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 伦敦逸事(1)

    <---凤舞文学网--->

    6月份的伦敦毕竟已经进入了夏季,所以虽然天空大多数时候是沉的,但是偶尔还是能有晴朗阳光照的时候,时不时的小雨反而增添了许多趣,不像小女孩说得那么可怕。--凤舞文学网--

    “我只是说大半时候是这样,不是说全部时候是这样。”面对杰西卡的询问,顶着黑眼圈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安吉拉如是说。

    虽然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但属于周末自由活动时间里,还有不少人兴致勃勃的逛起伦敦来,比如杰西卡。

    “别急,杰西,在我为你当导游之前,我得先打个电话。”安吉拉说着,向斯派洛先生要了几枚硬币,然后转进街边红色的电话亭。

    在拨动号码后,很快电话通了,那边传来一个带着疲惫沙哑的女声:“谁?”

    并没有听出什么的安吉拉,故意装出尖利的笑声:“哦,我亲的小家伙,我就要……”

    然而没等她说完,那边已经传来喀嚓的扣机声,安吉拉微张着嘴怔了半晌才根据耳边的嘟嘟声确定对方挂了机。

    “怎么回事?我说错什么了吗?”小女孩抓了抓脑袋,看向话筒郁闷的说道。

    随即,她再次投下了硬币,重新拨出号码,这次她没有装出怪声,等电话一通,她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嘿,凯特,你怎么了?”

    迟疑了下,那个疲惫沙哑的女声才问道:“是……谁?”

    见鬼,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安吉拉皱起眉头:“凯特,是我,安吉拉呀,发生什么事了?”

    “安……安吉拉?哦,我很好……没有什么事……别管我……”女声断断续续说道,跟着再次挂上了电话。

    小女孩再次愕然的看着话筒,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杰西,我很抱歉,恐怕我不能陪你逛街了。”从电话亭出来,安吉拉带着歉意的说道。

    “怎么了,安吉?”杰西卡问。

    小女孩叹了口气:“我有个朋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得单独去看看她,我不放心。”

    杰西卡沉默不语,安吉拉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基本上在伦敦,双胞胎同时出场的镜头只有几个,最先拍摄的也是这几个镜头,拍摄完毕后,杰西卡就要先回洛杉矶,也就是说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们两个不可能一起在伦敦逛街。--凤-舞-文-学-网--

    “杰西,我很抱歉,让珍妮弗阿姨陪你吧,我们会有机会的。”安吉拉抱了抱杰西卡,真诚说道。

    “好吧,大忙人,说话算话。”杰西卡叹了口气也想通了,回抱了抱她,“路上小心。”

    安吉拉嘻嘻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头,忽然又想起今天凌晨的事,脸蛋又红了红,忙转向珍妮弗阿姨:“珍妮弗阿姨,我把杰西交给你了,一定要小心,否则等我回洛杉矶后,阿尔巴先生会杀了我的。”

    “好了,小不点儿,我知道的。”珍妮弗笑着回应道,眼睛里流露出另外的信息:你要去那里?

    安吉拉轻轻摇了摇头,紧接着将食指竖在了嘴边,然后装出一个凶凶的表,同时伸出一只后在自己脖子处划了划,而女管家耸耸肩,转过头仿佛什么也没看见。

    此时,斯派洛已经拦了一辆的士,安吉拉跟她们两人挥了挥手,然后和经纪人先生一起上了车。

    “请送我们去拉维列特街47号。”安吉拉说道。

    “好的,请坐好。”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略微有些秃顶,虽然嘴上答应着,但是眼睛却看向了坐在副驾驶的斯派洛。

    “请尽快。”斯派洛点点头。

    的士在大街小巷中穿行起来,司机显然是个老手,非常熟悉街道的分布,看似在各个小巷里弯来转去,但是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如果不是在过伦敦桥的时候等了一下,说不定会更快些。

    “谢谢你。”安吉拉下了车,抬头往边的公寓大楼望去,她在凯特从家里独立出来的时候来过,依稀还有些记忆,只是需要好好回忆下。

    “不记得了吗?”付了车钱的斯派洛先生来到她背后。

    “哦,不是的,只是……”安吉拉想了想,有些难以启齿,“只是我想一个人上去,斯派洛叔叔,恐怕要你在这里等上一会儿,甚至可能很久。”

    “这没有关系,我可以去咖啡店喝杯咖啡,能为你效劳是我的荣幸嘛。”斯派洛笑嘻嘻的说着,他这个经纪人倒是很称职。

    “谢谢你,斯派洛叔叔。”安吉拉高兴的说道,同时从背包里找出纸和笔,飞快的写下一窜数字,然后递给他:“有什么事,打这个电话,只要我在她家里都能找到我。”

    “好吧,”斯派洛接过看了看,又道:“但是如果你们出去了……”

    抬头一看,小家伙已经失去了踪影,经纪人先生耸了耸肩:“真是急的小姐。”跟着他开始寻找咖啡店来。

    安吉拉急冲冲的来到三楼,她记得应该在这里,四下看了看她终于确定是右边,迅速跨到门前按响门铃。

    丁冬丁冬,门铃响了好一阵都不见开门,安吉拉皱起眉头,再次按响门铃,但是依旧不见有回应,有些恼了的小家伙干脆将手指按在门铃上不动了。

    在持续不断的丁冬声中,紧闭的门终于被打开了,接着一个粗暴的声音吼了出来:“你们他妈的就不能让我安静点吗!”

    小女孩吓了一跳,但是不等她说什么,眼前的女子又让她吓了一跳,这是个18岁的女孩,下只穿着一条白色的短裤,修长的双腿露在外面,上是件黑色的宽大的体恤,口还印着一些图案,虽然很肥大,但是她美好的躯依旧隐然可见,五官很精致,既有着白人女的特点,又柔合有女的气质,可惜她脸色苍白,一头短发更像鸡窝一样,把自己美丽的样子破坏完了。

    “你是……安吉拉?”年轻女子发现门前的是个小女孩后,终于冷静了下来,然后捂住额头又看了她好半天,才又迟疑的问道。

    安吉拉叹了口气,也不说话,径直往里走去,刚进屋子一股刺鼻的味道就迎面而来,这让她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和鼻子,室内一片昏暗,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仿佛房子的主人不喜欢白天似的。

    “你怎么……回伦敦了?”年轻女子关上门,带着颓废走到沙发边,然后整个人陷了进去。

    安吉拉后退一步,刚要答话,忽然脚边传来咣当一声,好象踢中了什么,她眯起眼睛向地上看去,适应了这里暗淡的光线后再一次被吓了一跳,居然满地的易拉罐,她捡起一个仔细看了看,竟然是啤酒罐,这满地的罐子至少有几十个,老天,她过了多久这样的子?!

    砰,一声脆响,女子竟然又拉开了一罐啤酒,仰首灌了下去,安吉拉看得火起,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决不容忍女子这样自我沉沦。安吉拉当即上前一把抢过啤酒罐,女子先是茫然四下看了一眼,跟着皱着眉头想要抢回来,但是小女孩已经随手将啤酒罐扔了出去,跟着她来到窗前,唰的拉开窗帘。

    还想要找回啤酒的女子受不了这突然进来的光芒,忙举手挡在自己面前,同时怒喝道:“你在做什么!”

    但是安吉拉根本不回话,绷着小脸依次将所有窗户的窗帘都拉了开来,整个房间在明亮的光线下一览无余,凌乱、肮脏,到处是垃圾,看起来有相当长段时间没有打扫过。简直就是狗窝!安吉拉非常生气,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颓废到了这种地步,前世她当宅男的时候都没让自己的房子脏成这样。

    而此时,唰的一声,年轻女子又开始重新拉上窗帘,怒气勃勃的小女孩当即上前猛的将她推开,怒喝道:“你究竟怎么了!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看见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觉得所有人都在欠着你!”

    “你给我滚开!我不需要你这个小鬼来管!”女子恼怒的对她大吼着。

    “你看你的样子,自理水平连我这个小鬼都不如,难道不觉得丢人吗?!”小家伙毫不示弱的回吼道,如果让熟悉的人看见有着良好教养的她现在居然这个样子,只怕下巴再也装不回去了。

    “见鬼!这是我自己的事,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来管我!”女子几乎有些歇斯底里,看样子恨不得给小家伙一耳光。

    “因为我是你妹妹!我把你当姐姐!ok!”安吉拉一动不动瞪着她,她才不怕她呢,当初让她戒烟帮她治疗神经厌食症时可没少吵架。

    而女子听见这话,猛的怔住了,原本想要抬起的手也垂了下来,她呆呆看着小女孩,两行眼泪慢慢从眼中滚落出来,蓦的,她忽然一脚狠狠踢在啤酒罐上,带着呜咽声像撒泼一样将边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推在地上,最后靠着沙发一坐下,埋首在双腿之间嚎啕大哭起来。

    安吉拉叹了口气,将旅行包从上解了下来扔到一边,然后走到女子边跪下,将她的脑袋拥在怀里,轻轻安抚,同时心里升起古怪的感觉,应该是自己在对方怀里哭泣才符合逻辑吧?

    “好了,凯特,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小女孩轻声说道。

    怀中的女子抽泣道:“安吉,我爸爸……我爸爸去世了。”

    小女孩不由大吃一惊:“贝金赛尔先生去世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