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四 大唐乱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两人再次分开,胡不凡才看清楚,原来那老头手里拿的是一种奇门兵刃,原来是两条精铁做成的黑龙。--凤舞文学网--那黑龙内有关节连结,躯微微摆动,张牙舞爪,择人而噬。

    那老头嘿嘿一笑,握住龙尾,一展那两条龙如同活着一般,直咬胡不凡手中的钢刀,原来这龙口中长满倒牙,可锁别人兵器。

    胡不凡不敢怠慢,形一侧,用手中的单刀刀背直磕两只龙头,“当当”两声,龙头左右分开,他就从中央直扑而进。

    老头双手一错,两龙尾交叉形成一把剪刀状,上的龙鳍立起,如同怪牙突出起,向胡不凡咬来。如果是一般的剪刀,只要卡住中间的交点就可挡住剪刀两侧合拢,但双龙剪不一样,它两侧是软的,可以弯曲,能将整个体拢在里面。

    因此胡不凡大惊之下,体急退,险险的避过龙剪。老头一急击未凑功,并不在乎,大喝一声,双手一抖,两条龙又重新分开,幻起千万条龙影向胡不凡抓来。

    当时天边正稍露出一丝曙光,后面有赶来的村民举着火把,在火光下,这龙影的爪牙闪着森森的寒光,有胆子稍小一点的扔下火把,转跳走了。

    胡不凡也是大喝一声,手中的钢刀急砍,一刀快似一刀,一刀紧似一刀,形成了一座移动的刀山,每一刀都准确地砍在龙头之上,众人耳轮中就听见“当当”的急促撞击之声响个不停,就如同开了个大型铁匠铺。

    那老头的黑龙实在是难见的一种奇异兵刃,不但可咬可抓,还可剪、点、砍,扫,煞是厉害。

    一时之间在,胡不凡被迫得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一眨眼,三十几个回合过去了,胡不凡才长吸了一口气,跳出圈外,一看手中的刀,不由地苦笑了一声,原来他夺来的刀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刃,只是很普通的刀,在一番撞击之后,已经满是缺口,刀还扭曲了,无法再用了。

    老头又是地一呲牙,他这口牙齿长得着实整齐,只是与他这脸形一配,却是有点吃人的味道,很是怕人。

    胡不凡赶紧把地上那把刀给捡了起来,心中暗忖:“看样子不能和老头硬扛,这老头武功确实了得,自己见过的人当中,也许只有师父渔之乐能稳稳地胜他。”

    心念之间,老头的双龙又攻了上来,胡不凡只好施展“无招可破”的招式跟他游斗,只见他凝立不动,,一时之间把全守得严严实实。

    又是三十几个回合过去了,老头久战无功,有点着急,忽然双手一翻,两条黑龙浑直,在胡不凡面前划起圈来,越转越快,形成一个喇叭状的黑洞,中间还隐隐有股吸力。

    胡不凡双脚用力,将体死死地定在船上,可没想到龙口忽然一张,两道黑光从口内飞出,直没入他的体。胡不凡顿时觉得击中处一麻,很快向四周扩散开来,知道不好,忙运内力相抗,可谁知怀中突然有一股力也跟着麻木感缦延开来,不一会儿功夫,麻木感竟无影无踪。--凤-舞-文-学-网--

    老头哈哈大笑:“你中了我的独门无影针,还想斗吗,乘乘等死吧。”胡不凡颓然倒地,巧妹一看大惊,赶紧过来相扶,泪光盈盈。

    “小姑娘,怎么样,郎要死了,你怎么办呢,我再给你个机会,只要你杀了他,我就让你活命,你看好不好?”老头说到“好不好”几个字时,语速变慢,说不尽的蛊惑之意。

    巧妹却似乎没听见一般,用手把胡不凡抱在怀里,轻轻地摸着他的脸,面露微笑,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胡不凡,如同天地间就只剩下两人。

    老头大恼,他最恨看到这种场面,咬牙切齿道:“想做同命鸳鸯,我偏不让你们如意,你们两个一个扔在湖南,一个葬在湖北,我要你们隔着半月湖相望。”

    伸手就去抓巧妹,巧妹双手把胡不凡抓得紧紧地死命也不肯松手。手刚一及巧妹的体,老头忽然“膻中”一麻,上的力量顿时消失,一下子坐在船板上,胡不凡笑盈盈地站在旁边。

    可能,明明中了我的无影针怎么还可以动,不可能”老头实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什么不可能的,天下间奇怪的事多着呢,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的手里。”胡不凡又伸手点了他几处位。

    “嘿嘿,老夫纵恶江湖几十年,没想到竟然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也算是恶贯满盈,也没什么遗憾的,江山代有恶人出,各人纵恶几十年。”老头似乎还很感慨。

    “好啊,你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老夫的名字早就忘了,江湖上都叫我‘穷奇’”

    “‘穷奇’?那可是山海经里的凶兽啊,嗯,看起来倒适合你的。”

    “知道你还问,老夫跟你说这么多话,也是看得起你,换了别人把老夫杀了又如何。”

    “好,我知道再问你什么,你也不会说,我也没什么好问的,不过,有件更重要的事,就是先废掉你的武功。”说着话,单掌一按他的肩头,内劲暗吐,把筋脉震断,老倒也硬气,浑冷汗,哼也没哼一声。

    当下村里众人上来把他又捆得结结实实。

    胡不凡回过头来,把大壮的道解开,才转看了看一旁的巧姑,曙光之中,她正痴痴地盯着自己。

    胡不凡心中一,刚才如此紧张的况下,她竟没有丝毫怀疑自己,也不肯离开自己,这样有有意的姑娘那里去找!他本来对这姑娘的怜多于,可现在一股浓浓的意油然而生,一下子冲上去把她牢牢地抱在怀里,以后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会让别人伤他分毫。

    第二天一早,胡不凡和众村民压着水匪们向县城走去,县城的县令就是那位葛少他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股悍匪已经在此地盘居良久,也曾经派兵去剿,可他们虽然人数不多,却凶狠异常,几次把官军杀得大败,弄得后来无人敢提水匪之事。

    今天几个穷村民竟然把他们给活捉了,嘿嘿,这一份功劳可要落在我的手里了,我得马上给大人送信去,他可没想到这一来,不但没升了他的官,还差点送了他的命。

    当下,葛县令特别高兴,赏下纹银二百两,以奖励村民们为国立功。众村民不敢居功,这都是胡郎中一个人的功劳,胡不凡后来没办法,先补偿了受损的村民,又把剩下的钱大肆采购,买了足足几大车货物,分给村民,众人都大声欢呼。

    长安皇城兴庆宫内,一片歌舞升平。

    众舞女穿薄纱,举琵琶,正在表演新舞《江山无限曲》,琵琶激,舞女翩翩,代宗李瑞心怀大开。“哈哈哈,众位卿,你们看此舞如何呀?”

    “此舞曲调新颖豪迈,舞姿轻盈洒脱,实为近年内的佳作啊。”众大臣一时阿谀如潮。

    “此乃是朕的杨妃所作,她可是为此花了半年心血啊,来来来,我们先敬杨妃一杯。”

    “祝陛下秋鼎盛,万寿无疆,祝杨妃青永驻,福寿无边。”李瑞旁过一个美貌女子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露出编贝似的牙齿,这一笑当真是明珠生晕,美玉莹光。

    众大臣有点失神,赶紧把头低下。那女子冲李瑞滴滴一说:“陛下说那里话来,臣妾此举只不过是想陛下在国事劳之际,稍能放松一下,实在当不得如此夸奖。”

    李瑞有点痴迷得看着杨妃,此女子生得美貌尚还罢了,难得是一好才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歌舞,整个皇宫是无人能及。更为难得的是,她做的每一件事都能深得圣心,后宫事务更是安排地妥妥帖贴(至于皇后,早已名存实亡了)。

    杨妃见李瑞失神,嗔怪地推了他一下,“陛下!”

    “噢,哈哈哈哈,刚才朕想一些事有些出神了,当自罚一杯。”

    忽然外面有小太监来报:“陛下,三镇节度使胡安进见。”

    “噢,快请他进来,来人,赐坐。”李瑞大乐,用眼睛扫了一下杨安国。

    原来杨安国和河西节度使几次上书胡安将要谋反,李瑞本不信,偏生太子也有所觉,说胡安手握精兵十几万,如有不测,其祸非小,他于是就听了杨安国的话,召胡安进京,以观其变。杨安国曾言,胡安必不敢来京。

    过了一会儿,一个超级大胖子走了进来,一见李瑞扑通一声脆倒,大声哭道:“陛下,臣本胡人,陛下不次擢用,累居节制,恩出常人。杨相妒嫉,谋害臣,臣死无矣。”

    李瑞大笑:“卿快平,你与丞相都对朕一片忠心,朕岂有不知,此次叫卿来,乃是朕想念卿,与卿同乐,今歌舞尽兴,不谈国事。”

    上坐的杨安国刚想出来说些什么,见皇上兴致正浓,就叹了口气,皇上对这胡人也太信任了,自已几次联合大臣上奏,皇上对此人竟毫不怀疑,看样子这大唐天下就要乱了。

    他也无心饮酒看歌舞了,天下兵马良将大多在胡安手下,这胡安要一反,恐再也无人能治他,本来朝庭还有个任义,可却被自己给除了,自己也是没办法。

    还有谁?对了,神箭将军李天麟。这李天麟本是任义手下第一大将,据说是飞将军李广的后人,不但贯会用兵,而且一手神箭独步天下,据说从参军以来,从未失过一箭,当真是威震突厥。突厥有民谣唱道:“冲也行,打也行,不要让我遇见李天麟。”可惜,因任义的关系,李天麟现在被贬在家。

    酒宴过后,杨安国左思右想,必须要让李天麟出山,当下开始写奏折。

    第二天,代宗在大上宣布,三镇节使胡安屡有边功,加官尚书左仆,,赐实封通前一千户,又封其一子为三品官,另一子为五品官,奴婢十房,住宅各一所。

    本来他还要给胡安加授同平章事,杨安国等一众大臣纷纷反对,称胡安虽有边功,目不知书,岂可为宰相,制书若下,恐四夷轻唐。

    代宗无法,只得作罢。杨安国又上书,要求重新启用李天麟,胡安言道,他手下良将众多,岂可让陛下再启用一个罪臣,他愿意给皇上举荐几个。代宗遂驳回奏折。

    几后,胡安回范阳,代宗亲自为他送行,还亲送御衣,又命令文武百官在城东长乐坡再次为他饯行。从此再无人敢随便议论胡安谋反了,有上言的人,他都把奏折交于胡安,任其发落。

    二个月后,胡安又奏请以藩将代汉将,代宗即付告,但也听了宰相之意,派人去观察胡安的动向,不料,来人受了贿赂,不但不据实回报,反而大谈其忠义。代宗的一丝怀疑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代宗二十八年十一月,胡安伪造诏书,召集诸将,讨伐杨安国,除调动本部兵马外,又征调了部分同罗、奚、契丹、室韦人马,总计十五万,号称二十万,连夜出发,挥师南下。

    太原留守出城迎接,被劫持,并斩首示众,胡安这才正式谋反。

    胡安率十五万大军南下。当时,天下承平岁久,以致百姓不识兵革。因此当突然听到范阳起兵的消息,不少官吏吓得魂飞魄散,弃城四逃。叛军所过州县,有的望风瓦解,有的开城出降,一路上所向披靡,进兵迅速,至十二月底即抵达河南道灵昌郡(今河南滑县)的黄河北岸。第二天,过了冰冻的黄河,进入河南道境内。

    代宗确认胡安反叛之后,匆忙部署军队平叛。先命特进毕思琛赴东都,金吾将军程千里赴河东,各自招募数万人以抵御叛军;接着命安西节度使封常清赴东都募兵,加强洛阳守备。

    这些朝庭的大事,在河南道边上闭塞的小渔村自然不知道,这时渔村的家家户户正忙于过年呢,今后托胡神医的福,年货特别丰盛,又没了水匪作祟,一时之间整个村里充满了喜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