜塔莉(1)

    值着天边吞没了太阳的最后一北米线,被夜幕笼罩的纽双另类的魅力。五光十色的广告灯。川流不息的车流,来来往往的喧闹的人群,一切一切都在宣告纽约的夜生活有多么的丰富多彩。

    车子在街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一个苗条而略显(娇jiāo)小的(身shēn)影走了下来,对网下车想要过来为她开门献殷勤的男子笑了笑。失去机会的男子只得无奈的耸耸着,送她到了门口。

    “就到这里吧,谢谢你送我回来。沃里尔,一个。愉快的夜晚。”女子微笑着说道,“很高兴能和你共进晚餐。”“这是一位伸士应该做的”那个叫兴里尔的男子微笑着说道,“能和你共进晚餐我也很高兴,娜塔莉。”

    他凝视着娜塔莉的眼睛,微微倾了倾(身shēn)似乎想要吻她,但娜塔莉随即往后仰了仰,不动声色的说道:“那么晚安,以后再见了。”

    注意到她的眼神的沃里尔不由讪讪了笑了笑:“好的,晚安了。”

    他一直看着娜塔莉进了房间后,才扬了扬双手转(身shēn)往自己的汽车走去。

    “矜持的女孩儿”沃里尔钻进车里动了引擎郁闷的咕哝了句。他足足软磨硬缠了几个月的时间才算约到到这位以独特(性xìng)格著称的有名才女,可没想到不仅没有一亲芳泽的机会,一晚上下来连手都没

    。

    随着汽车的离去,略微拉开的窗帘放了下来。娜塔莉站在窗前了好一阵的呆,忽然转(身shēn)匆匆来到厨房打开橱柜随便拿了瓶酒出来倒上一杯后跟着仰头一饮而尽。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了下去,因为过于的急促让她连呛了好几下。

    即使这样,娜塔莉依然不管不顾的为自己再倒一杯,再次仰头一饮而尽,如此重复了三次,给自己灌了三大杯之后她才喘息着停了下来。

    “可恶”爬在桌上埋在胳膊之间的娜塔莉低低的骂着,她的(身shēn)体微微颤抖着,仿佛带着说不出的沮丧和无助。

    差不多已经三年了,她以为在经历短暂而剧烈的痛苦之后自己很快就会忘记那个人,然后开始一段新的正常的感(情qíng)。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才现,那个人已经深深扎在自己的心灵深处,让她根本逃不开去。就像她以前经常说的那样,不知怎么就被对方吸引住了,挣也挣不开。

    在这三年里娜塔莉用尽办法想要忘记那个人,她试着和男**往试着去女同(性xìng)恋的酒吧,可是每次不是厌恶就是没感觉。那个人仿佛幽灵一般一直缠绕在她心间,有时候一闭上眼睛那张苍白的无神的脸那个,踉跄着走出门的(身shēn)影就会浮现。

    “我没错!我只是做了个普通人都会做决定!看看她,看看现在的她那满天的绯闻,她早就没有放在心上了”。娜塔莉曾不止一次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如此低吼。

    然而这些都无济于事,她可以在别人面前保持着自己知(性xìng)的模样;她可以在下意识看到和那个人有关的报道后轻笑而过;她可以在《星球大战前传》的片场对那个人以及那个人的新(情qíng)人对自己的挑衅熟视无睹;可她无法阻止自己在午夜梦醒后,心里无可遏制的涌起的愤恨、难过和悲伤。

    “你这个混蛋,”我不该是这样,”你这个混蛋娜塔荷顾然的拎着酒瓶捂着额头来到卧字。她放弃了酒杯对着瓶口就这样灌着。

    虽然娜塔莉有时候也会喝点含有酒精的饮料,可像现在这样毫无节制的滥饮却是第一次。

    今天她再次尝试着和男(性xìng)约会。可那种永远摆脱不了的厌恶感,那种随时在眼前浮现的影子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卓。

    娜塔莉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的冷静和理智,她认为只要拥有足够的冷静的理智,无论遇见再大的挫折和打击都会(挺tǐng)过去好起来。事实上,从小到大这种早熟的(性xìng)格确实帮了她不少忙,可惟独在这上面起不了半点作用

    “你这个混蛋”娜塔莉仰面躺在(床chuáng)上,手垂了下来跟着空空的酒瓶骨碌的滚到了一边去。她昏沉沉的在酒精的麻醉下闭上了眼睛。然后,亮晶晶的东西从眼角滑过。

    清晨的明媚阳光从窗户洒了进来,印在了脸蛋上让人感觉痒痒的,躺在(床chuáng)上的女孩动了动眼皮有些迷糊的睁开了眼睛。跟着她呻吟了声捂住了额头,宿醉的感觉让她的脑袋几乎快要炸裂开了。

    还好,几分钟后这种感觉总算过去了,娜塔莉有些僵硬的活动了下(身shēn)体,有些吃力的从(床chuáng)上坐了起来。伸手挡住阳光扫一月一眼后她露出了个苦笑昨天晚争不仅没有洗漱连衣脱窗帘也没拉,就这么拉过被子裹在(身shēn)上就睡着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邋遢了?

    娜塔莉叹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后苦笑更浓了,她下了(床chuáng)摇摇晃晃的走进浴室审视着镜子中的自己。蓬乱着头安,几乎没什么血色的脸蛋,有种说不出来的颓废感。

    她摇了摇头脱去衣服打开了喷头。在(热rè)水沙沙的打在自己**的(身shēn)体上后娜塔莉才再次捧住了自己的脸蛋出几声为不可察的哽咽。

    很快,娜塔莉结束了自己的洗漱。冲了个澡后她看起来要精神许多。收拾打扮,整理房间,为自己做了份简单的早餐,她在客厅坐了下来翻起自己的备忘录。里面的大部分文件都是经纪人为她整理的各种电影邀请,有商业片也有独立电影。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经纪人的留言。如果她再不接电影的话就会淡出公众的视线。

    自从出演了《星球大战前传》最后一部后。娜塔莉再没有接过别的电影。这个圈子里的一切一切都会让她轻而易举的想起那个人,这里到处都是那个人的消息,人们不经意的就会谈到。为此,娜塔莉以进修的名义到以色列去呆了两年。然而只要她还想要表演还在娱乐圈里。就不得不随时都要面对那个人。

    或者放弃退出吧。这样一个念头忽然出现在了脑海里。娜塔莉轻轻叹了口气放下了备忘录。父母其实已经看出什么,他们曾对自己说,如果不开心不满意那就放弃演戏好了。反正她并不一定要靠演戏生活。他们支持她的任何决定。那时候娜塔莉还有那么一点不甘心,可现在看来父母的建议应该是最好的。

    也许,从娱乐圈退出,然后做个大学的讲师或者研究些心理学方面的东西,独(身shēn)过完这一生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娜塔莉默默的想着。

    就在这时门铃忽然响了起来。部塔莉怔了怔,今天是周末根据自己的安排这个时候应该没人来拜访自己。

    她带着疑惑打开了门然后愣住了。站在外面的是个略显(娇jiāo)小有着一头褐色的中短穿着整洁的(套tào)装的女子,她面无表(情qíng)的样子看起颇为冷艳,但嘴角挂着的那丝若有若无的讥笑却让人很不舒服。

    “很久不见了,可以谈谈吗?”对方平静的问道,但语气中带隐含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有什么事吗?”娜塔莉微微蹙了蹙眉头,她认识面前这个女子。是那个人的贴(身shēn)好吧,安吉拉的贴(身shēn)助理。以前虽然见过几次面但彼此并不是非常熟悉,为什么她会到自己家来?难道,娜塔莉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不介意的话我想进去谈,可以吗?”对方嘴角的讥笑以及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更加的明显了。

    娜塔莉反而放松了下来,侧(身shēn)让开了过道:“请进。”

    在艾莉捷坐到沙上后她才问道:“要喝点什么吗?”

    “随便一杯咖啡就可以了。”艾莉捷举起手来矜持的扬了扬,这个像极了某人的动作让娜塔莉一时间有些恍惚,仿佛此时正在安吉拉外公家的庄园里做客。而不是在自己在长岛租赁的小别墅中。

    还好,她随时回过了神,随便泡了杯咖啡后端了艾莉捷面前。

    “咖啡煮得很香。”艾莉捷品尝了口后如此说道,跟着又打量了下四周:“这房间布置得很不错。简洁明了。很符合你的(性xìng)格。”

    娜塔莉挑了挑眉,这都什么话?明明冲泡的是溶咖啡,怎么就变成煮得很香了?这房间的布置租赁下来就没变过,又怎么成符合自己的(性xìng)格了?

    “莉莉我能这样叫你吗?谢谢。我可以直截了当的问你吗,你到我家来,又说了这么一番话,有什么目的?”娜塔莉直接进入了正题。

    艾莉姨并没有回答,只是一边轻啜着咖啡一边紧紧盯着娜塔莉的面庞。直到她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才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么。请你诚实的告诉我,几年来你有想过安吉吗?”

    娜塔莉的(身shēn)体微微一颤,但她及时的控制住了自己:“抱歉,我没听清楚,你可以重复一次吗?”

    “我想知道,这么几年来,你有想过安吉吗?”艾莉捷依然一字一句的重复道,眼睛更是眨也不眨的注视着她。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