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七 莲花情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红元庆无力的摆了摆手,站起来看着胡不凡说:“小先生,这事归根结底,我也有很大的责任,能不能饶过他一条命,毕竟我有负他爹所托。--凤舞文学网--”

    胡不凡颇为为难,他现在对杨威是恨之入骨,要不是看在他父女的份上,早就一掌毙了他了。莲花也是充满企求地望着他,胡不凡只好叹了一口气,不管如何,自己是抢了他的妻子,说到底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况且杀了他也于事无补,以后也没法和莲花父女相处了。

    当下他冲着红元庆点了点头:“既然伯父这么说了,那我就把他交给伯父处置吧。”红元庆冲胡不凡一拱手,转让人把杨威放开,冲着杨威叹道:“你走吧,以后莲花山的一切和你无关,另外把你的钱都带走,我们无福用你的钱,哎,算是我红元庆欠你的,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杨威站起来,怨毒地看了胡不凡一眼,一声不发地就往外走去。屋子里顿时沉默了下来,没人说话,每人心里都是沉甸甸地。

    莲花突然跳起来,一把抓住王道士,“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哥哥这样的,我要杀了你。”

    王道士慌忙磕头:“姑,饶命呐,不关小人的事,是庄的人我这么做的,......你们想想看,我王道士那来这么多钱啊,都是庄给我的,他们说小人武功太差,老是麻烦庄上,让我把杨威拉入伙,作我下手。”

    胡不凡突然拦住了她,“我看他不象是在说假话,就凭王道士还没办法收服杨威。”

    “是,是,是,先生说的是,小人那有那种能耐啊,你就开开恩,把小人当一样给放了吧。”

    “说吧,你和庄是什么关系,为何帮他们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如果有半点隐瞒,我叫你做平顶侯。”胡不凡突然想起评书里常用语。

    “是,小人不敢,不知什么叫平顶侯。”

    “平顶侯就是让你的脑袋跟桌子一样平。”

    胡不凡叭得一声,运用柔之力按在桌子上,桌子上顿时印出一个深深的手印,掌纹宛然。

    屋子里的人都惊呆了,从来没人见过这样的武功,这位先生,不,是姑爷,果然深不可测。

    王道士更是脖子里直冒凉气,当下不敢隐瞒,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前后的经过从头说了一遍。

    原来这王道士本是邻县一个破落户子弟,父母早亡,没人管教的王道士从小养成了一的坏毛病,先是家产被他赌了个精光;接着无所事事的他又在村里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多次被人抓住,却是屡教不改;村里人对他没办法,对他敬而远之,后来实在混乱不下去了,就出来要饭。

    一次,他来到了莲花镇的道观时,生了重病,观主见他可怜,就把他救入观内。--凤-舞-文-学-网--病好之后,就赖在观内,死皮赖脸的要做人徒弟,观主没办法,只好收留了他。他也一改以往好吃懒做的习,忙里忙外,把老观主侍候地十分舒服,于是就教了他一些道经和法事。

    没想到这王道士学这些名堂极有天赋,没多久就能独揽业务了。老观主死后,很自然他就成了道观的主人。这王道士脑筋活络,惯会察颜观色,很快就在当地做开了名声,大家有什么红白喜事,占卜问卦都会找王道士,所以当地有什么风吹草动鸡毛蒜皮的事,没有王道士不知道的。

    三年前的一天,王道士为一吴姓富商驱邪,富商家的小女儿也过来观看,这小女儿大概十三四岁,十分漂亮。王道士一下就迷上了,当下就借口晚上气重,驱邪效果好,就借宿的富商家里。

    当天晚上,王道士偷偷地来到小女儿的闺房外面想偷看人洗澡,这种事年轻时在家乡就没少干。正当王道士看得入神时,突然后背一麻,整个人被拎起,象腾云驾雾般地飞起,一下子就落在院外。

    王道士大惊,抬头一看,只见两个黑衣人正眼光炯炯地望着他,以为坏事败露,连忙磕头求饶。却听有人嘿嘿一笑:“这小子色胆不小,没想到却是个如此脓包的货色,活着也没什么劲,干脆小爷我送你上路得了。”旁边那人摸了摸下巴,突然拦住了他,“别杀他,这样的人对我们才有用呢。”说着又对着耳语了几句。

    先前说话的人又仔细打量了他一下,笑着踢了他一脚,“算你小子运气,今天就饶你一命,不过你得帮我们做件事,做得好小爷我还有重赏。”王道士一听还有生路,连连磕头道:“两位英雄请吩咐,只要小道能做到的,一定任凭差遣。”

    那人用手示意让他起来:“其实也就是小事,你以后就帮我们留心,如果发现哪家的小闺女长得漂亮,就及时通知我们。呐,这是这次的赏赐。”说着,就把一个小钱袋扔给了王道士。

    王道士死里逃生,反而发了笔小财,大为惊讶,过了几天他就试着把本镇一家员外的小孙女通知了他们,果然,那小孙女就失踪了,第二天道观的贡桌上多了一个钱袋。

    以后的生意一直很顺利,只有一次在通知来人时被杨威发现。来人帮忙把杨威治服,又授意王道士求,并悄悄给了一大笔钱,让王道士收买了杨威。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那你如何跟他们联系。”胡不凡问道。

    “是这样,平时庄不许随便进出,但每逢初一、十五,都有专人出来采购物品,我只要跟采购之人说一声就行了。”

    “那有什么办法进入庄。”

    “没有办法,小人这这么久从未去过庄,不过......倒是每年庄都要招收教习,教授琴棋书画,歌舞剑艺,需要熟人推荐,公开应试;只是进去的教习也不能随便出来,吃穿用度都在庄子里。”“教习?嗯,你看你来推荐我进去当教习如何”

    “不敢,不敢,先生真会开玩笑,小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把先生往龙潭虎里送不是。”

    “我没和你开玩笑,是真的。你做的一切,死十次都应该,如果你帮了这个忙,我就考虑饶了你。”“不行,你不能去,这庄我也听说过,从来没有人敢有他的地盘上撒野,除非邀请,否则没有人能活着出来。”莲花急了。

    “可免儿怎么办,她从小跟着我,就象我的命根子一样,我怎么可能丢下她不管,”胡不凡说着忽然一阵冷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庄就是十八层地狱,我也要闯上一闯了。”

    “不行,我不同意,你走了,我怎么办?”

    “莲花,难道你希望我是贪生怕死的人吗?如果这次不去,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安宁的。”

    不我陪你一起去,就算是地狱,我也陪你闯了。”

    “不行,这次是救人,不是拼命,你这种脾气只会坏事。”

    “好啊,我就知道你嫌弃我笨,你自己去找你的免儿妹子去好了。”说罢,气冲冲地用门而去。

    胡不凡冲大家一阵苦笑,红元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丫头就是脾气急一点,一会儿就好了,我会帮你劝劝她的,我还从未看见过对谁发这么大的火呢。我本来不十分同意你们的事的,看来这次是不成了,你自己一定要十分小心,我们大家等你回来。”

    房间里,胡不凡和衣躺在上,闭着眼,脑子里象开了锅一样,各种乱纷纷的念头纷至沓来,后来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

    胡不凡奔走在大路上,杨威挟着免儿在前面跑。胡不凡竭尽全力怎么也追不上,杨威回头冲胡不凡一阵狂笑,掉了牙的嘴巴里满是鲜血,“追啊,追啊,等我把她卖到庄,你就再也见不着她了。”免儿哭喊着大叫:“哥,哥,快来救我......”前面就是庄,大门一开,两个黑衣人冲了出来,抓住免儿,冲着胡不凡一阵冷笑:“进了庄,还想追得回。”说罢,大门一下子关上了,胡不凡用手拼命敲着大门,大叫:“免儿,免儿......”呼地一声,坐了起来,一头冷汗,原来是一场恶梦。

    睁开眼睛,看到一双温柔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莲花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房间。

    “大哥,做恶梦了吧,来,擦一下,瞧你这一头的冷汗。”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这样发脾气的,你从小和免儿妹子相依为命,自然是不可能放手不管的,我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了。”凤儿幽幽地说。

    “你傻啊,这种事怎么会怪你呢,你也是担心我,放心吧,庄再厉害,我不是一样进出毫发无伤。”

    “大哥,这些天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子,我真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不,呸,乌鸦嘴,大哥一定会回来的。”莲花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好了,好了,没那么严重,去,陪我出去走走。”

    莲花忽然一把把胡不凡抱住,脑袋埋在他的怀里,久久不说话。胡不凡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又抓起她的手在掌心里不断地摩挲,一时之间房间里一片沉静。

    “噢,对了,我有个小东西要给你,你肯定没见过。”胡不凡首先打破了沉静。

    他打开那只已经旧得不成样子的书包,从里面掏出那把瑞士军刀。莲花果然被吸引了,好奇地翻来复去,胡不凡一一演示各各小工具给她看,一下子引发了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

    莲花紧紧地把它抓在手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胡不凡:“给我的?不行,这太贵重了,只怕这世上没人能造出第二把,你还是留着吧。”

    “什么你的我的,我的东西不就是你的吗。将来把它交给我们的孩子。”

    “什么我们的孩子,不害臊。”莲花嗔怪地白了他一眼。

    这一阵打骂俏,把两人之间的不快立刻一扫而光。

    “对了莲花,最近山寨里有点拮据吧,我想了个主意,你看咱们这山上,别的不好说,这药草极是丰富,我呢,正好有几张好的方子,可以制成药丸,以后呢,咱就成立一个药丸加工厂,专门销售这金创药,救苦丹,我在襄阳的时候,很多人老远来求呢。凭小神医的名头,不敢说能发大财,就是解决山里的开销还是做得到的。”

    莲花自然不知道何为加工厂,不过很早就听说过洪家镇的这两种药,据说供不应求,许多大户人家专门家里备上,以防不时之需。

    “可是这么珍贵的方子可是千金难求啊,就这么给了山寨,你真舍得?”

    “不是给山寨,是给你,就当是给老丈人的聘礼了,不过这方子你得好好保荐,最后把它记在脑海里,不可给外人知道,将来我们生儿育女全指望他养着呢。”

    “嗯,”莲花紧紧地趴在他的怀里,声音轻得象小猫叫唤。胡不凡轻轻捧起她的脸,见她红晕满面,容光焕发,美艳不可方物,不由心中一不自就吻了过去,莲花宛转相接。

    忽然,胡不凡觉得她小腹一,自己也不由地动起来,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就要解开,莲花象迷失了一般,任由他施为。正要燃烧之际,莲心从外面走了进来:“先生,寨主叫你......咦,小姐怎么在这里。”

    两人慌慌张张地收拾衣装,莲花白了胡不凡一眼,红透了脸离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