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五 一路出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今年渔村的冬天特别冷,年前的最后一场雪纷纷扬扬连下了三天,佑大的半月湖也被一片白茫茫所覆盖。--凤舞文学网--天地间好象静滞了一般,没有一丝声音,偶尔冒出的炊烟才能让人感觉到这里还有人烟。

    外面大雪纷飞,可大壮家里却是温暖如

    胡不凡坐在坑上,上穿着巧妹新做的棉衣,以他的内功,本来不惧这些寒冷,但不忍拒绝她的心意,只好穿上了。

    他手中正拿着一白一红两颗珠子,在静静地发呆。自从那中了穷奇的毒针后,他便百思不得其解。按说这穷奇如此穷凶极恶,他上的东西岂是如此简单,但自己分明感到有一丝力,这毒说解就解了,只有是这珠子的缘故。他曾经试过把蛇毒用珠子去吸,一下子这蛇毒就消失了。原来他手中拿的可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至宝,吸毒丹,天下毒物也分阳两,这懒龙阳,可吸一切毒,这鱼龙,可吸一切阳毒。

    巧妹放下手中的笔,起到他的面前,往坑上一坐,把手中的作业递给他。

    “嗯,不错,我的巧妹还真是聪明,你现在写一般的信件不成问题。以后我会慢慢教你习医,你现在年纪虽然已大了点,可已经习了我胡家的养生功,看来我胡家以后又要多一女名医了。”胡不凡调笑道。巧妹嗔笑地打了他一拳,红朴朴的脸蛋滴,胡不凡一见大为心动,把她鞋一脱就拉上了坑,轻轻的抱在怀里。

    巧妹象征地挣扎了一下,象只小猫似的把头枕在他的口,眼睛一闭,感觉无限安全。

    屋里顿时寂静无声,一片温馨。

    “哐”地一声,门被撞开了,大壮拎着两只野免一下子就闯了进来,“妹夫,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一看屋里的形,赶紧掉头就走。巧妹一看,羞得脖子都红了,赶紧要下地,胡不凡一把把她抱紧,冲大壮喊:“站住,你给我回来,今天的斧子练了没有,还有空出去抓野兔,去,到院子里蹲马步一个小时,再把斧子每一个动作劈二百遍。”大壮苦着脸出去了。

    巧妹在怀里抬起头看了看胡不凡,胡不凡明白她的意思,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说道:“你觉得我对他太严厉了?我这是为他好,过了年,我也许就要离开这里了,到时候我带你一起走,我们两做一双江湖游医。可是大壮在家怎么办,他本太老实,我怕他被人欺负,所以才让他练功。你可别小看了这一斧法,真要练好了,象那些水匪,十个八个都不是对手。”

    巧妹再次偎依了下来,只是手抱得更紧了。“噢,对了,我给你一件小玩意儿,”胡不凡从怀中掏出一枚人民币硬币,上面钻了个小孔,用一根金线穿着,“我想来想去,上只有这样东西是从家中带来的,我就把它送给你。喜欢吗?”

    巧妹接过硬币,上面是一些不认识的字,背面还有一朵菊花,惟妙惟肖,当下欣喜地用手握紧,放在心窝里。

    “等开了,我得找人给大壮说门媳妇,然后才好放心离开,你说好吗?”巧妹狠狠地点了点头。

    节刚过,本县来的难民多了起来,都是从北方跳难过来的。--凤-舞-文-学-网--

    这些人拖家带口,衣裳单薄,县城里一下就拥挤起来,难民中的成份良莠不齐,治安也一下子混乱不堪,而且这么多人要吃要喝,粮价大涨。葛县令下令封城,止难民再进城。

    这些人只好往乡下去避,半月渔村,也变得比以往闹起来。

    一天之内,大壮家里来了十几拨乞丐,巧妹心善,多烧了不少饭给难民吃。胡不凡在一旁问起北方的事,那些难民把所知道的跟他一说,他就一皱眉,难道大唐真地跳不过一场由盛转衰的内乱,如果是这样,那这渔村很快就要波及到,得早做准备才行。

    于是赶紧对大壮说:“快,大壮,你快把里正给我找来。我有要事相商。”

    大壮不敢怠慢,很快里正过来了。胡不凡跟里正一说,里正大惊,现在他是村里一等一的文化人,他的话在村里都能当圣旨。

    胡不凡说:“为今之际,只有让大家做好逃命的准备,把金银细软,粮食衣服都准备好。再派人去前方打听况,一有不测,马上就走。”

    当下里正就命人挨家挨户通知了,村里人还沉浸在新年的喜庆之中,那里肯听,通知的人说这是胡郎中的意思,大家才半信半疑地动起手来。

    正月十五清晨,胡不凡正在院内锻炼,忽然大毛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胡郎中,不好了,贼兵真的冲进了县城,葛县令也投降了。”

    胡不凡果断地说:“马上通知大家赶快走,贼势凶猛,必然杀人放火什么都干,留下来只有丢掉命。”

    大毛马上去如集村民,胡不凡把巧姑和大壮过来,吩咐道:“不能带的东西就不要了,多带粮食银子,,会合大家一起走。”这两人一听,摸摸这个也舍不得丢,那个也舍不得扔,最后胡不凡强令他们,只带衣服粮食银子。

    可大壮却死抓住那头耕牛不肯撒手,庄稼汉,这牛就是命根子,最后胡不凡只好让他们上牛车,把东西放上牛车,这才勉强出发。

    他们家都这样,别的家更是别提了,胡不凡到了村里一看,社场上稀稀疏疏只有几个小孩,那些大人都在家收拾东西。

    胡不凡朝四周大吼一声:“命都没了,还要东西干吗。”才有人勉勉强强地到了场上,胡不凡一看没办法,只好下令出发。

    刚走了几里路,就听后传来潮水般的喊杀声,火光冲天,贼兵已经冲尽了村子。

    村里的人大部分都听了胡不凡的话,但也有人没听,不过以后再也没机会听了,贼兵所到之处,如蝗虫过境,烧杀殆尽,一片狼籍。

    当下胡不凡下令,快走,把带不走的东西都扔了。破家值万贯,那些人带的东西五花八门,锅碗瓢盆,桌椅板凳,最过份的甚至还有人背了两扇大磨。胡不凡又好气又好笑,只好又跟他们解释。

    突然之间,后面冲上来一队骑兵,手中提着明晃晃的斩马刀,见人就砍,逢人便杀,一下子就砍翻了好几个村民。

    胡不凡一看大急:“大家快把东西扔下,我先挡住他们,快走!”

    说完话一展,一个雄鹰展翅就腾而起,一下就落在为首那人的马背上,一手抢过马刀,顺势把那人抹了脖子。

    胡不凡一提马,如虎入狼群一般,一柄马刀左右开弓,众贼兵纷纷倒下,不到一柱香的功夫,那些人全都丧命。

    胡不凡催马来到巧妹边,一把把她拉到马背上,低声对她说:“一会儿如果再有贼兵,你就骑了这匹马先走,我来挡住他们。”

    巧妹摇头不依,胡不凡拧了她一下脸蛋:“放心,贼兵想要我的命,哪有那么容易,只要我不死,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巧妹按住了他的嘴,不许他再说。

    随后连续又有几股贼兵冲过来,众村民见胡不凡如此神勇,也不自觉地和他一起冲杀,竟然也杀死了几个贼兵。

    经过这几阵冲杀,众人一下子把破烂全丢了,行程一下子加快,不过也损失了几个人,当下在一片林子里生火过夜。

    如此又担惊受怕过了几天,众人来到黄河的一处古老渡口不远处,胡不凡记忆当中安史之乱,河北之地尽皆沦陷,看样子,得想办法先过黄河再说。

    众人在一个小山坡上歇息不来,可是上早已经已没有粮食了,当时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想多带,唯独粮食没想多带。巧妹上倒是还有一些,胡不凡看了看边几个小孩眼巴的样子,叹了口气,让巧妹把干粮拿出来,分了一些给这些小孩,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得想个招才行。

    胡不凡不由自主地把眼睛投向了那头耕牛,巧妹一看跳了起来,一下子就护住它,满脸乞求之色。

    “把马杀了吧。”他叹了口气,转向山坡顶上走去,这是最后一匹马了,下一顿不知上哪能儿吃去了。

    这片小山坡要比旁边的小山坡要来得高一些,大冬天又是光秃秃的,所以站在山破顶上一下子能望得很远。

    忽然,远处的一群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前面似乎还有个女人模样的人抱着个孩子在前面跑,那帮人在后面追,那女人慌里慌张地一下子跌倒,又爬起来跑。

    胡不凡一想,这兵荒马乱的,指不定又是遇上什么贼寇了,这事我得管。想到这儿,他长啸一声,如闪电就向山下掠去。不一会儿就到了那帮人面前,双手一拦,把女子揽在后。

    那帮人站住了,原来是老相识,正是半月湖那帮水匪,为首的是蟹八,后面还有人背着个乞丐老头,胡不凡仔细一看,却是那穷奇。不过现在的穷奇已没有了以前的威风,那时他虽然丑,但却有一种摄人的气势,令人不敢轻视,现在的他就完全成了那乡下的糟老头子。

    旁边那女子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胡郎中,快,快救救我儿子。”

    胡不凡回头一看,这女子似乎有些面熟,稍一沉吟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城南的刘......”

    “对,我正是刘家寡妇,就是你上次给我看手的那个。”

    胡不凡惊讶地问:“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刘寡妇一听就号淘大哭起来,原来贼兵攻占县城后,又去了城南,在刘庄烧杀抢光,又要强暴于她。后来他本家的大伯不肯让他受辱,拼死杀死那个贼兵,要他保存刘家骨血,让她赶紧逃了出来。可是不巧,逃出来几天后正好碰见乘乱从监狱里逃出来的水匪,这才出现刚才一幕。

    胡不凡把脸一沉,这帮水匪贼不改,看样子这次不能再手下留了。众水匪一看是胡不凡,立该吓得倒头便拜。

    穷奇却在旁边吼道:“瞧你们这帮没出息的,死便死了,反正常大家做的恶事已经够多了,有什么可惜的。”

    蟹八也说:“就是,蟹八爷从来没怕过谁来。”

    下面有人说道:“八爷,你快把那废物扔掉吧,他现在功力尽失,连我们还不如呢,早就不是我们的师爷了。”

    立刻有人附和:”对,扔了他,他不是一向主张恩将仇报的吗?”

    蟹八大声道:“不行,我不能扔下师父,谁他妈的再说,老子先废了他。”

    胡不凡见众人这个样子,却是不好下手了,又一想,这帮人虽说恶贯满盈,但却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下次遇上贼兵,不是可以用来抵挡一下吗。

    当即说道:“好,我可以不杀你们,不过你们以后不得再为非作歹,还得只听我的话。你们答不答应。”

    “答应,当然当应,谁要是不答应,老子就第一个不答应。”众水匪纷纷表决心。

    “不过,大当家”有人马上站了出来,“你得给我们找些吃的,我们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胡不凡也有些为难,自己这边还分不开呢,得,又来一群大肚汉。

    事到如今,只好说:“我那边刚宰了一匹马,大家不要嫌弃,先吃点吧。”

    众水匪当然不会嫌弃,但等他们到了山坡上的时候,村民们如临大敌,胡不凡只好两面调解,于是整个山坡分成了两块,一块水匪,一块村民。

    胡不凡又看了看刘寡妇的儿子小真,还好,只是路上受了风寒,当即施了针灸,又用内功为他治了一下,小真沉沉睡去。

    刘寡妇如释重负,一下子就瘫倒在地,她也两天没吃了,只是凭一口精神吊着,现在担心一去,立刻虚托。

    大壮忙从怀里掏出两个馍,递给刘寡妇,刘寡妇伸手接过,脸上一红,低声说了声:“谢谢”

    当下众人就在山坡上各找背风处安歇,胡不凡安排人守夜。蟹八主动站了起来:“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来守,受了你的恩,再还你一次,以后再杀你就不再算是恩将仇报了。”

    胡不凡点了点头,他现在根本不担心他们反水,反正众人都坐一条船了。

    胡不凡和巧妹自然是偎依在一块,躲在大水牛的旁边,巧妹一进入他的怀里,很是安心,一会儿就睡着了,嘴角竟然还有微笑。

    胡不凡睡不着啊,他得为这么多人的前途担心呀。现在是冬天,吃食难找,得赶快渡河,现在黄河上面已经结冻,倒是个渡河的好时机。渡河以后又该怎么办呢?他本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子虽然沉稳,却从未遇到过这等事,一时之间念头纷转。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