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预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师爷令 书名:古墓伏尸
    <---凤舞文学网--->

    呵呵,更了,不容易!签约,更不容易!大家有票的别嫌麻烦给两票,没票的点两下!谢谢了!

    我跺着脚疯狂的大骂张文武不是东西,他居然玩的,将我上救命的绳索割断了,这分明是要治我于死地啊!如果还有机会见到他的话,我会拿刀铡了他的。--凤舞文学网--

    在这不知名的地方手枪未必好用,我赶紧将辟邪的泰阿剑取了出来,甩亮了几个‘铲子郭’早些年间盗墓时候密制的火折子,扔了出去,四周多了些亮光,心里踏实了几分,铲子郭曾经对我讲起过火折子的出处与制作方法:真正的火折是一中极容易被点燃的草纸,乡下从前多是用来点烟什么做火引的,用很粗造的土制纸卷成紧密的纸卷,用火点燃后再把它吹灭,这时候虽然没有火苗但能看到红色的亮点在隐隐的燃烧,就象灰烬中的余火,能保持很长时间不灭。需要点火时只要一吹就能使它复燃,不过吹是很有技巧的,需要突然、短促、有力送气量要大。早年间传说这东西用于夜行夜袭,铲子郭告诉我说是用于以前抽水烟用的,后来经过了许多年的衍变,变成了盗墓者盗墓的必备工具。而解放前后的子里火镰子、火石、火折子是一,火折子是易于携带之简便照明和取火用具。另外火折子还传说有一种制作方法是以白(红)薯蔓浸水中泡浓,取出捶扁,再泡加棉花、芦苇缨子再捶,晒干,加硝五钱、硫磺两钱、松香四钱,樟脑末一钱等,折成长扁筒或拧为绳,晚间燃之似无火放在竹筒里,用时取出一晃即燃,现在各种照明工具非常发达,火折已经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愿意在一些地方使用它,盗墓者便是其中的一大部分人,而这些盗墓者也绝对是正经八百的手艺人。

    虽然我现在深处数十米深的地下,但是四周却没有人的感觉,到是有一种莫名的燥从脚心不停的往脑门上涌,上的军大衣现在到显得有点累赘了。

    我像只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根本无法辨认方向,四周都是土壁,地上还能看到动物累累的尸骨,看来这里绝对不比传说中的龙潭虎差到哪里去。

    那只黑色大虫要比我在岔路迷宫中遇到的天蛊牛大一圈,看起来更加凶狠、残暴,如果这还有几只,甚至还有一窝的话,我就没把握能够活着坚持到有人来救我了。--凤-舞-文-学-网--

    老熊现在在何处还是个未知数,而我自难保,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鼓起勇气决定走下去搜寻老熊,不能坐在这里坐以待毙。

    高举青铜剑,边走边从地上捡起刚才扔出去的火折子熄灭了留着备用,随着逐渐的深入,两旁的土壁上渐渐能看出人工开凿的痕迹,有的地方还打上了石桩子支持洞顶不会坍塌下来,石桩子雕刻的异常精美,上面雕满了类似祥云的纹路。

    我愈发感觉到这里一定有什么秘密在等待着揭开,从刚才坠落的地方来看已经走出了数米远,并且走进了一个更大的空间中,空洞洞的感觉涌上心头,一股霉腐味道更加浓烈,不知是心里作用在作祟还是真的有什么东西存在,我总感觉四周不是十分安全,或许是那黑色大虫现今不知在何处而人又深处于黑暗的地下洞中,导致人的本被激发出来,那就是惧怕‘黑暗’。

    每向前一步心中就多了一份战栗,空气中充满了不详的气息,手心渗出了冷汗,不由得用手握紧了剑柄。

    又走了几步,洞壁挡住了我的去路,四周黑漆漆的难免迷失方向,正当我准备掉转方向摸清路况之际,一个巨大黑影自上而下向我扑来。

    我连忙来了个饿虎扑食向旁空旷的地方扑倒过去,躲过了那黑影的一击,黑影击空后重重的撞在了地上,顿时四周灰尘弥漫,让人头晕目眩、呼吸受阻。

    来不及发愣站起打开头顶的矿灯,拾起脱手而出的青铜剑猛的向那黑色物体刺去,剑锋本是极为锋利坚韧,但是刺到那黑色物体后却没有想像中的皮开绽带来的快感与手感,而带来的是虎口的剧痛,这把泰阿剑毕竟是历经千年的青铜古物,剑柄上的棱棱角角让人用着非常不舒服,搞不好手上就会出现伤口。惊人的是那怪物上披拂着深黑色的厚甲,被青铜剑刺过的地方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印记。

    怪物被刚才扑空后的一撞撞得大脑七荤八素的反应明显迟钝了许多,但是依旧野不改撕心裂肺的号叫着,通过头顶矿灯的照怪物的脸部轮廓清晰的呈现在我眼前,巨大的口器、双目让我看得真切,想不到世间竟会有如此恐怖的怪物。

    这时怪物一怔将巨大躯快速缩回到了矿灯灯光照不到的黑暗当中。我心中稍稍一松本以为一切又恢复到了平静当中,只看那怪物挥舞着两个巨大的螫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又向我扑来,巨大的虫螯呼啸着横扫过来,将我兜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如果没有头盔的保护,我恐怕早已粉碎骨了,头盔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碎成了数瓣,矿灯也耸拉着垂在上面,出于本能,我双手握住青铜剑与那怪物殊死搏斗,而怪物好像不急于杀死我,而是先蹂躏我,让我丧失体力,然后再慢慢吞噬我,或许它是出于某种原因,不敢正面面对我或是不能正面面对我。

    我边狼狈的躲闪着怪物的攻击大脑边飞速的运转着,这怪物看起来像是一只大黑蝎子,可黑蝎子几斤几两我清楚得狠,在北京我还经常烤着吃,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蝎子?想想贵州的遭遇,再看看眼前的场景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黑蝎子自上而下朝我攻击完全占不到优势,几次攻势都被我巧妙的躲过,也不知道这来的。

    我找准机会,拼命摆脱蝎子的巨螯向一个方向跑路,那蝎子还不死心,从上面蹦了下来,疯狂的向我追去,大黑蝎子庞大的躯从高空坠落下砸在地上地面都随之震颤了起来,我站立不稳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上,眼看那大黑蝎子的螯就要将我拦腰铡断之际,一声炸响传来只能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相继而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草药味道,大蝎子在我后面,被烟雾所笼罩,我趁机继续跑路。

    前面,几束灯光打来,听到有人大喊我的名字,赶紧呼应原来是张文武几人下来接应我了心中不免激动了几分。

    来到他们边来不及喘息与质问,赶紧找了处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张文武在一旁打着灯凝视那巨大怪物,嘴角露出了一丝常人无法察觉的冷笑。通过几次长时间的接触,张文武的脾气与秉我已经摸得差不多了,他为人和气从不与人大发脾气,整个人让人初见绝对会认为此人有很深的城府,他那郁惨白的脸在暗的地下看起来更是恐怖。

    “你们怎么下来了?”我道。

    张文武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你,你掉下去也不知是死是活,到时候我怎么和你妹妹交代啊!”

    提起掉下去这件事,我不得不要和张文武好好聊聊,我一把揪住他的脖领狠狠道:“我的绳索是不是你弄断的?”

    “怎么可能?你好好看看,那绳子分明是从拦腰折断的,我哪有那么长的胳膊?”

    说到也是不过张文武要是想害死我,根本不用在这里,在贵州的那段子里足够他害死我千百次的。

    “玲子呢?”玲子并没有在众人当中,我忙道。

    廖姑娘对我说道:“她在上边车里面睡觉呢!”

    此刻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有人下故意引我们下来,玲子如今还被他们留在了上面,这分明不是要将玲子她置于危险之中吗!我怒道:

    “你怎么搞的!怎么能将玲子一人留在上面?”

    廖姑娘满脸委屈,失声道:“我不知道下面的况,以为强哥你只是被困在了里面,所以就让小玲留在上面!”

    我见人家姑娘满脸委屈,一个大老爷们说话那么重,也不好再说什么,连忙道:“廖姑娘对不起!刚才我说话重了点!”

    廖姑娘摇了摇头,说道:“还是我上去去照看廖姑娘吧!”

    我看了看一旁的张文武只见他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成!你先上去,我和强子还有永吉去找老熊!”

    众人来到那个竖洞下面一瞧,顿时傻了眼,他们下来时垂下来的绳索此时已经不知去向。

    突然众人后传来一阵动的声音,只见那巨大的黑蝎子正咆哮着向我们跑来,顿时众人乱了分寸四散躲了起来。

    我拉着永吉,说道:“刚才那草药味道的东西是你扔的吗?”

    永吉嘿嘿一笑露出了那几颗洁白的大板牙,又冲我晃了晃上的挎包,只见里面塞满了草药与一种黑色的球状物体,看来永吉这次准备的东西还真齐全。

    那大黑蝎子疯了般向我们这边冲刺过来,众人惊出了一冷汗尤其是廖若水,险些哭出来,还好那黑蝎子的目标并不是我们,只见它飞快的从我们边冲了过去,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本章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古墓伏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