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3 妥协与冲突

    书友QQ群:101707149

    此事就是众样,虽然涂中少不得历经波折可基本脚既定路线前进着,比如正在拍摄的《女王》又或者那天晚上安告拉和凯拉的亲

    不得不承认,夏夏一旦难缠起来是很让人头疼的,尤其是那对眸子在凯拉和安吉拉上扫来扫去后疑惑的问:“你们急着赶我走难道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虽说是这样,安吉拉也不是没有办法,当即露出一副认真的模样:“我和凯拉有重要的事要私下谈,本来在这之前就应该谈完了的可你却突然过来缠着我们聊这个聊那个,所以只好等你走了再说。”

    夏夏虽然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成熟。可毕竟还是个岁的小鬼。加上安吉拉说的也是事实,她最早的时候是想要和凯拉谈谈《加勒比海盗》后面两部的事的一一经过艾德不断的接触和谈判加上史蒂大和安吉拉给予的压力,迫斯尼内部已经达成了共识,艾斯纳下台已经是迟早的事;最多到暑假后两部《加勒比海盗》的制作就要提上程,那么目前在英国拍着部文艺片的凯拉就要早早的做好准备。

    可惜从开机后安吉拉就一直在紧张的拍摄,而且之前在白金汉宫的时候狗仔们又跟得相当紧,和凯拉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因此当被点燃后也就什么,都忘在了九霄云外。

    所以夏夏虽然对史吉拉的说辞还有些怀疑,但最终在她的连哄带骗下离开了房间。至于接下来的事自然就不用多说了,反正可怜的凯拉第二天晚了许久才起

    “总之。有消息我会提前通知你或者你的经纪人,记得调整自己的档期。”在巴拉莫尔度以及克拉里奇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后,安吉拉在送凯拉离开的时候这么说道。

    “知道了,我不会忘记的。”凯拉故意让声音显得特别抑扬顿挫,脸蛋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那弯弯的眼睛里全是眷恋的笑意,如果周围不是还有别人,她肯定会依偎在安吉拉的怀里说些更亲密的话,然后用法式湿吻告别;如果不是知道安吉拉现在被狗仔们关注,即使在巴拉莫尔也不见得安全,她肯定会在她边呆上十天半个月。可以说,凯拉的一颗心现在完全的放在了安吉拉的上。

    比。, 肿正

    安吉拉也清楚这一点,只是在她心中两张面孔时而分开时而合拢,实在有些不好处理。管他的,慢慢再说好了,反正凯拉现在是自己的,不是吗?

    “嘿,你们两个”夏夏这时钻了过来。双手叉腰的歪着脑袋看着她们,“我怎么远远看着你们在角落里的样子好像是对侣在甜言蜜语。”

    凯拉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抑郁。随即在安吉拉开口之前按着夏夏的脑袋一阵乱揉:“两个女人在角落里亲密的谈话就是侣的话,世界上的蕾丝边未免太多了点吧。”

    “我觉得她会这么说话。原因无非两点”安吉拉此时坏笑着接过了话题,“要么,就是觉得小报刊登的悬赏很有吸引力,想要拿到那笔赏金。”

    “才不是呢!”夏夏当即都着  小嘴气鼓鼓的叫了起来,“我还贪图那点赏金吗?!””安吉拉拖长了声音,“心里想什么,眼里看到的就是什么!”

    这段半遮半掩的话让凯拉和夏夏都不由一愣,半晌后两人随即反应了过来,小女孩的脸蛋顿时飞起红晕。咬着嘴唇气恼的瞪了安吉拉一眼。凯拉虽然竭力想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可那要翘不翘的嘴角却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

    谁让你这可恶鬼刚才调侃我们!

    “好了,不开玩笑了”安吉拉挥了挥起了圆场,“等《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开拍后。我这边大概也完成愕差不多了,到时候一定会到片场去探你的班细一到时候可别再说什么我从来没把你放在心上之类的。”

    “这是个承诺?”夏夏看着安吉拉眨了眨眼睛。隐隐透出兴奋的光芒。

    “是的,这是个承诺。”安吉拉认真点了点头,然后对偷偷对凯拉做了个“我去探你的班同样是个承诺”的口型。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拉了拉凯拉和夏夏后换上了严肃的表:“对了,如果你们有闷、发烧、咳嗽等症状的话,一定要去医院检查。”

    “为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两人看着安吉拉异口同声的问道。

    “你们应该在报纸上看到了。亚州地区爆发了很严重的烈呼双道传染病。虽然那里离我们很远,可我认为还是需要注意下,以免出什么岔子。”安吉拉解释的说道,眼见凯拉和夏夏都还有些不以为然,她又加重了语气:“我没有开玩笑。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发出了警告,加拿大都已经变成了瘦区,上帝知道别的地方会不会来个大爆发。”

    “好吧,我一定会注意的。”凯拉率先点了点头,夏夏随即也答应了下来。

    “不许敷衍我。”安吉拉还要婆婆妈妈的叮嘱,换来的却是两

    只是那之后琳赛几乎只和她保持最基本的联系,和薇薇的绯闻流传出来后想通过她知道家人的消息都没有办法,所以安吉拉对琳赛还有些连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怨念。

    比。,正

    虽然这样,在琳赛来到房间里后她还是露出微笑和女孩攀谈了起来:“和利妹再次合作出演父女的感觉怎么样?这次的父亲可是个强悍的角色呢。”

    《飓风营救》的剧本是在二月份和《神奇遥控器》同时完稿的,和以前那些差不多安吉拉提供大纲然后让别的编剧补充完整。只不过这次在编剧那一栏她是排头的,毕竟这两个剧本一个给琳赛一个给詹妮弗。虽然她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亲手完成。可至少做个第一编剧表示下自己的诚意比较好。

    至于《飓风营救》的导演。安吉拉还是联系了吕克贝松,就和十年前一样。对方接到剧本后爽快的答应了执导,然后花了两个月筹备终于在不久前在法国开机。

    “还不错,不过相比之前感觉稍微有了些变化,已经,…不再那么激动了。”琳赛合拢着双手放在双腿之间,难得的用一种淡淡的语气说道。

    她看了安吉拉半晌后忽然问道:“你们存约会?”

    喝着咖啡的安吉拉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大大方方的承认道:“是的,我们在约会。”

    “为什么?”琳赛紧盯着她继续问道。

    “不为什么,我想找个人,就这样。”安吉拉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其他人呢?”琳赛蓦的提高了声音。

    “我跟你说过,我更希望你是我妹妹,再怎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安吉拉视着她,

    “我琳赛喉头颤抖了下,神色忽然变得恼怒起来,“我说的是杰西!你知不知道她现在成什么样了?!我去看她的时候根本不敢提你。稍有涉及她都会变得很恍惚然后眼圈发红,即使在工作中很认真很努力可休息的时候几乎不和别人交叭…”

    “那不是我的错!”安吉拉也提高了声音,她猛的站了起来,脑门不断的跳动,双手也捏得紧紧的,浑都在颤抖。

    “我已经准备好了要解决!我也已经做好了接受可能的结局!可是她们都没有给我机会!一个机会都没有给!”安吉拉失态的大吼道。

    琳赛向后靠了靠似乎被她吓着了,半晌后也站了起来咬牙继续说道:“所以你就找那么个女人当你的人?!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找她只不过是因为她”川

    “够了!”安吉拉的脸色变得铁青。她用力指向了门口:“如果你只是来和我说这些的,那么请你出去!”

    琳赛的嘴唇哆嗦了两下,忽然又平静的问道:“那么薇薇呢?”

    “什么?”安吉拉心头一震。

    “她告诉我,你和她在约会”琳赛死死盯着安吉拉的眸子,“她从加拿大回幕后我去看她,在家里喝得稍微有些多,然后我开玩笑的问她你们是不是真的在约会,她承认了。”

    顿了顿之后她才又接着说道:“然后我告诉她,我和你上过。”

    安吉拉那漂亮的脸蛋顿时变得扭曲起来。仿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

    “难怪……这两个月她每次通话都只说上两句就挂断“回的电子邮件也只有寥寥数语安吉拉喃喃说道,一时间之间有些失神。

    “你怎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安吉?”琳赛露出难过的表。“你明明和薇薇在约会却又和凯拉勾勾搭搭的,难道你忘了去年杰西她们在你毕业那天和你同时分手的景了吗?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完全的不一样了?!”

    “别跟我说什么完全不一样!我就是我!没什么不一样!”安吉拉忽然激动的大吼起来,“别以为你跟我上过就可以对我指手划脚!你根本不了解我!根本不!”

    琳赛愣愣的看着安吉拉,震惊的表最后变成了心痛和失望。

    “我的确不了解你,安吉。”琳赛看着她怔怔的轻声说道,“我只知道,曾在我边保护我为我遮风挡雨的那个人,那个曾让我想要做她的人,哪怕被当成替代品也无所谓的人已经离开了。”

    说着她咬了咬嘴唇用力吸了口气转走到了门边。

    “晚安。”琳幕这么说了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直站在原地未动的安吉拉矗立了良久良久之后才软软的瘫在了沙发上,仰着脑袋空洞的仿佛失去了感的眸子又盯了半晌的天花板,她才将全缩在了沙发上面抱成一团。环在口的双手死死抓在胳膊上面。虽然体的颤抖从轻微逐渐变得剧烈,她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眼神也依旧空洞无神。

    可恶,怎么可以这样,”可恶!怎么可以这样!!

    坦白的说,每码完一章我都会忍不住抱怨:川的第三卷为毛还没写完!

    依然还走到来的**让安吉拉心头有些沉甸甸的,虽然在世界卫生组织发出警告后第一时间就让自己的慈善基金捐出了3凶万美元的药品。可对于疲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其实,安吉拉完全可以捐出这个数字十倍的药品,可她偏偏不能这么做。到目前为止美国国内捐赠的药品总数也不过才如万左右,这还是没有把她的捐赠纳入计算。安吉拉可以呼吁大家踊跃捐赠,但绝不能个人捐赠的数额大于美国国内捐增的总额。否则的话别人会怎么看?她为计哉 !保持的形象还要不要?当初吧年大洪水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做的。

    这也是妥协的一种。安吉拉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妥协这个词语,她在这段时间里再次深刻的体会了一次。从白金汉宫到巴拉莫尔安吉拉不断在拍摄中慢慢摸索着女王的内心世界,虽然始终有些雾里看花却不得不承认伊丽莎白二世相当果决,一旦清楚事不耳为之后该妥协就妥协绝不含糊。

    从最开始坚持低调举默哀并办葬礼到巴拉莫尔行宫度假不回白金汉宫。再到后来被迫宣布更改葬礼规模以及白金汉宫下半旗,最后在电视上发表全国讲话前按首相的建议将“以女王的份”更改成为“以女王和一位老祖母的份”无不体现着她那句“国家第一,个人第二”的誓言。即使安吉拉不喜欢她的保守,也不得不佩服她毫不犹豫的坚持自己的信念。

    所以之前在白金汉宫拍摄女王从巴拉莫尔回来,到堆满的花束前参观并会叫聚集在那里的民众时,安吉拉安排了个小女孩为她献上一束鲜花并说:这是给你的。这也是为什么英国一面叫着想要废除王室一面却又对王室保持着尊敬的原因之一。

    肩负的东西越多,要放弃的也就越多。比如个人的感  ”安吉拉在心里这样总结道的同时幽幽叹了口气。还好,自己坚持的就要完成了。只要解决了最后那个问题。

    她的思绪忽然回来踏青回来的那天晚上,在应付夏夏时自己曾说过一句话,让她愣了好几秒钟。最后的问题在于”我在其中代入了太多的个人观感么?

    ,  正

    “我希望你明白,鲍里斯,布莱尔先生在这件灾难发生之前正因为上任一年多后支持率不断下滑而焦头烂额,所以他需要借这个机会在民众面前竖立起全新的形象。可当女王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之后,原本想要再进一步压制王室的他开始有些犹豫,当此刻的犹豫还没有到动摇他的决定的地步,所以你应该把那点犹豫藏在兴奋的表下面,而不是表现得如此的明显!”站在片场中央的安吉拉为饰演现任首相的那位演员解释着要注意的地方。

    这位叫炮里斯博德利的演员是艾伦里克曼推荐过来,虽然刚刚四十出头,却在舞台剧、电视剧以及电影上都有出色的表现。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和托尼布莱尔很像。尤其是化妆之后相似程度至少在糊左右!

    “不如”在动作上下些功夫?”跑里斯思考了半天后忽然这样问道,“比如虽然面对喜色,手指却不断在在文件上敲来敲去?又或者在助理提醒他可以乘胜追击的时候,短短的愣上两秒钟?”

    “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试试。”安吉拉在原地转了两圈后随即点了点头。然后用力一拍手提高了声音:“好了,各位,我们重新再来一次!”

    要说会妥协的话,布莱尔其实和女王差不了多少,否则的话现在两人的关系不会是那么和谐。

    都说政治家与政客的区别在于。政治家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妥协什么时候不能妥协。安吉拉虽然厌恶政治,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说得不错。或者说所有优秀的人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妥协什么时候不能妥协。只是知道归知道,能不能做到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现在要回去了吗?”在安吉拉让助理通知大家今天的拍摄结束后。一直坐在她边什么话都没有的女孩忽然开口问道。

    “嗯,”是的。”将手中的工作表递到艾莉捷手上的安吉拉迟疑了两秒钟后点了点。

    “那位。凯拉小姐,今天还会来看你吗?”女孩随即又问。

    安吉拉不由翻了翻眼睛!自动忽略了艾新捷眼中的嘲弄,深吸口气后看向对方:“到底有什么事吗,琳赛?我想你应该记得我曾对你说过什么。”

    琳赛顿时沉默了起来,只是看着安吉拉的眸子里不时闪过一丝不满。

    “好了,我们母酒店把。”安吉拉叹了口气后有些无奈的挥手说道。

    女孩是昨天下午抵达伦教的,她到巴黎出《飓风营救》的外景,因为没多少镜头所以拍完之后就越过海峡来看她的姐姐  这是琳赛的原话。只不过呢,凯拉也正好抽空儒偷倒酒店里来看她,两人网刚亲完琳赛就到了所以女孩肯定看出了什么。

    那又如何?反正我已经拒绝了她。回到酒店房后安吉拉在心里轻轻哼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