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开始

    ”一切顺利,琳客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信誓曰曰的对没问题,而且她还打算拉上薇薇”艾莉捷一边往里面走着一边耸肩说道。“我看她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还不是因为你。”走在她旁边安妮忽然暗含责怪的说了句。

    “好吧好吧,我知道是我错了艾莉捷第一时间举起了双手,有些懊恼的说道,“我本来以为在安吉获得最佳导演后劝说琳赛和薇薇暂时远离安吉,会让她稍微有所反思。却没想到最后弄巧成拙,反而差点”,还好有你在,安妮,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她。”

    苦笑难得的在她的脸蛋上浮现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你才是最了解她的人艾莉姨这样说道,语气中别有一番意味。

    “其实,我也差点,”还好我及时的醒悟了过来”安妮说着嘴角不知不觉的浮现出一丝微笑,“安吉从来没有变过,只是有些事(情qíng)让她失去了自我。我一直相信她会找回来的虽然中途有过动摇。事实上。她现在已经找回了大半,不是吗?”

    艾荷捷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茶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在你心中。安吉始终排在第一位。”

    “难道你不是吗?”安妮微笑着反问道。

    艾莉捷沉默了几秒钟,才继续的叹托气来:“你知道,因为我从小的经历,总是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总是为自己戴上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壳,这么多年幕只有两个半人曾让我打开过心扉。然而,一个人已经不在了,而另一个

    她开始变得微微有些出神,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你知道当我每两周都会接到同一个人,同一个喜欢过的耀眼明星的来信是什么感觉吗?即使那些信件只是简单的问候以及写着(日rì)常生活的琐事。可是,偏偏在那之前,在次相遇的时候因为化装事件我固执的认为她欺骗了我。而且我还误会她,,加上长期以来养成的(性xìng)格。让我既想要靠近她又想要远离她,尤其是当瑞恩”而我来到这里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之后,这种感觉越的强烈。”

    说道这里艾莉捷顿了顿才又苦笑着继续说道:“直到,直到我知道她是个同(性xìng)恋后才明白过来,自己在计较什么抗拒什么。然而矛盾清晰之后却让我陷入了更大的困扰,特别是在知道她同时和三个女人保持着关系的时候,那种”那种心酸的愤恨的感觉让我无所适从。可我不知道怎么该怎么表达,只能别扭的用冷漠的表(情qíng)和尖酸刻薄的语言试着去唤起她的注意,哪怕明知道她在一次次被伤害    虽然是自找的一  的时候最渴望的是安慰和鼓励。所以,我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徒劳,所以才有了那些莽撞的举动。甚至”甚至我还故意告诉安吉。我们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甚至(情qíng)况已经缓和了,还要故意在她面前和你做出亲密模样,,我就是这么别扭

    “我知道,莉莉,我都知道安妮叹了口气,伸手在她的脸蛋上轻轻抚过,“所以我没有跟安吉说是你让琳赛和薇薇暂时远离她,所以我虽然知道你们,”

    她忽然闭上了嘴巴,几秒钟后才又开口道:“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毕竟,我都还记得一年前那个晚上你偷偷溜到我的房间里 说想跟我睡的时候的模样。盯着我始终冷着一张脸,仿佛我欠了你好多东西似的。”

    “可你始终还是答应了,对吗?”艾莉捷忽然上前搂住了安妮的腰肢,将脑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我说过。有个两个半人曾进入我的心扉。你为我做的事(情qíng)我都看在眼里,可就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在我心中第一位的始终是安吉,所以,你只是半个,”

    她说着抬起头来,苦笑着凝视着安妮的双眼:“你会不会后悔和我在一起?。

    “不会”。安妮摇了摇头,“这么多年的相处让我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有时候觉得我们会走到一起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不过    安妮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同样的,安吉始终在我心里的是第一位的,除非她不在需要我,否则我是不会离开她的。”

    “我知道,我刚才说了,我也一样。”艾莉捷轻笑了两声。这几分钟的幕(情qíng)变化大概比她几个月里的都耍多得多。跟着她又想到了什么。搂在安妮腰肢上的手忽然紧了紧:“说起来,我们会走到一切是不是因为某些共同点?”

    跟着,安莉捷进一步((逼bī)bī)视的问道:“坦白的告诉我,安妮

    “我是她的朋友她的影子,永远都是。”安妮将“永远”这个词咬得很重。

    “明白了。”注视了她半晌的艾莉捷最终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将脑袋放在了安(奶nǎi)的肩膀上,“还好,我们至少都拥有部分的彼此。”

    两人安静的温存了半晌,安妮才又开了口:“还是回到正事上来吧。伦敦那边怎样了?”

    “魔法妈妈同样答应得很爽快。她肯定早就知道了。”艾莉捷思考着回答道。

    “那是当然,不过,光靠乔一个。人恐怕还不行,毕竟她并不清楚事(情qíng)的原因和经过。”安妮想了想后这样说道。

    “所以我又找了一个人帮忙。”艾莉捷扬了扬眉,终于恢复了她那副冷清的模样,“一个和安吉的关系怎么都理不清的女人帮忙。”    “蕾切儿?!”作为最熟悉安吉拉的人之一,艾妮很快反应了过来。跟着露出一丝愕然的神色:“可是”可是蕾切儿还和”这样会不会弄巧成拙?”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联系了她”艾莉捷解释的说道,“从某种意义上讲,蕾切儿作为半个旁观者。应该更容易明白从哪些地方下手。”

    “她答应了?”安妮似乎还是觉的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安吉和蕾切儿也就在今年开始才断了联系。之前一直”而且蕾切儿甚至可以算是被安吉拉包”好吧,不说这个,总之,我担心这可能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更严重。”

    “不用担心,关于这个我已经和蕾切儿详细谈了一次”艾荐捷摇了摇头,“她虽然在考虑什么,但绝对不是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人。相信我好吗,安妮?”

    “好吧,具体事(情qíng)都是由你负责的。”安妮点了点头,跟着话锋一转:“那么,纽约那边呢?那也是最为重要的地弈之一。”

    “其中两位只要好好解释一次就不成问题,至于最主要的那位”艾莉捷忽然露出个冷笑,“我将亲自登门拜访!”

    她轻轻“哼了声:“我到是很想看看,这位能把我们的天使小姐折磨的焦头烂额、痛苦不堪的家伙,到底有什么能耐!”

    亲(爱ài)的安妮:

    虽然已经了电子邸件,但我认为用手写一封信也是必要的一感谢上帝,我还记得用手写的感觉,而且我的那好字还没有变的太糟糕。

    相比电子邮件,手写信的好处就在于想写多长就写多长,想什么时候写就什么时候写。不用赶时间可以慢慢梳理自己的感觉,而且很方便。

    过去几天我从澳大利亚东部一直游览到南部,行程总得来说还算满意。就是巴克特他们似乎有些过于紧张。在艾尔斯岩石游览的时候被一个家伙纠缠不休,我只好按下了报警器求助,结果他们几个两分钟后凶狠的冲了过来将那个家伙吓得不轻。我不得不尽快离开旅游区,没能在艾尔斯岩石上攀登实在太遗憾了。幸运的是,没有游客认出我,看来我应该准备更先进的求助的工具,比如按绿色的按扭是需要帮助,按红色的按红是紧急(情qíng)况。

    接下来我打算去(日rì)本,虽然已经去过好几次但只是旅游的话还是第一次,很多地方都想去看看。而且听说因为制作了《拉贝(日rì)记》并因此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日rì)本人都很讨厌我,我很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讨厌的。

    唔”这样的话,也许我还可以去中国看看,他们因为这部电影分裂成两大阵营,称赞的捧到天上去而讨厌的贬到了地下,完全是为反时而反对    至少我在中国的网站上是这样看到的,也许利用旅游的机会了解下普通人的想法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真的已经决定了下来,咎竟我在杭州和东京留下许多东西,好了,这封信就写到这里吧,也许等你收到之后我说不定已经到欧洲甚至回家了。

    另外,信里面还有夹杂着我的照片,看过之后不许笑。还有就是。和信一起邮寄的还有好几张明信片。我在上面做了些手脚你应该看的出来”我不想多说什么,至少现在不想多说什么,总之,替我收好它们,拜托。

    (爱ài)你的安吉拉

    力年6月飞(日rì)

    抱歉,今天晚更是因为父亲有事,至于状态,依然不是很好 郁闷”完全不明白为嘛还没调整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