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风雨灏海,决战前夕

    殇二十一年,三月,灏海国际豫州南部军团中将军海幕天与帝国徐东先锋部队遭遇,海幕天设下伏击轻松吃掉了帝国三万大军,斩杀帝国先锋少将军一名,徐东闻之大怒,急引军三路并进,试图与其大战。海幕天初尝胜利,轻视帝国实力,举兵迎击于凭河平原。三战三败,海幕天率兵远遁,徐东急追。

    四月,海幕天遭遇徐军堵截,陷入困境,死战徐,帝国两军。

    五月,灏海上卿逸之率军三十万来救,不及,而海幕天已然战死。徐,帝国两军先行退避。俗语说,饿虎伤人,兔急咬人。徐,帝国围攻海幕天军团时,急求胜利,而海幕天心知难避,作往北图为假象,引得大量徐,帝**前去围堵,实际暗聚精兵甲士一万径往徐,帝国联军中军大营杀人,势如破竹,一度杀至徐,帝国中军大营营帐,奈何却是一个假象的空营帐,待要去另一处时,却是来不及了,海幕天饮恨当场。仅隔百步之遥的徐东,江南心中惊叹不已。此役,灏海折兵二十三万,中将军三名,将军级二十四人,帝国损失将级六人,徐军损失将级二人,联军共损兵八万。

    殇二十二年,七月,逸之被联军围困于飞鸟城。

    九月,灏海国际上将军北海明战死于雍州,灏海国际西大门被破开,蜀军,凉军大举攻入。

    殇二十四年,四月,灏海西北大元帅黄氏举大军六十万与凉蜀联军大战于墨城,黄氏大败,折兵十万,退出墨城。

    殇二十五年,灏海国际大将军天刀,上将军刘平,中将军赤海龙王战死于豫中平原,折兵四十六万,灏海震动,联军大举振奋。

    九月,徐清林与几位灏海元帅谋划“九月复仇”计划,于九月中旬,集中兵力,火速切断帝国徐东粮道,烧毁粮仓。九月下旬,绕开徐东,攻入荆州,大肆抢掠,破荆州北大营,杀帝**三十万而回。途经徐,帝国联军大营,摆下阵势,似乎与联军决战。联军与之三战三败,退守大营不出。徐清林遂收兵而回。

    殇二十六年,江南徐国大军西路军迷失路途,被迫向东转移,想先退回国内。遭到灏海国际中将军康然军团堵截,时康然军二十七万,徐西路军十二万,西路军统帅为徐国中将军徐扬。

    三月,康然于罗江谷设伏,围堵徐扬。徐扬率军苦战,舍弃三万大军尸体突围,夺取临近的灏海罗江城,据城固守,康然围城。

    攻半月,徐扬军不支,不足三,城将破。

    灏海军大帐,康然笑看军事沙盘,此处形势一片大好。

    谋士向康然告诫说:“罗城近徐国,边境是徐国稚汶公派中将军梦悠然军团守备,一可至罗城,需要防范。”

    康然不以为然,“稚汶公派一项与我灏海交好,再者徐国一国三分,各派不团结,稚汶公派更是表明了不插手江南派与我国的战争,此事大可放心。”

    然而康然拗不过谋士,仍是抽调了一万普通军队驻守要道。

    梦悠然大帐,梦悠然手拿酒杯,悠悠然看着临时征调来的舞女所表演的歌舞,相当的悠闲,旁侧数位将军正襟危坐,严肃地享受着没事,看着歌舞。

    “报!”斥候冲了进来。

    梦悠然皱了皱眉,挥手退去了歌舞。

    “何事?”

    “江南西路军徐扬将军被康然围困在罗城,不足三城将告破。”

    梦悠然再皱眉,“退下吧。”饮了一杯酒,再次拍手,“歌舞继续。”

    “将军!”

    “什么事?”

    “您不救吗?”

    “三后再救,这样也不失道义。继续歌舞。”

    “将军,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们本来就不想插手这场战争的,也根本不想帮助任何一方。让他们打去,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不要打到徐州妨碍我听歌看舞就好!”

    “不须多言,来来来,继续唱,跳!哈哈哈”

    “喝!”

    灏海军大帐,信鸽飞来,落下,谋士接住,取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梦悠然三后出兵。”

    谋士手捋胡须,笑容满面。

    “先生有什么好事?”

    “将军果然神妙,梦悠然决议三后来救徐扬。”

    “哈哈哈,这家伙,有趣啊。既是救了徐扬,又是杀了徐扬,也是保住了稚汶公派的面子。一箭三雕,但我要他一样也得不到,一样葬送在我的罗城。传令下去,休息半,傍晚攻城,一夜内攻下罗城!我要用剩下的时间给梦大将军准备一份大餐!”

    “哈哈哈!”

    夜,灏海军猛攻罗城,徐扬亲率近卫,上城督战,鼓舞军心。

    夜深,梦悠然突然从营帐中爬起来,极其快速地穿戴好盔甲,同时号令三军轻装整顿集合。火速朝罗城进发。

    子时将过,梦悠然军至要塞,以一万弓骑为先锋正面骑,二万轻骑分别从两侧杀入灏海军大营,三刻时间结束战斗,一万灏海军全军覆没,没有逃出来的。

    在进攻之际,先锋军成后军,后军成先锋军,越过防线,快速突袭罗城。

    黎明之际,寅时,梦悠然军团已至灏海军后。

    梦悠然骑马领军,马鞭直指灏海军。

    “哈,三后救徐扬,但我是一夜攻康然,哈哈,本帅也未算食言。黎明,黎明,寅时,人们最易疲劳也是最易瞌睡放松之时,苦攻了一夜罗城的灏海军想必不大好受啊。进攻!活捉康然!”

    梦悠然后一将军缓缓抽出宝剑,正要挥剑之际,一箭入喉,跌落马下。为后万马踩踏亡,梦悠然摇了摇头,继续率军向前冲锋。

    三万弓骑为先锋正面骑,二万轻骑后援驰骋,六万轻骑从两侧突入灏海军,三万重骑也在一个时辰后赶到,加入战场。

    弓骑掩突袭,袭杀了众多慌乱不已,无多少防备的灏海军。轻骑分割了灏海军的阵型,以骑兵对步兵,展开了残忍的屠杀。灏海军苦战,许久堆积起来的枪盾大阵又被随后赶来的三万重骑兵所破。

    中午时分,罗城城门大开,徐扬率军正面进攻,不久,灏海军大败。

    “康然大将军,别来无恙乎?”

    “梦悠然!好啊!”

    “哈哈,康然兄,这次我胜之不武啊,不要见怪!不知有意去我徐国做客吗?”

    “这算是劝降吗?”康然冷冷一笑。

    “哎,算了,好酒一壶。”梦悠然解下腰间酒壶扔给康然,康然接住打开酒壶,狂饮至酒壶干。

    “好酒!好酒啊!哈哈哈!梦悠然小子,不错啊!哈哈!听闻你徐州多豪杰,有此好酒,看来的确不假!但我灏海不比你们徐差,我灏海豪杰亦是多多啊!哈哈哈!生为灏海人,死为灏海杰!哈哈哈哈!百年后,我在黄泉以酒接你!”

    “好说!”

    宝剑出,寒光溅溅,血喷三尺,灏海军旗下,军魂夕阳立!

    “厚葬康然将军!”

    “是!”

    又一支军斜道而出,却是徐中将军逍遥仙的部队。

    “逍遥仙?”

    “梦悠然?”

    “你为什么会跟江南走呢?”

    “我喜欢战场,哪里有战场,我就会去哪里。所以我跟着江南去打灏海了。话说你怎么会来呢?”

    “喏,那个家伙,狼狈的不成样的家伙,都是徐国人,在我眼皮底下,不得不救啊!”梦悠然摇了摇头。

    徐扬憨憨一笑,“多谢了!”

    “少谢!少来,康然的军队不是吃素的,我轻装简从,吃了不少装备上的亏,伤亡了二万多兄弟呢!这些补贴的军费物资什么的由你出了,你没有就找你老大去!”

    徐扬脸当即垮了,求助于逍遥仙,逍遥仙摊摊手,无奈笑笑。

    殇二十八年,徐清林东出豫州,攻梦悠然,梦悠然不战,率军退走。徐清林怒,劫掠府库,而府库早空,无奈退走,梦悠然乃归。

    五月,郭奉孝,小K,屠龙,断肠草,秦城五大军团围困灏海黄氏军团,黄氏据犄角之势,困守不出。

    灏海国际议会当即决议筹集约一百一十万的大军,分四路援救黄氏,同时徐清林收缩本部军团,与南部帝国,蜀国,徐**队在豫州中部对垒。决定灏海国际存亡的两场大战“黄城大战”“豫中大战”正式爆发。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