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1 过去与将来

    <---凤舞文学网--->

    诲着最后个音符从指尖溜老,潺潺流水般的吉他的声嗜”停住了。--凤-舞-文-学-网--现场沉默了半晌后才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毕竟开派对是件欢乐的事,现在却听到如此愕怅而忧伤的音乐,难免会有些文不对题的感觉。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掌声开始变得烈起来。不管怎么说,这段用吉他演奏的音乐都是非常好听的。在“再来一个。”的呼声中,安吉拉微笑着欠了欠将吉他递到了旁人的手中,又对莱杰和吉伦希尔这边挥了挥手后离开了篝火往拖车走去。不过,离开之前,安吉拉若有若无的瞪了不远处的艾莉捷一眼。

    吉伦希尔他们本来还想拉着安吉拉说上几句的,眼见她离开了也只能耸耸肩了事。至于其他人,虽然遗憾天才小姐不肯再表演但也没放在心上,这毕竟是派对。

    回到拖车里为自己到了杯水后。安吉拉坐到椅子上闭上眼睛伸手在鼻翼上捏了捏后,长长的出了口气。一想到艾藉捷的行为,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滋味就会涌上来。

    这个家伙真是,安吉拉苦笑着挥了挥手,还是找些别的事做吧。脑海里随即浮现出之前自己弹奏的旋律,谁也不知道那段音乐是她在有感而的况下弹出来的。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在空中弹了两下,少女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虽然这曲子还不算完美可动是肯安的,那么多人拍手叫好可不是只为了给天才小姐面子。安吉拉忽然找出纸和笔来趴在桌上写写画画起来,想要将这段有感而的吉他曲记下来。

    湖光山色、角色的感还有”少女停住了笔尖,出神了好几秒后微不可察的叹了声继续写了起来。曲谱很快就完成了,即使不是用的标准五线谱纸,在其他几样工具的帮助下依然写得非常流畅,她那手漂亮的字体并没有因为过多使用电脑而荒废。

    看着完成的曲谱安吉拉稍有些得意的扬起手拨弄起不存在的吉他弦。现不对的地方立即在旁边注明。如此修改了一次后少女才将新写的曲谱放进了抽屉,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愕怅而忧伤的曲子,还算不错。当然,想要更加完美的话还得继续修改。安吉拉这么想着。然后一个念头忽然划过了脑海,既然是有感而又是如此的切题,为什么不可以把这曲子做成这部电影的配乐呢?

    少女摩挲着下巴认真思考了起来,无论是因为《美国丽人》获得最佳配乐的提名,还是更早因为《泰坦尼克号》直接拿到最佳配乐的金人,靠的都不是她自的实力。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有那个实力。《泰坦尼克号》就不说了,她只是拿在手里稍微加工了下,可《美国丽人》的配乐至少有多半是安吉拉亲自制作出来瑰如果不是因为时间不够她无法精雕细琢的话,能不能拿到第二座最佳配乐的小金人还未可知呢。

    反正现在拍摄的进度比较慢,而且自己已经也不在乎会有多慢,正好可以抽时间琢磨下怎么制作电影的配乐。安吉拉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她不想去参考原版配乐,虽然同样很出色很动听,她打算这次完全由自己来制作。

    配乐的主题是现成的,用什么乐器自己心里也有素,自己要做的不过是往搭好的架子上添加装饰。而且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检验下自己的配乐水准,到时候”配乐肯定还是自己的事,如果能加入二胡或者古筝的话,,

    安吉拉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又一个以前被搁置的念头闯进了脑海。她不由有些烦恼的在桌上敲起手指来,这个问题她无法回避而且如果计划最后一步开始之前得不到答案,

    终于不用今天在蒙大拿明天在阿尔伯塔了,除了网来没多久的米歇尔威廉姆斯外,剧组的大部分人都是一副欢欣鼓舞的模样。--凤舞文学网--整天东奔西跑实在是件累人的事

    不过安吉拉并没有因此放宽对他们的要求,尤其是在考特利镇南郊拍起杰克与恩尼斯以及阿尔玛之间的镜头时,更是恢复了之前反复拍摄四、五十次的做法。虽然大家都有些叫苦不迭尤其是吉伦希尔和希斯一可没人敢多说什么,别看安吉拉最激动的时候也没有骂过人,可那尖酸刻薄的语言不是那么容易受得了的。

    更让人郁闷的是,或者说更让男郁闷的是,这些利薄的语言从来不针对女。无论是那位总跟在她边的阳四女探员,还是她的贴助理艾莉捷又或者几位女工作人员,安吉拉从来没有用那种腔调对她们说过话一至少公共场合下没有。

    就连米歇尔在表演中出了问题或者有什么疑问,她都会耐心的为对方一次又一次的讲解。哪像莱杰。那天牢的说了句“恩尼斯就像个娘们儿。”结果被安吉拉听见后劈头盖脸的驳斥了回去:“什么叫做像个娘们儿?含蓄内敛就成了娘们儿?或者你认为应该让你穿上裙子以及女式内衣,打扮得花枝招

    莱杰第一时间举手投降,吉伦希尔说得对,不要和天才小姐争论问题。但是,如果以为放低姿态就会让安吉拉就会放过自己那就大错特错了,别人或许可以有这个奢望。但是作为两位主演之一,是绝对不可

    的。

    “此!”安吉拉高声叫了起来。皱着眉头几步来到刚刚分开的两个人面前,“打算要我叫几次暂停?只是个吻而已,有这么困难吗?。

    “还没吻到就被你叫停了吉伦希尔这么咕哝了句。

    安吉拉出奇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着双臂看了他们两个半晌。然后抓了抓脑袋:“关于这段戏我们已经讨论得够多了,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伙计们?这份别无关,那就是份很纯粹的两个人之间的。恩尼斯不男人,恩尼斯也不女人,恩尼斯只杰克”。

    说到这里她微微有些出神。但很快调整过来,举起双手往下压了压:“放开些,不要背包袱,让感迸出来,还记得那天在山上你们是怎么演的吗?”

    安吉拉回到了摄像机的位置。挥手示意再来一次。而莱杰和吉伦希尔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又低声的说了几句后随即走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只是当宣布开始之后,两人并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动作,反而就站在原地眼睛眨也不眨着的盯着对方。

    仿佛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似的。看着摄像机监视器的安吉拉也没有叫停。一直安静的等在那里。果然,几十秒之后吉伦希尔冲了上去,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几句台词后莱杰吻住了他。炽的感就那么爆了出来,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以至于镜头结束后在鼓掌的时候,在旁边从头看到尾的米歇尔忍不住叫道:“嘿,伙计们,再来个怎么样?”。

    “想都别想!该死的,这家伙把我的鼻子弄破了!”吉伦希尔捂着自己的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边的莱杰则露出不好意思的神

    “很严重吗?。拍着手来到他们面前的安吉拉笑着问道。

    “嗯不是很好,不过,如果你肯让我们休息下,相信会好得很快。”吉伦希尔转着眼睛说道。捂着鼻子的手一直没拿开。

    “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没想到安吉拉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明天继续。”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大家自然第一时间收拾整理东西准备好好休息半天,这样的假期可不常有。很多人都想借这个机会在小镇上到处转转,安吉拉也是如此。

    “你想单独一个人在镇上逛逛?”梅维丝皱起了眉头。

    “别担心。梅丝,在这里已经有一个月了,难道还会出现什么危险吗?”安吉拉耸了耸肩,“我只是想一个人在镇上走走,要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回来

    “危险总在大意的时候才会出现。”梅维丝的眉头依然皱着,显然想否决她的提议。

    安吉拉不由无奈的摊了摊手:“好了,梅丝,真有人想要绑架我的话,这一个月以来有的是机会。我记得跟你说过,”

    “我们接到可靠报,他们很快就会有动作的梅维丝立即堵了回去。

    该死的!安吉拉翻了个白眼,用恳切的语气说道:“拜托,梅丝,我只想一个人走走。而且6个保镖再加你们的人不觉愕这很张扬吗?”

    “可以像前几次那样,由我和巴克特陪你好了,如果觉得没有说话的人,你可以带上你的贴助理梅维丝的口气稍微松动了下来。同时看向不远处的艾莉捷。

    “见鬼,难道我的话说得不够清楚吗?要不了多少时间的,再说,我上带着东西而且不止一个,即使出状况了你们也可以随时找到我!安吉拉恼火的指了指自己的裤包。

    眼见她这样坚持,思考了几秒钟后梅维丝终于点了点头:“好吧,尽早回来

    考特利这个地方保持着美国中西部小镇的风格,各种平房、还算干净的街道以及总显得灰黄的环境等等。不过,也正是因这个,安吉拉才选择这里拍这部在时间线上处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电影。

    小镇的人不多基本上都还算是淳朴。上次在某个商店里被认出来后安吉拉请求那位胖胖的店主保密,至今没有记者找上门来。所以她现在戴着顶棒球帽和平光眼镜,大大方方的在街道上走着。

    其实,在这种地方生活也不错,不知道和田们西州的南方小镇比起来哪里更舒服。安吉拉一边走一边想着。看看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天色也有些晚了,虽然心不算平静。她还是决定从前面那个弯道转回去。

    然而过了弯道后,一栋小巧的教堂出现在了眼前。安吉拉不由露出诧异的神色,老实说从考特利小镇经过了无数次,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这里有座教堂。

    她不由快走几步来到了教堂外面打量起来,这座小时的教堂处的位置很偏僻,而且没怎么维护过,从外面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侍奉上帝的地方。也难怪自己没有注意到

    吱呀一声。安吉拉推开门走了进来。麻雀虽五脏俱全,烛光闪耀的蜡烛架,十字架上的耶稣,画着圣经故事的玻璃窗等等,虽然从外面看不起眼,可该有的都有。

    听说,在这种小镇中任职的神父都有些特殊的嗜好。安吉拉充满恶意的扫视了周围一眼。可惜教堂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她慢慢走到了最前面,仰看向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个歪着脑袋的家伙。

    老家伙,你敢出现在我面前吗?或许叫你老爹出来?哦,对了,你们是什么三位一体。找你也就等于找你老爹了,那么出来承担下我的怒火怎么样?安吉拉虽然在心里如此挑衅的想着,可眼中全是复杂的连她自己看见恐怕也说不清的神色。

    轻叹口气后她绕过长椅从一边缓步向外走去,虽然自己接受过洗礼是个基督教教徒,但那只是名义上的。除了时候跟着家人做过礼拜外,这么多年来很少进过教堂。而且父母虽然同样都是基督教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真正虔诚的还是信着犹太教的爷爷以及基督教的外公。爷爷就不用说了,虽然没有完全强行要求子女完全按照传统做事,但他自己却一丝不芶的保持着传统。至于外公,在外婆去世后一直没有再娶,而且在某些方面更像个清教徒。

    说起来,外公之所以宠自己胜过家里别的孩子,该不是因为我和外婆长得很像吧?安吉拉摸着脸庞如此想着。她的色和眼色都遗传自外婆,虽然和照片对比起来并不是很像,但所有人都说她很神似。

    嗤的笑了声,安吉拉拉开一间小门坐了进去,摇摇头将这些事从脑袋里赶了出去,然后捂住额头深深了叹了口气。

    “我的孩子,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一个温和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安吉拉吓了一跳,猛的抬起头来,这才现自己进的居然是教堂的忏悔室。

    “嗯抱歉,神父,我想我走错地方了。”安吉拉对着细格子窗那边的人影挥了挥手,想要笑笑却又现对方根本看不见。

    “我能听出你有很多心事,如果你愿意,可以在这里向上帝倾诉。”那个,温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带着一点点磁给人安抚的感觉。

    他应该不是有那种特殊嗜好的家伙吧?这个念头忽然从脑袋里冒了出来,安吉拉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仿佛不受控制的唠叨了起来:“知道吗,神父,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我以为我是中国人,可我是个美国人,我以为我是个男人,可我是个女人,,到底谁在做梦?那个中国男人?那个美国女人?我不知道我只明白自己能有如此成就,出色歌手、知名演员、天才导演以及亿万富豪大部分都是靠的那个梦,那么我费尽心思去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去学习导演技巧,去完全去推动一部电影是不是应该呢?但是,这样做又是否值的呢?这里同样有我的家庭,有我着的父母,我不可能和主流价值观为敌”,但要我放弃却有做不到,,一个是我的过去,一个是我的将来,我不明白我到底是在为谁做这件事”

    将心里憋了许久的话痛痛快快的倾诉了出来后,安吉拉闭着眼睛靠在了忏悔室的墙壁上。体软绵绵的仿佛什么力气都没有了。

    半晌后,细格子窗那边才传来神父迟疑的声音:“抱歉,我的孩子,我,,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能完全用英语再说一次吗?”

    安吉拉无声的笑了笑。带着自嘲和无奈,她在之前的独白里用上了自己会的所有语言。英语、法语、汉语、西班牙语等等,连仅会一点的希腊语、瑞典语以及希伯来语也穿插其中,对方听不懂是很正常的。她其实只是想泄一番罢了。

    “就这样吧,神父。”少女轻声说道,起准备离开。

    “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事,但我能听出来你在为过去和将来烦恼。”隔壁神父那温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上帝告诉我们,无论多么值得留恋。过去的始终已经过去了,希望只会在明天。我们需要做的是,在为昨天负责的同时,更要为明天负责。”

    安吉拉怔住了。坐回椅子上呆了半晌,最终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谢谢。”

    跟着头也不回了出了拜悔室。

    除了教堂后安吉拉飞快的走着,一刻都不停留,走出老远已经看不见教堂后才逐渐放慢了脚步。

    在为昨天负责的同时更要为明天负责?少女在心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良久之后抬起头来看向还剩落余晖的天空。

    其实,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只是想做个了断吧?

    昨天与朋友讨论接下来的剧的时候,说伏笔虽好但是铺得太开,想想也是,那么现在也该注意适当的收网了,,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