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 荒山遇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已经走了两天了,如果衙门要是发现的话,应该已经追出来了吧。--凤-舞-文-学-网--彩衣背着免儿,胡不凡背着书包,拿着包袱,两人专挑少人烟的地方走。

    当天何涛告辞后,两人立刻收拾东西就走,东西随行就简,胡不凡就背一书包的药,彩衣就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了银两,免儿却死抱着卡通免不肯撒手。

    前面是条小路,两面是低矮的山丘,山丘顶部满是茂盛的树木,山脚以下却是以杂草为主,小路埋在杂草之间,隐约可见。已是初夏,山谷之中时时吹来阵阵凉风,草和衣服一起随风飘拂,顿时上的炎便消了几分,两面树上的知了仿佛也很享受,停止了聒燥。

    彩衣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小凡,累了吧,歇一下吧,此地还比较凉快。”胡不凡其实并不累,他边走边运转内息,正感精神旺盛。可看了看彩衣,他知道背了人,后背肯定是汗流浃背,于是点了点头,“我们就到前面开阔一点的地方休息吧。”

    两人来到一处杂草稍微稀疏一点的地方,放下免儿,就席地坐了下来。免儿也坏了,满脸是汗水,彩衣心疼地拿出手巾仔细地给她擦着,又从包里拿出营养快线的瓶子,让她喝了几口。这瓶子兔儿怎么也不肯扔,最后只好装了点水随带着。

    又歇了一会儿,胡不凡提议赶路,彩衣忽然拉住胡不凡,“不凡,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前面要出事,万一要是被追到,你带着兔儿快走,别管我,要不谁都走不了,”伸手在怀里摸出一块凤形玉佩,小心地戴在免儿脖子里,“这是任家的信物,天下只有一块,另有一块类似的龙形玉佩。--凤-舞-文-学-网--将来看到有人拿着龙形玉佩的人,肯定是任家的朋友,值得托付,你还可以求他做任何一件难事;万一失散了,你不用找我,我会过来找你们的,如果实在找不到,你就好好带着她过子,最好平平淡淡的,不要再跟官府有任何联系。”

    又抓住免儿的手,盯着免儿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叮嘱道:“小免儿,你听着,姑姑可能要离开你一段时间,你以后一定好好要听哥哥的话,乖一点,记住,其他人的话不要相信,只听哥哥的话。”免儿也好象觉察了点什么,一把抱住彩衣的肩头,大声哭道:“免儿听话,免儿以后一定很乖很乖的,姑姑不要走,姑姑不走......”胡不凡好象也受了感染了,眼圈一红,也落下泪来。

    三人正在伤感间,忽听前面有人哈哈大笑:“老二,你果然有一,一下子就给你猜中了,那美人果然在这儿。”又有人嘿嘿地笑道:“我说那天何涛回来不对劲,派人去王家村一打听没人了,我就比较怀疑,这才在必经之路等着,看看是何方神圣,没想到还真是那个‘神圣’,我的美人。”

    话音一落,前面草丛里闪出几个黑衣人来,为首的正是黑衣卫邓达和鱼通。邓达一看两眼冒光,“果然是美人,合该我兄弟俩在福,嘿嘿......”鱼通提醒道:“大哥,别掉以轻心,美人刺硬的,我们一起上,喂,你们几个把那小杂种宰了,那个小什么神医的,别伤他,大人还留着有用呢。”

    彩衣一看大急,“快带免儿走,我先拦着他们,”说着,一伸手,一根彩绸从袖子里飞出,带着风声向鱼通卷去,鱼通不敢掠其锋,脚尖一点地,飞后退,邓达怪吼一声,挥刀扑上,彩衣腾跃起,形在空中一转,那彩带带着内劲横扫邓达,邓达子往地上一横,躲过绸带,鱼通却又从侧面一个刁钻的角度直刺过来,就这样一来二往,三人就缠斗在一起。

    胡不凡一看,形紧急,一把抱起免儿回头就走,那另两个黑衣人一展就追了下来。彩衣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不由得暗暗叫苦,她的绸法乃是她师父从观看飞天佛舞里悟出来的,虽是武林一绝,但除了好看之外,以捆绑拿人为主,杀伤力并不大。邓达和鱼通武功虽不如自己,但却也不差太多,尤其是两人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又是配合默契,再加上上次被自己用“暴雨梨花针”打伤,更是添了十分的小心。

    渐渐地彩衣落了下风,于是彩衣故意卖了几个破绽,那邓达心直,差点上当,这鱼通却是狡诈异常,几次机会都被他从中给破坏了。彩衣越战越是体力不支,毕竟他是女人,最后她一咬牙,抽出了“暴雨梨花针”,此物可以连发三次,上次用了两次,这次出来逃亡,又重新装上了新的钢针。

    两人一看不好,就跳出圈外,一左一右戒备着,彩衣乘机大口大口喘气。三人一下子陷入了疆局。太阳慢慢地偏西了,三人谁都不敢动,两人对上次受伤实在是心在余悸,不敢轻举妄动,彩衣不敢动是为了争取时间,让胡不凡跑得更远,至于追去的两个黑衣人总比这两位好对付吧。

    突然之间,一个苍老的女声从小山丘顶上飘了出来,“那里来得混蛋,竟感欺负我的徒弟,活得不耐凡了,我看那个敢动一下试试。”一条黑影从山上飞了下来,直奔邓达和鱼通,疾如老鹰,这两人正全神戒备着,一不留神,就腾云驾雾般地飞摔了出去,“叭”摔了个鼻啃泥。两人一咕嘟声爬起来,对往了一眼,“走”头也不回地抱头鼠窜,这是他们江湖经验丰富,一见不好,马上就跑,保命就好。

    彩衣一看,下来的女人五十几岁,材高大,浓眉大眼,头发半黑半白,上典型的农妇打扮,不过两眼倍亮,板笔,正是自己的师父农之秋。

    这个农之秋生做农活,是个家务行家,平时里喜欢到处行走,教人稼穑植桑,一年半载才回来看看让王二娘打理的家田。她有个特点,农田丰收了比什么都高兴,留下自己的口粮之外,全部分给村民。这次正好农游回来,正好看见彩衣与人打斗,这才出来与他相见。

    彩衣一把拉着师父的手,“师父,快点,快,快去救人,跟我走。”两人赶紧回头寻找,一边走,彩衣一边把况大概说了一下。

    农之秋听了大怒,这些黑衣卫太嚣张,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出了事我一定不轻饶了他们。两人速度很快,方圆几十里都找了,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也没发现黑衣人的踪迹,最后来到一个小山坡上。

    农之秋拦住了她,“别上去了,上面是个乱坟岗,上面树木遮天,黑咕咙咚的,他们不会去那儿室。如果他们被找到了,应该衙门会有消息,我明天去衙门打听一下,凭我这张老脸,他们会卖我这个面子的。”彩衣听了,也只好作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