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跨步、转、高高的跃起!篮的姿势已经摆出来了。森重宽已经半长莫及,名朋工业的替补中锋奋力的高高跃起,拼命的伸长右手去阻挡对手的投篮。“嗖!”替补中锋的右手五指从空气中划过,什么也没有碰到。稍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篮球飞起一道弧线飞向篮筐。

    跨步转后仰跳投!

    199公分的长人一步跨出去可以横移一米多的距离,如果是转跨步这个长度还要增加。一步跨出去便已经脱离了对方的双人包夹。单独对方替补中锋一个人防守,但是气势上的差距哪怕对手就在眼前摆出投篮的姿势,他也没法给对手任何威慑力。

    命中了这个投篮,湘北已经将分差拉开到了16分。在球场内雷鸣一般的掌声、喝彩声中,湘北的替补席上在齐声呐喊:“二十分、二十分!”

    分数只要拉开到二十分,对手就没有任何翻的机会了。

    “二十分?”森重宽勃然大怒,“少瞧不起人了!”从他进入高中以来,名朋工业从来都只有欺负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输球的经历,更别说输给对手二十分。

    “传给我!”被怒火包围的森重宽主动要球。名朋工业的传球立刻送到。接球、侧、沉肩,“轰!”两个大个子迎面相撞人仰马翻。

    “笛!”哨声响起,“撞人犯规!”

    “可恶!”坐在地上的森重宽恨恨的用拳头砸了一下地板,站起来之后便立刻回去防守。

    坐在地板上我微笑着目送着森重宽的背影,虽然是对手,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喜欢这个大个子。即使处在愤怒之中,依然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拉着樱木花道伸过来的右手,我站起来。看着边这个红头发的小子,我忍不住拍了拍樱木花道的肩膀道:“樱木,你以后的对手可是一个相当了得的家伙呢!”

    樱木花道看着对面的大个子的背影,抿嘴,罕见的没有嘴硬反驳。已经逐渐深入篮球世界的樱木花道已经可以能够明白对手的厉害。这个大个子绝对是和流川枫那个狐狸同一个级别的高手,可是在面对大猩猩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还手的余地。

    那么大猩猩究竟有多厉害?

    湘北的反击,篮球再一次传到我手中。沉肩佯动,背后抖腕,篮球从背后出去,三井快步杀到,区外无人防守,接球急停跳投。

    球进,得分!

    十八分了!

    名朋工业整个球队被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一支球队从预选赛打到现在太顺利了,第一次经历这种危急时刻,名朋工业的球员们抗压能力未免有些缺乏。这个时候应该是王牌球员站出来挽救球队,可是这个时候森重宽正被前所未有的强敌给缠住,根本没有任何转寰的余地。

    名朋工业虽然还没有山穷水尽,但是他们正急速的朝着山穷水尽的方向滑落。

    名朋工业的教练理论上山是另一个可以挽救局势的人。可是上半场的两次暂停机会都已经用完了,最好的球员都已经在球场上,教练心中纵然有大把的战术变化可以改变这种局势,也要球员能够执行才行。名朋工业的王牌球员战术核心是一个一年级的新人,他们在享受着超级新人为球队带来的荣耀同时,也必须接受新人球员的弱点和不足。比起技术上的粗糙,森重宽的战术素养在球场上双方十名球员中仅仅比樱木花道好一些。

    王牌球员战术执行能力的欠缺让这一支全国四强球队在危急时候的应变能力特别的脆弱。

    名朋工业绝对甘心就这样输掉比赛。“换人!”上半场第十分钟,名朋工业请求换人。十五号的王牌球员被换下场,增加一个后卫。

    这样的阵容可以挡住气势如虹的湘北篮球队吗?当然不能!没有了森重宽在内线的防守,名朋工业的内线根本就只有被蹂躏的份。

    背筐,强壮的体仿佛推土机一般扛着对方两名防守球员强行挤入内线,转扣篮得手!这是森重宽过去几场比赛中最经常上演的一幕,现在却在球场上由对方中锋演绎出来,而对方扣篮的时候篮筐下人仰马翻的却是名朋工业的球员。

    “可恶!”森重宽握着拳头重重的捶着椅子。

    “阿宽,没有时间生气了。”小老头教练道。

    “大叔,我要怎么做才能打败那个家伙!”森重宽期待的看着这个将自己引领上篮球道路的恩师。

    小老头教练将森重宽换下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徒在球场上拙劣的表现。在没有暂停的况下,他只有这样才能面授机宜。

    小老头也不废话,他立刻拿起战术板在上面勾画解释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名朋工业的局面之所以如此被动,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内线被对方封杀遏制。如何让森重宽在对手的纠缠下发挥出实力才是能否改变眼下局势的关键。

    暂停期间名朋工业的小老头教练对森重宽的面授机宜暂且不说,球场上失去了内线防守的中坚,名朋工业的场上局势更加糟糕,就像过去名朋工业森重宽蹂躏对手一样,他们以同样方式在被蹂躏着。湘北的攻击力比是名朋工业更强,内线打开之后水银泻地四面开花,分差转眼间被再一步拉开。

    26分了!

    “笛!”哨声响起,名朋工业换人。十五号森重宽再一次上场。

    这个时候距离上半场比赛结束还有四分半钟。

    名朋工业的小老头教练究竟给了森重宽什么样的战术,森重宽上场真的就能改变比赛的局势吗?

    我双臂展开过在篮下摆出了防守姿势:来吧,最后一决胜负吧!

    PS:感觉很糟糕,比赛写不下去了,不想将阿宽写得这么差劲,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名朋工业不惨败的理由!

重要声明:小说《灌篮之我是赤木刚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