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二 地庄遇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那老者在又是一阵好生安慰,好不容易把花总管转离开。--凤舞文学网--

    见花总管开门出来,胡不凡一翻上了房顶,决定继续跟踪花总管,毕竟花总管才真正和女孩们接触的人。

    花总管并不按原路返回,而是径直往一所豪华的庭院走去,门口的小婢见她赶紧行礼,她摆了摆手:“好了,天不早了,你们回去睡吧。”自己进了房间。

    等到小院没人,胡不凡继续挂檐偷看,这一看不由得血脉贲张,只见花总管已脱下宽大的外衣,着寸缕躺在胡之上,一只玉手手执“角先生”伸入两腿之间,屋内的灯光有些朦胧,丰隆滑腻的躯不停地扭动着,两只白嫩嫩的上满是汗水,毫无瑕疵的美腿崩得笔直,大概是怕叫出声来,她的牙关紧咬着,鼻孔里呼吸急促,空气中一股滑浪的气息。

    妈的,惑,胡不凡喉咙发干,血上冲,鼻孔感觉有血腥味,恨不得以相代。

    他知道不能看了,再看下去快把持不住了,于是一偏腿,从屋檐上飘了下来,没想到下体那根玩意儿怒发冲冠不听话,法一滞,一块瓦片被带动。

    “谁,”屋内一阵动喝,很快一阵穿衣之声。胡不凡心说,妈的,这个时候还能有这么快的反应,真是佩服,也不耽搁转就跑。

    他反应是够快,屋里却没法快,等到他离开小院,花总管才追了出来,面色晕红,云鬓纷乱,一副意未消的样子。

    花总管一咬牙,命令关庄门,(也就是刚才进来的那扇秘门)然后带着人挨个院子就搜了起来。

    胡不凡并未跑远,就近找了个院子藏了起来,这个院子不大但明显要比一般的院子干净。伸手推了推门,门轻掩着,他闪就进了屋子。

    屋子里两张宫灯,很是亮堂,屋里铺着地毯,上面有张几案,几案上面放着一些小点心。

    胡不凡闪目观瞧,见无可藏之外,就要离开。忽然里屋的门开了,一个小丫头蹦蹦跳跳走了出来,一看见屋里有个蒙面人,不由吓了一跳,手中的物品也落在了地上。

    胡不凡一看这不是小鹿儿吗,见她开口要尖叫,一把用手把她嘴巴捂住。又看了地上的物品不由浑一震,这不是兔儿的小兔玩具吗,全世界没有第二个,他一把拿起玩具兔,颤声问首:“为东西是哪儿来的?快告诉我!”

    小鹿儿唔唔两声,胡不凡把手慢慢拿开,那知道小鹿儿并不惊叫,反而惊喜地叫道:“你是王大哥,你怎么到我这儿来了,小鹿儿可想你了,可是姐姐却不肯让你到这儿来。”

    胡不凡把面巾拉下,柔声说道:“是王大哥,王大哥也很想小鹿儿,不过王大哥的妹妹被你姐姐抓到这里来了,王大哥来找妹妹的。”

    小鹿儿奇道:“姐姐怎么会抓王大哥的妹妹,她不是和王大哥是好朋友吗。”

    胡不凡心想这孩子单纯,有些事还是不要和她说的好,于是又轻声的问:“那你告诉哥哥,是谁给了你这个小兔,她现在在哪儿?王大哥一定要找到她,王大哥找不到她很不开心。--凤舞文学网--”

    “噢,你是说大眼睛妹妹,这是她送给我的,她跟我是好朋友,要我把这个交给莲花寨里的小神医,你是小神医吗?”

    “是的,我就是那个小神医,她现在在哪?”正说着,门外有人敲门,花总管在外面大声叫:“二小姐,睡了没,快开门,有刺客进了庄子,让花姐姐帮你看看。”

    有刺客,我已经睡了,明天再说吧。”

    “快开门,要是遇见刺客就麻烦了,不然你姐姐马上就过来了。”

    胡不凡赶紧跑进里屋,这里是二小姐的闺房,布置得十分精致,胡不凡想钻进底,却没有空隙,除非把挪开。这时花总管已经进来了,胡不凡一着急同下子钻进了被窝里,当时刚入深秋,不过在山腹内的天有些潮气,也盖了较厚的被子。

    “花姐姐,你快走吧,我要睡觉了,那里有什么刺客敢进这里来。”说着打着哈欠也钻进了被窝。

    花总管一笑,眼睛往屋里扫了一下:“好妹子,你快睡吧,姐姐让人帮你看着门。”说着,轻轻把门带上。

    胡不凡窝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少女特有的馨香直往鼻孔里钻,刚刚受刺激的胡老二又在蠢蠢动。混蛋,胡不凡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声,人家小姑娘还未成年,又刚刚救了你,你怎么可以动妄念呢。

    小鹿儿一看见花总管走了,嘻嘻一笑,一跳而起,一下子扑在他的上,刚刚发育的小蓓蕾已有几分规模,有些触手。

    小鹿儿低声说道:“以后你就躺在这儿天天陪我玩,给我讲故事。”

    胡不凡翻而起,轻轻把小鹿儿推开,正式说道:“小鹿儿别动,先告诉哥哥,大眼睛妹妹在哪儿?”小鹿儿一听黯然道:“那你救了你妹妹,是不是就不回来了,以后再也不能陪我玩了。”

    胡不凡摸了摸她的头:“小鹿儿,有的事你还小,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了,你姐姐是不可能放过哥哥的,哥哥必须要走。”

    “那我以后怎么办?”

    “什么以后怎么办?你不是还有姐姐,父亲吗?”

    “妈妈告诉我说女孩子的体是最宝贵的,除了丈夫,谁都不能碰,可你刚才已经跟我睡了,那我就是你的人了,你怎么可以不理我。”

    “什么睡了?那刚才不是为了救我吗,你不说出去,我也不说,谁都不会知道的,你还小,女孩子选夫婿可是十分慎重的事,有关你一生的幸福,不可以这么轻率。”

    “我不管,反正你不管我,我就告诉姐姐。”

    “好,好,好,那你也得先帮哥哥找到妹妹再说。”胡不凡只好出口敷衍。

    “那我告诉你,”小鹿儿突然把嘴巴凑到胡不凡的耳朵里,“花总管,在地庄有两个住处,大眼睛妹妹就在花总管院里,上次我偷偷地帮她出去就是去找你。没想到还真遇上了。”

    小丫头嘴里喷出的气流弄得胡不凡耳朵直痒,黄花闺女特有的幽香直往他的鼻孔里钻,弄得他竟然有些心神漾。胡不凡偷眼往小丫头看去,见她狡黠的眼睛里竟然隐有一丝意。

    “这样,我得先回去,不然的话明天他们就会发现,明天你能不能想办法把我妹妹带来你这儿玩,我过来接她。”胡不凡无奈只好再利用起小丫头,不过他相信庄不会把她怎么样。

    “那你可要带我一起走,我可是你的那个......,哼,不然我就告诉姐姐。”

    胡不凡出去的时候,花总管大概已经把所有的房间搜了一遍,秘门口已经有一堆人在那儿看着,没法潜出去,要是硬打的话,倒是能走,可再也别想救人了。

    胡不凡抬头望了望井盖般的天空,整个山洞成一个鸭梨形,口小而肚子大。胡不凡沿着山洞的边角搜寻开来,边角上是一些低矮的树,终于给他找到一个着力点,腾一跃,双手就紧紧扣住了岩缝,两手并用就往上爬去。

    由于都是倒坡度,所以两只脚几乎完全用不上力,只能全凭两手用力,而长年被雨冲刷,岩壁十分光滑,借力点很少,饶是胡不凡绝世武功,却也十分费力。

    终于到了最陡的角度了,胡不凡的体几乎和地面平行了,这时已到颈口了,没想到这一段岩壁长满了厚厚青苔。

    胡不凡暗暗叫苦,两手都不空,双脚又没法用力,也没有退路,剩下只有嘴了,因此,他张开嘴一边咬开青苔,一边继续向上。

    蓦地,他感觉自己咬开的青苔后面,好象有个空洞,他伸手一探,果然。这个空洞是他上去的必经之路,如果要避开,就要横移,那可不太容易,于是一闪就进了洞。

    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洞,里面并不很深,约有靠十丈。

    胡不凡甩开火折,慢慢探了过去,却吓了一跳,原来一具骷髅正依着岩壁,空地眼眶望着自己。旁边还躺着一具胡不凡也不认识的动物的骸骨,上插着一把钢刀,很明显是被这个人杀死的。

    又照了一圈,别无发现,才准备离开,突然,依着岩壁的骷髅头滚了下来。胡不凡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转带起的风声引起了震动。

    地上的一丝淡淡地反光引起了他的注意,走近一看,原来骷髅手里握着一个粉红色的珠子,上面满是灰尘,胡不凡拿起来擦了一下,顿时流光异彩,光茫大盛,心知是件异物,放入怀中,这才离开石洞。

    下面的路程就容易多了,胡不凡双手飞快地交替,很快就出了山洞。

    一见到宽广浩渺的夜空,胡不凡不由地深吸了一口气,仔细一看,原来自己就站在庄的山顶上,在自己脚下的正是那天有东山砍柴时看到的建筑物。

    他不由地好奇心起,飞快地跳上屋顶,扒着屋顶往下一看,正门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止戈堂”。

    当下翻下去,闪进入了大,大内竟然要比想象中要宽敞地多,装修地富丽堂皇,八根金色的明柱在微弱的烛光下泛着黄灿灿的光茫,大的正中央供着一尊女佛像,面容丰满,鼻梁高,神态安祥。不知为什么胡不凡看它好象有点眼熟。

    正观察间,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他赶紧飞跳至佛像后面。就听见脚步声在门外停住了,大小姐的声音传了进来:“这是止戈堂,你们不能随便进去,且在外边候着。”说着她开门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位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紧走了几步,说道:“我说妹妹,地庄里可是进了刺客,我们得赶紧过去捉拿,没事半夜跑到止戈堂来干什么。”

    大小姐微微一笑:“来人武艺不凡,且又胆识过人,只怕兴师动众也未必捉得住他。多已经命令侍卫守死地庄入口,他不可能走得掉,以逸待劳永远要比兴师动众高明得多。你看吧,刺客蹩不了多久就会跳出来”

    白衣青年又急得在大里走了几圈,突然抬头说:“你说会不会是那个说书的小子,自从他来了以后出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我总觉得他有问题。”

    大小姐沉默了一会,接口说道:“我看不大象,你说他一个文弱书生,能有这么高的武功?”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都说了,那小子好象天上地下的事都知道,那么再多会一点武功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先去把那小子抓来问问。”

    “站住,你给我回来,既然刺客被堵在地庄,那么就不用着急,明天一大早去看一下就知道了,你这样冒冒失失地冲进去,万一不是,岂不难堪。”

    白衣青年又气鼓鼓地走了几步,大小姐接着说:“哥,你就是这样沉不住气,爹跟我说了多少次,你就是不改,我问你今天是什么子,这么重要的时间都要忘记。”

    那青年少庄主周华天一拍脑袋,“你瞧我,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真是该打。妹妹,你先给圣神皇帝上柱香,每年她的生时辰都是你先上香的。”

    哦,我想起来了,这佛像就是武则天,怪不得眼熟呢,电视杂志里不知看了多少遍了,只是不知这和庄有什么关系,胡不凡暗自揣摩。

    周华天上完香走了,大小姐却坐在薄团上,闭着眼睛,不知在念着什么经。胡不凡实在等不及了,就乘她全神念经之时,施展“轻”字决闪了出去。

    过了良久,大小姐站了起来又朝佛象拜了个拜,悠悠地说:“圣神皇帝,你告诉我,这刺客是他吗,我要马上把他抓住吗?”又过了一会儿,大小姐又说:“不大可能是他,如果是他,我一样毫不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