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 酒楼治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酒楼众人一见胡不凡上楼,都停止了声音,一个个都装模作样的喝着茶,似乎什么时候事也没有发生,不过心里都清楚,马上就有大闹了。--凤-舞-文-学-网--有些怕事的先行离开,更多的人却找个远离胡不凡两人的位置坐了下来,这可是以后少有的谈资啊!

    胡不凡朝楼上众人扫了一眼,和煦的微笑让大家以为刚才重惩虎公子的是另有其人。凡和他眼光接触人都不自觉地扭过了头,只有那位蓝小姐冲他回报以一笑,又点了点头。

    伙计很快把面条端了上来,两人面对面地一坐就大口吃起来,已有两天没有路过城镇了,所以吃得是格外香甜。

    那位蓝小姐却要了一壶茶,和一盘点心。她轻轻抿了一口茶,然后用手帕托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小口,显得甚是斯文。

    小红娘用脚轻轻碰了一下胡不凡,嗓子里咳了一声。胡不凡大是诧异,顺着红娘的眼光看去,只见蓝小姐那双漂亮的凤眼正好奇地盯着自己,一霎不霎。胡不凡脸一红,知道自己的吃样着实难看,于是也放慢了节奏,仔细咂起面的滋味来。

    随着楼梯下一阵重重的脚步声,刚才的乞丐背着一个满头花白的老者走了上来。只见那老者穿着一几乎可当抹布的老棉袄,一双血红的眼睛斜斜地看着胡不凡,嘴角一抽一抽,口水流在老棉袄上,形成了一条长长的丝线。

    大家见此人如此丑态,一时间胃口大倒,纷纷停杯止奢,盯着胡不凡。

    胡不凡看了此景也是眉头紧紧一皱,这样的中风症状已是较为严重了。就是现代医学如此发达的社会,对付此病症也没有极为有效的办法,通常用针灸为主,“补阳还五汤”为辅,成与不成还得看天意。当下仔细检查了一下,发觉舌苔发白,上有淤斑,脉相细涩而虚弱,下肢不遂。古人立方先立法,万变不离其中,但病纷繁复杂,生搬硬方子是不行的,须得根据具体的症状来最大的发挥方子的药效。胡不凡呆坐着沉思了一会儿,决定采用“导引之法”,先是取“环跳、风市、阳陵泉、足三里、三交”诸,再配以腰阳关,以之补泻。然后开出“补阳还五汤”,其中重用黄芪,以补元气,使气旺则血行,再佐以当归、赤芍、桃仁、红花、川芎等活血化瘀,地龙、全虫、蜈蚣通经活络,以恢复肢体功能。

    治疗完毕,又拿出四十两纹银,递给那乞丐。叮嘱道:“兄弟,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你可以稍微置些田地,如果辛苦劳作,养活父母当不成问题,再不要做乞丐了,好自为之吧!”

    乞丐一下子痛哭流涕,跪在地下又要磕头。胡不凡把脸一板:“站起来,我跟你说过,人不要没骨头,你若有心,以后也多帮帮别人,也不枉我今救你之意。”

    两人正在谈话间,忽听楼下马嘶人喊之声响成了一片,“快,别让凶手走了,虎老爷可是有命令,抓住凶手,赏银一百两。”有人探从窗户往外望去,只见一下子来了二三十匹马,马上都端坐着一条条劲装大汉,为首的正是刚才骑马闯街的那位。--凤舞文学网--

    一旁的蓝小姐突然开口说道:“公子,你快从后窗走,让他们抓住可不得了。”

    “对呀,公子快走吧,虎家庄的虎老爷可不好惹,你还不知道吧,刚才你打伤的是虎老爷的独子虎强,虎老爷是不会放过你的。”旁边有人也劝道。

    那乞丐也急道:“恩公,你快走,大不了,我来给他们抵命,也不能让他们为难恩公。”

    胡不凡好整以暇地笑了笑:“我早就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不,我正等着他们呢!你们退下吧,有什么事我一人担着就行,要误伤了你等,就不太好了。”

    这时众大汉已冲至楼上,来福一指胡不凡叫道:“就是这小子,可千万别放过他!”

    为首的大汉乜着眼睛看了看胡不凡,满脸不敢相信之意:“小子,是你打伤了我家少爷?!”

    胡不凡拿起一块点心,慢条斯理地品尝着,并不回答,连眼睛都不看他,似乎任何事都没眼前的这块点心来得重要。

    那大汉见他不答,微微冷笑,伸出薄扇大手往他的肩膀上一拍:“跟我走一趟吧,小子,省得爷爷们动手。”

    “行,下面候着,等我吃完了,你不来请,我也会去的,不过你先把手拿开,不然你的小指就没了。”“谁这么大胆,敢跟爷爷这么说话,哎呀......”胡不凡的子似乎动了一动,那大汉的鞘中朴刀也闪了一下。一根小指掉在了楼板上。十指连心,等到那大汉会意过来,顿时痛得面色发白。

    众大汉一看面面相觑,不知谁喊了一声“一起上”,大伙才一哄而上,把胡不凡围在当中。胡不凡忽然朝红娘笑了笑说道:“小丫头,你给我记一下,这有多少条狗,我们等会儿去收帐。”

    “哥,我早就记好了,一共三十二条,这次我们又要发一笔小财了。”小红娘在一旁拍手道。

    “好了,”胡不凡把手中的点心往嘴里一扔,忽然形一晃,顿时化为数十条白影。随着惨叫声、倒地声、以及兵刃的落地声响起,不过一瞬,刚刚气势汹汹地众大汉全部躺在了地上,只留下来福孤零零地站着发呆。

    “你,快把他们绑在马上,要是不卖力,我先把你的手臂也卸下来。”胡不凡冷冷地说。

    来福才如梦初醒,一下子跪了下来,要磕头求饶。“快去办!”胡不凡眼睛一瞪。

    “是,是,是。”来福武功不行,力气却着实不小,一手拎一个下楼,把他们紧紧地绑在马背上。忙了半天,来福不敢偷懒,也是出了一臭汗。

    “走吧,头前带路,你们不是来请我回去吗?”胡不凡和红娘上了马,把那些马串了一串,就直奔虎府而去。

    楼上的茶客见他们走远,议论声马上就象苍蝇一般闹了起来。蓝小姐却站起,看了看胡不凡远去的背影,面色有些担忧。

    一旁的碧玉却突然笑了出来:“小姐,为那位公子担心了吧!我还从来没见过小姐担心过别人呢?当心别把自己的心搭上去。”

    “去你的,你这死丫头,”蓝小姐面色一红。过一一会儿,忽然又说道:“要不我们让二叔去看看去,省得虎府再多害一条人命!”

    “那走吧,要去就快点,晚上小姐的心上人就没了。”碧玉调笑道。“再说,我撕烂你的嘴......”两人匆匆下楼离去。

    虎府就在远离凤来镇一二里的地方,高大的门楼,威严的守卫,门眉上有前朝则天大帝亲赐的牌匾“虎虎生威”。别人门口镇宅都用石狮,他家用石虎。那石虎一人来高,一只作下山状,一只作上山状,皆张牙舞爪,不可一世的模样。

    一众人马来到府门口,胡不凡把马带住,勒令来福:“你快进去报告你家老爷,就说是有人来跟他谈生意,让他出来,要不然我可要杀狗玩了。”

    来福不敢怠慢,一溜烟地跑进内堂。门口的侍卫却把他拦住了,警告他,老爷正在见一个尊贵的客人,不能乱闯!来福急得直跳脚,但只好跟侍卫仔细解释,那侍卫只是不听。

    胡不凡在外面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心里也有些着急,他倒并不是非要出这个头,只是伤了虎少爷,他一走了之,虎府少不得迁怒别人,那时帮人反倒是害了人了!

    虎重周这些子烦透了,倒霉的事一桩接过一桩,先是自己的二弟生了场怪病,找了一大串良医,连病因都没找到;自己送给庄的一大笔银子,在半路上无端被人劫走,刚刚有人来报,自己的儿子在酒楼喝茶却被人废了爪子,再也练不成虎家的“虎威拳法”了。

    刚想发火,有人来报,庄的贵客来了,他不敢怠慢,亲自把人迎进内宅,却见来人是个美貌妇人,一双媚眼煞是勾人。不过他可不敢有任何不良的想法,恭敬地把她请了进去。

    聊了良久,两人才走了出来,虎重周忧色居然一扫而光,代之的是满脸喜色。

    来福就候在门外,见老爷出来了,赶紧就迎了上去:“老爷,打伤少爷的凶手来了。”

    “那还不把他带上来!”虎重周的神又是一凝,变得咬牙切齿。

    “不是,老爷,他在门外等着你呢,我们的人都被他抓了,等着你拿赎金呢!”来福小心翼翼地说。“什么?!这帮饭桶,来人是什么路数,可曾打听清楚了。”虎重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打听了,他是一个江湖郎中,也没什么名气,他叫胡不凡”

    “什么!你说是谁?”一旁的美貌妇人突然走了过来,神一凝。

    “胡不凡”来福又重复道。“好哇,他果然没死,太好了,走,我跟你一起看看去。”她好象有点兴奋又有点恨之入骨。

    “花总管区小事,何劳总管动手!”虎重周一时分不清花总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小事?此人曾将整个庄闹得天翻地复,连几位供奉都不是对手,你还说是小事?”几人边说边走,就来到门口。

    虎重周一看,对面马背上坐了个丰神如玉的少年,后面跟着个美貌的俏丫头,有点失神。

    花总管轻甩莲步走到胡不凡面前嫣然一笑:“哟,胡公子,胡神医,还认得小女子吗?多不见,长得越发俊俏了!”

    胡不凡一愣,张口说道:“我认识你吗?”

    “哟,你们男人真是薄,见一个忘一个,还不到一年就把我们家二小姐给忘了,这又找了个俏丫头,要让我们家二小姐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你走开,我哥,他又不认识你,什么近乎。”小红娘一叉腰,拦住了花总管,美目一瞪,象一只小小的雌老虎。

    “啊呀,又是一个妹妹,我说胡公子,你到底有多少好妹妹,小姑娘,我劝你啊还是早点离开为好,上次在我们那里有两个,不是转眼就被他抛弃了?他这人一直这样始乱终弃的。”花总管毫不生气。

    “好了,看在你是一个美女,我不跟你计较,免得人说我欺负女人,你走开,我要和虎老爷谈谈生意。”胡不凡有些不耐凡了。

    花总管秀眉一皱,仔细盯了盯胡不凡,见他不似做作,难道我真是认错人了。

    虎重周走了出来,声色俱厉地说:“小子,你划出道来,老夫接着便是!”

    “好,爽快,这里一共三十二条狗,三十二个人,狗每条三担粮食,马每条五担,丫头,快算一下,一共多少担粮食?”

    小红娘装模作样的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笑道:“哥,一共是二百五十六担,再加上刚才跑的那人算利息,就算二百六好了。”

    “好了,听到没有,一共二百六十担,一手交货,一手交粮。”胡不凡笑盈盈地看着虎重周。

    “粮食我有,不过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只要你胜过我,别说二百六十担,就是再三个二百六都可以,你就留下吧!”虎重周怒极反笑。

    花总管也退到一旁,他也想看看胡不凡到底是不是原来的那人,这半年来,胡不凡相貌有了很大的改变,她与他原本也不是很熟,同各又同样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虎重周脱掉长大的袍子,往地上一甩,露出一虎皮状的短打衣装,一个虎吼就扑了上来。

    他们家的“虎威拳法”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一些胆小的人还没出招,见到此威势,立马就磕头求饶了。虎重周把三十六式拳法展开,一时爪影重重,化为一条斑斓猛虎,誓要将胡不凡撕为碎片。后边观战的众人大为兴奋,不时指指点点,似乎在看虎重周表演。

    胡不凡却毫不惊慌,如同闲亭信步一般,在爪影里飘动,却决不沾。他现在养成了个习惯,动手之时一定要仔细看看对手的招数,让对方尽施展,这样让他对胡家四式,有更多的理解。

    四十几个回合过去了,胡不凡见他一招“虎蹬山”已使了两次,知道没有新招了,于是单手摒为兰花状,穿过爪影,轻轻一拂,虎重周立马摔倒。这是他从茗儿那里掏来的“兰花拂手”,初次使用,没想到一击见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