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0 圣诞 新年

    <---凤舞文学网--->

    天空低低的白茫茫一片,细小的雪花飞飞扬扬着飘落了下来,让中央公园树木上的积雪变得更加的厚实。--凤-舞-文-学-网--

    “嘿,安吉,你已经落后我们两圈了,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慢吞吞的滑下去吗?”娜塔莉旋滑出一个花样,咯咯笑着从安吉拉边擦肩而过,斯嘉丽牵着弟弟的手努力想要跟上,所以只是对她挥了挥手。

    “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没施出全力呢!”女孩这样喊道,但是鞋子下面的冰刀扭来扭去,怎么也掌握不好,让她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的绒帽抓下来甩到地上泄一番。

    “要我帮忙吗?”斯嘉丽的哥哥阿德里安滑了过来,略带殷勤的问。

    “谢谢,我自己能行。”安吉拉保持微笑的摇了摇头,“不用担心我。”

    “好的,那么我去追她们去了。”阿德里安有些小小的失望,点点头向妹妹她们滑去。

    女孩叹了口气,继续开始跟冰刀鞋较劲,她的滑冰技巧只能让她保持平衡慢慢滑,稍微快点都可能摔交,况且现在还满腹心事,能跟着她们滑上几圈已经很不错了。

    “我想我得停下了,也许找个地方坐下等她们比较好。”安吉拉低声自语的说着,看向圆形溜冰场外的长椅上,还好出门戴黑色的隐形眼镜已经成了习惯,否则被小报记撞见拍下自己这副糗样,不知道又会成为多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是第三圈了,安吉。”娜塔莉再一次从她边经过,忽然慢了下来,回头看了看转又滑到她面前,仔细打量了几眼,才又问道:“你看起来很糟糕。”

    “你终于现了?”安吉拉故意翻了翻眼睛,“我本来想找人打赌。你肯定觉得被你丢在一边出糗的朋友其实也很快乐。”

    娜塔莉扑哧笑了出来,弯着眼睛双手插腰的瞪着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你提议来中央公园滑冰的,不是吗?”

    “你肯定记错了。我是提议来中央公园散步。”女孩面不改色地说着瞎话。让对方恨得牙痒痒。随即娜塔莉收起了笑容:“好了。安吉。我说地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刚才忘记在圣诞老人地小筒里丢硬币了?”

    “好了。安吉。我是说你有心事。或说有什么在困扰着你。”

    安吉拉心里咯噔下了。不过依然若无其事地耸耸肩:“你什么时候变成心理学家了?”

    只是有这样地感觉。--凤-舞-文-学-网--而且……”娜塔莉指了指她地右手。“从昨天见面起。你右手地拇指不断在食指上来回搓着。一般来说有心事地人才会无意识地重复某个动作。她微微笑了笑:“我确实看过一些关于心理地书籍。”

    “好吧。好吧。那么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在困扰我吗。心理学家?”女孩滑到了圆形溜冰场地边缘。在长椅上坐下后脱下了冰刀鞋。

    “这怎么可能,”娜塔莉跟着在她边坐下。“我只是关心你,安吉。你似乎有些不对劲,如果不想告诉父母。也许可以跟我或曼妮说说,哦,当然,那些除外。”

    “好了,nat,我知道了。”安吉拉握住她的手拍了拍,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地心事怎么可能说给娜塔莉听。

    这段时间,那该死的念头不断在困扰着她,虽然大多数时候她都把这个埋在了心底,但偶尔还会冒出来刺上一小,所以她很不开心,无论是《虚拟偶像》周票房达到了1600万,还是获得了三项格莱美提名,又或《玩具总动员》得到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提名都无法让女孩高兴一些。

    当然,在所有人面前她依然是那个顽皮、可富有魅力的安吉拉,没人觉察到她的心里活动----包括父母,毕竟十几年里她不止一次在家庭中扮演角色,有些东西也已经浸到骨头了去了。

    “好吧,你不想说就不说好了,这是你地自由。”娜塔莉用无奈的语气说道。

    安吉拉瞟了一眼边的女孩,连父母都没觉她的异常,娜塔莉为什么却有所感觉?这是巧合么?她低头看看,不着痕迹的收起中的手指,握成拳,又摊开。

    女孩忽然抬起头来:“nat,可以让我抱抱吗?”

    娜塔莉稍微有些惊讶,但随即对她张开了双臂,安吉拉轻轻抱住了女孩,将脑袋放在了她地肩膀上,然后闭上了眼睛,什么多余的动作都没做,就这样拥抱着她。

    很温暖很舒心,她默默地感受着,就如一直以来那样,只要抱着娜塔莉或其他人,就能让她感到一种特殊的平静,安吉拉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无疑她现在需要这个。

    两人就这样静静相拥着,知道斯嘉丽地声音远远传来:“嘿,你们两个,怎么不滑了。”

    “已经滑够了,我想去别的地方逛逛。”和娜塔莉分开后,安吉拉这样回答道。

    “是吗?或是因为你滑得太差了吧,”滑到面前地斯嘉丽无所顾忌的嘲笑道,“你几乎是粘在原地然后慢慢向前挪。”

    安吉拉撇撇嘴,懒得理这个得意忘形地家伙。

    “也许我们现在可以找个咖啡馆,进去喝杯饮料,暖和一下再去其他地方走走。”阿德里安忙插话为自己的妹妹打圆场。“好吧,你觉得我们可以去哪里?”

    “恩……中央公园咖啡馆怎么样?”

    “哇哦,不错的提议,我们可以坐飞机先到洛杉矶,然后去华纳的影视棚。”

    难得的阳光之下,女孩坐在庄园的大树下轻轻拨弄着木吉他的琴弦,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弹什么,只是完全的凭自己的心意弹奏着。

    远处传来嘻嘻哈哈地笑闹声,声音最大的非夏夏莫属。基本上除了安吉拉以外,她最喜欢的就是露露了,这也许跟她们的教名都叫艾玛不无关系。

    纽约的圣诞节之后,一如既往的全家去了伦敦,无良舅舅弗兰克在和朱莉亚过了一个二人世界的节之后,早早回到了外公的庄园。

    说他无良,那是因为为了实现他地二人世界的计划,居然将露露丢给了姐姐照顾。安吉对此很不满,不过当事人倒是很高兴。反正小家伙已经把梅森家看做是自己另外一个家了,况且还有两个更小地小家伙可以让她欺负。

    “别以为订婚了,就可以过河拆桥,《落跑新娘》可是我写的。”安吉拉忿忿的嘀咕了一句。她放下吉他摸了摸爬在自己边的呼噜有些呆,牧羊犬虽然一直盯着远处和小孩们嬉戏地伴侣,却依然衷心耿耿的守在主人边。

    这时,弟弟委屈的跑了过来,哭丧着脸上脏兮兮的,显然又被三个女孩欺负了。让安吉拉忍不住大摇其头,将小家伙搂进怀里一边安慰着一边向追过来后停在附近的女孩叫道:“别忘了我跟你们怎么说的!”

    “我们没有欺负艾克。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了两跤。”妹妹振振有辞地说道。

    安吉拉瞪了她一眼,又看向偷笑着的露露与夏夏。摇了摇头,心里对她弟弟艾克充满地同。这已经算好的了,要知道在很多孩子是女地家庭。唯一的男孩会经常地被姐姐们打扮成女孩,然后招摇过市的。

    想到这里,她低头看了看怀里地艾克,圆滚滚的脸蛋,小小的鼻子,大大的眼睛,说不出的可,如果扮成女孩应该没人看得出来吧?

    怀里的艾克似乎觉察了什么,颤抖的看着姐姐,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怜意大起,安吉拉不由偷偷敲了下自己,在想什么啊,那是你弟弟!

    “好了,维莉还有露露,带艾克回去换衣服!”女孩将弟弟推了出来。

    “好吧,好吧。”露露扮了个鬼脸,和维莉一左一右拉着艾克往屋子那边走去。

    安吉拉摇了摇头,忽然伸手将夏夏搂进怀里,在她的小脸上捏了起来:“刚才欺负艾克,欺负得很爽吗?亲的夏夏!”

    小家伙咯咯笑着在女孩的怀里扭来扭去,躲闪着对她的攻击:“我可没有对艾克做过什么,露露做得最多,维莉是帮

    “你以为就这样就可以让你摆脱关系吗?别做梦了!”安吉拉不依不饶的。

    “我说的是实话,”夏夏张嘴在女孩的手腕上咬了一口,再次躲开她的袭击,“我也有弟弟,我才不会欺负自己的弟弟呢!”

    话刚说出口,夏夏忽然怔住了,敏锐的觉察到这点的安吉拉顿时停住了手:“怎么了?”

    “爸爸和妈妈离婚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小家伙绪低落的轻声说道,“为什么大家不能在一起生活呢?为什么一定要分开呢?”

    女孩叹了口气,将小家伙搂进怀里摩挲着她的脑袋轻轻抚慰着,难怪这次只有沃特森先生带女儿到庄园来,看样子夏夏父母的婚姻依然走到了尽头。但是她无法向小家伙解释这一切,即使加上前世也不能。

    一种莫名的绪忽然积蓄到了口,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不快、困惑和迷惘此刻都钻了出来,让安吉拉有种无处泄的难受,直到她看见边的吉他。

    “夏夏,要听歌吗?”

    “恩?”

    “只唱给你听的。”

    安吉拉说着将吉他拿到前,拨动了琴弦,没有任何花哨,就像之前那样完全跟着感觉走,然后她唱了起来:“isaw

    一直以来,她写歌更像是在做功课,总是在要准备行专辑的时候才开始思考要写怎样的歌曲,然后四处找灵感,这还是第一次完全没有进行思考,凭借自己的感觉弹出来唱出来。着,并不激烈却非常高亢,配合着铿锵的琴声,更像是呐喊,似要把所有的不快都扔出去!

    这歌声在广阔的天地中久久不息!

    恩,我真的成凌晨党了,实在不会写歌词,所以干脆用谷歌翻译了蒙混,英语好的请无视,谢谢是泄的歌曲,不会加到专辑里,就这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