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 迷阵之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胡不凡三人又回到地道里,重新点燃火折,向前摸进。--凤舞文学网--

    忽然走在后面红娘叫道:“哥,不好,你看这墙壁好象在动!”胡不凡仔细一看,果然。

    当下停下脚步,那墙却不动了。又试着走了几步,红娘又叫了起来:“墙又动了。”

    胡不凡停下一看,墙又不动了!

    这下他明白了,原来墙是随人动的,人动墙动,人不动,墙不动!

    胡不凡知道这肯定是幻觉,不敢乱闯了,当下站立原地,往上打量,想再打一个洞冲出去。可他再次向上看屋顶的时候,就觉得眼晕,连浅浅的石缝都看不清楚,仿佛所有的石头都是通体的。

    这下,他可傻眼了,一时间半点主意都没了,只得让两人陪自己席地坐下。

    可就在这时候,忽听旁边过道里有人群奔行的声音,还间或有人呼喝之声,越来越响,难辩远近,忽而在前,赡之在后。

    当下“霍”得一声站起来,他平举手中的宝刀,把两小姑娘护在后。

    突然,破空的风声传来,三柄长矛从黑暗中突兀而至,转眼就至了前,胡不凡大刀一挥,轻轻一绞,把矛头削断。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紧跟着是一阵箭雨袭来,他只好大喝一声,大刀形成了一个扇面,就听“当当”之声不绝,来矢纷纷落地。

    可这时侧的墙面又突兀出几柄长矛,直奔他的胁下,后面的红娘惊叫出声,就见胡不凡手中不停,单脚金鸡独立,另一脚出脚台电,一下子就把几根长矛给踢断。

    刚躲过这几轮攻击,就见前面的地面一翻,一个满是带刺的木栅栏向他压来;而两面的墙壁就如同移动的石山一般向他夹来。

    他双手夹起两女孩,形迅速后退,瞬时逃至另一个岔口。

    迷阵中突然涌起了阵阵烟雾,间或还有红光阵阵,不时的有冷箭冷枪从中袭来,更为甚者,这迷雾仿佛有消魂迷魄之功效。

    三人仿佛站在云端,周围也不再黑暗。小鹿儿忽然张开双手,向前一步一步地走去,口中喃喃地首:“是姐姐吗?我是婉儿,快来,快来,婉儿想你了!”

    红娘也在地上抱作一团,挥发抖:“小姐,小姐,是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胡不凡大吃一惊,正要阻拦,就见前面人影一闪,巧妹牵着那头黄牛走了过来,向自己微笑。胡不凡拼命摇头,让自己清醒,告诉自己这是幻觉。前面那巧妹突然摇一变,变成了爷爷,正背药箱,拿着戒尺向自己怒目而视;后面的那头黄牛也成了弟弟胡一凡,从后面偷偷地打开药箱,不时拿着什么。

    胡不凡叫道:“一凡,不要动,你又偷爷爷药材了”爷爷回头一看,拿起戒尺,回头就是一下。

    胡不凡赶紧上前去拉,可那两人却突然回首伸出两枪,直刺胡不凡的口。

    胡不凡口一痛,顿时清醒过来,浑本能地一闪,那两枪两胁划过,两道血痕,再仔细一看哪里有人,这枪倒是真的。--凤舞文学网--

    他转回头一看,小鹿儿已走到那迷雾深处,不知所踪,而红娘却被上面来的一张大网给吊了起来。他手中的刀当即脱手而出,一下子切断了网上的吊绳,红娘就摔了下来。

    这一摔,红娘也清醒了,迷茫地站了起来,不知所措。

    胡不凡一急之下,不自觉地功行双目,又按照那木牌上的行功路线开始张开目力,没想到这一下子,面前的浓雾似乎淡了许多,小鹿儿躺在迷雾中间,人事不醒。

    他冲过去,摇了摇小鹿儿,没想到小鹿儿一张口,一股甜香扑面而来,胡不凡头一晕,倒退了两步,小鹿儿却变为一只石兽。

    可就在这时,他怀中的那颗白珠突然产生一股凉气,直奔晕乎乎的大脑,瞬时间,大脑就变得十分清醒,眼前的迷雾也似乎淡不可见,可小鹿儿和红娘一个也不见了。

    胡不凡大惊,高声喊道:“小鹿儿,小鹿儿,丫头,丫头......”声音在过道间产生极大的回音,激不已。

    他单手执刀,往前摸索着前进,说来奇怪,除了偶尔有一两支冷箭冷枪外,竟然再无别的危险。

    当他转过另一个岔口的时候,顿时浑,自已竟然好似处在一处火炉之中,有心退回,却再也找不到来路。

    他只得硬着头皮住前试探着前进,越往前,仿佛温度越高,就好象在往地心里前进。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空气仿佛也是的,当下上的柔真气运转全,炎感好象减弱了几分。

    突然,前面两个火球向他面孔扑面而来,他微一闪躲过,但另外两个火球又至面前,慢慢地火球越来越多,一时间仿佛满天星火,就如同进了宇宙间的流星带。

    胡不凡左躲右闪,外带刀挡,周围温度越来越高,手中的刀把已经发烫,头上的发丝也卷了起来。眼睛也好象不够使唤了,因为映入眼帘的都是红光,着实耀眼。

    他脚尖狠狠地点地,形飞快地上升,想挥刀插上岩石,挂住体,这样火球会少一点。但当头一泼泠水浇了下来,一下子把他浑弄湿,他无法躲闪,人就落在地上。

    冷水一碰到地上的气,立刻冒出了“滋滋”的声音,一股难闻的气体就冲了上来。

    胡不凡当然知道,这是水煤气,闻多了可是要致人于死地的,当下摒住了呼吸,利用体内阳相济的内力进行内呼吸,一时间倒不至于气闷。

    可这时温度还在继续升高,浑湿透的衣服蒸气腾腾,旁边的墙壁上也喷出长长的火舌,差点儿添到他的脸上。上面还时不时的有冷水浇下来,却丝毫未能降低温度,反而使里面的空气更希薄,水煤气更多。

    时间在一刻一刻地流失,这一条条长长的通道简直成了死亡通道。他象是体会到当年孙悟空关在八卦炉里的滋味。

    突然前面过道中央出现了几条烧红的铁链,从上而下,整齐地布开,要想通过非得斩断它们不可。不过这次他有了谨慎,不会只是这么简单吧?他稍稍犹豫了一下,一咬牙,挥开手中的黑刀,运足真力,就劈了下去,铁链应手而断。

    紧接着就听上面震耳聋的一声巨响,过道的顶部一块巨大的闸门就帖着两壁划了下来。这一下他真的是大惊失色,脚一缩,就退了几步,石闸门一下子就把他关在里面了,再也进退不得。

    原来铁链是拉着石门的,铁链一断,石门就掉,可你要不斩铁链,你根本没办法过去。

    胡不凡当即运足功力向石门劈去,但听见石闸一阵震动,上面密密麻麻地落下许多火球来,有一颗沾在了他的衣袖上,当时就着了起来,他赶紧用手扑灭。

    里面的空气却是越发稀薄,就是闭气也没法撑多久,他只得盘膝坐下,抱元守一,让真气活泼地在周流转,以增加内呼吸的流转。

    他这一坐下不动,过道里的火球也不再掉了,火舌也不再喷了,虽然温度还是渐渐升高。他立即想到,这阵法是随人而动的,人要不动,阵也不动。

    他缓缓闭上眼睛,心念渐渐沉入意识之中,顿时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时间越过越久,他体内的气脉也是越用越短,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不免丧此处,不由有点着急起来。

    这一着急,体内的气息反而杂乱起来。他体内本来阳平衡,只是此时随着温度不断升高,那股柔之气,一边要控制体温,一边要控制呼吸,已经捉襟见肘,而那股阳刚之气已是大占上风,而外面的气又不断刺激阳刚之气的抬头,他再一着急,那阳刚之气就被激发出来了,没别处可发泄,开始压制柔之气。

    这一下柔之气全线崩溃,那阳刚之气猛得就冲进了手厥心包经等经脉大行肆虐,整个体内真气大肆乱走,一时混乱不堪。

    他心中暗悔,这下完了,快走火入魔了。突然浑经脉一阵疼痛,脑袋一紧,当时就人事不知。

    他这一昏过去,体内的真气就变得和煦起来,阳真气开始相互转换,相互滋润。就如现一对吵架的夫妻,大吵过后,反而更显恩

    当他醒来的时候,周围又变得漆黑一片,他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还在地下的过道里。

    微一运气,顿时觉得浑真气充盈,如同江河倒泻,连绵不绝,而原本泾渭分明的两股真气已合而为一,阳刚阳,。他知道自己功力大有进境,乃大为欣慰。

    他其实还有一点不知道,他在昏迷之中,周围的空气已经稀薄得根本不能呼吸,在这种压力下,他体内已自觉形成了内呼吸,可以不用再呼吸体外的空气,而决不会感到气闷。

    他站起来,摸了摸上,却没有发现火折,只好运起目力,终于可能稍微看清一下周围。当下持刀继续前行,却没有发现任何异状,那座石门已重新开启,铁链已是不见,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温度已恢复正常,只有鼻子还不时闻到刺鼻了水煤气的味道。

    他又行了半,就跟初次来到迷阵一样,依然是找不到出口。

    忽然他远远地感到有东西奔了过来,那东西四蹄着地,“呼哧呼哧”喘着气,转眼就来到他的面前,两只火红的眼睛闪着残忍的凶光。原来是一只牛犊般的藏獒。

    他本想一刀劈死他,却突然倒地“亡”。那狗走了过来,用鼻子闻了闻胡不凡,胡不凡顿时一股难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当即摒住了呼吸。

    大概意识到胡不凡已死了,那狗一下子咬住胡不凡的大腿就往外拖去。如此,左转右转,大概拐了七八个弯,胡不凡终于看到出口的亮光。

    两个狱卒打伴的人就在洞口等着,一见狗把人给拖了出来,立刻就接了手。其中一人说道:“你说这人也真厉害,我到这里都十来年了,这才是第二次看见对付一个人要全力发动大阵。”

    “是啊,没想到这人进了迷阵,还能自行出来,还杀了甄堂主,司刑,镇主这才大怒,命令发动大阵。”

    “好了,你快去报告镇主,这人可是镇主亲自要的人。”另一人应了声,当即就出去了。

    胡不凡偷眼打量这地方,这是一间幽暗的黑房子,上面有一个天窗,阳光从天窗中照下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光圈。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他见都没见过的刑具。屋子中间一只火炉烧得火光耀眼,那一支烙铁也发出“吱吱”的响声。

    不一会儿,刚才那人又回来了,后面跟着两银衣卫。那人指着胡不凡说道:“就是这人了,就交给你们了。”

    两银衣卫并不说话,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就把他带了出去。

    穿过几个小院,两人把他带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往地下一扔,禀告道:“镇主,凶手已经带到。”

    “嗯,你们下去吧,尊使,你看这就是你要的人!”

    一个锦衣男子走了过来,用脚踢了胡不凡一下,说道:“原来是个小白脸,难为他这么厉害呢!”

    “是啊,上次国师来信,为了对付他出动了八大金刚,堂主,都被他打败,要不是是迷阵,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对付他呢”

    旁边两胖子走了过来,也用脚踢了踢胡不凡,回头跟冷观音说道:“镇主,多谢镇主为我兄弟出了这口恶气,我等无以为报,就此加入贵镇,以效犬马之劳。”

    冷观音点头道:“有了贤昆仲的相助,何愁大业不成啊。”

    旁边的尊使也说道:“我这就回去,回禀国师和将军,相信必有封赏!”

    这时旁边的贾不仁说道:“那这小子怎么处理?”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祭奠两位死去的堂主!”冷观音的声音。

    “是,镇主,我只是担心昨晚救走小姑娘的那帮高手,人数不少,手也不俗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那尊使道,“很快将军的兵马就会打到此处,到时候这几条小鱼还掀得起风浪吗?贾堂主,剩下的那个红衣小姑娘怎么样啊,有没有交待那帮人的下落。”

    “属下一定尽快审问”

    “哼,你不会是看中了这小丫头了吧,如果你能让她开口,倒是可以让你享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