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五 故人不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众人带着红元庆的尸体,下了莲花山,往襄阳的方向而去。--凤-舞-文-学-网--没想到半路上遇上了红莲花和莲心,红莲花一听这个消息顿时昏厥过去,莲心也哭得死去活来。

    众人又是一阵忙乱,掐人中的掐人中,安慰的安慰。过了好一阵,红莲花才醒了过来,一声不吭,拿起钢刀就要找庄拼命,众人死命地拉住,又是好一阵好说歹说。

    首先必须解决住处问题和食物问题,大家慌忙跳命下山,很多东西都没带。最后莲心说道:“大家先往襄阳方向去,在那里找一座山,重建寨不难,先把寨主的丧事办了再说!上次我们劫的钱粮和器物还在,我和小姐去把它们运回来。”

    老王说:“这种小事,派人去就行了,小姐还得办丧事呢!”莲心向老王使了个眼色,她其实很怕小姐不顾一切去报仇,先把她支开让她安静安静。

    上次劫的钱粮一直寄在一个名叫“八街”的小镇上,原本想等风声过后再出手的,没想到现在自己用得着了。

    两人带了几个较为强壮的喽?就上路了,一路之上,红莲花一言不发,莲心几次想引她说话都没做到,只好由她。

    八街镇是一个有名的黑镇,四方的贼寇有什么买卖都到这里来交易。这里有个名叫冷观音的女人五年前来到这里,一对双剑打得四方贼寇个个臣服,随后她在这里置了很多产业,如酒楼、院、赌场等等,一下子成了贼寇的安乐窝。所以不管什么独行大盗,还是什么江湖草寇,来这里都得规规矩矩,乱了规矩就是和所有的贼寇作对。二年前有人飞贼仗着自己轻功高明,了女人不给钱,第二天就遭到众人围攻,被挑断了手筋给扔了出去。这里买卖公平,任何东西都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也没有人敢在这里随便动武,否则的话就会被镇上的卫士扔出去。

    红莲花却是不常来,他莲花寨原本就很少打劫,也没有那么多的货物出手,那少数的几次还是她年少胆大,一心想要闯江湖时的轻狂。

    今天是个好天气,街上人来人往十分闹。来这里的通常有三类人,一是交易的贼寇,二是过来找乐子的人,三是走投无路的大盗,逃犯。

    “小姐,已以中午了,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莲心说道,见红莲花毫无反应,就擅自作主地把众人带到一个小饭馆里。

    饭馆里人很多,好不容易才找着几个位置。莲心给每个人要了一碗面,递了一碗给红莲花:“小姐,先吃点吧,吃完了还得办事呢。”

    红莲花木然地拿起筷子,往嘴里送了几口,又放下了筷子。“我吃不下,你们吃吧。”这是她开说的第一句话。

    忽然,门外有个熟悉的人影一闪,就进入了人群之中,红莲花不顾一切地推开众人就奔向门口。可是人实在太多,很多正在扒着吃面的人被她一挤,面汤溅在上,纷纷大怒,有脾气大的甚至破口大骂。

    莲心赶紧出来打圆场,“诸位,不好意思,刚才有急事,我给大家陪礼了。”大慨是慑于此地的规矩,众人才悻悻散去。

    红莲花却张望了一阵,失望地回到座位上。--凤-舞-文-学-网--

    吃罢面,莲心到了寄售的刘记店里取回了自己的粮食,把器物兑给了店里,又雇了几辆大车,这才准备离去。

    忽然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姑娘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差点撞在车上,手上拿着几个“同心结”。

    莲心赶忙把她扶住:“小姑娘,小心点,干吗,慌慌张张地。”

    什么,我哥哥不见了,我得找他!”小姑娘抬起美眸,四个张望,样子十分着急。

    这时从旁边几个流里流气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阳怪气地说:“小姑娘,怎么,哥哥找不到了,不如随我们吧,我保证比你哥哥还疼你。”说罢,几人放声大笑。打架斗殴不行,嘴里调戏一下没事吧。

    小姑娘吓着浑哆嗦,往后直躲。

    旁边的红莲花一看气坏了,她正蹩着一肚子气没处撒呢,当下一声喝,长剑突然出鞘,化为游龙,一下子就在顶在说话人的脖子上,抬起一脚,就把那人踢为滚地葫芦。

    旁边几人一看可炸了锅了:“打人了,有人动手了,快来人呐!”非常迅速地从街头传来几声马蹄声,几个穿着银色衣服的护卫各持长枪就冲了过来。

    为首的人喝道:“大胆,在八街还有人敢动武,还不放下武器,等待处罚。”

    小姑娘这时反而走了出来,壮着胆子说道:“是那几个人欺负我的,这位姐姐来帮我,才打了她们的。”

    几个护卫见小姑娘冰雪可,也不忍心呵斥她,当下放软声音说道:“不管怎么样,都有我们的司刑来审定,你就不必多说了,来啊,快把他们几个都带走!”

    那几人喊道:“凭什么,我们又没动手,要抓只能抓那母老虎。”

    红莲花一听那几人又口不择言,当下分心便刺。这一下,那几人得势了,赶紧喊道:“看见没,就是这个母老虎还当街行凶,看见没。”

    为首的那护卫手中长枪一摆就挡住了红莲花的剑,喝道:“还不束手就擒。”

    红莲花那里肯听,摆剑又要剌那几人。护卫大枪抖了抖,顿时出现了七个枪头,再奔红莲花七处要害,如果她继续攻击,不免为他所伤。

    红莲花几次被他所拦,心中实在是怒不可抑,直接展开剑势向他攻去。她这剑法还是经胡不凡改良过的,又加上了胡家轻功中“灵”字决的一点步法,已是十分厉害了。只见她化为一朵红云,飘来忽去,很是难防,那护卫使得又是长枪,不利于近攻击。因此被她得跳下了马,还节节败退。

    红莲花见他败退,收回长剑,气已消了大半,说了声:“不过如此!”转就要离去。

    忽听外面看闹的人群中有人冷笑了一声:“兀那女子,好大的口气,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枪法。”

    人群一分,个面走出个满酒气的干瘪老头,几缕乱糟糟的山羊胡耷拉着,样子十分颓废。

    几个护卫一看他来了,高声叫道:“罗教头。”罗教头并不理会他们,伸手抢过败退那人的枪,“我跟你们说过,‘枪随意走,势如风磨’,看清楚了。”

    老头一枪在手,一反刚才的萎萎缩缩的形象,两眼精光四,气岳凝重,神威凛凛。忽地一枪突出,势如去矢,直点红莲花咽喉。

    红莲花其实已有准备,只是没想到来势如此之快,扬头折腰,体整个形成了圆形,再一翻,剑势直取老头。老头枪尾一摆,如同风磨一般就推了过来。

    两人战了大约七八个回合,那老头的枪又快又猛,似乎摆脱了枪不利于近战的缺点,把个红莲花得再无进攻之力。最后,老头一式“白鹤掠翅”,腾而起,如苍鹰扑免一般直取红莲花前

    红莲花再想躲,全已罩在枪势之下,无处躲避,只得把眼一闭,脑中又闪过了那一双复杂多的眼睛。

    等了半天没动静,红莲花把眼睁开一看,只见枪尖被一只白净的手牢牢握在手中,场中已多了一个书生,白衣飘飘,倜傥之极。

    “啊”场中有几人一下子叫出声来,红莲花再也离不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来人。

    来人正是胡不凡。他与红娘,小鹿儿路过八街镇,见此地比寻常镇口要闹地多,不由大是诧异。于是三人决定在此打尖一天。

    小鹿儿好玩,原本在家时,有什么好吃好玩的自有下人送来,家里人也从来不许她单独出去,那里有过如此自由逛街的机会。她见什么都好奇,东看看,西瞅瞅,不一会儿就被一个做“同心结”的妇女吸引了过去。

    “中国结”的历史渊源很早,起源于绳结,最有名的是同心结。古人喜欢用锦带编成连环回文式的结来表达相愫,并美其名称为同心结。梁武帝诗词中有:腰间双绮带,梦为同心结。在唐朝的教坊乐曲中,尚有《同心结》这个词牌名。

    那妇人见她着不俗,又是天真年少,少不了花言巧语,哄她买了不少同心结。没想到这一来倒真引起她的兴趣了,于是就在旁边笨手笨脚地自己编织起来,这才与胡不凡失散。

    胡不凡一看小鹿儿失踪,也比较着急,与红娘分头去找,找了半天,看见前面围了一大群人,就挤了进去,正好碰见罗教头枪刺红莲花,小鹿儿也在旁边看着。他这才及时出手,抓住枪头。

    罗教头其实并不想要红莲花的命,他自有把握有帖近她衣服的时候把枪收住,没想到一下子来这么一位年轻人,当下一回手,把枪收回。

    胡不凡一抱拳:“老人家,得饶人处且饶人,何苦要了这位姑娘的姓命。”

    罗教头点点头:“年轻人,不错,能拦住我这一枪,的确不简单,再来试试这一枪怎么样。”说着手腕一抖,出来十三个枪头,或实或虚,或明或暗,直置胡不凡十三处要害。

    胡不凡单手一晃,出来无数只手,无论枪头指向何处,都会被他抓住,这是他从“观音千叶手”里悟出来的。果然,罗教头双臂觉得一震,那些枪头就此消失,剩下的一个就在胡不凡手中。

    罗教头大喝一声,收回大枪,腾一跃,子在空中崩得笔直,快速旋转,形成了一支破空的巨箭,直向胡不凡钻来。旁边众人一看威势,不由地大惊失色,原来枪法还可以有这么大的威力,红莲花她们也为之捏了一把汗。

    没想到众人眼前一花,待定神一看,枪头又落入了胡不凡的手中。本来他接这箭并没那么轻松,可是他学的“李家神箭”中有一门接箭的法门,无论是旋箭,连珠箭,都有相应的法门来对付,他刚才见罗教头的枪势颇似来袭之箭,于是大胆运用此法门,没想到一下成功。

    对面的罗教头呆呆的看着他,一副不可思议的表,原本他使出以后,还颇有后悔,没来由要伤了年轻人怎么办,没想到一下就一败涂地。他长叹一声,把手中枪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人群,又恢复了刚才那种猥琐形象。胡不凡在后面叫道:“前辈,前辈......”那人已混入人群走远了。

    红莲花站起来,泪眼朦胧地看着胡不凡,想象他该怎样象以前一样的拥抱自己。

    没想到旁边的那小姑娘一下子跳了起来,扑在他的怀里,把他紧紧地抱住。胡不凡用手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揉了揉,假怒地说道:“看你以后还敢再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快走吧!”两人分开人群就往个走去,看都没看红莲花一眼。

    红莲花顿时呆住了,难道是我认错人了,不可能,这种捏鼻子的动作是他最喜欢的,边神态都是一模一样。

    “胡不凡,你太过份了,你把我们大家都忘了吗?”莲心实在忍不住了,跳了出来,大声骂道。

    胡不凡诧异地回过头来,仔细看了看莲心:“姑娘,我真的认识你吗?”

    “你少装蒜,你认不认得我倒无所谓,你认不认得她?”莲心用手一指莲花。

    胡不凡扭头仔细看了看莲花,摇了摇头:“姑娘,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心气坏了,扑上来就要抓胡不凡的衣襟。胡不凡啪地一下抓住她的手,“慢着,你干什么,我真的记不得了,你把话说清楚!”

    一旁走出个穿红衣服的小丫环,一把就把莲心推开,一手叉腰,象一只发怒的小老虎:“你们是怎么回事啊,我家公子说过不认识你了,你还纠缠干吗?好心救了你们,还落个没好报,难道还要讹人不成。”

    “你是何人,在这里指手划脚?”莲心也不是省油灯。

    “我是公子的妹妹,这位小姑娘就是我小嫂子,怎么样。”

    莲心更是吃惊,大叫:“胡不凡,你!”

    “慢着,丫头退下,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胡不凡觉得事有点不同寻常,难道自己还有别的女人不成?

    “好了,莲心,别说了,我们走!”红莲花心都碎了,朝也盼,晚了盼,却盼来了这个结果。

    “小姐心还想说什么。

    红莲花却说了一声:“你不走,我走!”转上马就走。

    胡不凡一下子拦在马前,想说什么,红莲花狠狠地一鞭抽了下来,却在中途一转打在红马的上,那马长嘶一声,一溜烟的向镇外奔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