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二 作客蓝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蓝家住在凤来镇的另一面,离此大约有三四里路程。--凤舞文学网--

    蓝家和虎家是本地有名的两大旺族,两家都是前朝的武将后代,蓝家祖上三十年前做过忠武将军,而虎家却是则天朝千牛卫中郎将的后人。迁居此地后,两家明争暗斗,谁也不肯落于下风。

    原来那位蓝小姐蓝菲玉担心胡不凡在虎家遇害,回去想找他二叔过来帮忙,但不巧,正好二叔出去了。小丫环碧玉嘴快,这事就被蓝菲青知道了,于是就自己胡思乱想,以为妹妹看上了什么人不敢说,这才单前往虎府捞人。

    这蓝菲青为人十分豪爽,又不失为天真,让胡不凡很是喜欢,仿佛又看见了弟弟胡一凡。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另一所大宅院,规模同虎家差相仿佛,这二家在宅院上也是不肯小于对方的。

    蓝菲青从马上一跃而下,开口就嚷道:“妹妹,快出来,我把你要的人带回来了。”话音刚落,人已经到了里屋了。胡不凡摇头苦笑,这子简直跟一凡一模一样啊!

    过了一会儿,香风一阵,蓝小姐从里屋飘然而出,面色菲红,似乎甚是害羞。胡不凡冲她一抱拳:“多谢蓝小姐托令兄相救,胡某感激不尽!”还未等蓝菲玉开口,蓝菲青先说话了:“谢什么谢,听说胡兄弟功夫不错,我还没请教请教呢,这样吧,我先备下酒宴,咱们边吃边聊!”

    胡不凡见人家如此盛,也不好推辞,当即就应了。蓝菲玉面嫩,不好意思相陪,当下胡不凡和蓝菲玉在偏厅里摆下小宴,两人对饮起来。

    蓝菲青举起酒杯,说道:“听说胡兄弟手很是不凡,只一招就把虎强的断了,真是痛快,来,我敬你一杯。”胡不凡举杯回敬,忽然觉得一股冲力自蓝菲青酒杯处传来,直将自己的酒杯撞翻,心里顿时明了,这是傻小子想试一下自己的功力呢。

    他微微一笑,若无其事的把手中的酒喝了。蓝菲青觉得奇怪,自己手中的劲力如泥牛入海一样,不知所踪,但对方似乎浑然不觉,难道说自己用力错了,不应该呀!

    他心中并不服气,见胡不凡正挟起一块牛,当下筷子往前一送,想从他筷子里把牛夺回,口中说道:“牛太肥,还是我来吃吧!”

    胡不凡不慌不忙,见他筷子一到,手中一松,这块牛就往桌上掉去,蓝菲青一挟就挟了个空,而胡不凡却飞快地手一转,在牛及桌之前把它重新挟住。

    蓝菲青筷子下压又来争夺,胡不凡不躲不闪,任凭他挟住牛,蓝菲青刚碰到牛,就觉得筷子一震,从中折断。

    这下蓝菲青可服气了,开始向胡不凡请教,完全不理武林中绝技不外传的规矩。胡不凡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时之间,两人谈得甚是尽兴。

    胡不凡见蓝菲青今在虎府所用的拳法颇有些可取之处,就让蓝菲青全盘使来,并从中指出不少改进之处,蓝菲青受益匪浅。

    酒过三旬,忽听外面有人大嗓门嚷道:“菲青,你这小免崽子,今天又不知道去哪儿偷懒去,功课有没有做?”话音刚落,一个长相粗豪的青衣老者走了进来。

    蓝菲青再想躲就来不及了,青衣老者薄扇大的手一伸,就来掐蓝菲青的耳朵,又快又准。--凤-舞-文-学-网--蓝菲青掌心一顶,把老者的一掐挡住,再一收掌心,那手指直拂老者的虎口。老者猝不及防,差点被手指点中。

    老者一愣,马上就笑颜逐开:“不坏,不坏,这招不错,什么时候想出来的,看来你还是有点长进的。”

    蓝菲青却甚是得意,笑道:“这是我新认的兄弟教的,怎么样,二叔,虽然你自诩是我蓝庄的第一高手,却决对不是我这兄弟的对手。要不要试试?”

    “是吗,那可要试试,年轻人,来吧,放开手脚陪我走几下,我老人家决不亏待你。”说着手舞足蹈,跃跃试。

    胡不凡想要推辞,蓝菲青却一把他拉到院中,在他耳边说道:“来吧,帮我教训教训我二叔,他天天教训我,快帮我出口气。”胡不凡又好气又好笑,心说哪来的这一对活宝爷儿俩!

    说话间就来到庭院之中,老者说道:“放心吧,年轻人,我会尽量留手的,不过疼痛是有些在所难免的,快把你全力拿出来吧。”

    “如此晚辈就得罪了。”胡不凡今天刚看了虎家的“威虎拳法”,觉得还不错,于是就顺手使了出来。他这一使,可与虎家爷几个大不一样。

    虎重周使出来固然是气势凌人,他却是气势内敛,不见掌风呼呼,飞沙走石,但有一种虎踞山林,天然的王者之气,令对手不知不觉从心灵上产生一种被摄服之感。

    老者用的依然是蓝菲青的采玉拳法,变化又快又杂,端不是蓝菲青所能比拟的。胡不凡颇有兴趣,不断着老者换新招,如同小孩看见喜的玩具,想一下子知道它的全部功能。

    那老者却是越打越是诧异,明明是自己十分熟悉的“虎威拳法”,偏偏还似是而非,许多变化都出乎他的意料,但在威力上实是远远高于原有的“威虎拳法”。

    老者越打越兴奋,越打越精神,不由自主的一声长啸,各种妙招纷纷出炉。胡不凡刚开始只是出于对老人的尊敬,陪他玩玩,没想到这老者武功奇高,几乎快赶上自己的师父了,当下也振作精神,认真起来。

    两人正酣战时,后院众人都惊动了,纷纷跑来围观,蓝家好武,男女老少都会一点。

    忽然一个个子更高一头的老者走了出来,说道:“老二,你又犯武痴了,怎么跟年轻人动上手了。”

    胡不凡偷眼往外一看,只见来人剑眉朗目,白须飘飘,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只是脸色稍嫌苍白了些。

    老二跳出圈外,高声叫道:“痛快,痛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年轻人,你很不错,比我们家菲青天强多了。”

    胡不凡也笑道:“老人家有这样的功夫也实在叫晚辈佩服。”

    那高个老头就是蓝家的家主,二十年前江湖中也有那么一号,人称“中原神拳”蓝天和,那跟胡不凡交手的人称“无敌神拳”蓝天生。当年蓝天和与人交手,受了内伤,以后不得随便动用功力,这才隐居在凤来镇。蓝天生武功比哥哥稍高一点,但却以哥哥马首是赡,也跟着隐居来此。可这蓝天生天好武,经常偷跑出去跟人交怕了,于是大家都避开他,他精力没外发散,就每天折磨蓝菲青取乐。

    众人当即又重新入席,推杯换盏,又多了一份亲近。大家见这年轻人武功过人,更难得见识风度更是高人一筹,不由地更是着实结纳。

    胡不凡突然放下酒杯说道:“蓝伯父,我看你脸色苍白,似乎不同于寻常,是否有暗疾在,晚辈不才,颇通医理,愿为伯父一试,伯父可愿意?”

    蓝天和平静地笑了一些笑:“都十来年了,我也习惯了,贤侄既有此意,老夫自然愿意。”

    胡不凡伸手把脉,发觉他好象丹田受损,再也不能聚气,一武功全被废掉了。胡不凡沉思良久,当即笑道:“说出来也是前辈运气,本来此症,晚辈束手无策,但今天无意中得到一味奇药,可为前辈一试。”

    “真的?”旁边的蓝天生和蓝菲青齐声说问道,反倒是蓝天和却反应平平。

    “应该可以吧,把握总有七成,不过我需要两天时间配药,请前辈勿急。”酒宴散去,自有仆人安排胡不凡住处。

    天已将黑,胡不凡有点心烦意乱,打坐也定不下心来,今天花总管的话又在脑海中浮现了。是真的还是假的,看样子八成是真的,要不然没法解释自己怎会变成这副体之事。

    信步走出小屋,外面的初的夜寒让他头脑一爽,他随手拿起那把李天麟赠的黑刀就舞了起来,一时之间乌光绕体,分不清是黑夜还是刀光。

    远远地从花园的假山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如同碧海潮声般地浩渺悠远,又如同落英缤纷般的空雅清丽。胡不凡收起黑刀,向假山那边走去。

    拐过假山,见蓝小姐一素白,正坐在一块突出的大石上,两腿悬空,手执一根玄笛,吹得全神贯注。胡不凡唯恐唐突了佳人,当下就站立不动,静静地听着。这时笛声已变得温润轻盈,如同款款而流的流水,缓缓地将那动人的音韵揽入潆洄的波光之中。胡不凡呆了,完全沉浸在笛声之中。

    一曲既毕,蓝小姐缓缓放下玄笛,晚风徐徐吹过,带动她的群摆不停地飘舞,她静静地坐着,仿佛与自然融为一体。

    过了良久,她抬起头来,看了看不远处的胡不凡,不由地有些意外。

    胡不凡叹了一声,转想要离开,蓝小姐叫住了他。“胡公子,什么时候过来的?”

    “晚上出来随便走走,被笛声所吸引,没想到打扰了小姐,实在抱歉!”

    “看起来胡公子似乎也通音律,不知是否能给小女子吹奏一曲。”

    “这个,在下只是粗通,上不得台面的,那里比得上小姐的天簌之音。”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随便闲聊,最后胡不凡拗不过蓝小姐,接过笛子,试了试音,也吹奏起来。

    他平生最喜欢的曲子就是那首《草原的思念》,其实他来这个世界吹过一次,不过他并不知道。

    当悠扬的笛声再度响起,胡不凡又沉浸于对家人的思念之中。一窜窜想家的音符,思念的声调穿过云层,翻过高山,跨过大海,寻觅着家的方向。家呀,你在哪里?笛声已停,胡不凡泪流满面,不能自己。

    蓝小姐推了推他,胡不凡才回过神来,朝她强笑道:“不好意思,有点想家了,让你见笑了。我先告辞了!”说着慌忙离开。他其实内心里是个极为多愁善感的人,浑不象祖先胡斐那么慷慨激昂。

    一宿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胡不凡就起来了,他今天得去制药,早把把蓝天和给治好。蓝家本是当地大户,一般的药材自是很容易就能得到。胡不凡开了个药方,派人去抓了药,制成汤药,注入一只坛中。他又把怀中的那只“昆蜈”拿了出来,把它放在药液里浸泡,而后又盖紧了坛口,需要两天时间把这只虫完全化掉才可。

    剩下的时间无事可干,蓝菲青就带着他到处闲逛,不时地向他请教武功,胡不凡自然是毫不藏私。

    听街上人说,那虎家的二当家虎重天已经醒了,并开始走动了,众人纷纷责骂老天不长眼,胡不凡只得苦笑。他倒是也想过暗中留下点暗疾,但却始终没下得了手,不管以前有多恶,那时只是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这不是妇人之仁,是一个医生必须的职业守。

    小红娘一下子和碧玉成了好朋友,彼此都是丫环出,自然有许多共同语言。碧玉却是不停地打听胡不凡的消息,当说到胡不凡大战铁东鹰,血战蒲坂城时,碧玉和蓝小姐不由地血沸腾;当说到胡不凡舍命救李天麟时,两人不由地泪盈眶,当说到沿路救死扶伤时,两人更是不由地心生佩服。红娘为了给公子脸上增光,言语之中当然也少不了添油加醋,但当说到胡不凡为了一个哑妹而拒绝李小姐时,这两人不由地心中一黯。

    两一过,胡不凡打开药坛,见“昆蜈”已化,药味尤其难闻。当下让人准备一只水桶,放满水,令蓝天和赤坐于桶中,一边不停加水,一边喝药酒。然后,胡不凡平心静气,两手一一阳之气,从蓝天和“气海”、“百会”两分别注入,沿着经络下行,直会于丹田。

    那药效经内力化开,立刻化为充沛的元气,滋润着破损的丹田。刚开始丹田如同漏水的池子,丝毫蓄不住任何内力,但随着元气的不断修补,这个漏洞不断缩小,最后终于不再下漏了。胡不凡深吸了一口气,收功不说。

    蓝天和只觉得丹田之处如同开水泡过,舒适无比,一股阳刚之气从头顶直贯丹田,而丹田处有一股柔和之气等着它会师,两股气在此处盘旋起来。他心里大是佩服,这奇怪的少年医术高明也就罢了,哪里学来这么一高明的内功,难道他天生就是武者?

    这时丹田漏气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竟然蓄起一丝气来,这一下,蓝天和心中狂喜无比,一时按照以前练功的方法运行开来,只觉经脉之中,轻车熟路,毫无阻碍,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感觉了。

    当他睁开眼睛时,又是一整天过去了,他一跃起而起,以前失去的精力仿佛一下子又回到自己体内。

    胡不凡笑道:“伯父感觉如何?相信只要勤快练习,就算到不了以前的境界,恢复八成应该问题不大。”

    蓝天和、蓝天生、蓝菲青包括蓝菲玉都向胡不凡深施一礼,胡不凡一时手忙脚乱,把他们一个个扶将起来。一不小心碰到蓝菲青的玉手,蓝菲青不由地心中猛地一跳,但偷眼见胡不凡浑若未觉,不由心中很是失望。

    当天蓝府大摆宴席,张灯结彩,如同过节一般。外人不明究里,听蓝府下人添油加醋地一说,胡不凡不由声名鹊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