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3 嬉闹

    <---凤舞文学网--->

    说明下,因为状态还是不好,所以12点前只码了3000好先发了,那么补偿就变化下,我会再码1,然后通过修改vip章节的方式让现在的3000字变成c0字,因为订阅花费是根据第一次上传的字数确定的,所以这000算是免费,不过可能稍微要等下,订阅的朋友可以晚点或者明天再看,谢谢,至于看dt的……恩……)

    不管怎样97年还是来临了,而安吉拉依旧只能像在伦敦那样呆在爷爷的别墅里哪也不去,《泰坦尼克号》掀起的风浪实在太大,她作为目标又像黑夜中的灯塔一样明亮——几天前的晚上已经证明了这点,就算想要装扮后出去,也很逃过24小时盯梢着的狗仔们的眼睛,况且还有不少fanss到长岛来转悠,所以即使要去娜塔莉家也是件困难的事。--凤-舞-文-学-网--

    还好,山不来就默罕默德,默罕默德可以去就山。

    “显然,在离开纽约之前,我是不能再出来了……是的,很抱歉……好的,那么再见。”无线电话从耳朵边离开后,安吉拉看着它吐出口气合上盖子放到了桌上。

    “听起来真是很遗憾呢,或者你可以邀请他到你家里来?”娜塔莉的声音懒懒的从旁边传来,她像小猫一样蜷缩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怀里抱着本厚厚的词典翻看着。

    “在洛杉矶他已经来过一次我家了,不用那么频繁,我可不想被人误会。”女孩撇了撇嘴巴,跪在地上将扔在地上的书本、棋盘什么地通通捡了起来。

    “怎么会?这只能说明你们的感在稳定发展,不是吗?”娜塔莉轻轻哼了声。

    安吉拉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不过随即又舒展开来,然后翘起嘴角移动膝盖来到娜塔莉的边,趴下沙发的扶手上仰首看向她:“这样吧,如果你不喜欢,我就和他分手好了。”

    “有必要这样做吗?”娜塔莉的眼睛根本就没从词典上移开。

    “当然,你地语气可是酸溜溜的,既然你吃醋了,我当然要按你的意思做啊。”女孩吃吃笑着,弯弯的眼睛里全是促狭,娜塔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才没有吃醋!”

    “你有。”

    “没有!”

    “有!”

    “没有!”

    “有!”

    “我说得很清楚了。--凤舞文学网--我没有!”娜塔莉猛然合上词典。然后恼怒地瞪向安吉拉。可女孩随即捧住了她地脸蛋。滋地一声吻在了她地唇上。

    “别否认,而且就算你否认这次,难道还想否认上次吗?”安吉拉带着小小的得意。

    娜塔莉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正想要说什么,女孩捧着她脸庞的手忽然往前一带,又在她的唇上吻了吻,然后将词典从她手中拿开:“还是做点别的吧,别以为很容易学。”

    “是吗?至少我已经可以梅森老夫人进行简单的对话了。”娜塔莉不服输的反驳道。

    “当然,当然,我知道,可是呢……”安吉拉盘腿坐在了地上,扳起指头算了起来:“第一,你仅仅只会谢谢、请、你好几个常用语;第二,你的发音不标准,非常不标准;第三,你地口语里夹杂着中国的地区语系发音;第四,别以为会说就行,即使你知道怎么发音,也不代表当这些词出现在你面前时,你还能认出来!”

    先是忿忿不平,跟着很生气很不满,但最后却无可奈何,娜塔莉在变换了几种表后,扁着嘴巴带点委屈的说道:“你一定要把我的不足全部揭露出来吗?要知道这些方块字实在太难辨认了,上帝啊,哪怕是‘b’和‘r’的区别,读音和意思居然都可以完全不一样!这比我学过的任何一门外语都要难!”

    “这很正常,亲的,无论是法语还是英语都有着相同的语言基础,而字基础上的语系,所以难学是必然的。”在小小地打击了娜塔莉之后,安吉拉又开始温声细语的安慰起来,真是好手段!

    “我学过一段时间语,那也应该是语系啊,可我也没有头疼到这个样子。”娜塔莉揉了揉鼻子,还些不甘心的样子。

    “那时因为语的发音,有很多都是改自英语的发音或者在相似地语系,在听力上学起来基本不会有太大问题,解决了基本交流,读写学起来也更容易了。”女孩耸了耸肩。

    “我知道这些,可是我去过唐人街练习口语,偶尔也会请教梅森老夫人,进展却一直不大,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不是说自己也是这样学习的吗?”娜塔莉偏过脑袋问道。

    “因为我是天才嘛。”安吉拉得意洋洋地笑道,在对方摔了个白眼给自己后,又露出一丝坏坏的

    “知道里最难地是什么吗,nat?是写汉语诗!”

    是的,汉语诗,光是弄清楚平仄对仗都足够让有一定水平地西方人大眼瞪小眼了,更不用说还要写出合适的诗歌来,这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个难题。

    “你的意思是说,在短短几个字的句子中,每个字都必须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列,同时还要注意它的音韵以及和下一句的对称,这实在有些……有些……”

    “变态,对吗?”安吉拉忽然问道。

    “……可以这样说,确实有那么一点。”娜塔莉怔了怔,随即点点头。

    “好吧,我想说的是,正是这种规律和音韵让汉语诗有了与十四行诗不同的美丽,一种精雕细琢的美丽。”说到这里,女孩不由自主的的用汉语念了出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凝神听着的娜塔莉若有所思考的摸了摸下巴,在安吉拉详细的解释了下诗的意思后才轻吁口气:“真不可思意,只是20个字却可以包含这么多意思……说实话,真是奇怪的,我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从你朗诵的语气却多少可以感受这首诗所想表达的意境!”

    她想了想忽然饶有兴趣的问道:“看起来你对汉语诗的了解很不错,试着写过吗?”

    “亲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写不好呢……我只是有时候胡乱写上一句。”说到后一句安吉拉微微有些出神,然后脱口而出:“凄凄孤苦女,落落单汉。冥冥有天意,危危伸援手。暖暖生素,恋恋表心意。冤冤得报时,已已阳隔。”

    房间里沉默了几秒后,女孩忽然从原地蹦了起来,恼怒的又蹦又跳,尖着声音直嚷:“该死的!见鬼了!上帝啊!老天爷啊!我怎么会……我怎么会……”

    她涨红着脸蛋向没头苍蝇一样在房间乱转,好象被揭到逆鳞似的,让娜塔莉一头雾水:“怎么了,安吉?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不不,什么事都没有!”安吉拉赶紧挥挥手,她这才想起娜塔莉听不懂,这多少让她松了口气。这首莫名其妙的诗是她前世看《杀手里昂》时,一时心血来潮写的。

    那时刚好对古体诗感兴趣,于是仿照着唐代诗人寒山的《杳杳寒山道》胡乱写了一首,只是要平仄没平仄要音韵没音韵,甚至连打油诗都算不上,曾被网上的朋友批得一塌糊涂,所以现在忽然念出来,而且还是在娜塔莉面前,自然条件反般的觉得羞愧和难堪。

    “我保证,我只是有些激动。”稳定了心神的女孩尽量装出一副没什么的样子,但在善于观察的娜塔莉眼中,她越是这样就越表示在掩盖什么,而且应该和她之前念的汉语诗有关!

    “那么你刚才念的诗是什么意思?”娜塔莉故意问道。

    “诗?我刚才念的诗?”安吉拉转了转眼睛,然后露出迷惑人的甜美笑容,“别管那首诗了,反正你听不懂的话是不能明白含义的,不如我们玩扑克怎么样?丽芙明天或者后天会过来看我,到时候叫上曼妮再来一次脱衣扑克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想报仇吗?”

    娜塔莉的脸蛋微微有些发红,重重哼了声:“只要我不和丽芙一组,你就输定了!”

    “是吗,数学家,那我就和丽芙搭档好了。”女孩笑嘻嘻的说道,暗自对转移话题成功窃喜不已,然而娜塔莉随即又问道:“你确定不打算跟我说清楚,你刚才念的什么?”

    本以为过关的安吉拉不由猛的咳了出来,仿佛被口水呛了下,带着一点恼怒和心虚看着娜塔莉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不过对方似乎不打算追问下去,只是笑了笑:“好吧,你不说也没关系,大不了我去问别人好了。”

    女孩正惑就看见娜塔莉藏在体另一侧的手举了起来,然后她睁大了眼睛,娜塔莉的手上正握着一只小型的录音机,转动的磁带明显在正常工作着。

    “这……这不可能!”安吉拉当即叫了起来,语气里带着惊恐,她颤抖的指向录音机:“你什么时候有这个的?你肯定是刚刚打开想要我话,我才不会上当呢!”

    “其实,我本来没打算带这个的,只是放在衣服口袋里忘了取出来。你知道,很多人在学外语练习发音的时候都会将自己的声音录出来,和标准发音做对比,我也不例外。

    ”娜塔莉笑眯眯的看着女孩,“你看,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我想在你讲电话的时候多识几个字,然后好问问你正规的发音,刚好又发现了还带在上的录音机,而在我按下开始使用的时候,你的电话又讲完了,于是从刚才到现在我们的谈话就全被录了下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