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十九 凤来古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草短花初拆,苔青柳半黄。--凤-舞-文-学-网--隔帘雨细,高枕晓莺长。”正是莺飞早时节,一切都开始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刚刚下了一场毛毛细雨,远处的森林、山峦,近处的古道、小镇都仿佛笼罩有一阵淡淡地轻烟里,是那么的富有韵味。

    远远地,官道上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这种和谐,三匹骏马风驰电掣般地向小镇上飞奔而来。马背上坐着三个风尘仆仆的劲装汉子,后面两人手上还分别夹了两个头发半白的老者。

    “大家快闪开,我们有急事,对不起了。”为首的汉子大声喊道。声音中气充足,连正面街道上的正在觅食的流浪狗也惊慌失措地往街边紧跑。街上的行人更是跌跌撞撞地闪得东倒西歪。

    人群中一个打着花伞的年轻美貌女子也被挤到了街边,马蹄溅起的泥点沾上了上原本白地不见一点杂色的狐皮大衣,仿佛被小孩涂改的白纸般极为明显。

    那小姐柳叶般的秀眉微微一皱,露出一个好看的眉蹙。后边一个拿着食盒的小丫环跳着脚骂了出来:“找死啊,大街之上纵马,还有没有王法了,撞死你活该!”可那马走得飞快,一眨眼的功夫,马蹄声已转入了街的拐角。

    小姐一把拉住小丫环,“碧玉,大街之上,如此跳骂,成何体统,没得让人见了笑话。”

    那丫环急了,忙道:“可是小姐,你的衣服,今天早上刚换上的,这可如何见人啊,不行,下次再让我看见,我决对饶不了他。”

    “得了,得了,你这丫头,也就图个嘴快,几个大男人,你还能把他们怎么样,没撞上就算万幸了。我把外衣脱下来也就是了,正好天气也转暖了。”那小姐声音柔和清脆,虽然口气有点不满,听上去仍让人感到那么舒服。

    两女子走进一旁的大通茶楼,柜台里的掌柜认识,忙过来打招呼:“哟,稀客呀,蓝姑娘你可好久没来了,快,楼上雅座!二子,给蓝姑娘上最好的碧螺。”

    时间尚早,茶楼里的客人还没几个,大伙已经聚在一起摆开了龙门阵。一个小贩模样的人正坐在中间吐沫横飞地吹嘘蒲坂古城的大战,众人听得是如痴如醉。

    蓝姑娘正要上楼,忽然旁边伸出一只乌漆抹黑的手来。“姑娘,行行好,我已经三天没吃了,给我点剩饭吧。”

    “去,去,去,你怎么又来了,吓跑了客人,我怎么做生意?快走,不然我就叫人扔你出去。”正往楼上让客的掌柜跳了出来。

    “掌柜的,你行行好吧,家乡遭了兵灾,我一家三口跳难来此,不幸父亲又得了瘫痪,我们也实在是没法呀,要不,我给你干活,你只要管饭就行。”

    “去,去,去,就你这模样,客人见了都反胃,我怎么敢用,二子,快找两人把他给我扔出去。”掌柜的一脸鄙夷样。

    “慢着,王掌柜,人家也怪可怜的,你就给人家拿一笼包子吧,算在我的帐上。--凤舞文学网--”蓝小姐伸手从袖子里掏出一两碎银,递到那乞丐手里。

    “还是蓝小姐心善,你小子算是走了狗运了,拿了包子快走,以后别再来了!”那人双膝往地上一脆,给蓝小姐磕了几个响头,捧了包子,转就离去。

    没想到迎面正撞在一个人上,来人一阵冷哼,大袖一摆,乞丐人就倒飞了出去。“叭”得一声,摔在地上,手中包子撒了一地,乞丐半天也没爬来。

    “瞎了你的狗眼,走路不看,把你家公子爷衣服弄脏了,怎么办。”来人怒不可抑,指着地上的乞丐骂道。

    茶楼里的众人顿时都停下了谈话,把眼光一下子集中在这人上。只见此人五官尚算端正,材修长,只是长了一双三角眼,一瞪起来,如同择人而噬的眼镜蛇一般,令人心中发寒。一的白衣白袍,却没有半点风雅的味道,衣服上沾了一点不大引人注目的馒头屑。

    乞丐一下子就有些发蒙,结结巴巴地道:“公子...,你行...行好,...我是不...小心没...没注意,要不我来帮...帮你洗一洗吧。”

    “我可没那闲功夫,这样吧,你自己打上二十个耳光就算了事,一下不许少,少一下,我让人帮你打。来福,你来点数!”说着看也不看那乞丐一眼,抬步往楼上走去。

    掌柜的也呵斥道:“我说你这要饭的,我叫你别在这里你不听,没得得罪了虎公子,虎公子,楼上请,这种人怎么值得你动气。”从怒目而视到满面陪笑,只用了一瞬,端得是上乘的变脸功夫。

    “慢着,明明是你撞了人家,还蛮不讲理,天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一旁的丫环跳了出来,指着那公子的背影叫道。

    那公子一听,脸色猛得一沉,在楼梯中间转过来,就要发作。一旁的蓝小姐一把拉了拉小丫环,把她掩在后。那公子本来脸上开始崩紧的肌,才崩到了一半就放松了下来,又挤出了一丝笑容道:“我当是谁呀,原来是蓝小姐,蓝小姐,今相见,实在是有缘,这样吧,不如由在下作东,与小姐品茶作诗一番如何?”

    “虎公子,你也是有份的人,欺负一个难民不怕有损你的份么?”那小姐声音仍然柔得令人心醉,但却掩不住一丝厌恶之意。

    “哈哈哈哈,好了,既然蓝小姐出面,我就给了你这个面子,来福,算了,放了他吧。”

    “那就多谢虎公子了,小女子体略有不适,先行回家了,请公子恕罪。”蓝小姐伸手一拉小丫环,扭头就往外走去。

    “慢着”,虎公子突然拦住了蓝小姐,“蓝小姐是不肯给在下面子了,那也别怪我不给蓝小姐面子了,来福,把这人扔出去!”

    么能出尔反尔。”

    “哈哈哈哈,蓝小姐做得出,我难道就做不出。阿福,扔!”

    阿福手脚很麻利,看得出是常干这一手的,一下子就抓住那乞丐的衣襟,单手一抖,就如现扔一个包袱般把人往大街上扔去。

    眼看,那乞丐就要撞地了,这一下就算不受伤,最起码也是半天爬不起。忽然募得从旁边伸出一根马鞭,轻轻一拨,乞丐就如同空中的风筝一般转了个,头上脚下,稳稳地站住。

    楼里众人心中不由地叫了一声好,这一下时机、力度、角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只怕连镇上武功最高的虎老爷都做不到。只是大家的这声好,没一个人敢叫出来。

    只有来福见了不由得勃然大怒,他这一手绝活已经练了几十年了,从少爷刚懂事开始,就拿活人做试验,从未失手过,今天竟敢有人捋虎须,我倒要看看何人这么大胆。

    众人闪目往外观瞧,只见茶楼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两匹马,一前一后。前面的是也是一个白衣书生,后面的却是一个红衣小丫环,两人正勒住马缰,往茶楼里打量。

    茶馆众人看到那两人正面都不由地眼睛一亮,见书生长如玉,气质优雅,特别是一双眼睛,如同两汪清泉一般,又深深地不见底,后面的小丫头也是相貌秀丽,清纯可

    来福一下子冲了上去,一把就要抓人家的马缰,大声吼道:“小子,你是哪来的,招子也不放亮一点,连虎家的事都敢管。”

    那公子眉头一皱,仿佛勒不住马似的,那马一下子跳了出来,前腿一伸就往来福上踹去。阿福那也是从小练武之人,见状往后就退,速度自然不会慢,但却突然觉得下半一麻,整个体仿佛僵住,一下子被马踢出一丈多远,口吐鲜血,好似是受了内伤。

    那白衣书生忙道:“哎呀,实在是对不住了,我这匹马子实在是太烈,下回我一定好好整治整治他,你没事吧?”他轻轻一骗腿,从马上飘然而下,动作干脆利落,潇洒之极。

    伸手一扶来福,来福觉得上麻木全消,只是一下子爬不起来。

    虎公子一看不干了,打狗也要看主人,何况我还是一只虎呢!他也一下子跳到街上,喝道:“那来的狂徒,竟敢当众伤人,还不报上名来,本公子不打无名之辈。”

    那白衣书生似乎甚是错颚,看了看来福,说道:“对呀,你这狂徒,竟敢当众打人,还不速速把名报与这位公子听。”

    旁边的红衣小丫环听了不由地“嘻”地一声笑了出来。那公子回头看了她一眼,给他打了个马虎眼,那小丫环也给他做了个鬼脸,又伸了伸舌头,那样子甚是可

    虎公子一听,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本是脾气暴劣之人,在这方圆百里一向横行惯了的,从来没跟多少人斗过口,因此口材并不出众。

    他气得火往上撞,一跃而起,一招“握蛇骑虎”就扑了上来,倒也是气势威猛。虎家祖传的“虎威拳法”在朝野那也是颇有威名,只是这位虎公子子粗野,不能领会其神,只得其形。

    白衣公子微微冷笑,也不躲闪,被那虎公子一拳捣在口,却纹丝未动,反倒是那虎公子一下子倒退了五六步。虎公子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人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尽管如此,我却也不能放过此人。他偷偷地把手伸进衣袖,了一件爪子一样的东西,猛得出手,带着一道寒光就扫向白衣公子的面门,眼看就要得手了,虎公子不由心里狂喜。

    “啪”得一声,虎公子觉得自己的手好象被一把铁钳子夹住了一般,一看,见白衣公子一只晶莹修长的手正抓住自己的虎爪。随着白衣公子的用力,虎公子觉得自己的手好象碎了一般,痛彻入骨,不由自主地双膝往地下跪去。随着“咯吱吱”的几下碎骨之声,虎公子两只三角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白衣公子伸腿轻轻一踢,虎公子就被凌空带起,一下子压在来福上。“滚,下次再见你们作威作福,我定杀不饶,记住,我叫胡不凡,与他人无关!”

    来福不敢多嘴,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把就背起虎公子住街口奔去。

    胡不凡伤好之后,在李天麟家里又住了十天有余,心里惦记着找巧妹,这才推却了李家的挽留,告辞出发。本来还想把红娘留在李府,托他们照顾,但小红娘不依,自顾自地跟着,胡不凡没办法,这才答应。李天麟为他们备了两匹马,两人晓行夜宿,这才来到这个名叫凤来镇的地方,才一进镇,就出了刚才这样的事。

    那乞丐见胡不凡起跑了虎公子,马上就要给他磕头,胡不凡伸手相拦。

    “我说兄弟,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动不动就给人磕头,我看你也是一好筋骨,能吃能干,怎么会沦落到乞讨为生?”胡不凡说道。

    “唉,这位恩公,你有所不知啊,我本是北方范阳一带的铁匠,胡安谋反,把我两个哥哥都抓去当兵死了,我你父母为了保住我的命,只好带我一同逃亡来此,没想到,连路辛劳,饥饱不定,父亲一下子就瘫痪在地,母亲和我想在此找些事干,可此地人排外,找了好些天都没人肯用,这才沦落到此。”“唉,”胡不凡也叹了一口气,一路上他已经遇见了不少了,大把大把的银子也撒出去了,幸亏那在商胖的怀里发了一笔大财,要不然也该他们要饭了。

    “你说你父亲瘫痪,能不能让我去看一下,我是个郎中,可以试试看!”胡不凡突然说道。

    “恩公若能救我父亲,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行了,快带我过去吧,我还要走路呢!”胡不凡一下拦住了他的话。

    “那恩公,我父亲就在那边街角,也无片瓦之地,不好叫恩公当街治病。”

    “那就把他们带到这儿来吧,掌柜的,给我来两碗面条,再给我两笼馒头,我要带走!”

    “哎,客官稍等。”那小二和掌柜明显有点害怕,忙不迭地答应。这时红娘也跳下马来,跟着胡不凡就上了楼。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