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酒会风波

    第二天晚上,香港丽嘉酒店大厅内灯火辉煌,这里正在举行由香港特区政府主办的亚洲音乐盛典庆功慈善酒会。 来参加的宾客们除了香港商、政各界的名流淑女们之外,自然也少不了来参加兖州音乐盛典的颁奖典礼的各路明星嘉宾们。

    由于这次的颁奖典礼是香港回归之后的第一届,因此举办得异常隆重,除了香港本地的明星之外,还请到了大陆、台湾以及本、韩国、新加坡等地演艺娱乐界的许多大腕明星,可以说是众星云集,几乎集中了全亚洲所有的星光。

    而其中人气最旺的,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一举囊括十项重量级大奖的我和小丫头了。 许多人都借机与我们上来攀谈聊天,我俩虽然很是不愿出席这样的场合,更不愿意和他们虚伪地着近乎,但既然来了这里,也就免不了要虚与委蛇一番了。

    “呵呵,两位真的是少年有为啊,让我们这些老朽切实感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一个小个子秃顶,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上了几岁年纪的老头举着里面盛满了琥珀色红酒的酒杯,对我们笑道。 这个老人正是香港首富,白手起家的传奇人物李加乘。

    “呵呵,李老先生言重了,我们一直很钦佩您的创业神话。 您一直是我们年轻一辈的楷模啊。 ”我谦虚地笑道。

    “李老弟说得没错,所谓一代新人换旧人。 现在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让贤的时候了。 说老实话,你们在J市房地产界做地那几笔投资,可以看出你们的眼光魄力确实长远得很哪!让我们这些人都钦佩不已。 ”李加乘边一个眼窝深陷的老者说道。 他也是香港有名的富豪霍英西先生。

    事实上,虽然我们始终刻意避开记者和公众视线,但却并没有采取特别的保密措施,所以我们份的秘密虽然公众们不知道,但是却无法瞒过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们。 而且李加乘和霍英西对在J市地投资十分重视。 因此他们知道我们的份和一些所作所为自然也很正常。 只不过人家还没有无聊到主动向八卦记者们爆料地地步。

    “霍先生夸奖了,我们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 哪里比得过前辈们创下的一番大事业啊。 ”我笑道。

    又交谈了几句,这时,大厅之中安静了下来,一个穿着职业装,上了几岁年纪的中年妇女走到了主席台上。

    “哥,这是谁啊?”小丫头悄悄问我道。

    “这是香港立法会的主席徐范莉。 ”我说道。

    “噢,这样啊。 ”小丫头说道。

    只见台上的徐范莉主席又说道:“我谨代表香港特首董华先生和香港特区政府。 对大家的到来致以最烈的欢迎!”

    台下自然是掌声一片,接着,徐范莉又说了一些话,无非是最普通地欢迎致词。 我和小丫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心里巴不得这个劳什子的酒会早早结束。

    大概讲了有十分钟左右,徐范莉的欢迎致词总算结束了。 由于人家是立法会主席,还有许多事要去办,因此发言之后便告辞了。 酒会也正式开始。

    随后。 李加乘和霍英西也都跟我们告了个罪,各自找人聊天去了。 剩下我和小丫头继续和那些主动来跟我们攀谈的人应付着。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就在这时,作为跟我们一起来参加酒会的大总管王哥,满面风地带着一个材矮小,形容猥琐的中年男子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这位是杨兽成先生。 杨先生,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艺人魔鬼天使组合。 ”王哥给我们介绍道。

    “杨兽成?”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是一皱眉。 这个猥琐地家伙后是香港著名的英帝娱乐集团的主席,专门捧一些被他玩弄过的靠脸蛋吃饭的所谓“青玉女”偶像明星们,甚至花钱买奖买榜。 他自己更有传闻是香港黑社会的头目,私生活yin而又糜烂,赫赫有名地“卷事件”,就是他老人家的杰作。

    我虽然对这家伙极其厌恶,但既然王哥把他介绍来了,我们也不能不给王哥面子。 说不得,只能跟他应付一番了。 只盼望这家伙能早些识相滚蛋才好。

    想到这里。 我转过来。 和杨兽成微微碰了一下指尖,脸上的微微动了几下。 算是笑过了,淡淡地说道:“杨先生,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

    “呵呵,能和大名鼎鼎的魔鬼天使见面,应该说是我的荣幸才对。 ”杨兽成一边说着,一边色迷迷地上下打量着小丫头,那神态简直和昨天的程虎一模一样。 对了,据说这家伙和程虎是好兄弟,果然是臭味相投啊。

    我强压下了心里的火气,向前跨了一步,不着痕迹地把小丫头挡在后,隔绝了老色鬼的视线,淡淡地说道:“杨先生过奖了。 ”

    “呵呵,我说的可是真心话,魔鬼天使在全亚洲甚至是全世界都是赫赫有名呢。 ”老色鬼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但很快就缓了过来,跟我打着哈哈道。

    “对了,两位,鄙人最近正在筹备,准备组建一家英帝娱乐公司,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来鄙人这里发展呢?我给的待遇可绝对丰厚啊。 ”杨兽成笑道。

    这句话一出口,别说是我们,就连王哥地脸色也变了。 哪里有在公开场合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挖人地道理。

    至于我就更不用说了,在上一世里,谁都知道他那个英帝集团纯粹就是个大yin窝,这老家伙的目地就是为了小丫头。 我能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吗?

    想到这里,我撇了撇嘴,说道:“对不起,杨先生,我们在新光过得很满意,暂时还没有跳槽的想法。 ”

    被我一口回绝了,这个老色鬼依旧没什么沮丧的。 笑嘻嘻地说道:“噢,那没关系。 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合作吧。 如果二位在新光过得不愉快,记得和鄙人联系就好了。 这是我的名片。 ”

    说着,杨兽成掏出了一张镀金名片准备递给小丫头。 哪知我一伸手,单手把名片接了过来,连看都没看,随手放进了裤袋里面。

    按理说我的这种行为绝对属于不礼貌的行为,可是我恼恨这家伙居然敢公然打小丫头的主意。 所以故意在落他地面子。 要不是看在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又是名流聚集,我非把名片撕碎了扔到这家伙的脸上不可。

    可令我没想到地是,这个老色鬼还是笑呵呵的,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无礼举动,对我们说道:“那好吧,我就先不打扰二位了,我说的事。 希望二位能认真考虑一下。 ”

    说着,老色鬼就把手向着小丫头那边伸去,看来要握手告别。

    哼,想趁机占便宜吗?我一下子就看出了杨兽成的企图。 可是我太了解小丫头了,那绝对是一点亏都不肯吃的。 从来都是她整人,要想整她。 这个老色鬼再投十次胎都不够。 所以我也没加以阻拦,冷笑着看着老色鬼的手伸了过去。

    “我们会考虑地,杨先生再见。 ”小丫头脸上挂着笑,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和杨兽成握在了一起。

    老色鬼大喜过望,颇有些受宠若惊地握住小丫头的手不肯放开,一边挂着yin的笑容,一边在小丫头的手背上轻轻抚摸着。

    小丫头的笑容依旧不变,手上却开始逐渐地加力,同时一股真气也传了过去。 就在杨兽成感到不对劲的时候。 手上已经像上了一个烧红的铁箍般。 一股钻心地疼痛潮水般袭了过来。 杨兽成本能地一甩手,想要甩开小丫头。 可是哪有那么轻松,根本甩不开。 而小丫头的手越来越紧,我甚至听到了杨兽成手上的掌骨发出轻微的骨骼变形的声音。

    俗话说十指连心,杨兽成哪里受得了小丫头的折磨,脸都白了,额头上地无数汗珠大滴大滴地向下淌着,顷刻间就打湿了他那件高档的真丝衬衫。 要不是这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小丫头有根本没用全力的话,老色鬼非叫出声来不可。

    我见把他整得也差不多了,轻轻地把小丫头的手拉开,笑道:“让杨先生回去吧,人家可是大忙人呢。 我想我们以后还会有机会多亲多近的。 ”

    “那好吧,杨先生再见。 您走好。 ”小丫头松开了手,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再看杨兽成,此时的右手好像变成了一个刚出锅的猪蹄,又红又肿,整整大了一圈,甚至还冒着丝丝气。 我知道,这家伙的掌骨即使没断,也一定受了严重的内伤。 小丫头的手劲是开玩笑地吗?

    就这么短短地十几秒时间,老色鬼浑上下好像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脸色也白得吓人。 他用左手捧着受伤地右手,怨毒地瞪了我俩一眼,咬着后槽牙狠狠地说道:“好好好,二位,咱们后会有期!”

    说着,老色鬼转扬长而去。 留下我和小丫头笑成了一团。

    “这个该死的家伙!”王哥一脸气愤地说道:“居然挖人挖到这里来了,这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好了,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自降份。 ”我说道。 又劝了一阵,王哥的气这才消了一些。

    我和小丫头又在这里呆了一阵,忽然感觉到不远处有两道冷冷的目光正在盯着我们,似乎是不怀好意。 我不动声色,微微转了个,用眼角的余光顺着那个方向扫了过去,只见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昨天给我俩颁奖的那个程虎正在一脸谄媚地指着我俩所在的方向跟一个面色沉的中年男子说着什么。 而那个中年男子一边听着一边微微点头,目光时不时地向我们这边扫视过来。

    想算计我吗?我一看就知道程虎那个家伙肯定是不怀好意。 可是现在首先要弄清楚那个中年人的份。 看样子他地份一定不低。 否则的话像程虎这种香港娱乐圈大哥级的人物,是不会对他这么低三下四的。

    想到这里,我把王哥叫了过来,低声问道:“王哥,那边那个男的是什么人?”

    “哪个?”王哥问道。

    “就是那个,跟程虎说话的那个。 ”我用手向后一指。

    “噢,你问他啊。 ”王哥回头看了一眼。 说道:“他姓向,叫向华壮。 是香港中盛向氏兄弟电影公司的老板。 他还有一个弟弟,叫向华利,也是这家公司地老板。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只是看到程虎这么大牌的明星在他面前也是低三下四地,有些好奇而已。 ”我回答道。

    “这个向华壮,还有他的兄弟向华利可不是普通人。 ”王哥看到周围没人注意到我们。 神秘兮兮地对我说道:“他们兄弟两个表面上是电影公司的老板,实际上是香港最大的黑社会旧义安公司的大哥。 在香港可谓是呼风唤雨,就连特首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香港娱乐圈的这些明星,人家想捧谁就捧谁,想废谁就废谁,包括周润生,周月驰,梅艳圆。 还有这个程虎,都是他们兄弟两个一手捧红的,自然不敢不在他面前毕恭毕敬了。 ”

    原来是这样啊。 我这才恍然大悟。 前世我对娱乐圈几乎毫不关心,所以对向华壮一无所知,只听说过一个杨兽成。 这一世也是如此,即使我现在也是娱乐圈里地人了。 也很少去看这里面的绯闻八卦。

    可是程虎跟他聊了这么半天,而且明显是针对我们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谋,可要小心了。 想到这里,我立时提高了警惕。

    就在这时,程虎和向华壮说完了话,向华壮迈着大步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程虎则跟在后,好像一个跟班。 而在程虎的旁边还有两个穿黑西服带着黑墨镜的黑人壮汉,高近两米,一看就是保镖模样。 默不作声地在后面走着。

    我惊讶地发现。 从这个向华壮走路的姿势来看,他竟然也是个练家子。 而且手绝对不在程虎之下。 看来这个黑社会的大哥果然由与众不同之处。

    “婷婷,小心点,看来我们要有点小麻烦了。 ”小丫头正在和新出道的新人女明星萧冠轩聊得正闹,我走了过去,对萧冠轩微笑着点了点头,低声对小丫头说道。

    说起来,这个萧冠轩也是维京公司旗下地签约艺人,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应该算是同事了。

    “啊?怎么了?”小丫头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别害怕,有哥哥在呢,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而已,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我不屑地说道,伸手向向华壮走过来的方向一指。

    小丫头回头一看,恰好看到了程虎。 顿时明白了七分,点了点头说道:“哥,我不怕,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

    小丫头的话刚说完,向华壮他们就走了过来,来到了我俩的进前。 向华壮嘿嘿一笑,对我俩说道:“二位,你们好。 你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魔鬼天使组合吧?很高兴认识你们。 ”

    “哦,你好,我们就是。 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我转过来,故意装傻问道。

    “先自我介绍一下。 ”向华壮皮笑不笑地说道:“我姓向,叫向华壮,是香港中盛向氏兄弟电影公司地主席。 很高兴认识二位。 ”

    “哦,原来是向主席啊!幸会,幸会!”我做恍然大悟状,伸出手来和向华壮握了一下。

    双方又不疼不痒地简单寒暄了几句,开始进入了正题。 向华壮话锋一转,说道:“两位,你们现在在歌坛可以说是大红大紫,不知道有没有过要进军影坛的想法呢?如果二位有这方面的想法的话,我们的中盛电影公司在华语影坛的实力不敢说是数一数二,至少也是名列前茅。 我相信凭借我们公司的实力。 再加上两位地名声和条件,一定会大红大紫的,拿个影帝影后之类的也不成问题。 ”

    “向主席地好意我们心领了。 ”我笑道:“但是我们暂时还没有进军影坛地想法,我认为一个人一生能够做好一件事就不容易了,如果四处出击的话,很可能会一事无成,所以我们现在只想安心在歌坛发展。 ”

    “混蛋!”向华壮后左手边地那个黑人壮汉顿时暴跳如雷。 用生硬地汉语怒骂道:“臭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们老板邀请你是看得起你。 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推三阻四的,当心走不出香港!”

    我汗,这个老黑还会用成语地。 看来有人说黑人的语言天赋很强这话还真不假。

    “约翰,不要胡说!”向华壮扭过头去,假装训斥那个黑人壮汉道:“这两位都是贵客,是国际级的大明星。 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人家?还不赶紧道歉!”

    那个黑人壮汉的嗓门好像张飞一样大,喊出来仿佛半天里打了个霹雳。 顿时把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哼哼,这家伙还真会装,这个黑人要是没有他的授意,至少是默许,敢那么嚣张?不过他应该不会好心好意地给我们拍电影吧?倒要看看他想耍什么谋。

    想到这里,我假装被那个老黑吓到了,脸色一变。 战战兢兢地说道:“向主席,既然这样,那……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嘿嘿,这样就好,我们以后还要合作愉快嘛!希望刚才的事不要吓到了两位。 ”向华壮一脸谋得逞地笑容。

    “向主席,那我们是不是谈一谈合作的具体细节?”我假装受宠若惊地说道。

    “那个先不忙。 ”向华壮嘴里说着。 把目光转到了小丫头的上县市上上下下色迷迷地打量了几眼,随后说道:“天使小姐要是方便的话,不如陪我一段时间,然后再谈合作的事,不知意下如何?”

    “哗!”这下彻底乱了。 刚才周围的人都被那个老黑的话吸引了过来,正想听听我们谈些什么,可没想到向华壮居然这么**毫不加遮掩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几乎就等于是明着要人了。

    “你……”王哥在一旁气得脸都白了,全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我听到这里,气得眼眉都立了起来。 程虎和杨兽成对小丫头只是占点小便宜而已。 可这个向华壮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说了出来。 一下子把我地怒火点燃了,我再也没有了和这个混蛋逗闷子的想法了。

    “直说了吧!”向华壮嘿嘿一笑。 说道:“你们要么就答应我的条件,天使小姐陪我一段时间,然后我出资给你们拍电影,还会给你们一大笔丰厚的报酬。 要么你们就别想活着离开香港!”

    程虎在向华壮的后露出了一脸诈的笑容,看来这个主意一定是他出给向华壮地。

    “王八蛋!我**妈!”我再也压不住怒火了,从牙缝里恶狠狠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你敢骂我?”向华壮听了我的话后,就是一愣。

    “骂你?我宰了你你信不信?”说着,我一伸手,一把卡住了向华壮的喉咙,单手一用力,硬生生地把他提了起来。

    向华壮好歹也是手不凡,而且是经历过多次香港黑社会的火拼,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手不凡,可是我这么一伸手,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任由我抓着他,而在我把他提起来之后,更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王八蛋,有种你再说一遍!”我手上逐渐加力,卡得向华壮的喉咙越来越紧。 向华壮渐渐喘不过气来,脸色憋得通红,一个劲地咳嗽,双手在我的手上无力地抓着,双脚乱蹬,想要摆脱我老虎钳子一般的双手。 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你……你放开我!”向华壮勉强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

    “要我放你?你在做梦吧?”我冷笑着,反手就是一掌,“啪!”地一下,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向华壮地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天下异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