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8 最珍贵的礼物

    <---凤舞文学网--->

    凯特为她举办的派对到底是否到达了想要的效果实在是很难说清楚的事,反正第二天安吉拉在自己卧室睡到上三竿才起——她没在那边留宿——而且吃过早餐后又回去睡了个回笼觉才算回复了大部分精神,不过从周一开始无论是看ap课本还是监制两部电影,效率都高了不少,甚至连博客上的文字都变得轻快了不少,所以周围的人都开玩笑的建议她可以多这样放松几次。--凤舞文学网--

    虽然安吉拉也开玩笑的满口答应,但是在心里却在打鼓,要放松的话,最好还是选择各种运动又或者野营什么的,开派对的话……第一,她不是派对动物;第二,她也没那么多人可卖。

    如果两个人私下交谈的时候,自己提出来就好了。安吉拉忍不住这样想着,而且现在本还有个《永不妥协》的剧本要准备开始下笔,还要再去拜访艾琳女士,怎么可能有时间还写另外的东西,真是让人郁闷。

    至于跟琳赛的约定,那还有两年时间,再说自己也早就准备好了的。几年前安吉拉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毕竟《天生一对》已经是自己的作品了,如果由此影响到琳赛那无疑是很糟糕的,所以她在“宝箱”里找了个还算不错的剧本准备留给她,而且女主角能歌善舞,也正好可以督促琳赛多学习些东西,不过因为年龄问题她还得长大一些才行。

    不过安吉拉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对小女孩说,知道那天晚上才找着了机会,而且同时让安吉拉也对她的父母更加厌恶,经常在恐怖片里出演角色?见鬼,他们不知道她还是个孩子吗?他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得到广告商的青睐吗?

    让人高兴的是,琳赛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安吉拉的要求,希望她能说到做到。

    撇开这个不谈,既然答应了娜奥.米就要守信用,所以安吉拉选来选去,挑中了《初恋50次》,只是要完成的话,至少也得等几个月。

    到了2月底格莱美颁奖典礼就.该举行了,因为《泰坦尼克号》的原声带是去年年初发行的,所以《我心永恒》入围了今年的最佳单曲,在评委们没有抽风的前提下安吉拉再次顺利的蝉联,当然,被提名的最佳女歌手和最佳专辑也像前两年那样再次花落别家,格莱美的评委们是最有意思的,不是吗?

    至于本届奥斯卡,安吉拉原本打算不去的,虽然《记.忆碎片》被提名最佳原创剧本,但是在她看了提名名单之后立即放弃了,《记忆碎片》的剧本并不是很出众是一个原因,还有个原因是本届对手之心灵捕手》!

    不过最后她还是必须要去,毕竟是奥斯卡70岁生,.她这个创造多项纪录的天才小姐怎么可能缺席,而且听说格里高利先生也要参加。

    当然,在那之前安吉拉还有件很重要的事要.经历——她终于要第二次成年了,这实在是件值得纪念的事,这世界上有几个人会度过两个18岁?而且还是不同别的18岁!

    好吧不说这些,.满了18岁以后虽然会有很多烦恼但也有很多值得高兴得事,比如在公共场所喝酒吸烟以及出入赌场、店、成人俱乐部又或者公然招j——别傻了,那得等到21岁。现在能做的也不过是可以看看n7的电影或者干脆就是片,也可以去投票站行驶自己的选举权,如果想的话还能参加竞选市长,当然参军当美国大兵也是可以的。

    不过安吉拉对这些都兴趣缺缺,政治这个东西向来被她厌恶,而美队也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就算《西点揭秘》其中有夸张的成分,那也不是她可以忍受的。

    除了这些那吉拉还可以正式的搬出去住,不过即使现在已经有了十几亿的家,至今依然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至于汽车、游艇什么的也都是用父母的,早在她开始挣钱后就提出可以逐渐分担些花费,而父母们也同意。--凤舞文学网--事实上安吉拉也不准备在18岁之后就独立出去,偌大的别墅即使住着十来个人依然还觉得冷清,自己要买别墅肯定不会自己家的小,加上父母肯定不会让她带安妮过去,所以还是住家里比较好,因为某些事她是比较恋家的。

    而安吉拉最想做的就是,可以正式的合法的持枪以及参加枪械俱乐部,虽然16岁就能购买枪支了,但父亲希望她在这方面最好慎重些,毕竟她是个女孩又是公众人物。在这方面安吉拉还是很听话的,小时候在伦敦陪着外公打猎也没少摸过猎枪,甚至还尝试着开过几枪,但也知道这东西是以她现在的体是需要小心对待的。

    唰的一声女孩拉开了窗帘,阳光明媚的天已经到来了,安吉拉对着阳光懒懒的伸了个腰,舒服的出了口气后走到衣橱面前打开挑选起衣服来,虽然衣橱很大五颜六色的衣服也很多,但比起同龄的富人家的女孩已经很少了,有不少人都有个专门放衣服的房间。

    “显然,在这方面我永远也学不来。”安吉拉嘀咕着将自己要穿的找了出来,然后脱下睡衣在穿衣镜前收拾好,又在化妆台前坐下。有些东西能学会,比如化妆穿着打扮以及各种各样的礼仪;但有些东西却始终学不会,比如逛街购物扫货。

    天如此,这是她给自己的评语,多少带点自嘲的意思。虽然那满柜子的模型被拼装好了的寥寥可数,可那是多数是因为没时间,不像娃娃和公仔放进柜子里后就没有再动过。

    “想那么多有什么用,明天就是女人了。”安吉拉耸耸肩,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又掠了掠长发,嘿嘿傻笑一个然后翻翻眼睛拍拍脑门出门而去。

    “早上好,安妮。”安吉拉笑眯眯的和安妮擦而过。

    “早上好,我以为你又要我叫你起呢。”安妮故意露出惊讶的神色。

    “嘿,你这话说得我好像很懒似的,当心我会告你诽谤的。”安吉拉认真的说道,然后在安妮的笑声中走向楼下,一路和佣人们打着招呼来到家庭用餐餐厅。

    “亲的克丽丝,夫人她们已经再等你了。”珍妮弗说着为她打开了餐厅大门。

    “姐姐真懒,我们都已经坐好了。”还没等她跨进门去维莉已经大声叫了起来,引起轻笑一片。安吉拉神色自若的走到了妹妹面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脑袋门敲了一记:“我敢打赌,你们只比我先到两秒钟。”

    “我什么话也没说。”艾克赶紧举手表示清白,但被维莉用眼睛一瞪又赶紧放了下来。

    “好了,先坐下吧,你爸爸还有事要说。”妈妈笑着打圆场。

    “好的,妈妈。”安吉拉耸耸肩在母亲对面坐了下来,然后看向父亲:“爸爸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杰瑞德收起手中的报纸放到一边,“第一个问题,需要邀请的人员名单已经决定了吗?”

    “基本上,”安吉拉点点头,“我等会就把名单交给你,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要邀请什么人。”

    “这个等你吧名单给我后再说吧,”父亲微微一笑,“第二个问题,你打算要个怎样的派对?我的意思是说,导演小姐有想过要亲自策划自己的18岁生派对吗?”

    “爸爸!”安吉拉好气又好笑的叫了句,然后才又耸耸肩膀,“我没有任何想法,交给专业的策划公司去做就行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开派对。”

    “你就不想有点惊喜?”父亲惊讶的问道,不过在女儿的眼里这惊讶实在装得不怎么像。

    “现在邀请很多人的况下,尤其是还有许多衣冠楚楚的来宾的况下,惊喜很容易适得其反。”安吉拉双手交叉搭在了餐桌上,“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意外,还是中规中矩的好。”

    杰瑞德和琳娜对视了眼,父亲忽然摊开手笑了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安吉拉不由有些奇怪。

    “是的,原本有件礼物我想明天再送给你,不过你妈妈说到时候你可能没时间打开,所以干脆提前到了现在。”杰瑞德微笑着说道,“事实上,我本来打算等你21岁生的时候再送给你,但是后来想了想,我的女儿这么聪明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发现什么,那样的话未免有些无趣了。所以我改到你18岁的生,希望你会喜欢。”

    “是什么?别告诉我是个真人大小的擎天柱。”虽然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安吉拉的好奇心已经被父亲掉了起来。

    杰瑞德并没有直接回答,神秘的笑了笑后,对旁边的佣人做了个手势。在安吉拉不解的眼神中,一个a3大小的盒子被放到了自己的面前,纯白色没有丝毫花哨而且很厚,右上角用红色的丝绸简单的绑了个蝴蝶结,看起来里面应该放着书本之类的东西。

    女孩疑惑的看了看盒子又看了看父亲,父亲抬了抬开。好吧,那就打开看看好了。这样想着的安吉拉将丝绸取了下来打开了盒子。

    她猜得没错,里面装的的确,而且是用a4的铜版纸印刷而成,非常精美。但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书,安吉拉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并不是因为它很精美而是因为那漂亮的封面!

    封面上摆放着三把椅子,最左边的是把米黄色的塑料儿童椅子,简单却很可;中间是把普通的木椅,简洁而又别具特色;右边是把高靠背椅,华丽却又优雅。而房间布置一眼就能看出这伦克特街的家里靠近花园的位置,阳光斑驳的从外面洒进来,斑斑点点的映在三把椅子上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安吉拉咬了咬嘴唇将这本书拿了出来再桌上放好,她本来还想看看爸爸妈妈是否在里面给自己留有写着主妇话语的小卡片,但是显然没有,也就是说他们想说的都已经再书里了?

    女孩再次看了看父母,然后翻开了第一页面,即使她已经坐好了心理准备,可依然忍不住吸了口凉气,如果不是及时捂住了嘴肯定会第一时间叫出声来。

    那是张极具美感的画面,11岁小女孩张开双臂眯着眼睛在宿营地奔跑着,憨的脸蛋上满是笑容,飞扬的金发让她看起来如同快活的小鸟,后面紧跟着一个女孩,带着生气的笑容,似乎想要抓住她然后一顿痛打,而远处站在工作人员当中一位女士双手合拢在嘴边叫喊着什么,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只能说摄影师的抓拍得非常到位。

    安吉拉怎么可能忘记这是什么景,她记得很清楚,那是在圣贝纳迪诺国家森林公园拍摄《天生一对》的第二天,因为捉弄杰西卡而被她“追杀”不止,直到南希喊要开拍了才把她解救出来,可是……怎么会……

    她连翻数页全是当初拍摄《天生一对》时的照片,摄影师用高超的技巧记录着她的喜怒哀乐,让每张照片都是那么的吸引人。

    再翻一页,安吉拉差点又叫出声来,那是间暗的房间,方形的餐桌旁边坐着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女孩,中年人正在问着什么,但是眼神游弋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小女孩低垂着脑袋什么表都没有,似乎有很多心事又似乎只是纯粹的木然。

    安吉拉嘴角微微颤抖,想表示一下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好,脑袋似乎已经无法思考,一颗心也完全被回忆所占据。

    继续往后翻去,接下来都是拍摄《捉迷藏》时的照片,有色调暗的有充满阳光的,有和阿尔、大卫说笑的,也有和斯嘉丽对戏的,甚至在她和朱迪.福斯特从窑洞中被人用毯子包住抱出来的时候都被抓拍了一张。

    再翻过一页,这次跳到了《闻香识女人》的片场,舞池当中凯特正在尽量按导演的要求放低体配合着阿尔,而自己则在摄像机拍摄不到的地方调试着小提琴准备拉《一步之遥》。

    安吉拉轻轻笑了出来,她还记得当时因为连续拉小提琴让自己手都酸了。

    《闻香识女人》的照片不像之前的那样多,两三张之后就转到了另一个场景,这次不再是彩照,陈旧的楼房惊恐而胆怯的人群,穿着制服冷笑着的党卫军,还有略显憔悴的自己,在黑白画面中她上那抹红色是那样的刺眼。

    这一组照片就像电影那样全用的黑白色,让安吉拉的心不由回到那一刻变得沉甸甸的。

    接下来的照片色调依然暗,自己紧紧闭着眼睛笔直的跪在众多的耶稣木像面前,泪珠无声的从脸颊滑过,那是影评人口中她最棒的一次演出,无声无息的就抓住了观众的心。

    再翻再翻,和丽芙拍摄mtv、《盗火线》中的野小子、罗萨里托的《泰坦尼克号》片场、第一次执导mtv等等等等,当她再一次翻过页面后即使嘴巴是捂住的,安吉拉依然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画面中,娜塔莉偏着脑袋略略仰起正儿八经的看向天花板,一副不管我的事的模样;而安吉拉自己则死咬着笔杆,看着手中的本子皱着眉头直抓脑袋;琳赛在她旁边什么忙也帮不上,气的直撅嘴巴;杰西卡和斯嘉丽在另一边,一个摇头一个耸肩,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刚好片场的光线略显昏黄,让整幅照片有种怀旧的感觉。

    安吉拉死死咬着嘴巴,她记得她很清楚,那时娜塔莉给她出了好几道很奇妙的数学题,她每次以一点小疏忽而解错,结果被嘲笑了许久,琳赛想要帮忙结果越帮越忙,最后还是杰西卡和斯嘉丽出来打圆场。

    已经不用再翻下去了,她可以肯定接下来还会有自己客串《老友记》,导演《罗拉快跑》、导演《偷抢拐骗》、导演《记忆碎片》的画面,一种莫名的感觉忽然从心底迸发开来,迅速占据了全让她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亚……亚当.雷……雷蒙德,是他对吗?”安吉拉拼命压抑住自己的绪,艰难的说出那个名字,液体已经布满了她的眼眶。

    “是的,为了说服他不得不花了些功夫……”杰瑞德还没说完,女儿已经冲了上来猛的抱住了他,力量是如此巨大连人带椅移动了好几英寸,还发出一声难听的咯吱,然后她将脑袋埋进父亲的肩膀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惊讶过后的杰瑞德笑着轻抚女儿后背:“我不得不说,亲的,你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

    “谢谢你,爸爸。”安吉拉哽咽着抬起头,如果可以她真想让自己笑一笑,但是哆嗦着嘴唇只能让泪珠不断的淌下。

    “你是我们的女儿,你是我们的宝贝,你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只是想要为你留住一点东西而已,这算不上什么,只要你开心只要你高兴就好。”父亲说着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吻。

    安吉拉终于笑了出来,虽然还是带着泪珠,她再次拥抱了父亲,然后跟着又像拥抱父亲那样紧紧拥抱了母亲,琳娜也同样笑着在她额头上吻了吻。

    “这是给我的最好的礼物,也是最珍贵的礼物,我你们!”

    (呼呼,卷二终于晚了,拖的似乎有些长,希望第三卷能更紧凑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