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二 渔村夜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一灯如豆,渔村的夜一片寂静,静得能听到微风拂过芦苇的沙沙声响。--凤舞文学网--

    “多好的玉啊!”渔之乐抚摸问题手中的龙形玉佩赞道,只见那羊脂白玉,晶莹剔透,不带一丝杂色,触手而生温,“天底下只有那传国玉玺的和氏壁,在玉质上才能和他媲美。”

    “和氏壁,可是那‘受命于天,既受永昌’的玉玺和氏壁”胡不凡有点惊诧,他还是第一次听古人提起和氏壁。

    “是啊,”渔之乐继续说,“当年卞和乃是天下最高明的观玉大师,可惜发现了和氏壁,却被楚厉王砍去双脚。虽然后来得以沉冤,却也已是心灰意冷,可他还是不甘寂寞,又在荆山继续寻找,终于又给他发现了一小块璞玉,有了上次的经验,遂不再示于人。直到临终前,才作为家传之宝传于儿子,以后又传了几代,后代终是不肖,此璞玉不知所终。”

    “那后来又如何找到的呢?”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遇,被本派祖师玄机上人得到,上人找了灵工巧匠,将其剖开,遂做成龙形、凤形玉佩两块。”渔之乐看了胡不凡一眼又说道:“本派师祖学究天人,后来开创了阳五行门,一时威震江湖,门下弟子众多,此玉佩也作为镇派之信物,持之可号令本派之人。”

    顿了一顿,似乎对当年的事颇为感慨,又道:“可是好景不长,祖师因师祖母的缘故,远赴西域,再也没回来过。当时祖师并没有立下继承人,一时之间,众弟子为了争夺门主之位大打出手。”

    “可这跟玉佩有什么关系?”

    “当年祖师曾在无忧谷留下他毕生的绝学和宝藏,这玉佩就是宝藏的钥匙,只有凑齐了龙凤两玉佩,才能进入。最后各弟子分为两派,得胜的一派留在中原,改为阳门,另一派远赴天南,成立了五行门,这玉佩就留在了阳门。到了我师父这一代,一共师兄弟三人,通过再一次的争夺,你师父成了门主,而师兄弟反目成仇。后来师父有感于门派之争,就解散了门派,从此世上再也没有阳门了。我一共师兄弟五人,解散之前,师父把玉佩交给了我和我的五师妹林之燕,希望我们之间互相护,守望相助,再也不要为门主之虚位或者什么宝藏而打打杀杀。于是我师兄弟立誓,决不打开师祖宝藏,可在江湖中寻求年轻的少年俊彦,赠于玉佩。作为信物,以后我师兄弟将答应持玉佩之人任何一个条件。”

    “噢,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来争夺!”胡不凡悄然道。“后来,江湖中人听说后,纷纷送来自家弟子,我不堪其扰,定下一个规矩,凡我后辈能接我一百招者,就赠于玉佩。”

    “但就算是抢到了也没有用,还要去找那块凤佩啊!”

    “嘿嘿,就算是没有凤佩,能得我师兄弟相助,也是多了一份助力。武林中人谁不想要。”

    “我看,不是多了一份助力,而是多了一份危险,你想啊,谁不想有高人相助,明争暗斗自然少不了。”

    “咦,你怎么知道,唉,事实果真如此,就说那块凤佩吧,后来我师妹交给了她的女婿,那个大将军任义,没想到任义通缉被杀,众人都寻找他的女儿,其中很多人都是冲着这块玉佩去的。”

    “那后来怎么样了?”胡不凡不知自己为什么要问这句话,只是下意识的说出了口。--凤舞文学网--

    “前不久,我们师兄弟五人聚会,听我大师兄说,他现在跟他的儒学弟子在一起,生活得很不错,可最近又被通缉,不知上那儿去了。”

    “希望她没事才好。”胡不凡不知为何叹了口气。

    “我看你功不错,不知师承何人?”渔之乐突然改口问道。

    “噢,家传的,再加上一些杂学。”

    “唔,我看你之所学跟我门派有相通之处。你可愿拜我为师?”

    “这个......,我愿意。”胡不凡对这老头极是钦佩,谈话也极为投机,有个师父罩着也不错,当下就同意了。

    “好啊,”渔之乐很是高兴,也不要胡不凡行礼,两人口头一说,这事就算通过了,天下间拜师如此随便的也只有这两人了。

    “我门的武功跟别派不一样,更注重悟。”

    “噢,此话怎讲呢。”

    “当年我祖师本也只是粗通武功,可他硬是从书中悟出义理,才创立了阳五行门。”

    “那肯定留下很多秘笈了,象《九真经》一样。”

    “什么《九真经》?”

    “噢,没事,我只是随便一说。”

    “我门派的最高秘笈乃是《烈阳神功》,《月神功》。可惜这些我们师兄弟五人都没学到。”

    “为什么,难道非得掌门才能学”

    “当然不是,象我门派传授武功决不限制,但要根据个人的体条件,不过能练会这两门神功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为什么”

    “因为体质,这两门神功实在需要特殊的本质,强行去练反会让体产生某些缺陷。”

    “什么体质,你看我行吗?”

    “行不行我不知道,得问我大师兄,他对相人一法颇为精通,不过现在就是你行也学不到了。”

    “为什么”

    “《烈阳神功》被我师叔拿走了,想要也要不回,《月神功》在我大师兄手里,我倒是可以去要来试试”

    “还是算了吧,万一有什么缺陷犯不着。那师父你练的是什么功夫啊”

    “我派传授武功的方法有些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胡不凡大感兴趣。

    “我门派奥妙的功夫自然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根据各人的体质状况,授于最适合的内功,而后由师父带领弟子学习各种杂学,根据各人的好不同,让各人自悟。”

    “嗯,这倒是高明的方法。”

    “对,所以我派虽然人数不多,但每个人都是高手,我五个师兄弟,好各不相同,我喜欢静坐钓鱼,我大师兄喜欢书法,三师妹喜欢舞蹈,四师弟喜欢养马,五师妹喜欢逗鸟。我们各人都学得一武功,却根本不相同,就是跟师父也不尽同。”

    “那我喜欢行医,是不是也能创出一门功夫。”

    “那是自然,任何东西到了极境都是相通的,不过你须先行到达极境才行。”

    两人越谈越投机,越谈越随便,最后象老友般抵足而眠。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渔之乐的伤已是大好,这天渔之乐把胡不凡叫到院子里,拿出一本薄薄的本子,“这是我这些年钓鱼、打架的一点心得,也许对你有用,也许对你没用,就看你要什么了。师徒之名不过是个名份,不是束缚,看你宅心仁厚,我很是喜欢,我走了。”

    胡不凡有点不舍,他很少能遇到这样的知己。渔之乐笑了笑:“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常在一块地方闷着,还是渔之乐吗?天下之大,大海之阔,当任我垂钓才是。还有你呀,要想成为神医,当遍访天下名医,尝试天下疑难杂症,老在一块地方闷着,可没太大的进境喔!”

    胡不凡听他一说,也是豪顿起:“好,等此地的事安排好了,我也当好好游历一番。”渔之乐拍了拍他的肩膀一笑,带着茗儿走了。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胡不凡开始在半月庄行医,大壮家里新盖了三间大砖房,可把大壮乐得,每天把家里扫得干干净净。

    只有巧妹闷闷不乐,她似乎觉察到胡不凡留在半月村的子不会太长了。

    “嘭嘭嘭”,有人在门外敲门。

    “谁呀,轻点,这是新的房子,别敲坏了”大壮从里面把门打开。

    “哎呀,这不是大壮吗,哟,体这么强壮,真是个好小伙子,你的大喜事来了。”原来是村里的专门帮人说媒拉纤的张阿婆。

    “哟,是张阿婆,快请进,有什么事啊。”张阿婆一走进院子,东张西望看个不停,不时地赞不绝口:“哟,这么多的大砖房,那里住得完呀,我跟你说,邻村王屠夫家有个女儿,年方十八,长得是花容玉貌,四面说媒的都踏破门坎啦。不瞒你说,就是老婆子就有好多人托我说媒呢?叫你高兴哩,王屠夫看中你了,人老婆子跟你来提媒呢。”

    “那好啊,张阿婆,我什么时候上门去提亲,这些礼仪可要你多多提醒。”大壮乐得合不扰嘴。

    “不过人家有个条件。”张阿婆言又止。

    “啥条件,我都答应。”大壮有点迫不急待,都二十出头了,还没人上门说过媒呢。

    “就是那个......,人家要求换亲。”

    “换啥亲”大壮有点摸不着头脑。

    “就是让你妹妹嫁给他儿子,我跟你说王屠户的儿子也是一表人才,就是个子稍微矮了点......”

    “你别说了,我不会同意的。”大壮跳了起来,什么矮了点,大壮可是跟他不生疏,二十来岁的人了,看上去跟十一二岁的孩子一般。

    “你别急呀,你妹妹不是也是哑巴吗,这也配得上呀,再说,你不是也捞着个媳妇吗,人家说了,彩礼可以少一点没关系......”

    “好了,别说了,我不会用妹妹跟人换的,就是我一辈子讨不着媳妇,也不会让我妹妹嫁给那个人。”大壮突然吼了起来,粗壮的声音把张阿婆吓了一跳。

    “不肯就不肯吗,你叫什么,不就是个哑巴吗,还真以为是大户人家小姐呀,也合该你讨不着媳妇。”张阿婆也不甘示弱。

    两人争吵的声音把屋里的胡不凡和巧妹给惊动了,两人推门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啊,大壮。”胡不凡问道,大壮就气愤地把事一说。巧妹一听,就把眼睛直盯住胡不凡,张阿婆也看出来了,这个家里谁真正作主,也把眼光盯住胡不凡。胡不凡也大为为难,这有关于人家的终大事,自己不好多说,不过要让巧妹嫁给一个残废,实在让他不甘心。

    他其实内心里头非常喜欢巧妹,这巧妹除了不会说话,真的很聪明。不但家务是把能手,做饭,做衣服,比别人做得又快又好。这些天自己开方配药,她就在自己边,只要一个眼神,不用说话,她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自己配的草药,只要说过一遍,她就能很快找到。

    一想到这样的好姑娘竟然要被一个残废娶走,他简直是不想再想了。

    见胡不凡一言不发,巧妹彻底绝望了,她终于明白自己不过是在痴心妄想了,于是满含眼泪地又看了看哥哥,

    自己家贫,哥哥从来没有人来说媒,现在总算有了新房子,也有人上门了,自己还是成全了哥哥吧。于是她走到张阿婆面前拉住她,点了点头,又握了握她的手。

    张阿婆明白她的意思了,心里这个开心啊,“看,还是姑娘懂事,懂得疼哥哥,我跟你说王屠户家境殷实,到他家吃不了亏,以后这一切不都是你的吗。那这样,我先去跟王屠户说一声,这可是双喜临门的事。”

    大壮在旁边喊了起来:“妹子,你傻了,你怎么能答应呢。不行,我不同意,说啥,我也不能让你嫁给那个大小孩”

    “是啊,巧妹,你要想清楚,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可不能这么轻易,大壮的事你放心,我不会坐视不管的,终须让他得偿心愿。”胡不凡走到巧妹面前,也是尽力地相劝。

    巧妹抬起了那双清亮的大眼睛幽幽地盯着胡不凡,长长的捷毛上面沾满了泪水,那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忧伤、又带有一点坚定。胡不凡一看这双眼睛,心里猛然一阵剧烈地颤抖,不知因何,一阵紧张心痛的感觉油然而生。

    院子里顿时一片沉默,张阿婆又要开口,胡不凡突然抓住巧妹,一把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抱住。

    “张阿婆,你回去吧,巧妹以后就嫁给我了,别人谁都别想。”胡不凡头也不回,淡淡地对张阿婆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阵心里一阵冲动,不由自主就这么做了。

    张阿婆一看没戏了,就怏怏地走了。

    巧妹忽然被他拉进怀里,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子象小猫一样,微微地颤动,脑袋一阵阵发晕,浑一丝气力都没有了。

    大壮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过了一会儿突然又高兴起来,冲出去把院门牢牢珊住。

    胡不凡把巧妹抱起走进了巧妹的闺房,轻轻地把她放在上,又细心地帮她把被子盖上。

    他在沿坐了下来,抚了抚她额头上几丝乱发,温柔地说:“巧妹,我其实是很喜欢你的,只是我好象忘记了以前的好多事,可能我还有个女人,也许以后会再遇上。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娶了你,以后一生一世来护你。”

    巧妹就象没听见一般,只是眼睛呆呆地望着他。

    胡不凡叹了口气,站起来就要离开,巧妹忽然跳了起来,一把从后面把他紧紧抱住,脸帖在他的后背上。

    胡不凡又重新转过,把她再次轻轻地放好,又道:“快躺下,以后你就跟着我行医吧,其他活就不用干了,我会教你习字,看书,一切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教你。好了,现在睡一觉吧。”亲亲地在她的额头一吻,转走了出去。

    巧妹眼睛痴痴地盯着他的背影出神。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