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八 成了杂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莲花镇最近突然开了一家新的药铺,专门出售襄阳大都市里才有的救苦丹,金创药,有用过的人说效果要比一般郎中开的方子好得多,更为重要的是它方便,价格也便宜。--凤-舞-文-学-网--

    一时之间,药铺的生意居然十分火爆,让旁边的老字号气得直哼哼。相比之下,还有一件事就不是那么令人关注了,道观的王道士居然还有个远房的兄弟,最近前来投靠他。

    一大早,王道士便站在镇口张望,直到中午时分,大路上才来了一支大型车队,为首是个粗壮的矮胖子。

    王道士一看就满脸笑脸迎了上去,点头哈腰道:“邢管事,辛苦了,小道在前面风楼给你备了一桌,为你解解乏。”

    矮胖子见是王道士,笑哈哈地道:“怎么,又有好生意啦?”王道士凑上前去:“不是生意,是小道有事想请邢管事帮帮忙。”

    邢管事一听,脸上笑容不改,不过语气中显然没那么了:“帮忙就免了,你看我这么忙,有生意再通知我。”

    王道士一听,赶紧拉了拉邢管事的袖子,悄悄地一锭银子就塞入邢管事的手中,陪笑道:“我知道邢管事素来事多,这不,小道也是没办法才不得不麻烦您。”

    邢管事捏了捏银子,顺手甩进袖内暗兜:“说吧,什么事,太为难可不行。”“是这样,小道我本来孑然一,可没想到还能有一位远房兄弟,这不,最近投靠我了,小道以前也受过他们家的照顾,总不能不管吧,我听说最近庄内在聘请教习,我这兄弟自幼读书,琴棋书画都能过得去。我想请邢管事帮忙说说,让我兄弟前去试试。”

    “是这样啊,这还行,好吧,看在多年生意的份上,我就试试看吧,不过成不成我可不敢打包票。”“那是,那是,多谢邢总管,那个佳,快过来谢过邢管事。”胡不凡过来谢过,邢管事一看胡不凡心说:“这王道士长得其貌不扬,但这兄弟却是百里挑一的俊人儿。你说他是怎么长得,我怎么就长不成那样呢?在庄上那么多美貌女子,可就是没人正眼看我几眼。这要是小子过去了,又是教习,还不得把美女都招过去。不行,不能让小子这么得意,我得压着这小子一头。”

    想到这脸上笑容更盛,拍拍王道士的肩膀:“放心,看在你我的交,既使不能当教习,我也会安排他个差事,总得让他能在个事做。”

    一行人在镇子里又等了会儿,又来了几支小型车队,大家汇合在一起,才浩浩向南往庄而去。原来,庄人口众多,补给巨大,单靠一个镇没法办到,所以每次出来,都分几支队伍到邻镇,然后在莲花镇压会合。

    庄离莲花镇六十里,一路上要经过很多小丘陵,所以速度很慢,等到庄子在望,已是将尽黄昏时分。

    忽然空中传来一阵雁鸣之声,众人抬头观瞧,只见嗖地一声,一只大雁箭穿体而过,从空中直落下来。--凤舞文学网--胡不凡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大雁叭地一声正好落在他旁边的荆棘丛中。

    就在这时,急促的马蹄声从后面传来,众人回首一看,只见夕阳下,三匹快马如箭一般,绝尘而来,为首的竟然是个穿着武士服的男装女子,后面跟着的是两条劲装汉子。

    转眼之间,马就来到近前,那男装女子把马一带,一阵嘶鸣,马人立而起,那女子双腿用力,也随之立起,晚风吹得后面的披风飘飘,无限地英姿飒爽,众人一时都看呆了。

    那女子催马来到胡不凡面前用马鞭指着胡不凡说道:“你,过去把大雁给我捡回来。”胡不凡见那女子生得一副鹅蛋脸,两条柳叶眉,一对眼睛,澄清得和秋波一样,不高不低的鼻儿,好似玉琢成的,脸上的皮肤的中透红,吹弹得破,可惜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人难以亲近。

    胡不凡见那女子满口的盛气凌人,心下有气,就当没听见一样。

    后面一个劲装汉子冲了上来,呼吓一声:“你小子大胆,没听到时我们小姐的话吗?”手一甩,马鞭就往胡不凡的脸上抽来,胡不凡子微侧,那马鞭便从脸旁划过。

    “你小姐是你小姐,又不是我小姐,关我什么事,不过看你小子这种霸道的样子,小姐的教养也好不到那里去。”胡不凡冷冷地说道。

    黑衣人大怒,扬鞭又要打来,那小姐拦住了他,扫了胡不凡一眼,诧异地问道:“你不是庄上的人,在我庄的地盘上干什么?”

    “大小姐,”邢管事从前面跑了过来,浑的肥一抖一抖地,一脸的惊慌样,“大小姐,这人是新来想应试教习的,不认识小姐真容,才冲撞了小姐,小人这就把他赶回去。”又回头冲胡不凡喝道:“瞎了你的狗眼,你这种死清高,没法在我庄呆了,给我滚回去。”

    大小姐骑着马围着胡不凡转了几圈,用手中的马鞭托了一下他的下巴,满脸不屑地说道:“就你,想当教习?嗯,倒是生得一付好皮囊,胆子也不小,敢冲撞本小姐,你可知道,在庄还没人敢当面跟我这么说话。也罢,今天本小姐心还不错,就给你个机会,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高原,带他去应试,哼,如果真有本事,就饶了他,如果是绣花枕头,就把他烧了,当肥料。”

    后面那劲装汉子答应一声,冲胡不凡喝道:“还不快走,还要背你不成。”

    妈的,为了免儿,我忍了,但愿此去能找到她才行,胡不凡暗暗喜克制自己。

    尽管是第二次来到庄,胡不凡还是被他的规模震惊了。上次走得是后庄,院子里比较黑,看不真切,可现在是前庄正大门,看得十分清楚。

    只见如牌坊般的门框下,两扇巨大的黑漆大门左右洞开,一条足够十六匹马并行的青石铺的大道直通院内;院子里是巨木参天,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就仿佛后世的植物园一般。

    众人自然是忙于搬运分配东西,胡不凡跟着高原穿过过廊,来到一座如同宫般的大厅内。大厅里摆了十几张桌子,十几个书生模样的人正襟端坐,面前摆着笔墨纸砚;一个材高大,气宇轩昂的黑衣男子就在上首,正背着手看着大家。

    高原过去跟那人耳语了几句,那人点点头,示意旁人把胡不凡领到一张空位子上。又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黑衣男子突然开口说话:“我是庄的总管,姓田,大家以后可以叫我田总管。大家来我庄,想必知道我可不找闲人,没有两把刷子可进不来啊,所以今天本总管大人要给大家考上一考,合则留下,不合发放路费,那来回那儿去,听清楚了吗?”众人齐声答应。

    田总管点了点头,又说道:“好,现在拿起你们手中的笔,或画或诗,题材不限,本庄将根据所长而取用。晚饭之前交给我。”说罢,径自走开。

    胡不凡环视一下周围,见众人有的冥思苦想,有的已经开始动手,便叹了一声:“一个小小的山庄,搞得跟进京赶考似的。还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这庄决不简单。”

    当下微作思索,挥笔如风,一挥而就。他前世最喜欢的画家是徐悲鸿,无论是画还是人品,所以无数次描过徐悲鸿的《三骏图》,总是感到自己徒具其行而乏其神采。他知道,这是现代人缺乏观察,依样画葫芦的通病;可今天看见那小姐马上的英姿,顿有所悟,当下寥寥数笔,一副骑马图便跃然纸上。

    只见画上那马昂首天外,奔蹄如飞,不可一世,那人英姿勃勃,意气风发,睥睨天下。胡不凡又在旁边题上:马嘶落青山暮雁度西风白草新。自己看了看,觉得比较满意,这才把笔扔下。

    闲着无聊,就走走看看旁人作画,隔壁有个中年书生在画美女图,见画上女人神态自然,面露微笑,正在铜镜前梳妆打扮;胡不凡暗暗点头,唐朝前期的画风以写实为主,笔墨细节都要仔细勾勒,最后还要设色上彩这画才算完成。

    正观看间,田总管从外面走了进来,用眼睛往各位桌上扫了一遍:“嗯,我看大家差不多都完成了,这样我把大家的画收起来,自有名家评定。到时候再决定去留。”

    这时那大小姐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田总管说:“田总管,那小子怎么样?”田总管哈腰道:“正要大小姐评看。”

    那小姐拿过胡不凡的画,仔细地看了一遍,顿时面露诧异之色,这画颇合她的心意,特别是画中的意境触动了她心中某根敏感的弦,她从小喜欢那种睥睨天下的感觉。她又看了胡不凡几眼,说道:“嗯,不错,这样,教习你也不用做了,以后你就跟我了。高原,给他安排个房间。”

    胡不凡本意是来救人的,如何肯老在她眼皮子底下,不仅影响自己行动,而且还要不时地受她气,当下一拱手,尽量平心静气地说:“大小姐,小人本来就是一介书生,除了稍能写写画画,别无所长,这教习颇符合小人的心意;再则小人生鲁莽,怕再冲撞了大小姐,徒惹大小姐生气,故不敢再侍候大小姐了。”

    众人一听,表十分怪异,他们都知道,这庄很有些朝庭势力,凡是在庄表现出色的人,大多都被推荐入官,他们这样急于加入山庄,也是想以后有个进阶的门路。

    大小姐一听,眼睛就立了起来,冷冷地声音让周围人浑冒冷汗,他们也知道,在这个山庄,大小姐的话,连庄主都不敢反对,这大小姐生狠辣,很多违逆她的人都被让她做了肥料。

    “你是在拒绝我,是吗?你可知道违逆我的人是何下场?好,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高原,让他去厨房打杂去,做最累的活。”

    过了一会,一个跟邢管事长相差不多的人把胡不凡领了过去,走了老远,带至一个规模颇大的院子,院子里面有两个年轻人正在火朝天地劈着柴,旁边的院墙边上靠墙又叠着一大排的已劈好的柴。

    那管事大声嚷道:“小四,过来,从今天起,你的柴就不要劈了,去厨房帮忙,小五,以后你给我好好关照一下这个人,他可是得罪大小姐的。”

    一个稍大年轻人欢天喜地地扔下斧头,跟着管事走了。另一个年轻人看了胡不凡一眼,忠厚地笑了笑:“兄弟,看你这年纪比我还小,你说你一个读书人,怎干得了这重粗活,准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了。没关系,以后在这里,你就是我兄弟,有什么事你跟我说,我叫小五,别的不敢说,这劈柴的事还是我说了算,我看今天你刚到,也累了,我带你到住处去休息一下吧!”

    胡不凡见这年轻人子淳朴,大生好感,以后说不得这行动还需要这兄弟的掩护,于是感激地说道:“再下胡不凡,多谢小五哥关照!”

    “没说的,你一个读书人,能跟你在一起是我沾了福份了......”这年轻人很说话,大概长期在这么一个小环境里,少有人聊,而胡不凡也没什么架子,两人很快打成一片。

    原来这庄每个庄子平时都是独立的,由各个管家主管,相当于分庄庄主了,这里是前庄,管事的就是这田管家。而胡不凡这里是前庄的柴房,每天要供应差不多几十担的柴火,两个人一天到晚别的不用干,基本上就是劈柴了。

    两人一边聊一边进了住处,胡不凡一看,这是一间按现在来讲大约十几平方的小屋,靠着里墙有一排小土坑,上面铺着两张破草席,土坑的前面是一张瘸了腿的桌子,有一只腿是用林棍撑着的,除此之外,外墙的角落里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破斧子,破衣服,稍微好一点的木料。

    小五看着胡不凡,有点不好意思,“王兄弟,这看,.....乱了点,我会收拾一下的。”“没关系,有句话叫什么,‘乱中有数’吗!哈哈......”胡不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小五一看也跟着咧开嘴笑了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