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7 结果

    <---凤舞文学网--->

    以”一个女同恋的心理。--凤-舞-文-学-网--”博维尔教授摸了摸下只邮酬…下具体印象吗?”

    “嗯,请让我仔细回忆下”。娜塔莉在脑袋里组织了下语言后,才小心开了口,“她是一个”,住在长岛的离我家不远的女人,很漂亮也很有能力。有些事亲眼看到过,有些事则是听来的。她的父母都有着很好的职业,本人的教养也相当不错,家庭环境很正有所有人都说小时候的她是个乖巧可的女孩,而现在是个美丽感的女人。

    说到这里顿了顿,娜塔莉才又开了口:“但是这样一个漂亮的事业有成的女人,却喜欢女人而不是男人。而且有意思的是”她同时和三个女人在交往,而且那三个女人也不知道彼此的存在,甚至对她千依百顺。这个女人不喜欢穿裙子之类的比较女化的衣服,但是必要的时候一比如出席某些重要的场合或者父母要求或者人要求,她还是会穿的。嗯,还有就是,和男有肌肤接触的话,如果对方想和她上的,她会起一的鸡皮疙瘩。”

    “想和她上就会起鸡皮疙瘩?这么神奇?”博维尔有些惊讶的挑了挑自毛,娜塔莉则笑着摊了摊手:“关于这一点。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当然,这笑容里有多少别的内容,那就只有娜塔莉自己知道了。

    “听想是老教授摩挲着下巴沉吟道,“还有什么况吗?比如工作况,具体能力,周围人的评价等等

    “她是做金融证券的应该是这个,几乎从来没有失手过,而且对于自己的判断相当有自信,即使有人告诉她可能是错的她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从来,不过每次到最后都会证明她是正确的娜塔莉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很多人称赞她极其聪明,虽然她不承认但所作所为始终在证明这一点

    “我记得以前曾在课堂上和你讨论过”博维尔忽然插话道,“极度的自信往往

    “往往也等于极度的自卑?”娜塔莉露出若有所思的表,“对了,我曾听说,她一直不敢向自己的几个人吐露实,但又想方设法维持这种”奇怪的关系。还曾听说。她在某些特殊的况下会完全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

    “好吧,让我想想,除非被迫或需耍绝不穿裙子她的外表男化吗?。

    “不,很漂亮,除非用写特殊手段,否则即使装扮成男人还是能看出来

    “好吧。不是一般的迷人对男的态度怎么样?”

    “还不错,至少跟工作上的男很合得来听说,那些男在工作的时候很少把她当成女对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好的,对一般男很正常。但对不轨的男很敏感。能力出色。有着强烈的自信以及矛盾的优柔寡断,甚至可能有两种人格。对了,她现在还和三个人同时保持着关系吗?”

    “这个我不知道,两年前她就搬走了。”

    “唔在纸上写着的博维尔停下笔来。“我想她应该有很严重的别认同障碍。”

    “别,认同障碍?”娜塔莉皱起眉头又露出吃惊的表,“坦白的说,我不

    说到这里她忽然闭上了嘴巴。游戈着眼神不知道在想什么,老教授则解释了起来:“你看,她不喜欢穿女装,做事积极并且非常自我,占有强烈,喜欢女人,在事业上不断的证明这自己她显然希望或者说渴望自己是个男人。但她女的那一面并没有完全消失。体现在了感的优柔寡断上面。压抑和渴望相互冲突,久而久之是可能出现第二人格的

    说到这里他长长的停顿了下,然后才又道:“我不知道她的童年时代是怎样的,所以不好再下结论。--凤-舞-文-学-网--不过我相信她的父母应该默认了她的行为。如果不是特别豁达的话,那么应该是觉得对女儿有所亏欠,这或许是这个女人产生别认同障碍的因之一

    一大番话下来,博维尔说得口话燥,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后才现娜塔莉正出神的想着什么。老教授不由笑了起来:“好了,娜塔莉,这只是个推论,而且还是在没有详细资料的况下的推论,基本上可以当做是我这个老头儿在凭空臆想的胡言乱语。不过,你这个例子倒是有意思的,如果真有这么个女人。我倒是很想和她聊聊。”

    娜塔莉笑笑没再说话,静默了几秒钟后才又站了起来:“谢谢你的分析,教授先生

    从导师的办公室一出来,挂在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看了眼远处那还在喧嚣的毕业典礼现场,娜塔莉咬着嘴唇转往别处

    。

    果然如此,和我的推论,她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宿舍面前。眉头微蹙了下,娜塔莉径直走了进去,钥匙还没有还给管理员所以很简单的进了房间。

    比起平时,房间略显空了许多,除了自己早已经拿出去的东西,安吉拉的也消失了不少,只是长涧书晒细凹曰混姗不一样的体蛤”、说阅读去外田“小提琴依然挂在卧室当中,画板、纸张也没有收拾剃某,

    一些画面忽然从脑海里闪过。让她的嘴角不由翘了起来,但随即又沉了下去。娜塔莉闭上眼睛咬着牙根缓慢的摇了摇头,够了!她几卓来到窗户面前,深深吸了口气,就这样吧。

    看了看外面,娜塔藉伸手从兜出一样东西紧紧攥在手里,然后转过面对着房间的门,捏成拳头的手则放在了后。很快,开门声响了起来 混混僵僵神恍惚的安吉拉走了进来。现房间里有人后她愣了好几秒种才反应了过来,随即露出惊喜的目光:“”

    “嗨,安吉。”娜塔莉漆漠的回答了句。

    “我还以为”安吉拉说着想要上前拥抱,才走几步就停了下来,那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的惊喜神色也变成了恐慌和害怕:“你难道……你难叭…”

    娜塔莉仿佛没有洪意她的变化。,依旧用那种淡漠的口吻说道:“我们结束了,安吉。”

    就像被人里面打了一拳,安吉拉往后连退几步靠在了墙壁上,脸色煞白的看着娜塔莉,哆嗦着嘴唇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个决定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很显然,我们已经走到尽头了。”娜塔莉看着安吉拉静静的说道,“现在分开对大家都有好处。”

    “不,别这样,我道歉好吗?”安吉拉支撑着体哀求的说道。

    “同样的话你已经说得太多了,所以道歉的话还是收起来吧。

    ”娜塔莉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一些。但她随即捏住了背在背后的手:

    “不,我知道我错了,错得很厉鲁,求你最后一次,,再给我个机会好么?”

    “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机会了”娜塔莉打断了安吉拉的说话,“当我以为你和她们之间有暧昧的时候,希望你能主动给予澄清,但你没有;当你和她们生关系的事被坐实后,我希望你能主动向我道歉并且说清楚,你也没有。如果这次不是凯特主动挑衅的话,你还要这样隐瞒多久?一辈子吗?”

    “不是这样,不是的,我,,我只是害怕,你知道,我你”

    “你不是我,只是想占有我罢了。”娜塔莉冷冷的说道。

    脸色苍白的安吉拉呆住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

    “难道不是吗?”背在背后的手捏得紧了些,“你家境良好,从小就倍受家人的宠,而且聪明过人。是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是上帝的宠儿。随着年龄增长你开始不满足于现状,你早早开始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也确实做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事,可你并不满足。我不确定是什么刺激到了你,但你希望自己能过男或者”希望自己本就是个男,也许你没有意识到,但这个念头确实深埋在你的心中。”

    说到这里顿了顿,看着脸上混合着呆滞与惊恐的安吉拉,娜塔莉将背后的手指继续往掌心里按去:“还记得我曾经给你做的心里分析吗?你想把一切都抓在手上,你想要所有人都按照你制定的轨迹运转,稍微有些偏转你都会不安。你只是想要占有想要控制,无论凯特、杰西还是我,想想看你那喝出来的本。最不知耻的是,你同时还在拼命的维护自己的形象,想要左右逢源。坦白的说,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浪费6年时光。”

    “不,,我没有,,我知道不该这样,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你们说”安吉拉捂着口带着悔恨的泪水结巴的辩解着,“请你相信我”还记得吗,我曾对你说过等毕业后,邀请大家出海度假…我本来打算……本来打算

    “然后呢?”娜塔莉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讥讽,手指深深往掌心里压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希望我们三个人依然留在你边,就像以前那样。只不过,从前是彼此不知道,以后则是彼此知道一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以为可以如此的玩弄我们!”

    虽然最后她及时的压抑住了自己的绪,可语气中的愤怒却是再明显不过了。安吉拉神色呆滞的看着娜塔莉,体微微颤抖着,如果不是靠着墙壁也许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就这样吧,别让我看不起你,安然你好像正在这么做。”娜塔莉长长的吸了口气,最后近似冷酷的说了句:“还有一点一我不是同恋!”

    最后一句话仿佛千斤重锤敲在了安吉拉上,将她砸得支离破碎的,脸色更是变得近似死尸般的布满绝望的灰白。沉默笼罩在了房间里。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良久之后安吉拉终于勉强的支起了体:“我明白了,对不起

    她摇摇坠的向门口走去,双眼空洞无神,翠绿的眸子也已经失去了往的灵动与光彩,体僵硬犹如行尸走。注视着她离开的娜塔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不断的把手指往掌心里塞去。阅读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曰见姗”说齐伞

    。关门声终干响了起来,娜塔莉又保持着这个姿势好州动微微晃了晃,然后慢慢的靠在了窗台上低下头去。握成拳的手终于缓缓了张了开来,三枚亮晶晶的已经被捏得有些变形的别针带着丝丝血迹从掌心中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出一声轻响。

    原本还算平静的呼吸逐渐变得快了起来,到后面甚至变得有些紊乱。娜塔莉猛的抬起脑袋,奔进了盥洗室打并龙头将手掌伸到哗哗的水流下面。

    丝丝鲜血从被别针刺破的掌心中渗出,顺着水流流进了下水道。仿佛感觉不到痛楚似的,低着头的娜塔莉不眸搓揉着掌心。如此重复了数次,她忽然又掬起一捧水浇在了自己的脸上,一次不够还有两次、三次”,

    哗啦一声,水花再次浇在了脸上,虽然掌心的血迹以及变淡了许多,可流经嘴角依然能尝到淡淡的腥味。娜塔莉终于停住了动作,她在喘息声中抬起来头来,镜中随即映出一张布满水珠的脸。将全重量压在撑在堡洗池边的两只胳册上的娜塔荷想要抽动嘴角露出个笑容,可最终只能再次低下头去,在双肩耸动的同时拼命咬住牙根。

    ,

    摇摇晃晃的走在校园的道上的安吉拉满脸的茫然,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走着。边的万事万物仿佛都和自己没了关系,就连有仰慕的学生过来搭讪都没反应。

    如果说之前凯特和杰西的分手电话让她的世界变成了灰白色裂成了一片片,那么娜塔莉的那句句直刺灵魂深处的话语则像重锤一样将她的世界砸得粉碎,随风飘散得无影无踪。

    我只是想要占有作祟吗?我真的是如此缺少安全感,想把她们紧紧撰在手中吗?安吉拉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问着自己,没有答案,当那些曾经的美好画面划 过脑海的时候只会让她更加的痛苦,让她那颗被用利刃划成一块块的心越的支离破碎。

    这就是我为我的所作所为应该付出的代价吗?安吉拉露出个自嘲的惨笑,仰起头来看着沉的天空。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时,悠扬的小提琴声飘进了耳朵,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来到了音乐树的附近。这颗孤零零的高大乔木只所以会被叫做音乐树还是拜安吉拉所赐,正是因为她有空的时候喜欢在这颗树下拉拉小提琴或者吹奏竹笛 所以引得很多音乐好者也到这里来演奏,久而久之这棵乔木里就有了音乐树的美称。

    一曲完毕,围绕在四周的人群中响起了掌声,还有好几个叫着再来一曲。演奏的是个戴着圆片眼镜的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向众人微微鞠了一躬后正要继续演奏的时候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随即分开人群几步来到安吉拉的面前带着礼貌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你好。安吉拉小姐,可以请你演奏一曲吗?”

    四周旁听的人也现了安吉拉的影,顿时鼓噪了起来,只是好半晌都不见少女有所动作或者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青年。

    戴眼镜的男青年被那空洞的眼睛注视得有些毛,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几秒钟后安吉拉忽然接过了他递来的小提琴,几步来到树下既没有说话也没有试音,搭在肩膀上就拉了起来。

    虽然刚开始有些走音,还是很快流畅起来,只是安吉拉明明拉的是《卡农》,为什么调子里却有一番别的味道。尤其走进入部分的时候。明明应该是很欢快的旋律听起来却仿佛有一个悲伤的人在哭诉和呐喊?虽说《卡农》的绪并不是固定的,可在这么多人面前拉着如此让人难过的调子,未免太奇怪了些吧?

    随着一声略显尖锐的声调划过,音乐终于停了下来,树下的安吉拉不断喘息着,看起来之前的演奏很费了一番力气。但让人吃惊的时,她的脸庞上竟同时淌出了两行眼泪。

    “非常抱歉,各位,我,,我只是有些激动。”安吉拉抹去泪珠强笑着说道,“虽然大家都知道我在剑桥城的子并不是太多,但这里依旧留有许多美好的回忆,现在随着毕业终于要离开了,我非常非常的难过。请大家见谅。”

    “没关系,我们支持你!”随着一声喊,掌耸顿时响了起来。

    安吉拉微微鞠了一躬,将小提琴还给眼镜青年后飞的离开了这里往外奔去,找到等候已经的保镖。匆匆的坐进了车里。

    “开车。”她捧住了脸蛋,哽咽的说道。

    “我们要去哪里小姐?”巴克特不动声色的问道。

    “随便去哪里,纽约!罗彻斯特!巴尔的摩!只要不是波士顿,不是剑桥城,不是这里就行!”

    接下来几章依然是感戏。所以想看电影节的可以,,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