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2 不一样的艾莉婕

    <---凤舞文学网--->

    叉在瓷盘中碰撞着出丁冬的轻快响声,柔嫩的双手切割着,然后将鲜嫩的食物送进嘴中,带着自然而优雅的笑容,即使是用餐都那么迷人,只有当刀子划开食物按在盘子上时的轻微颤抖能看得出,这个女孩是多么恼怒。--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网提供在线阅读

    而让她愤恨的那个目标此刻却坐在她的对面,一副讨人喜欢的可脸蛋上没有丝毫的内疚感,并且不时和娜塔莉低声嬉笑着说上一两句,投过来的目光也带调皮,更让女孩气愤的是,娜塔莉似乎非常喜欢和小家伙聊天,不时扫来的同样的促狭目光很明确的告诉她,她们讨论的显然不止协和广场时的那一幕。

    很好,你们就尽的笑吧,安吉拉继续保持着自己用餐姿态,心里却一刻也不平静的恨恨的说道,这真是人生的耻辱,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6岁大的小女孩侵犯!然后还宣布似的告诉大家:根据她和她朋友的讨论,某人的部是一样大的?!

    大人们或许会掩盖自己的绪,但是小孩子们的轰笑声以及娜塔莉拼命捂着嘴抬头望天的动作,依然让安吉拉感到这是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已经说到什么地方呢?女孩瞟着刚刚咬了咬耳朵的两人,是那次比赛谁啃我脸蛋的次数多?还是看谁能在我怀里时间最长?不过我想亲的沃特森小姐不至于还记4的事吧?想到这里安吉拉的脸蛋忍不住有些烧,继而又是一阵恼怒,本来应该已经遗忘的东西却因为这次袭事件再次翻了出来,

    夏夏是个大笨蛋!女孩再次恨恨的看向罪魁祸,却碰上了娜塔莉的眼神,微弯的眼睛满是揶揄,仿佛在说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事呢。安吉拉对此只能在肚子里咬牙切齿,谁让她从一开始就在装淑女。

    等着瞧我一定会给你留下一个深的印象!女孩冷笑着,从米兰开始她们虽然依旧相拥而眠,却不再是天天都要缠绵不休,不过今天晚上显然应该有些特别的内容才对,真是很期待她在自己下如诉如泣的求饶样子呢!

    不过,餐厅外那明媚的阳光则告诉女孩,在此之前还有很长的时间要度过呢!

    下午时分,女孩们去了枫丹白露宫,娜塔莉虽4前在宣传《杀手里昂》的时候来过巴黎,却没去到过这个位于法兰西岛的大巴黎地区的著名城堡,而即使是在法国出生的夏夏也同样没有去过,这不奇怪,即使很多法国人都没去过,比如艾莉婕。

    说起艾莉婕雅科泰这个小女孩,安吉拉几乎可以确定就是那个艾莉婕了,也正因为如此,每每一看见她,女孩就会产生怜惜以及完全没必要的愧疚?!

    如果按正常况,或说安吉拉记忆中的那个世界,为来的法国小天后现在应该快乐的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然后怀着表演的梦想努力直到2000年从法国的选节目脱颖而出,然后成为瞩目的歌手。

    然而。现在地她却只是个孤苦伶仃地。寄居在舅舅家饱受虐待地小女孩而已!好吧。饱受虐待有些过了。但是白眼和冷遇以及被那两个小鬼欺负却是家常便饭。--凤-舞-文-学-网--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父母双亡。没错。她地双亲已经在几年前死于一场空难!然后让人。或说让安吉拉感到诡异地是。这场空难生在想到什么了吗?是地。安妮!也许这仅仅只是巧合。但依然让某人感到。似乎是自己害死了对方地父母!这也是她会感到内疚地原因。

    不得不说。中国之旅让安吉拉切断了过去。却又让她多了些东西。比如开始迷信宿命论!其实。最早面对安妮地时候。她就有过这样地感觉。不过那时并不强烈。而当面前又多了个活生生地“例子”后。难免会感到不自在。

    其实如果真要算蝴蝶效应地话。从她带着前世地记忆重生起。就开始在“杀人”了。到现在整整16年地时间里。间接被她“杀”掉地。没有几百万也有几十万。也没见她有愧疚地觉悟。现在会有反应。不过是因为记得艾莉婕地历程而已。

    她原本还希望只是同名同姓外加模样相似。但随着对蒲观水地询问。在确认小女孩在科西嘉岛出生后。安吉拉就知道自己地希望落空了。这倒不是什么伪善。而是女孩地格使然。总喜欢在心里做些莫名其妙地联想和纠结。这充分说明即使有几十年地生活经历。她依然没有成熟起来。

    好吧。除开这些最让安吉拉吃惊地是。艾莉婕和蒲观水地关系!小女孩地母亲是兰迪达维地妹妹。而蒲观水地姐姐是法国男人地妻子。所以从血缘地角度讲这两人之间几乎没什么关系。但偏偏两人亲密得像哥哥和妹妹。艾莉婕总是喜欢粘着他。拉着要他陪她玩。而蒲观水总是尽量地满足她在不影响目前地工作况下。

    “大概是因为我们有些同命相怜吧。”在安吉拉问到的时候,蒲观水这样回答的。

    “我的父母同样去世得早,在这个世界上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也只有我姐姐了,寄养在师傅家的时候,虽然师傅对我们很好,但也遭遇过不少白眼,那是我和我姐姐关系最亲密的时光,直到师傅教我开始练武!”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要么面无表,要么总是笑嘻嘻的青年难得的露出无奈的笑容,“再后来,我们有了不同的人生,姐姐很平常的结婚生子,而我……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些,我就不多说了。”

    说道这里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总之,姐姐不喜欢我做这些,但这由不得我选择,何况师傅、师公的养育之恩总要报答,我想你不会明白的,即使你很了解化。”

    这个说法让安吉拉啼笑皆非,不过她也没有纠正,继续听他说了下去:“所以到了后来,我们的关系开始有些冷淡,尤其是兰迪那个家伙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又怕我惹麻烦的嘴脸,非常讨厌,如果不是对姐姐还算不错,我不会让他好过。”

    这话倒是没错。女孩回忆了下兰迪先生之前的表现,如果说在她出现的时候,这个法国男人依旧还藏着点不相信的话,当他认识并且合作过的克里斯先生说他在为女孩的外公工作时,那家伙立即变得低眉顺眼起来,会变脸的人真是哪里都有。

    不过,安吉拉基本上也明白了蒲观水想要说的话,艾莉婕寄居在这样的舅舅家里,可想而知会受到怎样的

    待!但是怎么会引起这个家伙的共鸣的?

    “我第一眼看到莉莉的时候,她正孤零零的一个人蹲在姐姐家的院子里拨弄着泥土,就在她不远的地方,她的那些亲戚们正为她父母的财产而争论不休……所有人中,只有我姐姐对她还是不错,只是她始终是个传统的女……”蒲观水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所以你陪她玩,想办法哄她开心,她刚开始可能还拒绝你,但因为你是舅妈的弟弟,而且是真心关心她,所以慢慢接受了你,所以现在只和你亲近了,所以你总是在我们回英国时请假,去看你姐姐还有莉莉!”安吉拉抱着双臂,脸上的表不知道是揶揄还是别的什么,而蒲观水耸耸肩然后摊开手,没再开口。

    这简直就是在演电影,而且你还真有可能是个萝莉控!女孩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下,然后向在枫丹白露宫的湖边嬉戏着的三个女孩看去,虽然艾莉婕笑得开心,但仔细观察还是能现表中的一丝疏离感,而且过于文静,即使夏夏拉着她疯跑也依然有些放不开手脚,显然,这几年的生活让她有些自闭,即使安妮在父亲自杀后还有妈妈照顾呢!安吉拉那没来由的愧疚更深了些,忍不住想要过去安抚一下女孩。

    但艾莉婕似乎并不卖她的帐,对她的拥抱明显有些抗拒,而且比起娜塔莉和夏夏,她似乎还对女孩抱有某种不明的敌意!

    安吉拉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况,要知道她一向都很受孩子们欢迎,即使是小学的同校男生也是因为她理不理之后,才逐渐疏远的。

    “你们刚才在玩什么?”女孩只好将夏夏拉了过来,如果说她在娜塔莉面前还有些陌生的话,对这个只有她一半大的没心没肺的小鬼相对比较亲近。

    “莉莉刚才很出色哦……”夏夏比划着说了起来,虽然艾莉婕看起来似乎也在认真听着,但眼神总是不时的瞟着不远的树下,蒲观水和巴克特就在那里有一言没一语的说着话。

    一直注意着她的安吉拉怎么可能没现,在肚子里叹了口气,忽然凑在艾莉婕的耳朵边轻轻说道:“接下来几天,我放他的假怎么样?”

    艾莉婕浑一抖,不能置信的看着女孩,脸上闪过一丝被人看穿心事的恼怒,但双眼却流露出更多的渴望,不过始终没有开口。

    女孩翘起嘴角,向蒲观水招了招手:“瑞恩,帮我做件事好吗?”

    她指了指小女孩:“在我们离开法国前,你就陪着莉莉哪也不准去,明白吗?!”

    蒲观水明显愣了愣,举起手正要说什么,安吉拉已经抢先一步说道:“你敢把我父母搬出来,我就告诉和舅公!”

    这下算是击中了他的死,最后只能苦笑着说道:“如你所愿,小姐。”

    但他马上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跟着你们的路线一起游览吧?”

    安吉拉一怔再看向艾莉婕,小女孩连连点头,于是她耸了耸肩:“那就这样吧。”

    当她说完这句后,艾莉婕忽然抱住了她,在她脸蛋上叭了亲了口,然后跟着把脑袋转到一边去,稍微有些害羞,敌意也散去不少。而一直听得稀里糊涂的夏夏,马上也举起双手嚷道:“我也要亲!”

    “亲什么亲!你是想咬吧!”安吉拉毫不客气的捏住了她的脸蛋,冷不防小家伙挣脱了她的手忽然前突,一口咬在她的鼻头上,然后咯咯笑着迅速跑开,动作既快又熟练,让安吉拉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逃走。

    “别担心,反正你应该习惯了,不是吗?”娜塔莉在她恨恨的站起来后,笑嘻嘻的拍着她的肩膀说道,这不由让安吉拉越的恼怒,越坚定晚上好好招待她的念头。

    可惜,“蹂躏”娜塔莉的计划因为多出了两个女孩后,注定是场镜花水月。

    “从这里看塞纳河畔的夜景真是美丽呢,我和爸爸妈妈以前也在乔治五世住过,可没在这么高的地方向下看。”夏夏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向外看着,托安吉拉的福,她现在已经不在意父母离婚的事实了,当然这和父母们离婚后也一直相处得很愉快有关。

    “是啊,很漂亮呢。”旁边的艾莉婕也低低说道,几岁的时候她也没少跟父母到巴黎来,那时谁又会想到今天的模样?还好,至少还有个人关心自己。

    “漂亮的话,明天晚上我们去埃菲尔铁塔的顶端看夜景好了。”安吉拉的声音从洗室里传了出来,语气里稍微有些郁闷,因为不能试试巴黎的夜生活不到年龄所以她一直在计划着要怎么“”娜塔莉,可两个住进来的女孩却让她的计划彻底落空。

    夏夏倒还罢了,以克里斯先生和外公的关系,绝对放心让她跟着女孩跑;但艾莉婕就很奇怪了,她的舅舅不但许她跟着她们玩了一天,还同意在这里过夜?!

    对此,蒲观水的解释是,以前他就带女孩出去玩的时候就在外面过过夜,兰迪他们依然没有在乎,反正她父母的家产已经被瓜分干净了,这让安吉拉在深刻鄙视了蒲观水后居然和幼女在外过夜,禽兽!她显然不会反思自己曾做过的事,比如以幼女份引凯特之类的也越同起这个小女孩来,自然不会拒绝她住进来。

    将假和隐形眼镜取下放好后,安吉拉又洗了洗脸蛋,然后走出了洗室,跟着她听见了艾莉婕的惊呼。

    “怎么了?”安吉拉奇怪的看了看女孩,不由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难道还有什么脏东西吗?

    “你……你是安吉拉梅森!”艾莉婕迟疑的问道。

    “我想我做过自我介绍了吧?”女孩开玩笑的说道。

    “你是那个……唱歌的……唱《我的名字是伊莲》……唱《远去的回忆》的安吉拉梅森!”艾莉婕声音提高了不少,带着些须颤抖,脸蛋上闪过难以置信、愤怒、难过、自卑一系列的表,忽然向门口跑去,和开门进来的娜塔莉撞了个满怀后,迅速跑了出去。

    而安吉拉无辜的站在原地:“有什么……问题吗?”

    忽忽,昨天又木更……该死的过节晚点也许还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