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 演奏会(2)

    <---凤舞文学网--->

    这时,乐团的一位乐手站了起来,而安吉拉提着裙摆走了过去坐下,她面前的是接下来她要演奏的乐器----钢琴!

    观众席上再次响起了掌声,虽然不够烈,但是也足以表达他们的感受,随着女孩在舞台上表现出的精湛技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回忆起当初她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的那首《无穷动》,那个时候她不过才12岁!所以在观众们的眼里,安吉拉的钢琴技巧无疑是最好的,当女孩选择了钢琴,那么就意味着表演嘉宾在本场演奏会的最就要来了。--凤舞文学网--

    带着期盼的心有很多人在惋惜,如果不是安吉拉总共就发行了一张纯音乐ep,而且就那么两首曲子,或许女孩不会游离在古典音乐圈之外,能成为大师级的人物也说不一定。

    当然,无论怎样,现在聆听音乐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次,最开始演奏的变成了安吉拉,随着丁冬的钢琴声,乐团的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跟着鸣奏起来,然后越来越多的乐器加入进来,以钢琴的声音为中心,其他乐器的音乐犹如众星拱月般的围绕着她。

    然后,一阵轻灵悠扬的小提琴声忽然插了进来,就犹如一位优雅的男子从众人中走出,来到美丽的女士边,伸出手来邀请能够共舞一曲,琴声转动,女士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两人在场中翩翩起舞,男女之间极其默契,每个动作都配合得完美无缺,那美丽的舞姿让所有都人目眩神迷。

    当休止符划下之后,哗啦啦的掌声如火,贝多芬的钢琴和小提琴合奏曲还能这样编,让观众们赞叹不已,而且在欣赏帕尔曼的琴技同时,还能听到这么一位和他配合极好的女孩的演奏,真是非常的享受。

    安吉拉站了起来。面向全场伸出双臂微微鞠躬答谢,渐息的掌声再次响亮了起来,女孩出色的表演让人们并不介意在她离场给她更多地掌声。

    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安吉拉并没有离开舞台,而是提着裙摆来到了帕尔曼的边。

    “她还想做什么?”观众中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难道她还有更拿手的乐器?

    很快。边的工作人员将她需要使用的乐器递了过来,那是----小提琴!观众们不可竭止地发出窃窃私语声:

    “她最拿手的是小提琴?”

    “她是要跟帕尔曼先生一起演奏?”

    “真是让人惊奇地夜晚。她能表现出刚才那种水平?”

    质疑声再度响了起来。这不奇怪。和演奏者选同一种乐器地话。一个不小心。就会变得跟乐团地小提琴手一样毫无特色。只能跟在演奏者后追逐。想要保持自己地特点又要配合默契。可不容易做到。

    不过。舞台上地安吉拉已经将小提琴放在了肩膀上。依然保持着微笑完全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然后她和帕尔曼对视了一眼。似乎在询问对方:准备好了吗?跟着两人相互点了点头。忽然收起了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观众们似乎也觉察到了气氛地变化。私语声逐渐低了下去。敏感点人已经猜到了即将演奏地会是什么。

    果然。帕尔曼地小提琴缓缓流淌出忧伤地曲调。那是《辛德勒地名单》地主题曲。帕尔曼为这部电影地配乐演奏过。忧伤而又充满希望地曲子在他地有演绎下让人动容。观众们第一时间就被吸引住了。

    在曲子响起的后的几秒钟后,安吉拉也拉动了琴弦,比帕尔曼略低了一点,就如同缠绕在大树上的弯弯曲曲藤蔓,紧紧跟着却又非常显眼。--凤-舞-文-学-网--乐团这时也演奏了起来,整个剧院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帕尔曼的手法轻尔易举地将在场众人带入了电影的那黑白灰暗的节之中,而安吉拉的琴声却成为了黑白画面中唯一的彩色,旧如同她在其中饰演的那个小女孩一般。给人以希望的光芒。

    无论画面怎么交替着黑白两色,那抹希望之色即使不断游离着,但依然不断挣扎着,永不放弃,直到最后一刻,音乐声将画面渲染成了彩色!沉默!长时间剧院里人都在沉默,仿佛还在回味着这动人的音乐,直到第一个啪啪声响了起来,然后更多的掌声加入了进来。再然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拍山倒海地掌声足足响了5分钟!即使舞台上的一老一小一次又一次的答谢,也不能减轻观众在享用了音乐大餐后的。完美的演出!

    女孩掬起一捧水,浇在了自己的脸蛋上,然后长长出了口气,望向镜中的自己,虽然已经卸过妆,但是因为兴奋激动而红扑扑的脸蛋依然显得非常动人。

    “非常好,非常完美。”她喃喃说着,“辛苦了这么久没有白费功夫!”

    要知道,即使对于各种乐器她都有涉及,真正出色的也不过寥寥几种,像竖琴和大提琴,如果不是在这之前,像小时候那样疯狂练习,根本不可能有演出时地水平,长笛就要好得多,和竹笛地吹奏方法很形似,而且以前在学的时候也能很好区分两中乐器地音色,然后在不断的努力下,这才有了演奏会上的出色表演,想想最后一曲所引发的轰动吧,

    “好吧,我得感谢伊扎克先生的厚,居然同意了我的那些提议。”女孩一边嘀咕着一边伸手将脑后盘起来的长发解了开来,摇摇脑袋,秀发散落下来,达在了光洁的肩头上。

    安吉拉抓了抓头发,她很想像年初拍《盗火线》时那样再剪成短发,不过看看镜子中自己那漂亮带着妩媚的脸蛋,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连爸爸妈妈都说她剪短头发后显得很英气,但是也只是这样,就算剪短了换上男装也没人会以为她是男人。而且

    女孩弯腰俯低体,前那饱满的两团立即垂了下去,在无肩低礼服的衬托下,中间那道沟清晰可见!

    “nat,要知道我为了道歉做了多么大的牺牲,所以别再那样了!”安吉拉对着镜子狠狠说道。“否则我就把你剥光了,好好蹂躏一翻!”

    要知道从穿上这衣服起,她就一定担心前那块会突然垮下来,然后走光出丑。还好,这种事一晚上都没发生,而且幸运的是演奏开始后她就沉浸了进去,否则说不定也会出丑。

    不过,显然女孩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她和娜塔莉之间的问题出来在哪里,她最多明白。诸如刚才那些话肯定不能再在对方面前说了,这真糟糕,但别指望现在她会醒悟。

    从洗手间出来。安吉拉径直去了更衣室,两三下将晚礼服脱了下来,换上原来衣裤后,她跟着出去,来到了剧院的内厅,洛杉矶乐乐团的乐手们在整理好自己地东西后都在这里呆着,三三两两的说着话,安吉拉很快也加入了进去,他们或许不是大师。但是他们在乐团里都是最出色的!喜欢古典音乐的人都有着自己的自持,想要他们表现得一些,只有得到他们的承认。

    安吉拉就是如此,在帕尔曼答应她地要求后,乐团现任指挥阿瑟.普列文曾明确表示反对,而乐团里大多数人也认为这太夸张,连续换几种乐器,那要怎么保持音乐的水准?但是当第一彩排之后,这些疑问都烟消云散。女孩也得他们的友谊。

    很快,同样换了衣服的帕尔曼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进来,一起进来的还有乐团指挥普列文,人们停住了谈话,将目光往他们上投去,帕尔曼轻轻咳了声,看向众人:“先生们、女士们,很高兴今天晚上的演奏会获得了成功,在此我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谢谢你们!”

    人们纷纷鼓起掌来。安吉拉也是。

    “当然,同时也要感谢安吉拉小姐。我想邀请她做我的表演嘉宾应该是我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帕尔曼说着指向人群中地女孩,人们的目光立即转她上,然后再次鼓掌。

    “谢谢,谢谢大家。”安吉拉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向人们微笑致敬,“事实上,没有大家,就没有今天地完美演出,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和擅长做的----哦,不是唱歌,更不是跳舞。”

    人群中响起了笑声,帕尔曼也笑了起来:“好了,安吉拉总是这样谦虚,不过也确实如此,没有你们任何一个人,今天的演奏都不会完美,很高兴能和你们合作,再次感谢!”

    哗哗的掌声再次响了起来,和内厅里的众人挥挥手,然后安吉拉从帕尔曼助理的手里接过轮椅的把手,亲自推着他走了出去。

    “你觉得怎么样,安吉?”在去出口的通道里,帕尔曼略仰起头,忽然这样问了一句。

    “非常棒,我学到了不少东西,相信对我非常有用。”女孩微笑着回答道。

    “那么……你真地不考虑下?”小提琴大师叹了口气,“你很出色,亲的,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有天赋的孩子,不仅能熟练的掌握每样乐器,而且都有着自己的理解,尤其是钢琴和小提琴,但是这也恰恰是你的问题所在。”

    “塞进嘴里的食物太多,所以到头来可能任何一样美味都品尝不出来,是这样吗?”

    “唔,有趣的比喻,不过确实是这样,如果你肯把所有精力放其中一样或者两样上面,我想你的成就会超过许多人。”

    “是地,我也相信,伊扎克先生……”安吉拉咬着嘴唇,半晌后摇了摇头,“但是对我来说,我的心不在这上面,我喜欢音乐音乐,无论流行、古典还是别的什么,只要能打动我的心;我也喜欢演奏,将那些打动人心的音乐亲手演奏出来,但是这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其他的,我认为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努力,所以……很抱歉。”

    帕尔曼沉默了片刻。再次叹了口气后点了点头:“好吧,那么我也只能说声遗憾,但是我衷心希望你能在这上面走得更远。”

    “谢谢你的祝福,伊扎克先生,事实上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地老师了。”安吉拉感慨地说道,“这段时间的相处让我获益良多,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

    这时,剧院经理柯克先生还有斯派洛带着两个人从匆匆走了过来:“嗨,帕尔曼先生,安吉拉小姐,外面现在可能有点小小地麻烦。”

    “发生什么事了?”女孩问道,同时看向跟着斯派洛的两个白人大汉,高高壮壮的。怎么看都像是保镖,瑞恩斯坦去哪了?

    “外面来了很多记者,堵在门口。”柯克先生苦笑着说道。至于原因,很明显。

    “唔,真有趣,看来安吉的名气比我要大多了。”帕尔曼开了个小小地玩笑,而女孩无奈的翻了翻眼睛:“柯克先生,我们可以走后门吗?”

    “恐怕不行,安吉。”斯派洛摇了摇头,“瑞恩已经将车子停在了外面,帕尔曼先生的车也一样。所以我们只能从正门走了。”

    说着他凑了过来指了指后的保镖,对女孩低声道:“别担心,杰瑞德先生已经安排了人手,只是一小段路。”

    “可是伊扎克先生……”安吉拉皱起来眉头,不过帕尔曼随即打断了她的说话:“没关系,安吉,我想他们的注意力都应该在你上,不是吗?”

    “……好吧,那么我们的动作尽量快些。”女孩只能这么回答道。

    走出大门。四周的喀嚓喀嚓声就响个不停,记者们像问道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将话筒纷纷伸了过来:

    “安吉拉小姐,安吉拉小姐,请问你对担任帕尔曼先生地表演嘉宾有什么要说的吗?”

    “安吉拉小姐,请问你是怎么做到了,能用不同的乐器完美配合演出。”

    “安吉拉小姐,请问你打算以后放弃流行乐坛,发展古典音乐吗?”

    这些都是什么问题啊?除了最后一个稍微好点。安吉拉虽然在肚子里嗤之以鼻,表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笑容。不过她一个问题都不回答。在两个保镖开路下往自己地车子走去。一些机灵的记者们见问不出什么,当即掉转枪头开始询问往另一边走去的帕尔曼:

    “帕尔曼先生。你怎么会想到邀请安吉拉小姐当表演嘉宾的?”

    “我们是在92年拍摄《辛德勒的名单》的时候认识的,她所展现的音乐天赋让我非常惊讶,所以我邀请了她。”

    “那么你对安吉拉小姐有什么看法?”

    “恩……我很遗憾。”

    “遗憾她表现得还不够好?”

    “不,我很遗憾她不是我的学生!”

    很快,随着越来越多地记者开始提问,帕尔曼也有些忙不过来了,只好闭上嘴巴,在助理的帮助上了上车。

    由于记者被分流,安吉拉总算上了车,在汽车启动使出之后终于长长吐了口气,松懈了下来,可惜没有和帕尔曼正式的道别。

    几分钟后,电话铃声从斯派洛怀里传了出来,经纪人拿出移动电话听了几句后,递给了安吉拉:“琳娜夫人的电话。”

    女孩当即接了过来:“嗨,妈妈,你和爸爸在哪?”

    “亲的,我们在你后面。”电话里传来妈妈轻柔的声音,安吉拉赶紧从车后窗看去,远远的,在路灯下隐约能看见父亲的车。

    “我看见你们了,妈妈!”

    “你看见了?亲的,剧院里至少有3000人呢,你真地看见了。”

    “拜托,亲的妈妈,我是说看见你们的车了!演奏的时候我怎么可能去注意舞台下面的况!”女孩翻了个白眼,然后又语带兴奋的问道:“对了,我演奏得怎么样?”

    “太棒了,亲的,太完美了,我和你爸爸都这么认为,你是我们的骄傲!”

    “谢谢,妈妈,能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好了,等回家后我们再说吧。”安吉拉说着挂了电话,想了想后,拿起电话来想要播打,不过只按了几个键就停住了,拜托,纽约离洛杉矶有5个时区,娜塔莉现在恐怕已经睡了,所以还是等明天吧,应该……没问题吧?!

    稍微晚了点,腰疼,坐的时间太长了,要注意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