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一 匪徒来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两人又游斗了大约三十来招,胡不凡已摸清了他的路,于是脚尖一点地,子住后一高空翻,跳出圈外,“够了,再来,我就不客气了。--凤舞文学网--”

    胡不凡无心和他打下去,天已渐黑,旁边还有免儿,得赶紧离开,可能这洪家镇也呆不下去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是朝庭钦犯,就留下吧”,洪金虎又是一招“单鞭夺槊”,一手拿胡不凡的手关节,一手来擒他的腰部,这一招本是兵刃的招数,但手上用来一样势不可挡。

    胡不凡一看这人不给点颜色看看实在不行,于是行一动,双手分别切向洪金虎的两手关节,“啪”“啪”两声,把他的手撞开,乘势欺帖近,一把抓住他的“擅中”,顺手一甩,洪金虎跌出三丈开外,“叭”摔了个仰面朝天。

    胡不凡并不说话,转拉着妹妹就往外走。

    洪金虎羞愧死,一时恶从胆边生,腰上一使劲,就从地上起,双手掌心一碰,又迅速分开,内力分贯双掌,顿时霹雳声大作,“霹雳掌”,旁边有人惊呼。这霹雳掌声带霹雳,疾快如电,实是一门非常厉害的掌法。

    胡不凡不敢怠慢,施展无名轻功的“飘”字决,一时间,旁人见他仿佛如一张纸被掌风带起,随掌力而飘,可不管洪金虎如何加速,却使终差那么几寸,够不着。待得洪金虎掌势用老,胡不凡双手一伸,直扣洪金虎的脉门;洪金虎双手一分,避开这一击,胡不凡借势左肩一撞,洪金虎一不留神,被撞中口,顿时跌出圈外。

    洪金虎一“骨碌”爬起来,顿时看着自己的手发呆。自己年少行江湖,也遇到过不少高手,“霹雳掌”一出,所向披糜,但这个少年年纪似乎比自己不小,平时就见他读书习字了,也没见他练武呀......

    旁边的鱼通一看少镖头吃了亏,也是暗暗吃惊,挥手骂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一起上,这可是朝庭钦犯,放跑了当心灭你九族。”

    众黑衣卫呼啦一声围了过来,胡不凡一看不能恋战,赶紧背起免儿,心说:“凭我轻功的提纵术,这帮人未必能抓住我,且先走了再说。”

    这时候,门外的打斗声已惊动了里面的人,洪宝业满脸赔笑赔着一个锦袍青年走了出来,只见那锦袍青年高瘦的个子,面目英俊,只是两只眼睛好象永远也挣不开似的,习惯地眯着。

    只见两人走到门前,那锦袍青年高声喝道:“鱼通,今天这子,你怎么能随便跟人动手呢,要是带来什么不吉利的话,我可砍了你的狗头。”鱼通立刻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我。

    那锦袍青年用微眯的眼睛扫了兄妹俩几眼,立刻盯着免儿不动了,那眼睛又睁大了几番,一丝邪之色一人而过。回头又向鱼通低语了几句,鱼通会意,立刻高声叫道:“大家听好了,那个男的意敢反抗我黑衣卫,格杀勿论。那女的将军要拿下,送朝庭发落。”

    众黑衣卫跟随锦袍青年多年,知道他的习,八成这将军又看上这美丽小姑娘了。--凤-舞-文-学-网--于是众人各提兵刃一下子就向胡不凡压过来,胡不凡再想走,走不了了,黑衣卫自从五年前有江洋大盗闯入节度使府大闹之后,就化重金请人设计了一合击之法,专门围缫武林高手。

    众人并不急于进攻,只是转着胡不凡游斗,胡不凡每跨一步,都会有人在前面拦着,每攻击一人,那人一沾即退,旁边众人又围拢过来,以此来消耗对手的气力。

    旁边的洪宝业看看场中的胡不凡愣了半天,向锦袍青年施了一礼,“这小兄弟并不是钦犯,他在我洪家镇居住多年,从未有过作犯科的行为,也多次救过镖局众人的命,还望将军饶过他吧。”

    锦袍青年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洪宝业,“好吧,看在我岳父份上,就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交出小钦犯,我就放过你,并给你重赏,以示你献钦犯有功,你看如何?”

    胡不凡就当没听到一样,他现在对免儿命,再怎么样都不肯让她受半点委曲。洪宝业还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看了看锦袍青年,又看了看胡不凡,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胡不凡却是心中大悔,怪自己不该托大,自以为习得了绝技,就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自己倒不打紧,可搭上了免儿。不过那些人要想累倒胡不凡却也是想错了,胡不凡的内力乃是为阳辅,阳为助,互生互存,绵绵不息,只怕这帮人累扒下,也未必累倒他。

    反倒随着战斗进行,胡不凡对一些招式又有所悟,无名四式本来就需要多多总结别人的招式,才能大成的,所以他现在现场吸收别人的招意,不断创出新招;别人却是越打越奇怪,怎么这小子用得招式似乎是自己的,却又似是而非,噢,原来自己这一招还可以这样使。一时间大家都不用绝招了,分别把尽量多的招数使了出来,看看倒底还能改出什么新招出来。这样一来,双方均有受益,反而忘了双方在命相博。

    这时候,天已大黑,有人亮起了灯笼火把,一下子镖局门口如同白昼。锦袍青年看着众人象走马灯似的战斗,不皱了皱眉,他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如此难缠,又看了看胡不凡背上一脸惊恐的小姑娘,只见灯光之下,小姑娘清秀脱俗,皮肤晶莹剔透,不由得心中火大炽,他喜欢幼女,最小的甚至玩过九岁的,每次击破敌军时总要弄两个来玩玩,看到那些小女孩在下痛苦绝望的哭叫,他就会有一种特别的兴奋,这小姑娘却是此中极品,这要弄来放在下,啊......。

    他越想越兴奋,提高声音对众人说:“谁要是抓住他们,本将军赏银一百两。”众卫士一听,立刻放下了切磋的想法,加紧围攻。

    突然一个少女从院里,跑了出来:“大家住手,我有话要说。”却是没人听她的,众卫士知道这位将军说一不二,没人能改变他的主意。

    洪宝业一看,立刻对旁边的洪金虎说,“拉你妹妹回去。”

    忽然,又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住手,洪宝业,你的良心是不是叫狗吃了,小兄弟几次救过我等命,你竟然这样对待人家,”正是洪夫人聂红姑。

    洪宝业一听,不由地满面发烧,忸怩道:“夫人这是朝庭的事,你我都管不了,我们还是两不相帮为好。”

    “朝庭的事?这一个小姑娘能犯什么大罪,是谋反么?凭什么一开口就认定他是钦犯,再说父辈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洪夫人不依不饶,又朝旁边的锦衣青年说:“我说大将军,我跟你求个,今天的事就这样过去,出了洪家镇,你想拿谁就拿谁,我管不着,可今天要是在这拿了人,说我聂红姑恩将仇报,将来出去,我这张老脸可是没脸见人了,”又扫了洪宝业一眼,“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她本来对这桩婚事就不那么满意,倒是觉得这胡不凡不错。这董安君看起来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居高位,也算是年轻有为,可心里使终搁下他的几种恶习:做大将的杀戮重些也无可厚非,可这董安君每次攻城,必然全部屠光,连妇孺老弱都不放过;而且这人最喜欢杀幼女,不知道多少女童被他蹂躏。今天的酒宴本来没参加,推说头痛,在后院为女儿担心,后来有人来报才知道事原委,这才出来说话。

    “是啊,大哥,嫂子说得没错,我们行走江湖的就是一个‘义’字,今天要是抓了小兄弟,今后可就没脸在江湖上混了”石锤也在旁边叫道,镖局众人也纷纷响应,这几年胡不凡没少为他们治病救伤。

    洪宝业暗叹,真是妇人之见,我岂有不知,但现在那里轮到我作主,惹恼了董家,我这洪氏镖局还要不要了,当下把头一低,并不作声。

    董安君一看,这是犯了众怒了,在人家地盘上也不好硬来,它虽然好杀,却并不愚蠢,很善于察看形势,当下就开口说:“好吧,今天看在我岳母的份上就暂且放过你,你们走吧。”说着话,用眼睛向鱼通多看了几眼,鱼通自然是心里有数。

    众人住了手,洪夫人走到胡不凡面前,拉着他的手说:“你就不要回家了,赶紧走,越快越好,对不起了,小兄弟,我们也帮不了你了。”

    胡不凡心中感激,总不能让人家抛家弃舍吧,当下说道:“夫人,今天我本来想要告诉你们,有贼寇晚上要来袭,你自己多多保重。”

    说话的当口,董安君已带领众人往里走了,突然,一个家丁打扮的人从人群中猛地奔出,一掌就向董安君袭来,掌风炽,势如闪电。

    “保护将军,”众人大惊,两个黑衣卫和扑上,“啪”“啪”两声,两人顿时满面血红,鲜血狂喷,眼见是不能活了。

    那人哈哈大笑,并不退,依然双掌一错,又向董安君拍来,总算董安君久经沙场,本武功也是不弱,伸手拔出佩剑,一招玄鸟划沙,反挑那人掌心,那人掌势一变,化掌为指,一指弹在剑上,董安君手臂巨震,佩剑脱手。

    那人欺又上,这时候,洪宝业已反应过来了,赶紧过来救人,伸手一掌,声带霹雳,劈向来人肩头,那人无奈,回掌相应,两人战在一处。董安君死里逃生,大声指挥众卫士上前拿人。

    那人大呼“可惜”,大喝一声,咬牙切齿道:“董安君,你个狗杂种,今天算你命大,下次你可没那么便宜了。”

    忽然“哗”得一声,周围象开了锅一样,杀声四起,无数人从四周涌了过来,有人在里面喊道:“弟兄们,上啊,抢钱,抢粮,抢女人,抢到了就是自己的,上啊!”

    众人大惊,可必竟也是训练有素,纷纷拉开架势迎敌,一时之间众人就战在一处。

    匪徒们穷凶极恶,看到这么大的宅院,一时红了眼,蹩着劲地往里冲;镖局众人功夫大多数要高于众匪,但是都赤手空拳,今天本来是喜事,都穿得较为体面,谁也没带兵刃;节度使的护卫带护卫之职,自然是有兵刃,可必竟是人太少,而匪徒竟然如无穷无尽一般直往里拥,一时间大家竟然招架不住。

    胡不凡本来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准备抽就走。忽然听见凤儿“哎呀”一声,被两个匪徒围住,那两匪徒相貌丑陋,还在互相争着抢攻,“这个是我的,我先看上的,别跟我抢,”“妈的,二麻子,这么个绝色你小子就想独吞,从吞得下么?”洪金凤也从小练武,虽然不高,对付两个匪徒翅绰绰有余,不过他未经战阵,一直在镖局里受众人保护,见两人相貌铮狞,一时吓得有点手足无措。

    胡不凡飞上前,双手往两人后脑一拍,两人顿时晕倒在地。

    洪金凤缓过劲来,见到胡不凡,连说:“快去救救我妈,快,”胡不凡一看,见四五个匪徒满脸猥琐地在围攻洪夫人,洪夫人并不畏惧,轮开双掌接架相还,她最高明的武功是在暗器上,可今天和大家一样没藏暗器。

    胡不凡把免儿在背上托了一托,免儿会意,两人这样的姿势已经不知多少回了,平时有事没事每天总要爬几回,自然知道如何抓紧。

    于是胡不凡往前几个大步一窜,就来到那几人的后,围着众人一转,就把几人点晕在地。洪夫人低声谢过胡不凡,说了一声“快走”,就随手捡起一把刀,杀入人群。

    洪宝业同那人战至七八个回合,突然意思到了:“是你,原来是你,阁下何人,为何和洪某过不去。”那人哈哈大笑:“不错,是我,没想到中了我的‘赤阳掌’竟然还能活,今天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本事,能医我的‘赤阳掌’。”

    洪宝业大声喝道:“我到底与阁下何怨何仇,竟至于如此苦苦相。”“你与我没仇,不过既然作了董府的走狗,那就和我有仇了。”

    洪宝业一听,今天这事不能善了了,也就不再浪费口舌,大喝一声,霹雳声大作,再与那人战在一处。那人笑道:“哈哈,霹雳掌,江湖上威名赫赫,不过是唬人的玩意,当不得用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