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一 赚粮救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虎府众人见庄主被打倒,顿时大乱,一下子围了上来,胡不凡纵长笑,一时随游走,边走边点,不一会儿,又是数十人被点倒在地。--凤舞文学网--余下众人一下子缩回府内,探头探脑,不敢再上。

    “丫头,再算一下,又有多少人,我们又可以赚多少粮食?”胡不凡拍了拍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

    小红娘一五一十地算了起来,最后说道:“哥,这次又是三十人,每人三担,又是九十担,一共是三百五十担。”

    “错,你这笨丫头,你没听刚才虎老爷说吗,打倒他要三个二百六,三个二百六就是七百八,加上九十就是八百七。再加上虎老爷吗就算一千好了。学着点,小丫头!”胡不凡笑骂道。

    “行啊,我作主了,不就是一千担粮食吗,我说胡神医,别的不学,怎么做起强盗来了。”花总管巧笑盈盈地走了出来。

    “嗨,没办法,天下大乱,不能不多存点粮食,以后也好多讨几房媳妇不是。”胡不凡也半开玩笑地说。

    “哟,就凭你胡神医还怕讨不着媳妇么,只要你一句话,小女子马上给你要个十个八个的,我保证不会比你那小丫头差。”

    “多谢了,那我可消受不起,讨媳妇要靠自己努力,送来的我可不敢要,到时候,谁把谁送出去还不一定呢。”

    “对了,我想和你做笔生意,只要成了,我再送你一千担粮食如何。”花总管忽然说道。

    “噢,是什么生意值这么多粮食,不妨说来听听。”胡不凡忽然有了点兴趣。

    “没什么,只是让你去救一个人,也许对胡公子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是谁呀?”

    “就是虎府的二老爷虎重天”

    “嘿嘿,让我救一个土霸王,我不干,谁知道救了他以后,有多少平民百姓要遭殃呢。我这不是救人,而是害人。”胡不凡摇头冷笑,一口拒绝。

    “胡公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要这么多的粮食是送给那些灾民吧,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走了以后,那些人一定会很惨。”花总管似乎看透了胡不凡的心思,忽有嫣然一笑,“不过呢,你放心,如果你肯救人的话,我敢保证,没人再动那些灾民一丝一毫,另外我还可以加上一千担粮食。你看怎么样?”

    “这个......”胡不凡不由踌躇,他本心里是极不愿意助纣为虐的,不过他也知道没有再好的办法来保护灾民,最后终于一点头,“好吧,不过我怎么相信你。”

    “你一定要相信我,你别无选择!”花总管忽然压低了音,凑近了胡不凡,“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让他们把灾民全都杀光,胡公子,这可是因你而亡喔!”

    “你在威胁我?你要是敢这么干的话,我就叫虎府的人变为死虎,你看我做不做得到。”胡不凡突然出手,一把掐住花总管的脖子,把她的耳朵送到自己的嘴边,仿照她的口气说道。--凤舞文学网--

    “你放手啊,掐死我了!”花总管挣扎道。胡不凡感觉自己手上滑腻如玉,香气扑鼻,不觉有些异样,赶紧放手。

    花总管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人总是这样的么?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好了,我同意了,你快把粮食准备好,我这就动手治病。”他叉开了话题。

    两人伙同花总管跟着一个仆人走转廊,穿大堂,过花园,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终于来到一座布置得十分豪华的大厅里。

    地上腥红的地毯,墙上金碧辉煌,正中央有一张超长的桌子,上面乱七八遭地推满了各种医书,十几位白发苍苍的老头正在一边翻看医书,一边争议不休。

    “王先生,这明明是风邪入侵,可用散风通络之法医之。”

    “不对,我觉得明明是气血亏少,可用导血之法施以针炙。”

    “你们俩说得都不对,风邪入侵也罢,气血亏少也好,那是决计不会错迷不醒的,依我之见,这是中了毒了。”

    “好了,你们别吵了,都算是一方名医,争了半天,都没半分举措,要你们何用,把他们推出去砍了,再去给重新我找郎中!”上垂首一位长得颇象虎强的年轻人大声吼道。旁边的侍卫一拥而上,就要动手。

    “慢着,你是虎猛?真是头犟驴,你抓来这些郎中有什么用,这种病症哪是这些人能治的。快把他们都放了!”花总管开口说道。

    虎猛听有人敢顶撞他,正要发怒,抬头见是花总管,顿时泄了气,连忙挥挥手,让侍卫放手。

    胡不凡冷笑道:“虎府都是些这样的欺弱怕强之辈,我来治他,真是有违天理呀!你们先把人给送走,我马上就治。”

    虎猛大怒,从来没见人敢这么当面指责虎府,虎吼一声就要动手。花总管媚眼一瞪,喝道:“还不住手,你爹的命这人救不活,可就没人能救了。快听这位公子的话,把人都给我送走!”虎猛怏怏地退下,当即遵命照办。

    胡不凡等随着一个小丫环进入后堂,见一座帐缦围绕的拔步上躺着一人,此人相貌倒有七分似那虎猛,只是瘦得不成样子了,闭着眼睛,似乎沉沉入睡。

    胡不凡也不待众人说话,坐上沿,伸手翻开那人的眼皮,又搭了搭脉,觉得着实有些怪异。此人脉搏跳动虚弱,却一切功能正常,似乎元气亏损,只是似乎心窍被迷,陷入昏睡之中,不能醒来。

    当下,站起来,在屋内走来走去,不停地思索,忽然开口问道:“这人昏睡之前,是不是武功大进,力大无穷,不能控制?”

    虎猛正暗中蹩着一口气,想要教训胡不凡又要花总管护着,听了这话不由地一愣,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那就对了,这是中了一种奇毒,我能治,只要帮我准备一根竹筒就行了。不过你们在先把粮食准备好,付了粮食,我再救人!”

    “放心吧,赖不了你!”花总管嗔道。

    “不行,你们这种人,我信不过,还是先给粮食比较好。”胡不凡故意拿乔。

    “好,就依你,先给粮食!”花总管咬牙道。

    那乞丐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当即叫了一大帮难难弟,排了一大陇长队,来分领粮食。胡不凡十分感慨,自己能帮他们的就这么多了,这天下还有多少难民啊!当即嘱咐他们,拿了粮食,赶紧离开,越远越好,去往南方,那边较为安定。众难民唯唯称是。

    三千担粮食很快分发完毕,花总管在旁边说道:“胡公子,这下你放心了吧,我知道,你是要给那些郎中和难民争取逃亡时间,行了,如果我要抓他们,就是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

    胡不凡重新走入内堂,摒退众人,拿出一颗红色的珠子,默运内力,一股力就沿着经脉冲了上去。过了一会儿,病人体内有了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动。胡不凡心中有数,加运内力,这一下动静更大了,腹中如翻江倒海般地动了起来。忽然,虎重天的口一张,一股腥味脱口而出,从中钻出一样似蜈蚣非蜈蚣的怪物,浑漆黑,两根如同蚂蚁般的触角前后摇动。也许是感觉到了那股力的来源,这怪物“叽”地一声轻叫,直扑胡不凡口中而来。

    胡不凡早有准备,拿出那根竹筒,对准怪物,就把它收入筒中,盖上木塞。这种怪物在《药王神篇》有类似的记载,名叫“昆蜈”,专门喜欢钻入动物的腹内,吸收它的精华,时间一长,寄主不免体虚而死,它就会破体而出,寻找新的寄主。因为它吸收的都是精华,所以以它来入药,却是一种难得的大补元气之药,有什么重伤、待产、亏之人,服用之可大大加快恢复速度。

    胡不凡把竹筒收入怀中,走出屋子,外面的虎猛立马就迎了上来,开口就问:“怎么样,可治吗?”胡不凡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对花总管说:“已经没什么事了,几个时辰后当会醒来,希望你也要遵守承诺。”

    “什么,”旁边的众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月来,他们不知请来绑来多少名医,服了多少名药,都未见任何效果,可这个少年进去一会儿就好了?!

    胡不凡自不去理会他们的神色,带着红娘,就往门外走去。花总管忽然叫住了胡不凡:“胡公子,你这次是不是要去莲花山去找你的那位红莲花?我告诉你,他们已经不在那儿了,听说是迁去了襄阳。”

    胡不凡一愣,回过头就问:“什么红莲花,我从没听说过呀,花总管,你也认识我吗?”

    “哟,胡公子,红莲花跟你同生共死,患难与共,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男人啊,真是叫女人心寒。”花总管忽然心有所感,叹道。

    “是不是一位穿红衣服的姑娘?我好象脑子里有印象,但实在记不起来,你能告诉我吗?”一时间胡不凡脑袋又是如同浆糊一样,有些混乱。

    花总管一双妙目紧紧盯着胡不凡,半响也不离开,见他神不似作伪,不由地心中有些相信。

    “啊,你大概忘记了,你这位红莲花,是位十五六岁的姑娘,喜欢穿红衣,你给她取了个小孩子的名字,叫‘小鹿’,你还有印象吗?”

    “小鹿,小鹿”,胡不凡喃喃自语,重复地念叨,他实在是没有印象,忽然抓住自己脑袋,目光发直,有些怕人。

    “住口,你别说了,哥,别听她的,她是骗你呢!”小红娘一下子跳了出来,推了推胡不凡,眼睛瞪着花总管。

    “走吧,丫头,别去管她了。”胡不凡一下子清醒过来,开口说道。

    刚及正门,就听外面传来打斗之声。几声惨叫之后,外面跳进来一人,见此人一丈二尺开外,二十岁左右,猿臂丰腰,面如冠玉,二目如电,极有神彩。

    虎猛一下子跳了出来,喝道:“蓝菲青,我虎家与你蓝家素无瓜葛,因何上门来闹事,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道‘虎’字怎么写。”

    他是虎家的二少当家,一“威虎拳”练得却是比大哥虎强要强太多。当下一招“猛虎出椎”就击向蓝菲青,当真是威风凛凛。蓝菲青却是嘻嘻一笑,子一偏,举招相迎。

    “虎兄,小弟平时少来拜会,今前来,是来找我妹夫的,还请虎兄不要阻拦。”

    “妹夫?没听说过蓝小姐许配人了呀,这里那有你妹夫,难不成是我大哥。”虎猛有些纳闷。

    “得了吧,就你那大哥,哪里配得上我妹妹,就是打伤你大哥的那位,听说一招就把你大哥的虎爪给打断了。”

    两人口中对话,手底下却不停,他们是老对到大,彼此的招式都十分熟悉。蓝菲青使得是一路“采玉拳法”,手法细腻,有独到之外。虎猛的一个动作,他往往要用好多细小动作化解,这些动作又轻又快,似乎豪不费力。

    两人又拼了十几个回合,蓝菲青跳出圈外,嚷嚷道:“不打了,以后有机会,我再领教,你们谁是胡不凡。”

    胡不凡走了出来,说道:“这位蓝公子,我就是胡不凡,不过我可不是你妹夫,你可不要搞错了。”

    “错不了,我妹妹亲口告诉我的,走吧,咱们回家吧。”说着,拉起胡不凡就往门外走去。

    胡不凡有些迷糊,刚刚自己还脑子一片浆糊,难道说有人比自己还乱?几人走出大门,胡不凡翻上马,冲蓝菲青一抱拳:“蓝公子,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哎,别呀!你要不去,我妹妹怎能放过我?走吧,算我求你行不行?”蓝菲青天急了。

    “这”,胡不凡苦笑着摇摇头,跟着蓝菲青绝尘而去。

    花总管看着胡不凡的背影,忽然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微笑,命令道:“注意胡不凡的行踪,但不要轻举妄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