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0 离去

    <---凤舞文学网--->    二后面写得很困难一一删改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一一依然切糊总一苦先,另外,本章蕾丝节较多,,

    。--凤-舞-文-学-网--丁,一声轻响,两只杯子碰在了一起,冒着泡的近似透明的液体在杯中转了几圈后,沿杯壁流进了红唇之中,然后随着喉头的耸动进入到更深的地方。

    “好吧,这下你可以说了吧。”安吉拉举了举手中的空杯,巧笑倩兮的看着梅维丝。

    “嗯”梅维丝偏过脑袋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一定要说吗?”

    “嘿,难道你想反悔吗!我已经喝了好几杯了!”安吉拉将杯子往桌上一放,猛的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瞪着梅维丝。虽然梅维丝带来的是香槟,可酒精的度数却不低,所以脸蛋红扑扑的少女威胁起来根本没什么力度。

    “我只是觉得不解,我是怎样的人,你多少都应该有所了解,为什么一定要问我怎么看自己的呢?”同样红着脸蛋的梅维丝用慵懒的语气回答道。虽然她依旧穿着晚装,可干练的气质已经玄进了骨头,矛盾而又融洽,让她有种别样的魅力。

    “当然因为好奇啊,毕竟别人怎样看你和你怎样看自己始终是有区

    。

    ”安吉拉挑了挑眉,然后又用讨好的语气说道:“说说看嘛 梅丝。你看,寂寞的你过来要我陪着喝一杯,我立即就答应了,那么现在的你是不是也该答应我才对呢?”

    “立即就答应了?”梅维丝露出个戏诧的表却并没有追究下去,思索了片玄后她才又道:“不如”先说说你是怎样看待自己的。”

    “卸  ”

    “是的,你是父母眼中的乖女儿,你是天使之城的天使小姐,你是公众心目中的完美化,但是”你在自己眼中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梅维丝眼中闪烁着好奇。

    “自己眼中”一时间安吉拉微微有些出神,不知不觉的就说了出来:“坦白的说,除非别人提起,乖巧可人、感漂亮这种评价是不会主动出现在我的意识当中。我  ”很多时候很自信,非常自信,近似于盲目。可有的时候又非常不自信。总想将一切都抓紧在手里,总想让所有的事按自己划 定的轨迹运行。而且,还有种很强烈的使命感一  不,不能说是使命感,应该是”责任感?不,也不对,好吧很难形容,就是觉得亏知,自己?”

    似乎觉察到自己说得有些多了,安吉拉忽然闭上了嘴巴,为自己又倒了杯香槟后才自嘲的笑了笑:“很矛盾,不是吗?”

    “很正常,人总是矛盾的。”梅维丝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我在单亲家庭长大,父母早早的就离婚了,我一直跟母亲生活,很早就明白什么事只能靠自己,并且坚信“只有自己做的才是最好的”这个道理。这种观**伴随着我度过小学、中学,即使考入阳四后也没有改变过。也正因如此,无论在哪里我的成绩始终是顶尖的,这也是为什么当我接到贴保护你的命令后,会有种恼火的感觉的原因。唔,回到之前的话题上来,虽然我以全优的成绩毕业并且很快赢愕了赏识,可付出的代价却是人际关系相当糟糕。自然也没有人追求

    说道这里梅维丝变得有些意兴阑珊起来,为自己到了杯香槟后一饮

    尽。

    “别担心,梅幕”安吉拉安慰的说道,“别想那么多,会好起来的。”

    说着她笑嘻嘻伸出手来在梅维丝的脸蛋上比划了起来:“记得我曾经说过,如果你把头稍微留长点,再多些笑容的话肯定会非常吸引人。现在看起来我说得一点没错,相信你的追求者肯定已经达到一个,加强排了!”

    “加强排?”梅维丝挑了挑眉。--凤-舞-文-学-网--用略带嘲弄的口吻说道,“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我都在你边呆着,你让我上哪去弄一个加强排?”

    “嗯”安吉拉顿时呆住了。半晌后才讪讪的笑着抓了抓脑袋:“好吧,真是抱歉,其实我觉得你们”不,武不是说”好吧,我是想说能我做出什么补偿吗?私下的?”

    “你想私下补偿我?”梅维丝晃着手里的杯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吉拉。

    “这不能算是贿赔联邦官员吧?”坐在桌上少女有些调皮的勾起嘴角跟着又踢了踢小腿,青的活力在这一玄显露无疑。上帝作证,半个多月前她才渡过了自己的互岁生

    棕色的眸子凝视了她半晌后。梅维丝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站起来凑到了安吉拉的面前,依然带着那似笑非笑的表:“那要看况了。”

    觉得气氛变得有些古怪的安吉拉不由稍微往后靠了靠:“那么”

    后面的话语再也说不出来,因为梅维丝忽然堵住了她的双唇,而且轻而易举的就撬开了她的牙关。安吉拉蓦的睁大了眼睛,翠绿的眸子里全是不能置信,脑袋顿时当机做不出任何该有的反应,舌头甚至还下意识的配合着梅维丝的挑逗纠缠不已。

    在滋滋的集吸声中,女探员带着一丝银线离开了少女的双唇,脸蛋上浮现出的惑笑容让她的五官变得柔美起来,一种别样的魅力随即展现了出来。而微微喘息着的双”泣却带着经羞意和恼怒,猛的打开她想要捧住自只脸登,圳!“你在做什么!”

    “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安吉。”凝视着少女的梅维丝忽然这样说道。

    “什,,什么?”安吉拉再次怔住了。

    “保护你的任务已经完成,我要回比四了”梅维丝再次捧住了安吉拉的脸蛋,愣住的安吉拉这次没有再打开,“事实上,两周前我就已经接到了通知,今天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进行贴保护。”

    “可是,为什么茫然的安吉拉想要说点什么,梅维斯随即微笑着摇了摇头:“你父母都知道,但我请求他们不要告诉你,我不希望你因此生出些不必要的想法。”

    说完,她再次凑到了安吉拉面前吻住了少女红润的双唇,一改之前的温柔变得狂野起来,一条香舌在安吉拉的口腔中肆无忌惮的挑逗。少女虽然不断用和推攘着梅维丝的肩膀,可动作却相当的无力。反而有些迎还拒的感觉。

    梅维丝想要的显然远远不止这些。在吻着的同时又搂住安吉拉的腰肢带着她往旁边移动过去,随着砰砰几声响后少女终于被她甩在了上。

    “等等,梅丝,等等!”在女探员暂时的放过自己后,勉强掌握住主动权的安吉拉带着充满**的潮红脸色撑住对方的双肩。

    “你说过要补偿我的。”悠然了说了句后,梅维丝轻而易举的瓦解了少女的抵抗,低下头来咬住了她的小耳垂,抚着的双手也攀上了她前的柔软。

    “啊”哎”我没说过要”要”。安吉拉不断挣扎着,可惜这样反而让自己的体越酥软,到最后只能用哀求的语气结巴说道:“别”,别这样,梅丝

    “为什么?”女探员终于停偻了自己的动作,只是微眯的双眼却散出摄人心魄的光芒,似乎安吉拉的一切都已经被她看透了。

    “你想说什么?你不是同恋?还是你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嘲弄中又暗含着**,听起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不过在安吉拉耳朵里。这声诘问却不亚于一声惊雷。

    “华”你”怎么心底最为隐秘的事忽然被翻在阳光下面,那种感觉无疑于再众人面前被扒光衣服,心神不由为之大的乱少女,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我怎么会知道?哦,亲的,你以为我的阳四证件只是一张装饰吗?”梅维丝弯着眼睛嬉笑的说道。她似乎很享受这种”玩弄的感觉。

    “但是”啊”安吉拉还想说什么,刚吐出单词随即又让被侵犯的呻吟声所替代。

    “别担心,我想要的”只是一夜而已。”梅维丝说着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安吉拉的耳廓中轻轻拨弄了起来,已经在底裤中的手指更是彻底的活跃了起来。

    “对了,我有没有告诉你,我从中学到高中都读的是女校,而且是那种需要住校的,半封闭式的学校?真怀**那时的感觉!”

    ”,

    随着高亢的能让人酥软的呻吟声,之前还交织着各种声音的昏暗卧室总算安静了下来。虽然剩下的只是微微的喘息,可从那乱皱一团的单被褥、丢得到处的各种衣物以及两具**上布满汗珠的绯红肌肤,都可以看出之前“战况”的激烈程度。

    “安吉拉,你为什么是安吉拉。”将安吉拉抱在怀里的梅维丝闭着眼睛回味了半晌后,才如此幽幽的说了句,手指在**尚未褪去的绯红肌肤上轻轻划过,又带起一阵轻颤。

    “你,,你这是强*,”埋在梅维丝口的安吉拉虽然用愤恨的语气咬牙切齿的说道,可听起来始终很无力。

    “可你不是很享受吗?。梅维丝有些轻佻的抬起了安吉拉个下巴,弯弯的眼睛里透冉着得意,“我记得就在几分钟之前你还在叫着”

    少女顿时恼怒的。多了声,翻坐了起来背对着梅维丝同时用被子遮住自己的口。

    梅维丝轻笑了声,跟着也坐了起来从后面搂住了安吉拉的小腹,一对柔软也贴在了她的背脊上:“好了,别这样,如果觉得我冒犯你,那么我道歉。”

    安吉拉象征的挣扎了下,然后恼火而又羞愧的咬牙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你知道多少?!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还要

    “还要和你做*,是吗?。梅维斯将脑袋放到了少女的肩膀上,在她的颈项上问了问后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坦白的说,我也不知道,但那种感觉却不是骗人的。”

    说道这里顿了顿她才又开口接了下去:“早在半年前我就猜到你和她们的关系不一般,具体经过就不说了。像之前的说的那样,不要以为阳四证件只是装饰。说实话,在进一步的证实后,我很愤怒,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

    “是啊,我竟然是这种混蛋。”安吉拉自嘲的笑了笑,拉紧了裹在上的被子。

    觉察到她的异常的梅维丝当即将她抱得更紧:“然而有些人有些事贼几漆要了解就越是矛法了解,让想要了解的人为!痴沫从册阿州尖无法自拔    你就是这样的人。

    愣住了的安吉拉不由想要反驳,但背后的梅维丝随即从后面捂住了嘴:“别打岔,让我继续说下去一  等我现自己的况后已经晚了,这个结果也许在北好莱坞交火事件之后,甚至更早的我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知道吗,安吉。你有种很特别的魅力,很特别的对女的魅力。那种东西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曾以为自己的取向很正常,在女校的时光也不过是好奇

    说道这里梅维丝吻了吻在少女光洁的肩头,又用调侃的语气问道:

    “所以我觉得选择你当实验对象应该很不错,反正只是一夜而已。”

    沉默了半晌后。安吉拉轻轻握住了梅维丝搂在自己腰肢上的手,转过头来定定的看了她许久,然后吻在了对方的唇上,没有激烈的索取和痴缠,只是轻轻的吸。

    “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少女这样低声的说道,“也许我们还可以再来几次?。

    奥斯卡终于落下了帷幕。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这届还算相对比较公平。即使每届的奥斯卡之后都会有评论家为那些落选者叫屈,可相对之前几年为安吉拉抱不平的人减少了许多。好吧,确切的说他们基本上认为天使小姐会落败次完全是因为运气。

    只是,与其说安吉拉的运气不好不如说电影学院的运气太好,如果不是罗伯特奥特曼无论从年龄、资历还是成就上都当得起最佳导演这座小金人的话,就算他们将最佳女配角颁给安吉拉以及最佳电影颁给《断背山》,依然不会得到这么一边倒的支持。

    要知道就连普鲁女士在《卫报》上撰文称赞奥斯卡的同时,也只是对安吉拉与最佳导演失之交臂感到遗憾而已。虽然还有相当部分死忠的旧认为奥斯卡的评委们非常糟糕。连续四次提名最佳导演而又四次落败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可惜在主流舆论面前如同投入池塘的石子,溅起一圈涟漪后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于原本应属同盟的同恋组织,早就被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电影安抚下去了。

    安吉拉似乎也没有将自己的失利放在心上,第二天更新的博客里又把马丁斯科西斯拿出来和着电影学院一起调侃了一番:“你们看,老马丁从八十年代至今同样被提名了四次,却从来都不着急,那么我又为什么要着急呢?说不定在电影学院应颁的最佳导演名单上,我正好排在老马丁的后面,所以还是先指望老弓丁拿到最佳导演吧

    不过不管怎样,她依然还是记者追逐的对象,四次提名最佳导演四次落败可不是随便哪个。导演能做到的,况且还连续三次拿到了最佳改编剧本以及时隔几年再次出演角色又拿到了最佳女配角,可以说在编、导、演三个方面她已经达到让不少不普通人都要仰视的地步。

    只是安吉拉早早就离开洛衫矾回到了波士顿,让西海岸打定主意无论怎样都要挖出点消息的记者们大失所望。然而,得到消息的东海岸的记者们也不怎么顺利,他们追逐着安吉拉的影守到了剑桥城外后才现,天使小姐和以前那种只要记者不过线基本都配合的模样大相径庭。除了还略为保持着礼节的笑容外根本不理睬任何记者,哪怕隔天的报纸说她耍大牌也无法让少女改变半分自己的态度。

    安吉拉之所以会这样,主要还是因为梅维丝从自己生活中彻底的离

    了。

    她的确是在第二天走的,一黑色的女式西服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和安吉拉拥抱了下随即上车离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汽车的离去少女的心立即被失落的感觉所填满。是因为她的拥抱不带任何留恋,仿佛忘记了前天晚上她们还在上抵死缠绵过?不不不,任何和自己长时间生活在一起的人要离开了,自己都应该会感到失落的,,

    安吉拉摇头苦笑,她真的没想到那个即使在和解之后,依然事事强势的梅维丝会对自己有感觉。那么自己又对梅维丝的感是这样的呢?朋友?姐妹?还是,人?

    也许只是朋友?可如果这样的话,自己为什么又会和她上?因为**?不,绝对不是,况且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可能没有感,,哦,该死的梅丝,为什么离开了都让自己不这么好过!安吉拉抓了抓脑袋最终决定不去想这个了,就如梅维丝所说的那样,她们从此可能不会再有交集,所以就把这段感封存在记忆中好了。

    一夜,不算出轨,对吗?在看不见离去的汽车后,少女的脑海里忽然冒出这样的**头幕。当然,她随即苦笑着轻轻给了自己的一个耳光,跟着捏了捏手指似乎想要将什么彻底的抓在手中”

    后面写徽良困难”删改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依然不满意,苦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