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节目录】 269 首映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444444444    ”得承认。安吉拉的表演几平可称之为宗美。当我沉浸见中的时候竟然丝毫没有意识到,那个对着维克多哀愁的说着“我这一辈子都在等待,只是不知道在等谁,的成熟女还只是个不到万岁的年轻姑娘!

    当然,斯皮尔伯格那出色的讲述故事的手法为她的表演增色不少

    这应该是他自 哟年以来最为乐观的电 但并不是全部,安吉拉流露出的那种饱经沧桑的感觉是如此的自然,即使是汉克斯一时也无法比拟,她完全可以拿到一座最佳女主角的金人!”

    一《好莱坞报道》哈瑞德福斯特

    虽然不能说是叹为观止,但安吉拉出色的演技的确让许多人吃惊。毕竟能以二十出头的年纪演出四十岁女风韵的女演员真的不多。加上斯皮尔伯格讲恰到好处的述讲。以至于当初不少认为他破坏了安吉拉形象的人都开始倒戈相向。

    “穿着空姐制度的安吉拉实在太感了,我死这种散发着成熟风的安吉拉!她和汉克斯真是太般配了,尤其是两人一起观看着汉克斯为她做的那个,喷泉的时候”。这是某个影迷的博客,和他下面那篇抗议新皮尔伯格糟蹋安吉拉形象的博文相映成趣。

    虽然还是有不少人坚持安吉拉不应该接这种角色但已经无力回天,毕竟这部电影还是非常出色的。甚至维克多从后面抱住艾米丽娅看着。他特意为她做的喷泉的那个温脉脉的镜头,还在某网站上本年度十佳电影镜头的评选中一直牢牢占据着首位,直到有人发出疑问“《幸福终点站》是电影吗”之后才被撤了下来。

    很多当初不看好安吉拉的人也改变的口风,大方一点的爽快的承认自己错了小气一点的侧强调“至少她看起来的确感美艳

    当然,某些人抓住这个机会大肆的批评:“相信这是安吉拉为数不多的银幕角色中最为糟糕的一个,她的美丽她的演技完全没有展现出来。我们只看到一个。生硬的柔做作的形象,无论是哪个方面来说这都是次非常失败的尝试。”

    可惜这种言论最多也就打个小浪花就没了,安吉拉累积下来的人气和影响力不是一两篇批评就可以抵消的,更何况还是这种一看就知道是故意针对的批评。

    总之,在刚刚上映的这段时间里安吉拉抢去了汉克斯不少风头,人们对她为什么会演出这样的角色以及是怎样演绎的抱着极大的兴趣。只是安吉拉对此一直不做评价,既没有更新的自己博客也不公开露面,即使被记者抓住也只是敷衍了事,她甚至连首映式都没参加。

    斯皮尔伯格不止一次的在电话上抱怨:“你不参加首映是因为要忙碌自己的电影,这个我理解;你不参加宣传工作因为制作了这样一部电影而需要休息,这个我也理解;可在记者面前什么都不谈就有些不太好了吧。”

    “即使不谈也没有影响到电影的宣传,不是吗?”安吉拉懒懒的在电话上如此回答道,“你放出来的东西足够让记者们追逐不休,保持沉默的我反而会让这些东西足够发酵。”    老头儿顿时干笑了两声不说话了。所谓放出来的那些东西无非就是关于拍摄之中的各种花絮,比如付了安吉拉的片酬为凹集,剧本曾被她修改过是她自己要求改成成熟女的等等。这些消息足够记者们发挥了,虽然都知道安吉拉只要想。随时可以进入刃刀万俱乐部,可这毕竟是第一次真是确定下来。至于修改剧本就更吸引眼球了,谁能想到这个角色竟然是天使小姐主动耍求调整的呢?

    这样的消息对电影的宣传有多大作用是不言而喻的,更何况安吉拉一直闭口不谈,这就给了记者们更大的发挥空间  还好他们没扯到绯闻上面去东西,即使汉克斯当着记者面夸奖安吉拉是个出色的演员,并期待再次合作,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

    这固然是因为汉克斯长期以来的好好先生名声,也因为私下听说安吉拉越来越讨厌那些不负责任的言论,在这上面美国记者要比他们的英国同行要了解得多也知趣得多。

    这一切都是安吉拉乐意看到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抢在感恩圣诞档期头一轮上映的《幸福终点站》在帮她造势的同时又在缓解矛盾转移视线。

    利用这个机会,安吉拉将一切都安排好了,于是《拉贝记》在口月旧昼式上映。

    ”,

    开头走黑白画面,那走根据五、六十年前的记录片翻录后剪辑出来的。就像《钢琴家》的开头那样。在这短短的几十秒钟里,镜头充分的展示出了那个时候的中国人的生活,糟糕的、美好的。不偏不倚一个也没拉下。

    跟着,画面渐渐变亮,镜头也有了颜色,很自然的就和正篇衔接了起来。

    最开始这几分钟电影显得宁静和祥和,只是街道上行色匆匆的人们都

    甩儿,“述说着局势的紧贝!班的时候有不少中国人和惋川启招呼。他也微笑着一一回应,那种亲密的关系顿时由此显露了出来。

    跟着,军的飞机开始轰炸。古老的城市开始变得混乱,一个个不好的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留在南京城中的其他国家的人们在接各自大使馆的劝告后,一部分离开了而一部分则留了下来,他们在听闻了上海发生的事后打算仿照着也在这里建立一个国际安全区以便在战争发生后收容那些难民。

    “我们大部分人都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的感。我认为有必要为这些人做些什么。”其中一个人这么说道。

    这个提议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拉贝因为份的原因而被推举成为安全区主席,威尔逊医生虽然不认可并且在和魏特林交谈中毫不掩饰这一点却并没有公开质疑什么。拉贝很矜持的接受了这个职务。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将会是多么沉重的责任。

    接下来本人近南京,中**队溃败被俘,朝香宫鸠彦命令杀俘并加速进南京,一连串的画面不断交错。恰到好处的剪辑让剧充满张力,让观看的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南京的劫难开始了,镜头将他们的所作所为全部展现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那些杀戮那些强*那些毫无人的画面可能会更加**。四散奔逃的人们纷纷躲进了安全区得到了暂时的庇护,可随着人数的增加,本人也注真到了这个地方,安全区开始和本人的第一次交锋。

    “我们必须把他们交出去,他们是士兵不是平民,他们拿着武器。这会让本人有借口接管安全区””威尔逊医生大声的反对着说道。

    “可以让他们放下武器换上平民的服装。”拉贝劝说着威尔逊。“只要他们老实呆在我们指定的地方就不会有事。”

    “你疯了吗,拉贝!”威尔逊严厉的说道,“那些枪要怎么处理?丢在外面的话,本人连脑子都不用就会知道他们上哪去了!你这是拿我们的心血在开玩笑!”

    “听我说,罗伯特,听我说”拉贝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秘书。

    “实在困难的话,,就算了吧。拉贝先生韩湘琳这时苦笑着说道。

    “我理解你的心,韩,但是这种行为非常不理智,我们必须保证大多数人的安全。”威尔逊这么说道,顿了顿后才又接着说道:“我建议劝说那些士兵放下武器向本人投降。我想本人不会对战俘太过分的。”

    想法是好的,现实也是残酷的,那些听他们劝说放下武器向本人投降的士兵无一例外的遭到了屠杀。即使那些押送他们的本军官保证这些战俘将得到妥善安置。

    在得知消息后,威尔逊医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个小时,然后通红着眼睛到手术台上继续救治起伤员来。

    总之,电影里没有英雄,有的只是想要在这场灾难中救助更多人的人们,每个。人都会犯错每个人都有私心。可他们始终尽己所能救助住那些人们。

    “他们需要我,我不会离开。”拉贝在被盖世太保审问时如此回答道,他甚至将调自己回国的手令揉成一团丢到角落里去。

    “让他们进来吧,我会尽量想办法弄到物资的,这不正是你让我担任粮食委员的原因吗。”韩湘琳咬着牙关对拉贝说道,最终安全区打开大门接纳了涌过来的数百人。

    虽然中间也不乏温镜头让观众舒上一口气,比如在那种整天惶惶不安的况下,难民们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度过了节,并邀请拉贝等人参加。拉贝也苦中作乐的安慰着他们。一遍又一遍的说着“一切会好起来的”可那只有短短的几分钟,镜头切换之后再次将观众带入了持续不断的血腥六周当中。

    终于,迫于西门子公司的压力同时南京的况有所好转后,在确保安全区的工作依然顺利运转后拉贝不得不准备返回德国。他走得一点也不像个英雄,跨出小楼的房门后听说他要走的数十名妇女拉着他恳请他留下来继续保护她们。

    “没事的,你们现在没事,将来也不会有事的。”寸步难行的拉贝只能反反复复的这样说道,直到过来送行的魏特林等人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后她们才散了去。

    和这几位在这段可怕的子里共事过的伙伴们打了个招呼,拉贝略有些蹒跚的往外走去。几步之后他又回过头来充满感的看了四周一眼。他能看见房屋的里面那些无数多的挽留的光,可惜他终究要离开了。

    拉贝深深的吸了口气,转大步走向了汽车,在汽车发动之后镜头逐渐升高,将天地都囊括进来后就此定格。几秒钟之后画面黑了下来。几段文字依次显露出来,交代了拉贝、魏特林、威尔逊、韩湘琳以及朝香宫鸠彦的结局,跟着在哀婉的小提琴和二胡的音乐声中,字幕开始缓缓上卷。    灯亮了,放映厅里一片沉默。好几分钟后啪啪的子,寸响了起来,跟着所有人都鼓起掌来同时着向坐在第心第八位的女

    “恭喜你,这是部出色的电影。”一位影评人走到她面前和她握了握手。

    “一点也不输给你以前的作品。”另一位制作人也走了过来向她

    贺。

    “谢谢。”安吉拉只是这样平静的说道,虽然她的心跳比之前要快上许多。

    整部电影她已经在制作的时候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可在今天的小的首映式上播发的时候依然她感到了一丝悸动。这应该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作品,而且正在向着她的目标一点点的前进着。    当然,虽然进程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甚至更多,在完全的达到自己的目标前还有不少甚至比之前更多的阻力和考验,比如现在正在面对的这些。

    “安吉拉小姐,为什么你会到中国去拍摄这部电影?”一个记者当先问道。

    安吉拉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这是哪家的笨蛋记者?不过。能出席这种场合的记者真的有那么笨?还是想要挑衅或者激怒?

    “因为当地政府也给了很大帮助,他们的资金也帮我们分担了部分风险,更重要的是人工相对便宜。”安吉拉用调侃的口吻说道,这个回答顿时引起一阵轻笑。

    顿了顿她才双手交叉的看向对方:“而且,这场灾难就发生在中国。我想不出不去实地进行拍摄的理由。”

    “那么你对历史的约翰拉贝有什么评价?要知道他毕竟加入过纳粹党。”另一位记者接着问道,“纳粹党”这个词发音很重。

    “关于拉贝先生“纳粹党。的问题,我想当初的国际法庭已经明确给出了答案。”安吉拉摊开手,然后同样加重的语气:“我只知道拉贝先生在那场可怕灾难中救助了不少人,无论他怀着什么样的目的,他的的确确和他的同事以及朋友救了许多人。我想各位应该还记得那句话。一直放在我的博客上的那句话:救一人即救全世界!”

    “听说你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在计划着拍摄这部电影了,是这样吗?”又一个记者问道。

    “这么说也没错,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们年代我就看过《拉贝记》这本书,后来在制作《钢琴家》的时候再看了一次。那时我就常常在想,同样的时间里为什么在中国发生的同样的事却很少有人提及?而当我抽时间查过资料后才知道,有多少相关资料被束之高阁不为人所知,我认为有必要让大家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那些在那场战争中以人道主义救助别人的人们不应该被遗忘。”安吉拉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你怎么看待本人?我记的你曾以本风俗为题材写过恐怖电影的剧本。”一个看起来有亚裔血统的记者问道。

    “我对东方文化向来都有好感,因为那是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两种文化,但也正是如此我对东方文化的了解还远远不够,所以我的看法并不一定准确。从自的角度和观点来讲,承认自己的问题比什么都重要。”安吉拉避过了敏盛的地方神色自若的回答道。

    记者们的问题随后变得轻松起来。即使有那么几个亚裔,也没有再提及什么问题,毕竟安吉拉是美国人又高举人道主义大旗,即使想扯点什么也不好下口。所以他们转向了其他几位演员。

    安吉拉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至少从某种意义上过了一半的关。抛开一切从人、人权以及人道主义下手的确对上了美国人的胃口,而且她努力的在几根钢丝上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平衡,既没有偏向谁也没有夸大谁尽可能象《钢琴家》那样用客观的目光去描述,比如那些本士兵虽然粗野但中下级军官基本都符合美国人眼中的本人形象一玄板、骄傲、有纪律遵从武士道精神。不过正因为如此,当他们肆无忌惮的屠杀起来,像部冰冷的机器只后产生的效果更为震撼。

    尤其是刻意没有提到南京到底被杀了多少人  难道屠杀了旧万就不是屠杀了?并且百人斩比赛也只用镜头隐喻,却在最后用文字交代拉贝他们之后的事时做了个意味深长的对比。拉贝贫困交加死于 石0年;魏特林在,哟年回国,然后事隔一年自杀;威尔逊医生和韩湘琳都还好,虽然也被那些痛苦所困扰。但勉强还算善终;但是朝香宫鸠彦却因为某些举措逃过了审判,优哉游哉的度过了下半,最后还担任高尔夫球协会会长!这几个人的经历对比起来真是莫大的讽刺。

    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安吉拉在心里这样说道。看着被记者围攻的海因茨、斯特里普以及斯蒂夫他们。她忽然觉得姜文这家伙没过来是正确的,恐怕他自己也怕一不小心会说出点什么不妥当的话吧?

    很糟糕,”坦白的说,写得很糟糕,随即计划了很久,但是,,叹气”,

    555555555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