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醒了

    (热rè)水涕到了面前。抱着奴腿倚在(床chuáng)头坐着的安吉拉付沁…了向谢谢伸手接过。虽然她的眼睛红红的脸蛋上也全是疲惫。可比起之前嚎啕大哭的模样已经好了太多。

    安吉拉摩挲了半晌的杯子后才开口轻声问道;“维莉睡了吗?。

    “睡了。”在(床chuáng)边的椅子上坐下安妮点了点头。

    “她”安吉拉犹豫了下,声音变的更低了下去。“有说过什么吗?”

    “没有,维莉只是问你怎么了。我对她说你最近心(情qíng)很糟楼有些恍惚”安妮安慰的说道,“她让我告诉你,希望你能尽快高兴起来

    安吉拉不由哽咽了声,捂住了自己的脸:“该死,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qíng)!”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哭到最后四肢软连站都站不起来,那种失去了一切那种对不起所有人的痛苦折磨着她,让她痛不(欲yù)生。如果不是安妮始终紧紧抱着她,说不定她可能会做出些自残的举动。

    即使好容易在安妮的怀中稳定了下来,搀扶着出来遇见过来找寻她的维莉之后,她又抱着妹妹大哭了一番,反反复复的说着对不起 把女孩下碍手足无措。

    “好了,安吉。已经没事了”安妮再次将她搂在了怀里,“至少你没有错下去

    “那是因为,有你在(身shēn)边”安吉拉忽然抱紧了安妮,闭着眼睛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我无法想象。如果不是你阻止了我。会生多么可怕的事(情qíng)。”

    安妮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安慰的拍着她的背脊,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良久之后,安吉拉终于离开了安妮的怀抱,她凝视着对方的脸,忽然带着试探轻声问道:“那个”你之前  ,之前在那个房间里说的话,,现在还算数吗?”

    “还算数?”艾妮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但很快醒悟了过来,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不过几秒钟后她就会恢复了平静。轻笑了声张嘴就要回答。

    安吉拉马上举起了手:“好了,我只是在弃玩笑。”

    “开玩笑?”安妮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安吉拉苦笑着点了点头,跟着叹了口气:“如果说这两年我还做过什么正确的事(情qíng),那就是”没有碰过你,安妮

    她的眼眶忽然再次红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安妮,我不能想象。如果和你也越过了那条线的话会愕到什么样的结果。”

    “我知道,安寺”安妮凝视着安吉拉的眼睛轻轻她的脸蛋,“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始终相信你会振作起来。只要你还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我过誓的。还记得吗。我对你说过,我”我是你的影子。”

    “是的,我记得”安吉拉握住了她的手,眼中带着悲伤和庆幸。“对不起。”    “休息吧,已经不早了安妮轻轻拍了拍她胳膊,“无论黑夜有多备长,黎明始终会到来的,所以,放下一切好好休息吧。”

    安吉拉乖巧的点了点头,将尚有余温的(热rè)水一饮而尽后躺了下来。安妮为她盖上被子又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关灯离开。

    眼看着安妮离开了卧室,安吉拉长长的自内心的叹了口气 仿佛将什么卸了下来似的。带着了一丝庆幸的微笑。她翻个(身shēn)闭上了眼睛。

    在那个。混乱的夜晚之后,一切似乎都开始向好的方面展了,安吉拉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总是带着颓废的神色,对所有事(情qíng)都无所谓浑浑噩噩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虽然还是没有恢复工作,可每天都在锻炼(身shēn)体以及练习乐器,而不是总是躺在(床chuáng)上看着(日rì)出(日rì)落。她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再没有那种无缘无故的脾气,隔上几个时又过来道歉的(情qíng)况

    生。

    安妮依然和平常一样主持着每天的事(情qíng)。打理着别墅的事(情qíng),在面对佣人们的那些“安吉拉小姐生什么事了。的问题时笑而不答。艾莉捷也同样始终每天保持着(日rì)复一(日rì)的淡漠表(情qíng)。只是很少和安吉拉单独见面。

    叮叮咚咚音乐声在房间里来回流淌着,虽然很简单却很动听。然而弹琴人却并不这么认为,按下最后一个琴键,安吉拉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果然是三天不练就会手生,这才几天没碰过就连简单的练习曲都会弹错。”

    “可我觉得还是满好听的啊。”收拾着丢在(床chuáng)铺上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练习过”安吉拉耸了耸肩,“从4岁开始,我已经整整弹了力年,即使前几年那么忙的时候也都有抽空练

    “这倒是,就像你如果有什么东西忘在了这间别墅里,只要问我就一定会找到,因为我比你要熟悉得多。”安妮了解的点了点头,停顿了下她才又道:“好了,别自怨自艾了。只要多加练习就可以纠正这些错误。另外,如果你不想做了,就轻直接告并我。”

    她说着,扬了扬手中的书本,然后放到了那些已经码整齐的书本当中。安吉拉想起什么的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脑袋,赶紧起(身shēn)合上琴盖走到了书柜前面,拿起抹布在旁边放着水盆当中地搓*揉了几下拧干,接着仔细拭擦起起来。

    “老天爷啊”几分钟后看着自己擦拭过的地方,安吉拉哀叹了声。“梳妆台是这样,书柜也是这样。如果妈妈要是知道我的家务已经烂到了这个地步,一定会杀了我的。”

    顿了顿之后,她又补充了每:“如果她没有知道那件事(情qíng)的话

    “好了,安吉,让我来吧。”安妮好气又好笑的夺过了她手里的抹布,“这种事(情qíng)还是交给我比较好。你要练习家务的话有的是时间

    “是啊是啊,有的是时间。”安吉拉看着麻利的收拾着。    “至于(爱ài)琳娜夫人,你也不要太担心。维莉离开的时候都还叮嘱你好好休息。就算,,她猜到什么。也知道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能说安妮随即又安慰的说道。

    安吉拉沉默不语,半晌后才轻声说道:“其实,我反而有些希望妈妈和爸爸知道这件事(情qíng),他们一定会很失望,他们最为骄傲的女儿居然做出这种

    “别说这种傻话,安吉”。安妮严厉的打断了她的说话,“别说什么“被父母斥一顿会好过些。这种话,这不是简单的错误,再说你最后也控制住了自己。

    有些时候,不知道比知道更好。你应该明白这些!”

    安吉拉愣愣的看着安妮,半晌后故作姿态的抽了抽嘴角:“真让我惊讶呢,安(奶nǎi),你可以是我的管家哎。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你认为我应该说什么?”安妮转过头来没好气的瞪着她问道。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安吉拉第一时间举起双手。有些好笑的叹了口气后,她忽然起(身shēn)从后面抱住了对方。

    “谢谢将脑袋靠在她肩头上的安吉拉喃喃的说道,“那一切就想一个噩梦,我挣扎着想要出来,可始终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坠落。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你唤醒了我。是你把我拉了起来。安妮,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答应我,不要放弃我。”

    安妮停住手中动作,沉默了几分钟后转过来抵住了安吉拉的额头:“你应该明白,安吉,我只是个外因,如果你真的早就放弃了自己,那么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能唤醒你。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我会一直在你(身shēn)边。只要你还需要我,我誓。”

    两人就这样在如此近的距离当中凝视着对方,片刻最后双双噗嗤笑了出来,她们都看见了彼此眼中那浓浓的不含杂质的(情qíng)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跟着艾莉捷推门而入:“杰克刚才来电话,有个邀请必须你自己

    眼前的(情qíng)景让她愣了愣,但马上就接了下去:“必须你自己做决定,记得给他回电话。”

    不等安吉拉回答,艾莉捷就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安吉拉本来想要追上去,可看了看安妮又变得犹豫起来。虽然因为安妮而从噩梦中清醒过来的她已经好了许多,可有些棘手的事(情qíng)依然还不知道要怎么办。毕竟她悬崖勒马的没有碰安妮,可和艾新捷上(床chuáng)却是百分之百的事实,而艾莉捷偏偏称自己和安妮,,

    虽然这几天和安妮的关系一直很融洽,但安吉拉始终没在安妮面前提到这事,不是她没勇气而是想耍找个合适的机会。

    “你想问什么吗?。安妮率先问道。

    “是的安吉拉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是让安妮抢先了。

    “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安吉拉喃喃的说道,有些不敢再和她对视,“我那天,因为脑袋昏,所以”和莉莉上了(床chuáng),之后。她说她和你”,她和你已经是(情qíng)侣了,”

    安吉拉揉了揉鼻子,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直视安妮的双眼:“是这样吗?。

    安妮静静的看了她好几分钟。然后点了点头:“是的。”

    真是见鬼了,今天本来应该有旦凹字的。但是”郁闷啊”看明天能不能写心口,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