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日本导演

    <---凤舞文学网--->

    艾莉婕和舅公之间唯一的联系只有那个莫名其妙辞职跑了的瑞恩斯坦了好吧或者叫蒲观水更好点。--凤-舞-文-学-网--而以艾莉婕的格是绝对不会跟素不相识的人离开自己的国家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及时这个人是她最在乎那个人的师公。但是此刻她出现在了纽约出现在了自己

    爷爷的别墅中却是个不争的事实那么只能说明出什么事了。

    “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莉莉忽然开了口她转动着暗淡无光的茶褐色的眼睛看向了自己原本甜美清脆的声音现在无比生涩。

    “如果你是指他忽然辞职的事我的确早就知道了。”安吉拉斟酌着词句难得她不再保持沉默可不能刺激到什么“我只是不能确定你是否也知道所以没有在信上说明。”

    顿了顿又小心的问道:“从九月初你就没再给我写信我能知道生什么事了吗?”

    然而艾莉婕已经再次闭上了嘴巴垂下脑袋恢复了之前的沉默。安吉拉不由有些着急正要继续吻下去舅公和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那么就这样我先回去了。”舅公低声说了据又拥了拥然后扫了眼沙上的两位少女对安吉拉点点头径直往门口走去。

    安吉拉带着惊讶看着独立离开的舅公无数个念头开始转动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威知道做到艾米丽边握住小女孩的手轻声却为之后她确定了下来安吉拉募的站了起来追着跑了出去二舅公刚刚走到了前庭。

    “舅公请等一下!”安吉拉用大声叫道舅公的影闻言顿了顿又快走了两步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回转之后平静的看着她:“怎么了雪怡?”

    两步走到舅公面前的安吉拉深吸了口气后只是老人的双眼:“如果可以的话能解释下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将那个女孩交给我并无不敬的意思只是不想被蒙在鼓里。”

    老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巡视四周后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到这边来吧。”

    安吉拉跟在舅公后慢慢走到了僻静的地方老人背着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良久之后才转过来:“雪怡啊你要知道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

    虽然一头的雾水但她并没有打断舅公的说话而是听老人继续说了下去:“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公平所以有人在黑暗中诞生而有人在阳光下成长。然而从黑暗走向光明很困难从光明走向黑暗却很容易。你应该在阳光下生活你不应该和这些有任何关系安吉拉!”

    听着舅公叫自己的英文名字安吉拉不由微微一震虽然很久之前就曾有过这样的猜测但听见老人亲口说出来却有中难言的滋味。

    “所以我很少和玛莎见面所以有些事你知道就好别去寻找答案。”老人语带郑重的再次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不是你应该涉及的。”

    “可是……可是……”安吉拉皱着眉头比划着不过舅公随即举起了右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从黑暗走向光明只是很困难而已。他一直都做的很好不是吗?事实上如果不是做看你的保镖他或许在那之前他就已经……”

    老人惆怅的挥了挥手安吉拉依然眉头紧皱:“那为什么还要……”

    “因为有些事需要他们!”舅公立即接了下去“我知道你很聪明雪怡你读过诗词甚至《论语》你会但你并不一定能完全懂得化。”

    安吉拉迅在脑袋里过了一次那写可能忽略的信息然后露出苦笑:“印尼对吗?”

    舅公看着她既没有承认也没否认而是转换了话题:“那个女孩是他的心愿我答应过他的。--凤-舞-文-学-网--但你现在应该知道她在我那里是非常不合适的而且当初拿到他的抚养权也花了许多功夫我们毕竟是华人所以我把她带给了你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眼看老人走出别墅上车离开安吉拉微微有些出神。虽然还有许多东西藏在迷雾中若隐若现让她无法看清楚但弄清最基本的况就已经够了就如舅公所言她是生活在阳光中的。无论前世今生她都见过许多不公但自己从来没有体验过没有参与过所以心底还留着一片理想主义者的净土所以不应该去注意那些疑难的角落更不应该去还气尝试。

    “安吉生什么事了?”娜塔莉他们三个这是从花园来到了前庭。

    “nat曼妮丽芙今天可能无法再陪你们了家里出了点小问题。”安吉拉叹了口气然后把事有选择的简单说了一次。

    “就是两年前我们在巴黎见到的那个女孩艾莉婕?”娜塔莉捏着下吧会议的问道“那么瑞恩斯坦到底生了什么事要拖人把她交给你抚养?”

    “我不知道不肯告诉我我也只能不问。”安吉拉摇了摇头。

    “莉莉真可怜。”娜塔莉同的说道。

    “能告诉我们具体况吗?我和丽芙都听不明白。”斯嘉丽插嘴道丽芙跟着点了点头。

    “好吧具体就是……”娜塔莉也像安吉拉那样简单的对艾莉婕的家庭做了个介绍。

    “那就是说他现在唯一在乎的人。安吉拉以前的那个报表也可能已经出事了?”斯嘉丽也露出同的神色“这确实非常不幸。”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她。”丽芙这个时候提议道“大家一起安慰她总比一个人要好吧。”

    虽然安吉拉并不认为在这件事上人多力量就大艾莉婕的格因为这次大打击肯能会更加别扭但她还是同意了丽芙的提议从现在的况看哪怕是让莉莉生气货也是好的肯宣泄自己的绪总比在肚子里要好得多。

    四个女孩很快来到了客厅征用和善的语气和艾莉婕说这话虽然小女孩依然低着脑袋双手抓着自己放在前的背包的边缘似乎一直都没开过口但还是非常的有耐心。

    “还是我来吧她的英语虽然在交流上没问题但是稍微说快的话她还是会出现听不明白的况。”安吉拉低声在耳边说道。

    看了看孙女又看了看她的朋友然后轻轻额同样低声说道:“这样也好你们的年龄都差不多大批次也算熟悉应该更容易开解她。”

    在离开后四个人分别在莉莉周围坐下娜塔莉小说文字版先伸出手来:“嗨莉莉你还记得我吗?两年前我们在巴黎见过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面刚刚从安吉拉哪里得知了你的事我很遗憾但我相信这不是你人生的终点。”

    然而艾莉婕并没有回答抬头瞟了她一眼后又垂了下去将背包抱得更紧至于自己面前的那只手仿佛根本不存在。几个人相互对视了眼斯嘉丽有伸出手来:“你好艾莉婕我是安吉拉的朋友斯嘉丽·约翰逊你可以叫我斯佳或者曼妮我想我能理解一点你的感受我父母离婚呃时候我也觉的我的世界仿佛崩溃了但是我还是走出了霾我像你也能对吗?”

    可惜小女孩依然还是不做声不果动作总算不是那么僵硬了这个时候丽芙也伸出了手:“你好我是丽芙·泰勒虽然我比他们年龄都大可他们总是取消我迷糊。我是私生女从出声就没有正式的父亲不果我还是长大成人了其实有很多糟糕的事不行的事换个心态去看会好上许多我像你会明白的。”

    艾莉婕依然没有啃声不果四周的氛围已经悄然生了改变所以安吉拉也伸出了手:“我不想说太多莉莉也许你以前没有朋友但不代表永远都没有朋友我和他们都愿意做你的朋友对于这件事我很难过但我想他也不会愿意见你把自己包裹在寒冰里。”

    终于女孩抬起了头虽然忆旧木着自己的脸蛋毫无表但还是伸出手来飞和自己面前的四只手握了握及时基本上一沾就走而已之后又低下了头可四位女都相视一笑没有继续而是聊起天来至于话题则是各自的某些糗事及时艾莉婕始终不曾开口他们依然还是了得非常烈。

    这场聊天并没有持续太久丽芙斯嘉丽连同原本要留宿的娜塔莉都告别离开了然后安吉拉带着艾莉婕去楼上自己的卧室虽然女孩已经不再是木偶可依然吝啬自己的语言。

    “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跟我睡吧我会跟说的。”安吉拉帮他把背包放好然后蹲下给了他个紧紧的拥抱“我像你肯定很久没有被别人抱着睡觉了对吗?”

    原本还有些抗拒的艾莉婕听见这句话后忽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而安吉拉随即又放开了她看着那对茶褐色的总算恢复了些生气的眼睛轻声说道:“记得《杀手里昂》的片尾吗?记得《泰坦尼克号》的片尾吗?”

    虽然艾莉婕知道上睡觉的时候都保持这沉默寡言偶尔才会说那么一两句话可安吉拉在第二天早上还是在自己的睡衣上以及埋在自己膛的脸蛋上找到了已经干渴的泪痕

    欣慰的同时她也思考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在看见莉莉睡醒后别扭的翻过遮住了自己脸蛋后安吉拉当即起在早餐前找到了要求让艾莉婕跟着她去波士顿居住。

    “这里没有她新人的人就连我也只能算半个无论是让迪恩叔叔还是露丝姑姑又或者教父抚养都不利于她打开心结昨天晚上她在我怀里哭泣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如果她跟我去波士顿的话我可以随时出来看她和她聊天说话就像当初给她写信那样总会让她敞开心扉的。及时我有事不能出来和她一起上学的安妮还可以照顾她如果担心监护人的问题您可以只拍一个人过来当管家。”

    虽然这样的说辞有些简单了可还是表示可以考虑于是安吉拉又花了了整个上午和爷爷详细讨论了可行最终在晚上回波士顿的时候拉上艾莉婕当然同时去的还有爷爷找来准备担任别墅管家的拉纳德·巴舍姆先生一击几名佣人。

    万圣节因为参加学校游行而留守在波士顿的安妮对此感到很高兴她原本就觉得这边的别墅太大而人又太少了有些空的现在忽然多了这么人自然觉得愉快。而在停安吉拉说了艾莉婕的事之后同心大不用安吉拉叮嘱就对女孩无微不至的照顾起来及时艾莉婕依然每天保持着无表和少言寡语的状态。

    至于安吉拉则现自己有些麻烦了不说大学里那写因为她在万圣节的扮演莱格拉斯而对她搭讪增多的女同学们也不说还在制作当中的《美国丽人》和《永不妥协》就在回到波士顿的第二天斯派落就从洛杉矶赶了过来而同行的还有两个本人!

    “你好梅森小杰我是中田秀夫能见到你是我的荣幸!”面前又这一张方脸和一对小眼睛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对自己鞠了一躬虽然不是传说中的9o。但也显得非常诚恳。

    跟着他侧过为旁边那位同样鞠了一躬的三十多岁带着络腮胡茬浓眉大眼的男人做妾介绍:“这是清水崇我的同时他对梅森小杰的构思推崇备至。”

    “谢谢夸奖请中天先生和清水先生先到里面坐吧。”安吉拉保持这微笑做了个请的动作不得不说他们那严肃认真和毕恭毕敬的模样真的第一时间给人好感。

    “请问要点什么吗?我这里有咖啡红茶和绿茶当然绿茶都很普通也没那么多讲究。”进入客厅分宾主做好后安吉拉微笑着问道。

    两个男人对视了眼然后点点头:“普通咖啡就可以了。”

    “好吧安妮三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对安妮打了声招呼后安吉拉才看向中田和清水:“中天先生不远万里前来请问有什么指教吗?”

    “关于梅森小姐的构思我和一濑隆重先生和高桥洋先生以及清水君都讨论过一濑隆重和高桥洋分别担任《午夜凶铃》的监制和编剧而清水君在我执导时做我的助理。”中天依然保持着严肃的面容。

    安吉拉微微皱了皱眉头对于式英语她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当她去了东京才现中田秀夫的英语在普通本人当中是何等的出色当然这是后话。

    “这么说几次电邮当中都是综合几位先生的意见对吗?”

    “这么说几次电邮当中都是综合了几位先生的意思对吗?”安吉拉这样问道。

    “确实是这样的。”中天点了点头。

    “那么中田先生这次突然过来是准备答应我的提议了吗?”安吉拉说了瞟了票边的斯派洛看似陪衬的经纪人不宜猖獗的歪了歪嘴角看出意思的安吉拉不由挑了挑眉。

    而中田干咳了声斟酌了下才开了口:“试试上我们有些好奇梅森小杰竟然如此了解本的文化当然我并没有不经的意思我看过您的作品特别是既不恐怖片虽然不是您参与制作的但我仍可以从中看出您的才华。”

    “过奖了化了解得并不深仅仅看过《百鬼夜行抄》以及几本鬼故事我之前喜欢从东亚的恐怖故事中寻找灵感今年的《死神来了》就是这种况下的产物。我听说本不少神社和村庄都又这属于自己的恐怖就像美国西部许多小镇也有独特的传说所以顽皮把目光放到了本在构思几次之后又看了《无语凶灵》这次将一切理顺。”安吉拉不得不做出一副谦逊的模样“用电邮方式邮给你们的只是一些片段故事几本上已经完成只是我还没有完全写出来。”

    “虽然大家对梅森小姐的构思有着正义但是都承认如果拿捏得好的话应该会相当不错甚至不亚于《午夜凶铃》。”说道这里中田那严肃的似乎永远不会变的脸也不由露出一丝笑容显然他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跟着他有拉过边没怎么开头的清水崇:“清水君非常喜欢您的构思不仅几次为您的构思争辩还根据您的那写片段做了个简短得补完并且花了许多分镜头的草稿。”

    “是吗?”安吉拉挑了挑眉“如果可以的话我能看看吗?”

    “当然没问题。”中天点点头十一清水将画稿从包里拿出来然后递到了安吉拉的手上。

    画稿的线条非常凌乱但内容却表达得很清楚在下方都变了号顺序一目了然翻看着的安吉拉小小的吃了一惊这段稿子花的是伽椰子从楼上像支柱那样爬下来爬到女主角上的片段作画的人明显把握到了她要的那种氛围无论是分镜头还是任务的基本造型基本都能和她想象中的画面吻合如果拍摄出来应该会有很强的冲击力唯一不同的是伽椰子脸上带着鲜血。

    这个家伙莫非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导演?这样一个念头出现在安吉拉脑海中跟着中田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果可以的话能把剧本卖给我我们吗梅森小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