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五 寻找兔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这些子,红莲花就象感觉是在天上飞,同胡不凡两人踏遍了莲花山的几乎每一座山峰。--凤舞文学网--

    他们一个背着箩筐,一个拿着药锄;一个下到深谷,一个上面接应;一个生火烧烤,一个坐着等吃;一个帮他擦汗,一个帮她揉脚;夕阳西下,两人常常偎依在山顶巨岩上,一个给他讲述江湖上的奇闻八卦,一个给她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传说故事。

    红莲花发觉她找的郎君几乎无事不知,无事不会,说话风趣,又毫无男人架子,知寒知暖,温柔体贴,几乎将世上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上了,幸福得她每天睡觉都带着笑容。莲花寨众人发觉他们的小姐变了,以前一付冷冰冰人鬼不能侵犯的样子,现在是见人就笑,还会主动和他们打招呼。

    胡不凡也觉得自己好象又回到了前世谈恋的年纪,上学时,爷爷抓得紧,有任何不良的想法立刻会掐死在摇篮里,工作后,有过两次短暂的恋史,都是同事或大妈觉得门当户对给介绍的;所以他的恋经历几乎可以用贫贬来形容,现在他觉得找回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的冲动,没有任何的物质外加,只是因为喜欢而喜欢,因为

    陷入的两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另一个人兔儿的反常表现。最近她变得脾气很坏,经常摔坏东西,胡不凡两人采来的药也经常被破坏,还时不时地经常叫这儿疼那儿痛:两人出去采药,她就呆呆地坐在山口发呆,两人一回来,她就非地吵着把两人分开,然后让胡不凡做这做那。

    胡不凡有点感觉她的反常,只是把它当作小孩脾气,每次好好地哄上一遍,然后讲个故事了事,可似乎没觉察出来她的心思根本没进入故事里面。红莲花则是屋及乌,对于每次她的脾气只是一笑而过。

    这一次两人出去采药远了点,在外面耽搁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晨才回来。胡不凡拍着莲花的脸,“乘,回去睡一觉,下午我过来找你,我们一起烤猪排。”莲花笑着打开了他的手,嗔怪道:“有人看着。”这位郎君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大了点,当众就敢搂她抱她,要是以前她肯定认为这是登徒子,可现在不知为什么,不但没觉得轻佻,反而觉得心里分外甜蜜。

    莲心忽忽从里面走了出来,“不好了,胡大哥,兔儿不见了,昨天晚上我们找了一夜都没找到,不知道上那儿去了。”

    “那林子里找过没有,会不会跑到林子里跟大家闹着玩,小时候她就喜欢这种游戏。”胡不凡急了,心里也知道不可能,但急之下,犹抱有半分希望。--凤舞文学网--

    莲花安慰道:“大哥,别着急,咱们大家一起再找找。”众人又是一阵地毯式搜索,树林里,房间里,山洞里,到处都找过了,就是不见免儿踪影。

    胡不凡一坐在山顶的巨岩上,心中十分懊悔,是不是这几天我对她的关心有些少了,孩子特意找我闹气?

    “当当”,做饭的老孙头走了过来,手里一手拿菜刀,一手拿锅铲,相互敲了一下。“先生,少寨主也许知道,这几天我给孩子送饭时,常看到少寨主在旁边转悠,这几天孩子同少寨主走得很近,昨天上午我还看见两人在一块说过话。”说罢,匆匆去烧饭了。

    这老孙头是个老兵,打了几十年的仗,落下一的病根,这些天胡不凡悉心给他调理,大有好转,他很承胡不凡的

    “是啊,大家都在帮忙找孩子,这少寨主怎么不见露面,据老孙头所说,两人走得很近,他应该很着急才对。”胡不凡快速地转动心眼。

    这时,莲花领着个喽?兵走了过来,“大哥,不好了,我让孙三下山去打听消息,据说......孙三,还是你说吧。”孙三一拱手说道:“先生,小人下山打听了一圈,并无孩子的消息,不过听五十里外镇上的人说,近些年,镇上常有孩子失踪,失踪的大多是漂亮的小女孩,大的十三四岁,小的三四岁,这些孩子白天都是好好的,晚上却不翼而飞了。小人心想,是不是......”孙三没往下说,但胡不凡知道他的意思。

    “不行,我得亲自下山去看看。”话音未落,人已在几十丈开外。孙三暗自咋舌,这们先生看起来文质彬彬,原来功夫这样厉害啊。

    胡不凡下山以后,施展胡家的轻功提纵术,不到半个时辰,差不多就到下边的莲花镇,见行人渐多,这才放慢脚步。

    这莲花镇地处通往长安的交通要道,镇口不小,人来人往,十分闹,比起洪家镇来也只相差仿佛。信步走近一家小酒楼,才想起今天到现在粒米未进,他让伙计阻随便上了点面条,先垫些底再说。

    “听说了吗?恶狼山的那群盗匪被扬威将军董安君给剿了,这下我们做生意可安全了许多,值得庆贺一下。”旁边一个南方口音的商人正跟同桌聊天。

    “是啊,没想到这屠夫将军居然也为大家做了一份好事。”

    另一人接口道。“什么呀,那是恶狼山的贼没长眼睛,杀了董屠夫的老丈人,你说那董屠夫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是啊,官军什么时候是为我们百姓考虑的。最近天下不太平,贼寇多如牛毛,诸位以后行路还得多加小心。”

    “小心,光小心有什么用,别人不说,就说本地吴员外家,那吴员外平时积德行善,连蚂蚁都不肯踩死一只,前几天不也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说呀,快说呀,最恨说半句留半句。”

    说话这人十分得意,滋了一口酒,才慢吞吞地说:“那吴员外家财万贯,膝下只有一女,生得是花容玉貌,十分地好看,虽说只有十三岁,可已经有人上门提亲了。吴员外十分疼这个女儿,平时含在嘴里怕化了,一心盼望招个好女婿防老。可前见天你猜怎么着?突然女儿不见了,头天晚上睡前还跟员外打招呼的,第二天起突然不见了。你们说邪门不邪门?”

    “嗨,就这事啊,前些年我们这镇上出过好几起这种事件,你说也怪?失踪的几乎都是漂亮的小女孩,听镇外庙里的王道士说,这是给恶鬼抓去当媳妇了。现在你看,凡是镇上有女儿的,但凡有几分姿色的都搬走了。”

    胡不凡听到这里,站起来,冲诸位一抱拳,“对不起,打扰一下诸位,请问一下,刚才说的吴员外家女儿家被抓,是多咋发生的事。白天有没有陌生人来过?”

    “大概五六天前吧,不瞒先生说,在下就在这镇上天布庄的,这镇里镇压外的事倒也熟悉,那女孩被抓那天,也没有外人来过,正好王道士在给吴员外家祈福,内人及一帮妇人都在那边看来着。”

    “多谢了,以前镇上经常发生过这样的事。”

    “是啊,”那人看样子喜欢说话,话匣子一打开就没玩了,“以前镇上只要有哪家小姑娘一露面,立码晚上就没了,王道士说:‘这是恶鬼作祟,那恶鬼法力无边,连他也不是对手。’”

    “那官府不管吗?”

    “官府说:‘他们只能管人间,管不了间。’”

    “老哥,这地方上在没有什么恶霸豪强之类的,会不会是他们做的。”

    “不可能,我们这地方倒是有两处势力,一是这莲花山上的莲花寨,平时他们倒也安份守已,也不与我们这难,交易也公平,我们不把他们当山贼;二是这镇外六十里外的庄,庄很是神秘,那么大的庄院,除了少数几张熟面孔外,不见人出来,指望做他们的生意,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再往下说那人就不着边际了。

    胡不凡谢过他们,面也没心思吃了,当下要了一个房间,在里面平心静气打了一会坐,开始思索起来。这庄到底是什么来头,神神秘秘,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也没有别的线索,只有晚上去探一下。

    因为路比较远,胡不凡打算申时出发,坐在上,默运浑的真气,真气所到之外,略无半分阻碍,四肢百骸运转如意,十八个周天以后,顿时精神大振。

    胡不凡收了功,打开门想叫些东西吃饱赶路,忽然门外有个熟悉人影一闪,咦,这不是杨武吗?他来这儿干吗?也是来找人吗?还是先跟着他吧。

    只见杨武包了几样小菜,又要了几壶酒,扫了一个店内外,然后大模大样地朝镇外走去。大概一柱香的功夫,杨武就到了一座略显破烂的小道观面前,看样子他比较熟悉,径直走了进去。

    “吱”地一声,门一开,一个贼眉鼠眼的脑袋露了出来,环视一下,见周围没人,才开门让杨威进去。胡不凡翻上了屋顶,掀开两张瓦,往里观瞧。

    杨威打开纸包把里面的菜放在碗里,又倒了两碗酒,两人开始喝了起来。几杯酒下肚,话多了起来,只听见杨威问道:“王道长,你是兄弟多年的朋友,今天请你喝酒,是有一事相求,还请道长能够帮帮忙。”

    王道士满嘴鸡,含糊不清地说:“没说的,兄弟,我看你就是随缘,在什么事就直说吧,只要老哥能做得到的,一定帮忙。”

    “是这样的,我有个妹子,大概十一二岁年纪,突然失踪了,大家找得都急的,我听说近些年来,镇上女童多有失踪,这真是让人担心,老哥,你对这一带的事,了如指掌,可否帮我打听一下。”

    胡不凡心说,看不出来,这杨威还是面冷心的人,这份我得记住。

    那王道士愣了一下,鼠眼又看了看左右,忽然压低了声音道:“兄弟,这事老哥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也没办法个昨天晚上我还真看见有人抓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漂亮的,他们赶往庄去了。不但这次,以前的女孩都是叫庄抓去的,至于抓去干吗,这老哥可不知道了。”虽是压低了声音,可丝毫没逃过胡不凡的双耳,听得他心里“喀噔”一下,随即又安慰自己的一下,知道了总比盲目找要好。

    这样他一分神,脚下的瓦片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声响,但屋内人丝毫未闻。等他走了良久,杨威朝着他走的方向发出了一丝冷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