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对不起

    ”杰苏干得不错,相信泣样来应该不会有同样的故权抚玩,那么米娅公主从此只会是安妮的角色。她只属于安妮。哦,坦白的说,真的很想看到安妮在大屏幕上演出。现在的她会把这个笨笨的有些迷糊的却很善良可(爱ài)的平民公主演成什么样子呢?算了,不做这种无谓的猜测了,我的安妮做什么都会是最棒的!”

    “虽然决定由莎拉来扮演这个。角色,但我还是忍不住在想如果是安妮这样戴牛仔帽穿大红色夹克,张扬而奔放的骑着马在场地中飞驰又会有着怎样的美丽    见鬼,为什么叫她学骑马总是扭扭捏捏的呢?好吧。虽然这样,至少可以画几幅剧照,把安妮画进去当做纪念。我(爱ài)你。安妮。”

    “坦白的说,我觉得安妮很适合安迫这个角色”等等,这么说我成米兰达?见鬼,我才不是那种人呢!好了好了,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唔,忽然觉得安妮要是去饰演艾米丽会不会很有趣?想想看,好好小姐的安妮尖酸刻薄的讽刺着职场新人的曼妮,这该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qíng)。像以前一样画点换成安妮的剧照,再写点东西做留念。莉莉说对了,离开了安妮,我肯定不习惯。安妮是我的,谁也不许抢走”。

    跪坐在地板上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的安妮终于抬起了脑袋,她看着那张宽大的(床chuáng)铺长长出了口气,那潦草的便签和精致的图画随即又从脑海里冒了出来。尤其是那些为自己设计的由安吉拉亲手画出来的剧照,让她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弯起了一道弧度。

    一种说不出的暖暖的感觉流淌进了心中,安妮的(身shēn)体再次微微颤抖了起来,原本已经凉透的心又奇迹般的开始回暖。眼角再次闪过了亮晶晶的东西,只是这次安(奶nǎi)的脸上却挂着微笑。恢复生气的明亮眼睛多了一份说不出坚决。

    “小姐,你的马豺小扎着马尾穿着帅气的侍者服的女侍者将一杯深红色的液体端到了安吉拉的眼前,跟着又向她抛了个媚眼。

    安吉拉什么话也不说,递过美元的小费后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随即看向了别处,仿佛不知道(身shēn)边有个女人对自己有意思。女侍者见她没有反应。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shēn)离开。

    这里是西好莱坞的一家酒吧,从家里出来后不知道该去哪里的安吉拉在恍惚之中让保镖开车来到了这个以同(性xìng)恋若称的社区。她随便挑选了家女同(性xìng)恋的酒吧,如果不是保镖善意的提醒她或许连最基本的装都不会化。也许此时此玄,在她心中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

    一口灌下去,然后再要上几杯,不过午夜绝不离开,或者干脆就醉倒在这里。安吉拉凝视着手中的杯子在心里喃喃自语道。然而,无论她怎么转动手中的杯子却始终送不到嘴边去,仿佛之前在家里灌酒的事(情qíng)从来没有生过。

    可恶!安吉拉低低的骂了声,她开始带着恍惚四下张望起来,想要找些事(情qíng)转移注意力。她竭力想要将今天曾生过的那些事(情qíng)从脑海抛出去,只要一想到那些种种她就会有种不断往下跌仿佛永远不会碰到地面的感觉。

    然而四周的(情qíng)况只会让安吉拉更加的难过,基本上到酒吧来的女人都是成双成对,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里。而且这些女人都异常的(热rè)(情qíng)。从她进来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女人过来搭讪,在酒吧里拥抱接吻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qíng),一对坐在附近戴着帽子的年轻女(性xìng)在安吉拉进来的时候就在(热rè)吻,到现在都没分开。而且这对女(性xìng)从侧面看起来异常的眼熟,安吉拉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什么,但这种感受只会让她愈加的烦躁和混乱。

    可恶!安吉拉再次在心里骂道,她低下头去紧紧的捏起了拳头。(身shēn)体微微颤抖着。

    这时,一个听起来有些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嘿,你这里没人对吗?这样的话我们抽走椅子不会耽误到你什么吧?”

    安吉拉本来想回答句“不会”将对方打走,可一股郁结之气忽然涌了上来让她忽然有种想要大吵大闹番的冲动。可她当抬起头来看清楚对方后随即就愣住了,到嘴边的话也跟着咽了回去。

    对方这个时候也认出了她,眼睛里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目光,但更多的是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复杂感。

    “嗨,安吉拉。”她稳了稳心神后低声打了个招呼,跟着对不远处了做了个过来的手势:“妮基。到这里来,我们遇见一位熟人了

    跟着一个比她略矮的年轻女(性xìng)走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下安吉拉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还好她记得这里是公共场合马上压低了声音:“嗨,安吉拉,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嗨,帕丽斯,嗨,妮基。”安吉拉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有怎样的表(情qíng)。

    “妮基说得没错,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帕丽斯拉着妹妹在安吉拉面前坐了下来,冷艳的面孔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颇有在时尚杂志上面时的韵味。

    “我到这里来看看,体验一下”安吉拉勉强笑了笑,“也许可以找个女朋友呢。”

    “怎么,天使小姐打算正式找个女朋友了?”帕丽斯虽然不像以前那样态度冷淡,可话里的嘲弄还是很明显的。

    妮基顿时瞪了自己姐姐一眼,然后对安吉拉做了个不好意思的手势:“抱歉,安吉拉,姐姐她没有什么恶意,只是顺口问问。不过,在我看来,你找个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不定已经找了几个女朋友,然后又全部抛弃了。”帕丽斯冷不丁的这么说了句。

    “帕丽!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妮基嗔怪的看向自己的姐姐。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帕丽斯举起双手。

    等两姐妹说完再转过来。变了变脸色的安吉拉已经恢复了正常。

    “要不,你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妮基?”安吉拉膘了帕丽斯一眼,半开玩笑的问道。

    “那可不行,我已经有(情qíng)人了。”妮基摇了摇头,露出幸福的笑容。

    “没错,所以你还是别打她的主意。”帕丽斯轻哼了声,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后,忽然凑到自己妹妹的面前,捧住她的脸蛋吻在了(娇jiāo)嫩的唇上。

    妮基虽然因为惊讶而有些抗拒,但很快(热rè)烈的回应 灶不,毫不顾忌旁边怀有个熟悉的人六安吉拉忽然货得把重锤在自己脑门上狠狠敲了下,一时间让她有种眼冒金星喘不上气的感觉。她此时才反应了过来,从自己进酒吧就在(热rè)吻着的那两个女人不就她们吗?!她们,,这么多年她们,”

    长长的滋滋声之后,两姐妹终于分了开了,妮基有些羞怯的看着姐姐。而帕丽斯则(爱ài)怜的抚摸着妹妹的脸蛋。不过,当她把脑袋转向安吉拉时,眼神中多了一丝挑衅。

    安吉拉看着她们半晌后忽然轻声问道:“你还在恨我吗,帕丽斯?”

    “恨你?”帕丽斯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时间有些出神,不过她很快清醒过来,看向安吉拉的眼睛再次变得复杂起来。

    思考了许久后她忽然笑了出来,不是那种讥讽的笑容,而是自内心的幸福感:“坦白的说,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许会过上另外一种生活。不过现在”

    帕丽斯举起了手,她的右手和妮基的左手十指紧紧扣在一切,没有丝毫的缝隙。妮基虽然有些羞涩和担忧。但随着着姐姐的举动再次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好了,我们就不打搅你了。”帕丽斯说着签着妹妹的手站起来往之前的位置上走去。

    “再见,安吉拉。”妮基对安吉拉笑了笑,紧跟在自己姐姐(身shēn)后。两人的双手始终紧扣在一起,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插得进去。

    安吉拉的眼睛忽然感觉到了刺疼,脑袋一阵眩晕让她几乎无法呼吸。仿佛有根炽(热rè)的烙铁棍插进了脑袋不断搅动,让她痛苦得想要大声的呼喊。

    安吉拉勉强站了起来,逃似的飞快离开了酒吧,如果自己再在那里多呆一秒,可能就会到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开车,然后回家。

    ”守在外面的保镖将她接进汽车里后。苦涩的话语从嘴里吐出。

    随着汽车动行驶上街道,将自己隐藏在(阴yīn)影当中的安吉拉彻底的瘫软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眼看着不时闪过的昏黄街灯,就仿佛在预示着什么,她终于露出一个惨笑。

    我已经”我已经沦落到了”连记忆中的帕丽斯希尔顿都不如的地步了吗?

    时针指向十点的时候,汽车终于驶回了贝弗利山庄的别墅,失魂落魄的安吉拉走了下来什么话也没说,有些蹒跚的往里面走去。

    “你回来了,没什么事吧?”出乎她意料的是,安妮依然在门口等着她,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情qíng)绪。

    安吉拉依然什么话都没说,低着脑袋往里高走去,但是不到两步安妮的声音就让她停了下来:“安吉。维莉过来了。”

    “维莉过来了?”安吉拉诧异的问道,总算恢复了点精神。

    没等安妮回答,维莉欢快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小女孩连蹦带跳的出现在了安吉拉的面前,跟着兴奋的扑了上来,咯咯笑着抱住自己的姐姐连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

    “你怎么会到我这里来,还是这个时候?”安吉拉皱起眉头问道,“艾克呢?”

    “为什么我不可以这个时候到这里来,为什么我到哪里都要和艾克一起?”维莉顿时嘟起了嘴巴,不高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那就是说,你是偷跑出来的,妈妈不知道了?”安吉拉叹了口气。混乱不堪的心绪让她无法思考。“我让巴克特送你回去。”

    说着她就往里面走去,维莉当即跟了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安吉拉,可怜兮兮的哀求着说道:“别这样嘛,姐姐,我只是想你了,我想呆在你(身shēn)边。好容易找到个机会独自溜出来,就算要怎么也等明天再说好吗?”

    安吉拉停了脚步,勉强整理了下思绪。转过(身shēn)来在维莉面前蹲了下来:“你应该明白,这么晚了到处乱跑是很危险的,妈妈肯定会很担心的。而且”虽然你现在很想我。可等你长大了后迟早都要离开我的。”

    “才不会咧!”维莉顿时(挺tǐng)起(胸xiōng)膛气鼓鼓的叫了起来,“我绝对不会离开姐姐,无论将来生什么事(情qíng)都不会!”

    “好了,维莉,别说了。”安吉拉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心不在焉的模样是那样明显。

    “我是认真的,姐姐!”维莉有些生气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我(爱ài)你,就像你(爱ài)我那样,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这句话仿佛是在死水般的池塘里丢进了一块大石头,安吉拉的(身shēn)体猛的一颤,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妹妹,无神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危险光芒。

    “你说”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安吉拉喃喃问道,呼吸在不知不觉中变粗了许多。

    “是的。”维莉用力点了点头,凑婆来在姐姐脸上轻轻一吻。

    一些画面蓦地的飞从脑海里划过。安吉拉的(身shēn)体不由颤抖得更加厉害,看着维莉的眼神也变得越的柔和一也越来越危险。

    “真让我感动呢,亲(爱ài)的。”安吉拉的手指在妹妹的脸蛋上轻轻滑过,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对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睡过了。今天晚上就在我的房间留宿吧。”

    “太棒了!我(爱ài)你,姐姐。”维莉欢呼着抱住了安吉拉,又在她脸蛋上大大亲了一口。

    虽然姐姐在握住她的手往楼上走的时候用的力量有些大,让她觉得被抓得有些紧张,但维莉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更加亲昵的挽住了安吉拉的胳膊。

    在旁边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安妮脸色己经变得煞白,她两、三步赶到了楼梯下面用颤抖的声音小心而紧张的叫道:“安吉,你要知道”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情qíng)了。”安吉拉转过头来。冷冰冰的眼睛没有丝毫感(情qíng)在里面。

    安妮为之一窒,半晌没说出话来,直到叟吉拉和维莉的(身shēn)影消失在了楼梯上面才反应了过来。心里顿时一片焦急不知道改做什么才好。    安吉,安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安妮捧着自己的脸蛋在楼梯口不断的来回走着。最终。她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

    “刚才你怎么那么对安妮说话,姐姐?”此时,来到安吉拉的卧室后。维莉这样问道。

    “那是甩为”安吉拉耸了耸肩。“我们最近有了些小矛盾。”

    “有了些小矛盾?”维苛好奇的问道,“可以前从来没看到你们这个样子,…寸好像一一在跟个陌甘人说                  “你没看到就不代表我们不会有矛盾,别担心,我只是在冷处理。等过上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好起来的。”安吉拉伸手在妹妹的脑袋上揉了揉,然后坐到(床chuáng)上拍拍(身shēn)边的位置:“好了,我们不说那些了,坐到这里来给我讲讲你在学校或者别的地方的趣事吧。”

    “好啊好啊维莉当即跳在了(床chuáng)上坐下倚靠着姐姐讲了起来,口齿伶俐的她将那些好玩的事(情qíng)讲得绘声绘色。

    然而,单手托腮的安吉拉虽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维荐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表(情qíng),可更多的时候更像是在观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那还有些青涩稚嫩的脸蛋,美丽的黑眼睛以及稽色的曲卷无比散着(诱yòu)惑。

    “对了,维莉”安吉拉忽然插话问道,“到现在为止,你  和别人接过吻吗?”

    “接吻?。维莉的小脸蛋微微有些红,“当然没有,才不想和那些粗鲁的家伙接吻!”    “应该也有不少小仲士才对吧?我以为你还有看得上眼的呢。”安吉拉调侃的说道,然后让小女孩起(身shēn)站到了自己的面前:“好吧,这样吧,让我教你些东西好了

    “教我些东西?”维莉有些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

    “是的,一些美妙的东西,一些将来你可能用得上的东西安吉拉说着搂住了妹妹的腰肢,手指轻轻抬住了她的下巴,“如果担心的话,可以闭上眼睛。”

    维莉不由自主的就闭上了眼睛,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了起来。下一秒钟,她那湿润的唇瓣就被自己的姐姐含住了。对方先是慢慢的(吮shǔn)吸,跟着用舌头轻轻碰触着贝齿挑逗。一股股的电流在女孩的(身shēn)体里乱串。

    “姐,姐姐维的从喉咙里出含糊不清的音节,整个人都变得酥软起来。

    (吮shǔn)吸还在继续,安吉拉反复含着妹妹的上下嘴唇挑逗着,舌尖还不时在牙关处打转,偶尔会和小女孩的舌尖接触但并没有进一步深入。

    滋的一声,四片唇瓣终于分开了,在安吉拉的挑逗下酡红着脸蛋的维莉甚至往前靠了靠,似乎还想要更多,她微张着小嘴已经完全模糊了意识。

    一声充满着**的叹息从安吉拉的喉咙深处了出来,她将迷糊的妹妹抱上了(床chuáng),让她平躺在了被褥上后才又再一次深深吻住了妹妹的嫩唇。双手也开始在青涩的**上游走了起来,维莉则轻轻扭动着(身shēn)躯呻

    ,

    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永远都会。安吉拉每吻一次,她的心已经往最为黑暗的地方沉上一分,然而她已经觉察不到了。

    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床chuáng)上的安吉拉和维莉猛的惊醒过来  维莉第一时间蜷起双腿抱住了(胸xiōng)口,反应过来后随即怯生生的看向了姐姐,而脸蛋上一阵青一阵的安吉拉则恼怒的看着门口。

    敲门声并没有停止,反而有越敲越大。大有不开门就会一直敲下去的趋势。安吉拉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压抑住自己的恼怒顾不上安慰维莉,下(床chuáng)后径直来到门口。

    “什么事(情qíng)?!”安吉拉咬牙瞪着门口的安妮。

    “出事了,安吉”安妮焦急的说道,“我”我无法形容,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别人呢?保镖呢?他们都死光了吗?”安吉拉低声怒吼道。

    “我”我不知道要怎备说,总之,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安妮哀求的说道。

    安吉拉的心不由软了软,控制了下(情qíng)绪后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

    回过头来对还抱着胳膊坐在(床chuáng)上的维莉笑了笑,安慰的说了句:“出了点事,我要离开下,马上就回来,别乱跑,明白吗?”

    跟着和安妮一起匆匆往走廊尽头奔去。

    尽头有间客房,是用来客人留宿的地方,不过因为房间太多而客人太少,而这间客房又过于偏僻,所以几乎没有用过,基本家具都用白色布料盖了起来。

    “这里出什么事了?”开灯走了进来的安吉拉莫名其妙的看着四周。

    回答她的是重重的关门声,跟着安妮锁死了房门挡在了门口,虽然因为紧张(胸xiōng)口剧烈的起伏,但她始终保持着一份镇静:“今天晚上就呆在这里吧,安吉,哪里都别去。”

    知道上当的安吉拉顿时红了眼睛,当即冲了过来想要拉开安妮:“走开”。

    然而安妮牢牢的抓着门把手,任凭安吉拉推攘拉扯始终纹丝不动:“我在这里陪你,等今天晚上过了,等你冷静下来了,你一定明白的

    “滚开!滚开!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凭什么!”安吉拉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无论她怎么做都不能让安妮离开房门半步,除非她真的敢下狠手。

    暴跳如雷几近疯狂的安吉拉忽然抓着安妮的腰肢,将她牢牢压在墙壁上后猛的将裙子提了起来,跟着把手伸了进去。

    “对了,我记得我还从来没有玩过你,对吗?”安吉拉扭曲着脸蛋狠狠的说道,“那么今天晚上就尝尝鲜。怎么样?尝尝你的味道和莉莉有什么不同”。

    原本因为安吉拉的侵犯而痛苦的呻吟了声的安妮,在听到这句话后反而平静了下来。

    “你想要我吗?”安妮悲伤而温柔的看着安吉拉,“那就要吧!”

    这句话如同重锤一样狠狠的敲在安吉拉的心房至上,整个人顿时像被定了(身shēn)似的动弹不得,无数画面    那些美好那些遗憾那些愧疚的等等等画面瞬间从脑海席卷而过,一种让她颤栗的东西在心中猛的爆开来。如同晨钟暮鼓在心中巨大的回响着。

    她呆呆的看着闭上眼睛的安妮,哆嗦着嘴唇,(身shēn)体也不可遏制的颤抖了起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扑通一声,安吉拉跪在了地上紧紧搂住了安妮的腰肢贴在她的小腹上嚎啕大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滚滚而下。她从来没有哭得如此放肆,仿佛想要把一切委屈、后悔和愧疚通通宣泄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别离开我”求求你们”别离开我

    呼呼,这段剧(情qíng)终于完了,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