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八 终出险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原来这秘道是八街用来专门捉拿武林高手的,凡是刑堂不能搞定的高手,都会被骗到这里来。--凤舞文学网--

    这里的道路错综复杂,一般人进入不明究里,都会晕头转向,直至二十天以后,才会有人进来收尸。这里的具体道路只有冷观音及几位堂主才知道。

    “那谁进来收尸?不会是你们堂主吧?”胡不凡问道。

    “当然不会,这里专门养了几条大狗,由狗把死尸拖到门口,外面有人接应。”

    胡不凡又问了几句,那人再也说不出什么新鲜的东西了。胡不凡也知道,象这种级别也不可能知道更多。

    当下一下又把他点晕,搜了搜他的,只发现几两碎银和一把火折。胡不凡把火折递给小鹿儿,又起他起那把长枪向前摸索走去。

    他先用枪在当地做了一个标记,下面写上一个数字,每行十步,再做一个相同的标记,下面标上不同的数字,这样边走边记,等到标到一百零八的数字时,他们又回到原地。

    三人不敢再休息,又换了一条岔路,换上不同的标记,再标上数字,继续摸索。

    忽然,小鹿儿的脚似乎踢到什么东西,一个趔趄。胡不凡一把把她抱住住,点燃火折一看,原来是一块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牌子。

    他把它捡了起来,见上面似乎有字,于是抹去了上面的灰尘,见上面刻着二十个大字:有眼似无眼,有耳似无耳,心存天地感,神法自成尔!

    翻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副行功图,十分奇怪,只有丹田“气海”到“百会”之间的运行轨迹,并无四肢的的任何道。但头部的几处气流走向十分复杂。

    胡不凡心念一动,这大概是哪位武林高手死于此地后,遗留于此的。他不自觉得按照上面的运行线路走了下去。以他现在的功力,气走百,毫无懈滞,一瞬间,已按图走了三遍,却并无所感,只觉耳目似乎稍较平时清明了些。

    当下他随手把牌子放入怀中,继续往前摸索,又化了半天时间,好象把所有的过道都探过了,一共八条道路。

    怪不得叫八街,胡不凡心说道,只是虽然大致探明了道路,却没办法找出出口在哪能儿,也是白搭。他可不知道,这八条路其是是能变化的,只要阵眼一变,这八条路又变成完全不同的路了。

    三人又饥又渴,尤其是两个女孩子,胡不凡警告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很多时候,人不是败在别人手里,而是败在自己手里。

    小鹿儿突然伸出温暖的小手,轻轻地往他嘴里塞了点东西,入口即化,胡不凡用嘴一尝,原来是一块甜糕点,女孩子总是喜欢边带点零食,她也不例外。

    胡不凡还没来得及细想,东西已入了他的肚子,他从头天晚上就没怎么吃东西,又大战了半天,饶是他功力深厚,也有些饥肠辘辘。

    胡不凡见她们俩没动静,忙问道:“你们俩怎么不吃啊?”

    两人齐声说道:“我们不饿!”

    他们早上来的时候太过匆忙,这一块还是小鹿儿昨天忘在上的呢!胡不凡稍一细想,心里就明白了,不由地心里大是感动,说说道:“你们俩先睡会吧,醒来以后,也许能想出办法来。--凤舞文学网--”

    两人乖巧地往他怀里一扒,闭上了眼睛。胡不凡靠着墙壁,闭目养神,心里头也是浮想连篇,突然刚才那块木牌的练功图又出现在眼前,他不由自主的按图又练习起来,越转越是舒服,越舒服越是瞌睡,最后头一歪,他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两小姑娘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柔如丝地看着他。

    胡不凡无限感慨,突然歉意地说:“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陷险地,现如今,我们三个只能死在一块了。”

    小鹿儿幽幽地说:“我妈妈以前说过,出嫁从夫,妻子就要听丈夫的话,这些天是我最开心的子,跟你死在一块,我都不怨。”

    “哥,我本来就是李府的一个小丫头,要打就打,要骂就骂,能跟哥哥这样的大英雄,是红娘的福份,我永远做哥哥的小丫头。”红娘也跟着说道。

    胡不凡顿时嗓子就象什么堵住了一般,心中充溢着某些东西,紧紧地把她们俩搂在怀里。过道里一时意满怀。

    良久,红娘忽然开口道:“哥,你这么大的英雄可不能束手待毙,不管怎样,总要再试试!说不定,还有一点机会。”

    胡不凡霍地一声站了起来:“是啊!真该死,我就不信我胡不凡就被他们困死在这儿!走!”三人又每人拿了一把火折,分头寻找,边走边敲石壁。

    胡不凡教了两人几句口号,每走几步就喊一下,这样彼此能知道大概方位在哪儿。

    胡不凡喊道:“左二十三”,意即往左边走了二十三步。小鹿儿再喊:“右二十”这边小红娘再喊:“前二十八”。就这样,三人又摸索了半天,彼此会合了好几次,又互相鼓励一下,再彼此分开。

    突然黑暗中小红娘尖叫了一声,胡不凡大惊,忙转掠回。只见微弱的灯光下,那个银衣卫满脸歪曲,一手掐住小红娘的脖子,一手拿着火折。

    原来,刚才被胡不凡点晕的银衣卫已经醒了,三人一心找路,竟把他给忽视了。

    胡不凡喝道:“放了他,我们一起找出路,我不会为难你。”

    那人狞笑道:“嘿嘿,我反正是活不了了,你不知道八街的规矩,凡是叛徒,生不如死,还不如就此死掉,家人还能得到照顾!”

    胡不凡道:“我们现在困在这里,都没机会活着出去,怎么死不是个死,还不如大家客客气气,黄泉路上也好做个伴。”

    见那人不为所动,胡不凡又说道:“你看啊,我们已经天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左右不过几天的寿命,不知间里是不是也这么黑,有没有鬼,......”

    “鬼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没有脚......”声音越说越轻。

    胡不凡忽然看着那人的背后,尖叫一声:“鬼啊!”

    所有迷宫里的人都吓了一跳,那人毛骨悚然,猛一回头,手就离开了红娘的脖子,胡不凡手中的长枪如闪电般就飞了出去,正好刺入他的咽嗓,把他的整个人带飞,深深地石壁之中。

    紧跟着两声尖叫又同时想起,两条小的躯象燕一般就投入他的怀里,不停地颤抖。

    胡不凡笑道:“没事,这世上哪有鬼啊,我只是吓吓那个死鬼罢了,好了,别怕了,我们继续再找!”劝了好半天,两人才渐渐安定下来,不过再也不敢单独行动了。

    胡不凡走到那具死尸前,想要拔出长枪,可长枪刺入石壁很深。他稍运真力,往后一拽,只听见“哗”地一声,那石壁塌下来一大块。

    胡不凡一愣,这石壁的坚硬他可是亲手领教过的。当下让两小姑娘点燃火折,仔细观看,只见,整个石壁是用一块块巨石砌成的,石块间的缝很小,这小小的一插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破坏力?他微一沉吟,就想起李天麟在教他神箭的时候所说过的话。

    他说:“任何事物跟人一样,都是有位的,一旦打中位,再牢固的物体都会分崩离析。就如同房子中的主梁,桌椅中的榫头一般。只是比这要玄妙地多。”这是他祖先飞将军李广有夜白虎的时候悟出来的。难道说,这一插正好插中石头的位,引起共振,所以才把石头击碎的?

    可是就是把这墙拆了也没用,谁知道出口在那儿?除非......。胡不凡把目标瞄了瞄过道顶部。他再次挂上墙顶仔细观看,发现上面也是巨石盖顶的,只是不知这巨石有多厚?他又想了一下把怀中两颗珠子拿了出来,在微弱的火光下,过道顿时大放光明,能够隐约看到屋顶。

    把珠子让两女一人一颗照着,胡不凡运足目力往上观看,想找出它的共振点。他运目力的时候不自觉地按照牌子上的功法运行了,就觉得忽然顶部的巨石象照相机的镜头一般在眼前陡然放大,边上面的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那块石块的上面的一个点就是自己找的巨石的位,毫没来由,但心中却有这种想法。

    他双臂较力,运足八成功力就甩了出去,果然,一下子整个枪头就没入了巨石之中。胡不凡大喜,运力把枪拔了下来,又加了两层力向刚才的那个洞去。“扑”地一声,上面起了龟裂,再往下一拽,碎石如雨下,不过还没有洞穿。

    三人不由精神大振。胡不凡突然把枪往上一举,整个体猛得旋转,越转越快,最后形成一支巨大的旋箭,向那半块巨石去。他就觉得手中一震之后再一软,枪居然插进去大半,知道已经插穿巨石,进入了泥土。

    这是他跟罗教头打斗时,跟对方学来的。

    又依样再插了几次,这块巨石终于被摘了下来,再一对照旁边的巨石,却是有半人左右厚度。上面的泥土倒也好办,胡不凡用枪一捣,大片大片的泥土就往向下落。他怕惊动上面,越往上挖得越是慢,大约半盏茶的功夫,仿佛能听到上面有人声了,他更是小心翼翼。

    突然上面几块大理石出现在面前,他知道应该到了,上面应该在屋里。他把大理石托在手里,慢慢地欣开,偷偷地往外看。

    刚一掀开,外面的灯光就了进来,看来这是晚上,正好,胡不凡心想。

    突然一阵似喘非喘的呻吟声传入了胡不凡的耳朵,旁边还有人道:“你这蹄子,你们家贾善仁可不能把你喂饱吧,你看我如何?”

    一个女声嗲道:“他那有你厉害啊,你是真爷嘛!真的爷门!”竟是一屋色。

    胡不凡哪能有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他听那男人说话口音有些耳熟,再一听那女子叫他“真爷”,这才想起原来那人是甄君子。

    他现在不便马上出去,万一惊动了众人,又是一场大麻烦,只好继续挂在上面,耐心等待。只是外面那对狗男女的词秽语着实令他浑不自在,只好向天企求,让此男人早些阳萎。

    但天不从人愿,那甄君子看来真是是爷门,那冲击力是一阵接着一阵,那女子是纵声大叫,又过了良久,那两人才同时大叫一声,摊倒在

    胡不凡知道这时候,两人的防范力最差,于是轻如狸猫地随地一滚,就来到两人前。

    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胡不凡出手如电,就把他们点晕了过去。

    胡不凡这才看清楚,自己是在一间大户人家的卧室里,一张大号的金丝檀上一男一女,男人正是甄君子,女人一对桃花眼,皮肤白嫩,倒也是一副好皮相。

    那洞口就在的侧面,两盏挂着的明灯,其中一盏正好光照到洞口。前是一张圆桌,上面布满了酒菜,还没动过几筷,看样子是想先战斗,后喝酒的。

    胡不凡毫不客气,他已经饿坏了,先抓了一只鸡腿,往嘴里咬了几口,马上又重新跳下过道,把两人接了上来。

    三人坐在桌前,先填了一下肚子,又重新把砖铺好,砖下面用了几根筷子横着,不踩上去根本看不出来。三人转刚想离开,忽然红娘看见那前的衣服下面有一把钢刀,拿起来一看,正是胡不凡的黑刀。

    胡不凡见这帮人果然不是什么善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出手点了两人的死,又把甄君子的衣服换上,自己的脏衣服放入底。

    胡不凡轻轻打开门,正要离开,忽然见一个胖子带了两人急冲冲地奔房间而来。他一招手,让那两丫头一道钻进了旁边的橱柜里,自己一展,上到了正梁之上。

    转眼间,那胖子就开门来到了前,一见上的形,一声震天响的怒吼,伸掌就劈!

    忽听后面有人喊道:“掌下留人!”一个金衣老头飞快地用指摒点胖子后背,那胖子变招。果然那胖子无奈,只好掌到中途,回一转,把那指格开。

    胖子怒喝道:“甄不仁,难道你还要庇护你儿子不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