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 又见杀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海马 书名:大唐医侠
    <---凤舞文学网--->

    胡不凡停下脚步,他终于又来到了县城,闭着眼,感受一下体内若有若无的真气,竟然丝毫不觉得累。--凤-舞-文-学-网--自从那天给王二娘儿媳妇治病以后,自己好象找到在这个时代的寄托,还有什么比能帮助患者更快乐的事呢?这里虽然生活落后,但人淳朴,没有所谓的红包、回扣,也不会有高高在上的医学权威,相比起来,这里更能发挥自己悬壶济世的家族传统。

    原本根本找不到门的内功终于打开了丝神密的门缝,着实令他感到兴奋。

    梦中,弟弟的影还时不时的出现,唉,他也长大了,快成年了,自己应当能照顾自己吧,一时之间弟弟幼稚的面孔竟然有点模糊起来。

    迈脚进了“回堂”,伙计已经对他十分熟悉,径直引他进去。

    老徐正拿着一张药方,不时地用摸着半黑半白的胡子,“妙啊,妙,不凡这方子果然是深得君臣左使的妙处。”

    伙计正要通报,胡不凡以手示意,大声说道:“方子虽妙,也要人会用,同样的人同样的方子,就有不同的用法,岂能一切死搬药书。”

    老徐抬头一看他来了,非常高兴,伸手拉着他,“老弟,你来了,太好了,我最近淘到几张新的方子,我们一起琢磨一下。”两人一起进入内室,伙计上了两杯茶,两人开始议论起来,时不时地还争论几句。

    正午时分,两人正准备先行用膳,忽听伙计来报,县令老爷派人来请,说是府上有人中了刀伤,请先生去看一下。

    老徐伸手拿起药箱,“老弟,我就先失陪了,等回来我们接着聊。”胡不凡伸手拦住,“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看看,最近我配制了一种新的金创药(改良的云南白药),效果不错,不如我们一起去试试。--凤-舞-文-学-网--”

    县城很小,衙门当然不远,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一起来到县衙门口,由于是上县,县衙虽然十分破落,还是有点威风,衙役把他们领入后堂,胡不凡从未见过府衙,不由地仔细周围打量,县衙占地不大,竟然有一个小花园,正是花开时节,五颜六色的鲜花争奇斗艳,不由使人心一畅。

    进入偏房,知县大人早就站在在门口,不停地来回走动,看样子很是着急。

    屋里有一人正趴在上哼哼,那人大约三十来岁年纪,上着,面色苍白,呲牙咧嘴,浑裹满白布,十分难看。

    老徐放下药箱,坐上沿,细细地扒开已粗粗的包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怎样一个伤口啊,斜肩铲背一条大口子,深口见骨,那向上翻翻着,伤口左右分开,上面是胡乱散落的刀伤药,伤口一敞开血就?了出来。

    老徐呆了半响,抱歉道:“如此大的伤口,老夫却是束手无策,刀伤老夫并不擅长。”知县叹了口气,这是节度使大人的属下,如果在他这儿出一了事,该如何向节度使大人交代呀!“老先生,你是本县圣手,快帮帮忙,一定不能让他出事啊”

    老徐眉头一皱,回头看了看胡不凡“小兄弟,上次看你开膛的手术,确实叹为观止,你看这个有没有把握。”

    胡不凡并不推辞,看病之时应当当仁不让,病人为主,否则了耽误了病人,后果谁也无法承担。当下微一沉吟,“帮我准备一些女人用的针线,用开水烫煮,一些烈酒,干净的布。”仆人自去准备,很快就绪。胡不凡动手,让老徐帮忙,先是用烈酒洗刷伤口,上了些自己的金创药,然后老徐按紧伤口,胡不凡就拿针线缝合起来。这是基本功,老徐一看,针脚细密,间隔均称,心里佩服,不由赞叹不已。

    一切完成后,老徐又开了一些调理的药,这才总算处理完毕。知县也是感谢不已,重金酬谢,要留两人吃饭,两人敬谢不敏。

    就在这时候,外面走进两个人来,两人俱穿黑衣,前面一人长得甚是粗壮,黑焦焦的面皮,上面还有一个疤,甚是凶恶,挂着把朴刀;后面一人稍高一点,材细长,白脸膛,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手上抓着一把配剑。

    胡不凡一看,心中不由地一跳,此二人正是在森林里看到的二位杀手。知县一看,连忙先行施礼,“邓大人,鱼大人,下官有礼了。”原来这二人正时山南节度使董淮阳手下贴四卫,人称快刀邓达,剑鱼通的,还有两人就是神掌屠顺(已经在树林完蛋了),铁腿何涛,受伤的那位。

    那邓通看了一眼知县,也不还礼,“怎么样,我们老四还有救吗?的,最近尽是遇见硬茬子,我们淮南四卫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

    鱼通赶紧拉了拉他,示意他别说了,朝知县一拱手:“没事了,知县大人,郎中请了吗,他怎么说。”知县感紧抱拳道:“托两位大人的洪福,下官今幸亏请来了本县的小神医,何大人应该没事了。”“噢,”鱼通两只小眼睛瞪着胡不凡看了看,“就你?小神医?”确实感到很惊奇,他本是武林中血过活的人,对那样的伤,心里自然有数,只是抱着多年的交,才尽人事听天命的。

    胡不凡淡淡地说:“没什么,只是运气好罢了。”也不等别人说什么,拱手就要告辞。他最近和彩衣、兔儿相处久了,自然对他们的对头产生了厌恶之

    那邓达见他不卖账,眼睛一瞪,就要以怒,鱼通却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使了个眼色,邓达这才作罢。回到“回堂”架不住老徐要求,留下了一些自创的金创药,又借了老徐一本手抄的医书,这才告辞而去。

    及至到家,第一个过来迎接的自然是小免儿,手里依然抱着那只卡通免。“大哥哥,我要吃巧克力”自然是早就被她吃光了,连同那瓶营养快线,就是想留,也留不到现在。

    “没有了,我给你做个大饼,”他其实只会烙大饼,还是非专业的,

    “不行,要么你给我讲故事,多讲一个,不,两个。”

    “行,行,行我给你讲灰姑娘。”

    “不,我要听孙悟空猪八戒。”两人一边打闹,一边往里走。

    彩衣从屋里走了出来,满脸笑容:“哎呀,不凡,回来了,我给你做了件新衣服,来试一下,对了,悄那双鞋子真是奇怪,一点针脚都没有,又那么软乎,到底是怎么做的。”

    胡不凡迎了上去,“彩衣大姐,我有事跟你说。”

    “叫姑姑,你个傻小子,......”一看胡不凡一脸凝重,彩衣笑容一凝,“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你知道我今天碰见谁了。”

    “谁?”

    胡不凡把事讲了一遍,彩衣脸色大变,更兼咬牙切齿。“有些事,该来的还是要来的,狗鹰爪,鼻子倒灵,不凡,有些事,你没问,我也没说,本来你不应该卷入这里面,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医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