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6 重返红地毯

    <---凤舞文学网--->

    二凶,在连续放了两届奥斯卡的鸽子后安吉拉又要汉场盛宴的红地毯了。--凤-舞-文-学-网--其实。按她的想法这一届以及下一届都不打算参加的,经历了无数次红地毯的安吉拉已经深刻的理解到凯拉那句“奥斯卡颁奖典礼实际上就是一场闹的狗走秀”的含义了当然,现在凯拉还没有说这句话,安吉拉也没想过要帮她说出来。

    不过,安吉拉和凯拉的出点不同,平时出席映式或者参加活动需要着装打扮的况已经让她很不舒服了。更何况在奥斯卡这样万众瞩目的红地毯上袒。要知道她花在收拾打扮上的时间可比别女明星要多得多,她们只需要挑出有特色又符合自己材的衣服就可以了,可安吉拉却还要考虑会不会走光、是不是露太多了,会不会有凸点等等况。

    是的,她也可以像引届那样穿女式西服出场,只是经常这样的话就不怕引起某些人的联想吗?至少在她完成自己的计划前,还不能让人现自己的秘密。

    安吉拉不得不参加这一届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因为《断背山》获得了七项提名!想想看电影上映后引起的各种风波,尤其是两大团体你来我往的冷嘲讽,要是她真的不出席颁奖典礼的话,指不定有人会借此炒作什么呢。

    “坦白的说,我不认为有人会计划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绑架我。梅丝。”安吉拉放下手中的东西。靠在高背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梅维丝径直走到办公桌后。将手件往桌上一丢抱起双臂靠在了边缘上:“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同样可以反过来说。”

    “好吧好吧。”看着对方严肃认真的表桔。安吉拉扬了扬双手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不过她依然忍不住嘀咕了句:“恐怖分子们还真有闲心。”

    “听起来。你好像恨不得我马上就离梅维丝眯起眼睛,语气里带上了些许讥讽。

    “嗯?”安吉拉愣了几秒,随即揉着鼻子有些假笑的说道:“怎么会,我希望你永远呆在边都来不及呢。这样的免费保护没几个人能享受到。”

    “我想也是,毕竟花的乏全体纳税人的钱,这确实是件不错的事。”梅维丝面露微笑的这样说道,完全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嘿,我也是纳税人之一,梅丝,而且我一年缴纳的税款足够你们展开几次小规模的行动了:”安吉拉顿时露出不满的神色,偏了偏脑袋后才又疑惑的看向梅维丝:“生什么事了吗。梅丝?为什么你这几天又变得有些

    说道这里她忽然露出促狭的笑容:“你该不是”那个来了吧?”

    梅维丝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指了指桌上的文件:“你与其把时间花在开玩笑上面,不如先看看我们的安排。我不想到了颁奖典礼现场后,你又开始说这里不行那里不对。”

    “不用看了,梅丝”安吉拉微笑着拿起文件晃了晃,“我不会提出任何异议,并且将一丝不芶的执行你的所有要求。”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梅维丝挑了挑眉。

    “别这么说,梅丝,我相信你。”安吉拉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况且你不可能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做出太夸张的安排,不是吗?”

    说到这里她的表忽然收起笑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搭在梅维丝的肩膀上认真的说道:“不管将来怎样。我很高兴这段时间有你在我边保护我。”

    梅维丝怔怔的看着她,半晌后忽然抬起了手似乎想要去抚慰安吉拉的脸蛋,可最终只是掠了掠自己鬓角的长:“那么就这样吧。”

    说完转离开了办公室,安吉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总觉得对方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凤-舞-文-学-网--她正想要好好回忆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跟着传出艾菲姨的声音:“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安吉?他们已经等了好几分钟了。”

    “好的,我马上就来。”安吉拉忙按下应答键说道。然后匆匆将桌上整理的资料收拾了下后也离开了办公室。之前的事自然也就抛在了脑后。

    虽然之前已经积累了一些剪辑多线叙事的经验,可面对《》的时候安吉拉还是尽可能的小心翼翼。就像之前说的那样,这部电影拍起来不难否则她怎么可能在短短6周里就完成了拍摄可要体现出其中的精华却必须在剪辑上下功夫。

    比如在安吉拉根据记忆画出来的分镜头中,有几次都是通过推门来切换故事的讲述角度当一个角色推开门时。另一个角色也在推门,于是故事线从这个人上转移到了另一个人的上。

    当然。也可以是喝水、或者摔杯子、起火等等,道具不是关键,关键是使用的次数、频率以及地方。

    在哪里切换、连续切换、总共切换几次等等,这些都是安吉拉要注意要学习的。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例子,除了这个还有很多;旧二九方,就像对《断背山》那种平静的长镜头的领悟 帮安吉拉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导演学习。可通过“重导”这些优秀电影,她得到的东西远比去电影学院学习耍多得多。

    因为她的谨慎,《》的后期制作比较缓慢,但总的来说还算顺利,其他方面就没那么幸运了。就在那天被丽娜强吻之后,第二天就有小报报道说什么天使小姐在哈佛校园里和同接吻,取向已经昭然若揭的。还好他们没有照片,用的还是老一“据知人士讲。云云,所以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个。

    虽然如此安吉拉还是有些生气,但没等她去找丽娜算账,对方已经先托人带给她了一封致歉信。不过与其说是致歉信。倒不如说是慕信比较好。先丽娜感谢安吉拉在她的无礼,举动之后,依然按诺言在海报上签名留在了管理员那里等她拿取;同时表示给小报爆料的人绝对不是她,也不是她边的同伴;最后用两页信笺纸倾诉了对安吉拉的慕之。其中引用了两萨福的诗歌中的句子以及弗吉尼亚吴尔芙代表作《奥兰多》中的片段。

    “看得出。她是个,矜持的、害羞的却富有侵略而且极具自我意识的女孩娜塔菲在看过信件后如此评价道。而且她似乎对这封信没有半点感觉。

    “又矜持又害羞又富有侵略还极具自我意识?我还真没看出她上有这么多矛盾的格想要观察娜塔菲反应的安吉拉最后以失望告终。

    “她吻了你就跑开,这是害羞;她在信中向你表白的时候,引用了大量别的作家的词句,这是矜持;她在众人面前强吻你,并写信坦白想和你约会,这是富有侵略;而早早公布自己的取向,并在学校里组建同恋社团,这是极具自我意识娜塔菲一条条分析着。说道这里顿了顿瞟了安吉拉一眼后才又接了下去:“当然,心理分析并不完全是正确的,尤其是在没多少可以参考的资料下。人很复杂也很矛盾,就像”《断背山》里的阿尔玛那样。明知道丈夫是同恋,明知道丈夫和别的男人,,有染,可她依然固执等候着,以为丈夫会回到自己的边,因为她始终是着他的

    然而带着一副懊恼神色。在键盘上敲击着的安吉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敷衍的说道:“是啊是啊,很复杂,这就是人,很正常。”

    娜塔荷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有些意兴阑珊的合上书本:“你打算给她怎样的回复?”

    “当然是严词拒绝。难道你想我答应下来吗?”安吉拉抬头反问道。

    “那是你的事娜塔说着起回了卧室,安吉拉愣了几秒钟,最后黯然的揉了揉脸蛋,带着苦笑看着屏幕继续敲起字母来。

    有时候愿望是好的,可现实却是残酷的。虽然安吉拉在回信当中绝句了丽娜,可对方随即又写信说希望能做朋友,并再三保证不会给她添麻烦,是在不行当笔友也可以,

    安吉拉本来想不予理会的,可只要是在学校里无论自己走到哪里,对方总会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也不过来打招呼就是远远的看着她,每当安吉拉的目光扫过去,对方总会在露出羞涩的笑容后低下头去看书。

    虽然她没有给安吉拉造成什么麻烦,可始终被这么跟着并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当她边还有其他人的时候,那些女孩总会一边挂着暧昧的笑容和丽娜说话一边用意味深长的眼光注视着远处的安吉拉。

    少女想要找她谈谈,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和她谈什么。叫她不要在这样跟着自己?可人家有来去的自由,不是吗?而且她又哪里妨碍到自己了?就算要向法庭申让丽娜离自己至少劝英尺远。那也得有她会伤害到自己的确实证据才行啊。

    可惜娜塔荷已经请假去澳洲拍摄《克隆人的进攻》的外景去了。安妮也给不了她更好的意见。至于艾菲捷,什么话也没说依旧是个大大的白眼。其实,她没说“恭喜,你的人队伍又扩大了”之类的话已经算是给安吉拉面子了。

    还好,这样的况没有持续太久。当然不是丽娜放弃了,而是安吉拉回到了洛衫矾。

    奥斯卡的现场永远都是这么人声鼎沸。作为被民众所关注的娱乐界一年一度的盛事,每个到场的人都穿得衣着光鲜,充分展现着自己的美丽。

    尤其是女明星。无不在穿着打扮上费尽心思,她们可以忍受走光,却不能忍受撞衫天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比下去。

    然而即使穿着那些昂贵的限量版的名牌服装也无法在这个问题上达到百分之百的保险,所以有实力的女明星们往往会选择订做衣服,因此每年这个。时候她们光是花在穿着打扮上的费用就足够让人砸舌了。

    但每个,人都乐此不彼,明星们赢得了眼球。记者们得到了新闻。而观众则大大的娱乐了一把。这就是为什么每届颁奖典礼都会如此闹的原因之一。不过从今年开始汤景很可能不会在别的地方出现了随着柯法剧院在出叫切卫入使用并且运营良好,有消息宣称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有意让柯达剧院成为奥斯卡的永久举行地。

    “嘿。快看快看。她来了。

    ”随着记者群里响这个,声音,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红地毯的尽头。甚至连那些正在采访着别人的记者也忍不住转过头去,被采访者虽然心里不快。可一来这是在奥斯卡现场摄像机遍地都是,二来他们也大致知道是谁来了,所以干脆结束了谈话卖个人给记者。

    “哇哦,她真是太美了!”随着车门打开。少女带着微笑从中走了出来。人声顿时争先恐后的响了起来:

    一米色的单肩晚礼服将她曼妙的材衬托得纤细毕露,长长的围巾在洁白的鹅颈上围绕几圈后顺着背脊堪堪落下,和拉直的如深布般垂下的金棕色长相得益彰。让她有种别样的气质。虽然只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与四分之一的背脊,却让她在感当中又带着自己特有的牙雅致和高贵,再加上堪比女孩的明媚笑容,足够让任何人神魂颠倒了。

    这大概芝安吉拉第三次如此精心打扮自己了,至于效果,不用多说,看看周围的人就知道了。当然,抱怨的声音还是有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这样,从来不凸点也不用近似透明的布料做衣服,很少穿裙子尤其是短裙,想拍张走光照都那么困难。”有记者嘟嘟囔囔的说着,

    虽说在安吉拉旧岁之后,记者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公共场合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可走光照照几乎可以说从来没被拍到过。她无论怎么穿什么衣服都不会不戴文,即使是晚礼服也会贴上贴,而且很少穿短裙。加上保镖随时在附近,就算记者们在街上现了她想要冲到面前去堵着拍照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至于拍走光照最方便的地方海滩。人家几乎不到公共海滩去游泳。难道记者们还敢去私人海滩偷拍?否则安吉拉不介意送他们去警局或者让保镖直接击毙。

    不管这位记者怎么咕哝,都很快的淹没在了此起彼伏的咔嚓声和提问声当中。毕竟。虽然平时的安吉拉也算美丽漂亮,可这样精心打扮所展现出来的惊艳时刻实在少的可怜,不抓紧时间多拍几张怎么对得起手中的相机?

    同样的,这三个。多月来围绕着获得七项提名的《断背山》生了那么多事,不抓时间提问挖点消息出来,回去后看总编辑怎么收拾你。所以。那些不重要的东西还是一边去吧。

    “五部电影每一部都非常优秀,每一部都有获得最佳电影实力。”

    “我当然希望《断背山》能获得最佳电影了,难道彼得就不希望《魔戒》获得最佳电影吗?难道罗伯特就不希望《红磨坊》获得最佳电影吗?”

    “最佳导演?那就看评委们的意思了。毕竟我说了不算,你们说了也不算。”

    “至于再次获得最佳女配角提名,很高兴,但已经足够了,就这样。”

    在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安吉拉微笑着离开了红地毯的边缘往里面走去,轻盈得就像一只蝴蝶,很多人忍不住又按动快门抓拍了数十张才罢休。

    “嗨,你们在这里该不是在做什么交易吧。”安吉拉来到正在交谈着的三位女面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一个是穿着她亲手挑选的黑色抹晚礼服的凯特,简洁优雅大方;另一个则是穿着宝蓝色双肩带深领的妮可,感艳丽迷人。还有一个是”穿着鹅黄色低晚礼服的蕾切儿。知雅致温润。

    “嗨,安吉,哦,你可真漂亮。”妮可转过头来,一抹惊异。

    “我应该把这句话当做应付的恭维呢。还是真心的夸奖?”安吉拉眨了眨眼睛。

    “为什么不当成真心的恭维呢?”妮可耸了耸肩,又上下打量了下安吉,然后有些夸张的叹了口气:“以前从没见你这么漂亮过,我都忍不住生出羡慕的心思了。”

    “为什么不是嫉妒?”安吉拉语带调侃的问道。

    “因为嫉妒除了让人不快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羡慕至少还能让人有点前进的动力。”妮可摊开手,跟着又补充了句:“当然。不是妄想过你的动力。”

    谢谢你真心的恭维,只是。如果你希望我祝你拿到最佳女主角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安吉拉说着看向了凯特,“我更希望另一个人能拿到小金人,除非你们之前做交易了。”

    “只是攀谈几句就是做交易了吗?”凯特终于开了口,看着安吉拉的眼神里隐藏着丝丝笑意:

    “那可说不准,谁让你们是对手来着。对吗,蕾切儿?”安吉拉说着,看向了凯特边的蕾切儿。

    今天这章”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