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灏海围梁,徐国内乱

    殇九年五月,灏海黄氏发兵攻梁女王朵朵领地,朵朵数战不敌,丧失实地。

    是一年,十一月,黄氏围梁都,朵朵受困不出,黄氏率兵围而不打,终命将士辱骂,激敌出战,朵朵不出。

    梁军数战灏海,救梁都,皆大败,而军队少。灏海趁机蚕食梁国。

    灏海围点打援,而梁立国起,数受大战,兵少粮缺,器械不良,难敌灏海精兵良将。

    十七年,朵朵弃都而走,黄氏依旧围都不攻。朵朵奔逃徐国,密见徐王江南,哭诉于徐,江南心戚戚,好心抚慰朵朵,壮气豪言许诺于朵朵,必帅徐国大军讨伐灏海,为梁国讨回公道,且一搏笑颜。

    徐王既定,朵朵心安,暂住徐都。

    五月,徐王江南发函至帝国,蜀国,燕国,凉国,京国,越国等,约会盟于荆州城,以讨伐灏海帝国,以彻底统一四海,也为还梁国公道。

    徐都,徐内阁。

    徐王江南发布对灏海帝国宣战的决议,内阁哗然。

    内阁三派矛盾顿时凸显恶化爆发。在这里不得不说下吴内阁派系,徐在吴帝战争时期,内阁分为主战派,温和派,和约派,时主战派强势时期,以李玉琨,稚汶公,陆宁,伯明,桔梗,张天飞等为主要代表人物,曾一度攻破帝国扬州帝都,帝国灭世大本营等等;温和派以天涯等为主,和约派不谈。后吴国分裂,裂地为徐,徐内阁遂分为温和派,避世派,稚汶派,江南派。江南派主政,大都以徐国新人为主,战力强盛,与帝国交好,而江南曾经的对帝国的软弱使得徐国内对其多有不满;温和派一般看时势,不对徐国有威胁,一般不管事,但也多有听从江南领导;避世派是由不满江南,又心生退隐之心的徐国元老组成,大都最终归入桃花村养老;稚汶派是曾经推崇稚汶公政策的,大都是由原对帝国主战派组成,对江南十分排斥。

    此次,对灏海的宣战,无疑是颗重磅炸弹。缘由是稚汶公时期,吴,徐一直与灏海交好,如此突然攻打灏海,不符合道义。

    对于内阁的反对或者不解,江南似乎有成竹。江南举起手,示意安静。

    “诸位,对灏海帝国的战争,我们徐,必须参加!为什么?现在是殇一统四海,而灏海独立在外,我们作为殇朝一大国,对收复灏海之地,责无旁贷;其二,灏海之主,徐清林曾扬言,徐州有五分之一的领土是他们灏海的。这是什么意思,徐州一直是我徐的,毋庸置疑,后来一些灏海之民,迁徙来徐,我徐好生安置,而今灏海却称这些土地成为了灏海的,如何不能令我徐不怒,灏海先失道义,而我徐为国为尊严,也必须要讨伐灏海,收复失地;其三,梁求助于我徐,我徐为道义,为正义,也必须要讨伐灏海帝国。请诸位思量!”

    内阁之中再次议论纷纷,声音无疑小了许多。

    “我不赞成,对灏海作战,终究说不过去,毕竟是一直和平相处的两国。”

    “梁求助于我国,江南你不会是为一个女人而让我徐迁于这场战争中吧?”

    此话一出,内阁再次哗然,江南眉头微蹙,旋即展开,回复严肃状。然而还是被很多人注意到了,对于先前江南所说的那些理由,内阁诸将心中怀疑万分了。

    “对灏海大战?作为一个徐元老,参加数次对帝国战争,帝国当时侵我土地,杀我吴徐子民,当时怎么不见你主战,在战场不见你影,却是对帝国主和!?而今却要对一直与我徐州友好的灏海开战!?”

    “我为徐而战!今天不灭灏海,难道还要等灏海接收所有徐国领土吗?”

    “为一个女人而战!拿我徐国将士的血为搏一个女人的笑颜,这绝对不可以,我们反对!”

    “我们同意对灏海的战争,灏海当年可以是截取我们缴获对帝国战争的物资,你们还记得那个叫小昭的吗?”

    “我们同意!灏海未必都是好人,狼子野心到底有没有,谁敢保证?更何况已经占我徐州五分之一领土了!”

    “我们反对!”

    “我们反对!”

    “我们同意!”

    “同意!”

    “战!”

    “不能战!”

    ……

    徐内阁大乱,甚至部分人开始大打出手,最终江南强制终止会议,五后再议。

    徐内阁事件迅速传开,徐国内各军调动频繁,或守势,或攻势,局部军队甚至开始了对垒,还好各军克制良好,没有真正爆发内战。

    再次的内阁会议之上,突然出现了许多陌生人,纷纷主战,或者劝和,或者直接干涉徐国内政!而江南对他们似乎也颇为信任。

    “这些是什么人?”久久不言的内阁元老分打破了沉默,内阁寂静下来。

    “帝国与蜀国等国的使者,以及殇朝部分使者。”江南如是回答。

    “这是我徐国内政!如何让他国干政!?我徐国如此还如何称国!?江南你这是在做什么?”内阁元老们大怒。

    “我代表帝国国主少殇,灵欢欢向诸位徐国元老问好。我帝国认为,你们既然认同江南为徐王,就应当听从他的决议,而不该使得徐州自乱。况且在大的方面,我们皆属于殇,灭灏海需一起参加。”

    “你!你们!?”

    又一特使站起来,温文尔雅,自我介绍道:“我是蜀国特使,蜀国大元帅断肠草帐下副官,谨代表蜀王小K,建议徐州能够团结,既然你们认同江南是你们的王,也应该遵从他的领导才是。”

    “你们!你们这是**地干涉徐国内政!”

    “请不要生气,也请注意,您是一位位高权重的徐国大元老,大将军,您的态度和您们的决定将决定徐国的分裂与团结。”

    “你!还有你,江南!”老人猛拍了下桌子,怒视诸人。

    “大将军阁下,不要如此生气,气伤心腑啊!”

    这位资格极老的元老阁下,曾经的大元帅一怒再怒,怒极而怒火冲心,终于,“噗”的一声,血喷三尺之地,脸色苍白,惨惨坠,后二人连忙扶住了老人。

    无力的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无恙,“哎,我们…走吧!”

    数位元老扶着老人一起走了出去,后随行数十人。这些都是徐内阁真正的元老级人物,兵权在握的大人物,虽然部分是已没落了的,但他们在徐的威望无疑是极高的。

    江南面色沉,终究强忍住了怒气,对帝国,蜀国也是略有不满,但更怒的是那个说自己是为了一个女人的事。

    不可否认,的确有些是为了朵朵,也为了那个诺言。但也不得不说自己想做出些什么,如何在诸侯之中脱颖而出,威慑四方,唯有战争。历代徐(吴)王,皆有辉煌的战绩,徐子陵平定徐州,建立徐国,李玉琨整合三派,联荣耀击败当时辉煌的帝国扬州,迫使扬州签订和平协议,稚汶公更是与大将军桔梗攻破当时的帝国帝都,少觞的王城,而他呢,接手之时,徐是战败之际,不主张为稚汶公复仇,自己对帝国委曲求全,和好帝国,放弃了扬州,裂了吴国,致使自己在徐的声望一落千丈。徐,今已经恢复,战争,一为美人,二为名利,三为报当年灏海的一箭之仇,让自己真正的站在诸侯之中。可是,这群人不答应,不肯出兵攻打灏海。

    江南手握的紧紧,眉目微颤,用力缓缓地下压,稍稍控制了自己的神,再次宣布内阁会议延后再议。

    七月上旬,内阁会议继续,而江南已经开始着手一些准备了。

    将军王林,徐可(注:人名杜撰,事件事实需要)按江南计策,领大军五万,换上了梁军旗号,游于灏海边境,不久即遭到了灏海的袭击,徐军边走边战,退回徐国落岩关,再次换上徐国旗号。灏海军心知中计,连忙撤退,徐军追击掩杀,灏海军大败,损兵三万。徐与灏海战争正式爆发。

    停滞已久的徐内阁会议再次吵翻了天,灏海国际特意派遣特使前来,不过却遭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部分徐阁老对之礼遇,而另一部分则是冷眼相待。

    九,灏海特使廖氏道:“当年,帝国侵徐,我灏海国际不为帝国利益所惑,不参与攻击徐国。一直坚持与徐国友好相处,而今我灏海国际与梁国大战,你们却要攻击曾今的朋友,更可耻的是还要秘密将徐军偷渡至前线,对我灏海军突袭。这难道是友邦所为吗?”

    “哼,灏海。你们可还记得荣耀正一,天佑流氓所言吗?我国大胜之际,锐不可当,我国大败之际,你们也不曾出手相助。当年你们没有帮助帝国,也没有帮助我徐,如今自己受攻,还妄想他人的相助吗?再者,我徐数次大战中所获战利,尔灏海有何权利妄自夺取,当年被我国围歼的六万小昭军,你们想必还记忆犹新吧。更何况,我徐礼遇贵国,贵国主徐清林却扬言我徐国五分之一土地是你们灏海的,这是什么意思?”

    灏海特使辩不能,声音又被声讨,责骂声掩盖下去。此时的徐内阁,已经大都为江南派所主持了。

    殇十八年二月,徐王江南另立徐内阁,号“聚魂”,徐国一国二阁三公,一片分裂之象。所谓一国即是徐国,二阁是江南新建内阁与原内阁,三公则是江南派,稚汶公派,归隐于桃花的天涯派。徐国不战而再弱,帝国闻之大喜。

    五月,江南于落岩关誓师,亲率徐军三十五万西出落岩关,进攻灏海国际。一路势如破竹,攻城拔寨,徐国内灏海军几乎损失殆尽。

    九月,江南率军进攻灏海豫州东路大营,与徐清林卫六军对垒。

    殇十九年四月,帝国宣布对灏海宣战。帝国北路大元帅徐东率大军五十万北伐灏海国际。七月与徐王江南会师,徐清林军吃紧。

    殇二十年三月,蜀王小K宣布对灏海宣战,由小K,秦城率蜀军六十万北上雍州,进攻灏海国际。

    七月,凉国女王小狐狸宣布凉对灏海宣战,由凉大元帅郭奉孝率大军三十万经由雍州对灏海进攻。

    燕国燕太子对此不表态,持旁观态度。而灏海国际已然大危。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