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三 “桃花陷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当天晚上,胡不凡也多喝了一点,早早地回房休息去了。--凤-舞-文-学-网--

    蓝小姐有些失魂落魄,一个人在花园里徘徊。

    一旁的碧玉一看有些心疼,就说道:“小姐,你是不是看中那个胡公子了,喜欢你就说吗,象你这样闷葫芦,人家怎么知道嘛!”

    蓝菲玉兀自嘴硬:“你这死丫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谁看中胡公子了,人家可是有妻子的,别瞎说,没得让人看了笑话!”

    “你睢,我都跟了你这么多年了,还能看不出来?从来没见你这么烦过,还嘴硬,算了,当我没说,我去找红娘玩了。”

    “别,好碧玉,人家只是心里烦,你就陪陪我嘛!”蓝菲玉哀求道。

    “唉,我的傻小姐,好吧!”碧玉叹了口气。她们俩从小一起长大,同姐妹,无话不谈,不知为什么,今天两人就呆坐着半响都没人开口。

    “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嘛,连我都不告诉,我怎么帮你呀,有时候人是不能死要面子的。”碧玉劝道。

    “没什么嘛,就是心里有些闷,什么死要面子。”

    “唉,我其实是佩服红娘的,人家象我一样一个小小的丫环,就敢自己帮自己小姐选婿,结果终于跳出苦海了。以后小姐不知要嫁与何人?我总是要跟着小姐的,只是希望小姐以且的夫婿能够人好一点,最好是象那位胡公子一样。你看人家红娘过得多舒心呐。”碧玉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

    “你觉得胡公子好吗?我怎么不觉得。”蓝小姐蹩了半天,忽然开口问碧玉。

    “那当然了,象胡公子这样的人天底下那里去找,文武全材,医术又高,还没半点架子,小姐要是能嫁这样的人,我们当丫环的也就省心了。”

    “可是胡公子不是已经有妻子了吗?”

    “那好办,胡公子听说还有一个红什么莲花的妻子,他既然能有两个,就能有三个,象小姐的家世她们哪能里比得了。到时候,小姐为正,那两人为妾,不就结了。”

    “可是......”蓝菲青似乎言又止。

    “别可是可是了,你告诉我,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们也别瞎忙了,要是喜欢,我来和红娘想办法。”

    ......静默无声。

    “真是急死人,算了,我也别管了,白跟小红娘了这几天近乎,人家可是明天就要走了。”碧玉说着就要离去。

    “别走,行吗?”

    “那你就该给我个准话”。

    “不说话......不就是答应了。”蓝菲青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如同蚊子叫唤一样。

    “那就行了,我去找红娘。”碧玉一阵风地走了。

    蓝菲玉呆呆地站在假山旁,脸跟块红布似的,眼睛向四周张望,见无人过来,才放下心来。

    不一会儿,碧玉拉着红娘来了。“红娘,话我都跟你说了,姐妹一场,你看帮不帮这个忙!我们姐妹的幸福可全在你上了。”碧玉直接了当。

    “这个......,我只是个丫环,恐怕作不了主。--凤-舞-文-学-网--我得先探探我哥的口风”红娘推脱道。

    “少来,你看,你找了个好主人,以后逍遥自在,我们可以后不知该怎么办。唉,同人不同命啊,红娘啊,你要是能帮我们,以后我们一直在一起做姐妹岂不是好。”

    “这个,我想想,”红娘看了看碧玉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又看了看后沉默不语的蓝小姐,只好说道:“好吧,我尽量试试。”

    “这才是我的好姐妹”碧玉拉住红娘的手,“来,我们一起合计合计。”

    “我家公子有几个缺点,一就是心肠太软,而且最怕女孩子哭泣;二就是很有责任感,决不负心,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以前的妻子拒绝我家小姐;三,就是最喜欢助人了,见不得别人受苦受难!这样,我们可以......”

    两个丫环在旁边“密谋”起来,只留下蓝小姐呆立在旁边,不知所措。

    第二天一大早,碧玉就过来找胡不凡,说红娘体不适,需要再休息一天。胡不凡当即就要为红娘看病,碧玉白了他一眼,告诉他红娘是上的那个来了,不方便!胡不凡没法,只得再逗留一天。

    接着碧玉又递给了胡不凡一张纸条。胡不凡打开一看,字体娟秀,明显是女孩子写的,上书:“辰时,后山桃花亭,邀君相会。”

    这时蓝菲青一下子从外面蹦了进来,“兄弟,今天就别走了,我带你去见见几个江湖朋友,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

    碧玉拉了蓝菲青一把,把他拖出门外,对他耳语了几句。蓝菲青突然一拍脑袋:“哎呀,我得去看看父亲,还有点事,先失陪了,中午再来找你喝酒。”一溜烟地走了。

    胡不凡拿着纸条,心里跟明镜一般,象那样温柔漂亮的女孩子,谁不喜欢?似乎又体会到后世同女朋友初次约会的形。可是自己已经有人了,人总不能见一个一个吧,三妻四妾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总得有能力让别人幸福吧,这不单纯是物质上的事。占有太强,到最后只会让自己家后院着火,争风吃醋,有何幸福可言?

    蓝府的后山其实是个小山包,连绵几十里长,山上多桃树,后来蓝府专门修了一座亭子,以观赏桃花,取名“桃花亭”。

    此时正是桃花盛开时节,漫山遍野的桃蕾似乎被惊醒了一般,争先恐后地露出迷人的微笑,喷出醉人的芳香。东一枝,西一枝,如同一片胭脂云向周边漫延开来,在初的晨光中,洋溢着生机勃勃的艳丽。

    粉红嫩的花海之中,一个同样俏丽妩媚的脸,藏在桃花半隐的亭子之中。

    胡不凡迈步走上桃花亭,见蓝菲青一粉红色的长裙,一尘不染,乌黑的头发盘成反绾式,留下一燕尾,背对着胡不凡,只留下无限美好的线条。

    胡不凡轻咳了一声,蓝小姐如同受惊的麻雀一般,子一跳,却不回头。

    “蓝姑娘,你看今天天气好,不如与在下一同游玩一番如何?”胡不凡打破僵局。

    “就依胡公子的。”姑娘轻声地回答。两人沿着亭子向外延伸的小路,漫无目的地走着。

    “胡公子,漫山的桃花如此艳丽,不如咱们作诗如何?”姑娘突然提议道。

    “啊,在下诗才平庸,就抛砖引玉,先剽......不,作一首”胡不凡差点说漏了嘴。“满树和烂漫红,万枝丹彩灼融。何当结作千年实,将示人间造化工。”

    “好诗,好诗,只此一诗写活了这满山的桃景,小女子几乎不敢献丑了。胡公子,你说那满树和为那般,只为那千年实吗?”

    “你看啊,人生其实就如同桃花一般短暂,看上去艳丽多彩,却终归去无多。所以人生一世,必须留下点什么,不管是文章典籍,还是传家的精神,只要能用以勉励后人。这才是真正的千年实,不枉造化之功。”

    “你说的是你们男儿的事,咱们女人家的,将来只有相夫教子,贤妻良母的命,如果嫁个好人家还好,要是嫁错了郎,这一辈子可就全毁了。”蓝菲青突然幽幽地说。

    “唉,这千年以来就是男权世界,以后女人还会更可怜,也许再过个一千多年,这形才会改变。”胡不凡叹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会这样。”

    “这说来就话长了,自从盘古开天劈地,女娲造人开始,男女之间其实是平等的。后来由于社会分工的不同,才形成了差异,......”胡不凡找了块岩石一坐,侃侃而谈,他知道很多东西唐朝人是难以明白的,他尽量用当时的语言,简要地把男权发展史说了一通。饶是如此,很多观点都让蓝小姐目瞪口呆,想来又极有道理,不知道这位胡公子是从那本书上看到的。

    一转眼一个时辰过去了,胡不凡站起来,见蓝小姐呆呆地看着自己,薄施粉黛,肤光如雪,俨然是花林中最美丽的桃花。

    两人目光一碰,蓝菲玉脸色一红,赶紧低头向前走去,胡不凡紧跟而上。

    眼前是一条浅沟,是桃花山上的雨水自然冲刷而成的,上面覆盖着似有似无的青苔。蓝小姐一脚踏了上去,猛得一滑,子后仰,就要坐在地上。

    胡不凡手捷眼快,用手一抄,就把她拦腰抱住。顿时只觉得温暖满怀,蓝小姐“嘤”地一声,扒在他的怀里。

    胡不凡一时手足无措,心里又满怀期望,又觉不妥,就这么呆呆地站着,良久无语。

    蓝小姐抬起臻首,满脸晕红地看着胡不凡,努力地挣脱了胡不凡的怀抱,忽然,“哎哟”一声,秀眉一皱,说道:“我的脚崴了,动不了了。”

    胡不凡忙说道:“我来帮你看看吧!”

    “不行,女孩子的脚是不能让人看的。除非......是她的夫君”蓝小姐低声说道。

    “那我先背你回去吧!”胡不凡为难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嗯。”过了老半天,蓝小姐才开口答应,眼睛却根本不敢看胡不凡。

    一个温柔的子轻轻地扒在胡不凡的背上,浑若无物,处女的清香飘进胡不凡的鼻子里,让他觉得如入仙境。

    刚走了几十步,忽然从一棵桃树的拐角之处,碧玉跳了出来,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小姐,你怎么?你们......”

    蓝小姐一下子就从胡不凡背上滑了下来,脚也不痛了,面红耳赤,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碧玉,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胡不凡试图解释。“别说了,我都看见了,你欺负我家小姐,不行,我得告诉老爷去。”碧玉转就走。

    蓝小姐一把拉住碧玉,摇了摇头:“别说,我爹爹一生气,就会打死我的。再说他体刚好,别再急出个什么事。”

    碧玉眼珠一转,突然说道:“不让我不说也行,除非胡公子答应娶我家小姐,真要成了,那就什么事也没了。”

    蓝小姐低着头不说话了,看着自己的脚尖。

    “那个,我已经有了一个妻子,有可能是两个,我不可能抛弃任何一个。蓝小姐是大家闺秀,不可能给人做妾,如果小姐不嫌弃,就同她们一样做妻子,在下一定一视同仁,视作心肝。不知蓝小姐愿意否?”

    蓝小姐用脚尖不停地踩着地上的小草,半天不吭声。

    碧玉急了,赶紧推了小姐一把:“你倒是快说话呀,真是急死人!”

    “我愿意”声音低不可闻。

    碧玉这才笑了,说道:“胡公子,不,现在应该叫姑爷了,你总得给一件信物吧,要不然怎么定啊!”

    胡不凡摸了半天,才扣出一枚一元硬币,觉得着实寒碜。没想到碧玉接过硬币却甚是稀旱,翻来复去看了半天才交给小姐。那小姐也摸出一枚玉佩,十分精致,还带有余温,让碧玉交给胡不凡。

    胡不凡感叹,没想到一元硬币能换一个老婆,前面换了个巧妹,这次换了个蓝小姐,上还有一枚,不知能换谁。呸,想得倒美,得陇望蜀,真不要脸。

    三人接着慢慢地往山下走去,蓝小姐脚也突然“好”了,走在胡不凡前面一声不响。

    刚到桃花亭,蓝菲青在那边等着呢。一见碧玉赶紧问道:“成了吗?”碧玉朝他眨了眨眼,蓝菲青一跳多高:“太好了,我终于找到好妹夫了,行了,妹夫,今天得陪我好好地喝几杯。”

    胡不凡突然假装怒道:“你们早有预谋吧,红娘是主谋吧!丫头,你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在旁边躲着。”

    小红娘慢慢从一株桃树后面走了出来,手牵着衣角低着头,“哥,......”

    “你呀!”胡不凡一把捏住她的鼻子,狠狠地揉了一下。

    “啊,饶了我吧,哥,下次我再也不敢了,鼻子塌了就不好看了。”红娘叫道。众人相视一笑。

    当天蓝府又是张灯结彩,简直是双喜临门,蓝天和蓝天生兄弟尤其高兴。哥儿俩最疼的就是这个蓝菲玉,平时上门提亲的不少,但两人都看不上眼,总觉得自家的女孩子,又漂亮又懂事,非要找一个文武又全,又豪仗义的伟男子不可。今看胡不凡怎么看怎么顺眼。

    胡不凡顺便把那壶药酒相送,这可是天下难买的至宝啊!蓝天和内伤以好,昨天一天用功,自觉颇有进阶,再有了这壶药酒,功力很有可能超过以往。

    蓝菲青当然也是兴高彩烈,在门口迎接来往客人,不时地向人推荐自己的妹夫,直夸得天上少有,地上难寻,胡不凡也浑起鸡皮疙瘩。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