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诸侯争霸时期的军事文化政治科学

    第一部分,战争与谋略

    公元8年,一统首用幽州卫星图,在未来帝统大战中大放光彩。

    公元14年,第一位合纵连横家“小编”出现,游说于帝国一统之间,大挑战争。

    公元18--27年,豫州大帝的铁血兼并政策,使得豫州成为当时最强最牢固的一个州,周围诸侯莫敢侵犯。凡反豫州帝国的,皆被大帝所灭。

    公元24年,灏海帝国盛极一时,树大招风,徐清林化整为零,避免了灏海帝国遭一统与帝国的战争,又暗自发展了实力,同时大批灏海帝国人士分化进入了各诸侯国。

    公元25年,曹制定远交近攻之策,同时最大限度借用盟友的兵力。

    公元33年,豫统大战。

    公元33年至39年,帝统大战期间,玉珏临危受命,执掌一统,一鼓作气,大败帝国幽州牧昨夜星辰,昨夜星辰弃城连栈,敌深入,疲惫玉珏军,终大败玉珏,使得幽州回复僵持状态。

    公元43年,荣耀建立“圆桌议会制”内阁。

    同年末,少觞执掌帝国,退出义盟,重新改革帝国编制,帝国的近交远攻战略正式开始实施。

    公元47年,扬州荣耀,张天飞偷田屯兵,占田围城策略出现在扬州战场,帝**损失惨重。

    公元55年,天佑神刀开始北伐帝国,57年收编楚国土地残军,采用轻兵铁骑急攻扫政策突袭荆南帝**,使得荆南成为一片荒野。

    公元62年,冀鲁联盟,抗衡灏海帝国。

    公元79年,帝国离间天佑,天佑荆州军离心。

    公元83年,荣耀连徐抗帝国,扬州僵局。

    马修入荣耀和谈,安定荣耀,再入蜀国,连蜀抗天佑,蜀国同意出兵。与此同时,帝国对天佑神刀的离间挑拨陷害计划开始起效。

    公元95年,乱国北理突袭帝国雍州牧,杀小子龙。

    公元96年,神刀死于天佑之手,帝国计成。后帝蜀联军入天佑,天佑大败,失荆州。

    公元97年开始,安定的帝国扬州开始北伐荣耀,徐;帝国荆州豫州雍州攻【乱】。106年,帝扬大败。少觞再和徐,荣耀。

    公元125年,【豫】【雍】【灏海帝国】建【风云同盟】,抗衡帝蜀魏联盟。

    公元147年,冀并建国为【赵】,与魏,燕鼎足。

    公元152年,徐稚汶公建立【联合国】联盟,徐,天佑,荣耀,鲁,豫等抗衡帝蜀魏联盟。

    公元184年,龙建国于青州,与鲁,赵,豫等国合并,盘踞北方,成霸业。并与雍州商结盟,称“龙商联盟”

    公元189年秋,徐,荣耀建立【吴】,抗衡帝国扬州,荆州。吴国大量使用单兵扰战略,帝国苦不堪言。

    公元193年,帝国以“君子之战”为借口发起吴帝一次战争,帝国“围点打援”战术大放光彩。吴最终惨胜,少觞再次和谈,签下合约。同时与蜀国策划第二次讨伐天佑。

    公元204年,天佑遭离间,交州混战。帝蜀入交州。

    公元273年,吴发起第二次帝吴二次战争,吴采用多重“声东击西”策略,大破少觞。吴大胜,帝国扬州进入很长的休整时期。

    公元286年,帝蜀凉联盟成立,准备伐商龙。帝国入吴,燕,魏,再签和约。

    公元287年,商王幻世研究出商建国划分器,大大方便了商国的军队调度。

    公元296年,“北方联盟”成立,龙,商,魏,燕,吴五大国。抗衡帝蜀凉“南方联盟”。然而,北方各自为战,吴不参战,燕魏隔岸观火,盖帝国近交远攻策略也。

    南北战争前期,帝国,集结三州兵力,突袭和约中的吴国,稚汶公大败,飞升离去。吴国怒,起全国兵伐帝国,帝国敌深入,在张皓城布下天罗地网,六十万吴军覆灭。吴国衰,北方战事无能为力。

    公元307年,苏摩“以逸待劳”,破南方联军百万。

    第二部分,诗歌与文学节选三篇,后面将尽量补充。

    徐清林,【灏海帝国】,《徐清林的轮回》该诗写于南北战争最后阶段,很不错的一篇,其他将在人物传中编写。

    原文如下:“

    是谁敲开了千年的城门

    是谁在寂寞的唱歌

    秋凉如水,暮色如歌,多少个夜消磨。幽燕的铁骑是否依旧,青徐的残桓有谁路过,江南的水里是谁的影子,关中的悲歌给谁诉说。一切早已注定,一切又都成幻影。

    江南的风韵沉迷在婆娑的烟雨

    北塞的丽景渐淡于浓重的黄沙

    曾梦想:纵横沙场跃马上,剑指南天踏百川

    曾以为一切可以地久天长

    从夏季风刚刚吹起,到绿叶枯黄

    从海的另一边到大陆,一段很长的距离

    一段很短的梦

    心被轻易的迷惑

    我们都很任,也很执着,我们都容易受伤

    也轻易的伤害他人

    有时候看得太重

    有时候看得太轻

    我们付出的太多

    太多

    终究我还是回来了

    回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

    从此纵横沙场跃马上

    剑指南天踏百川

    在新的征程里

    秀出新的自己”

    逸之,【灏海帝国】,远迁徐州所作《江水》。原文如下:“范乐陶,字逸之,号荷斋,三顾茅庐益州人士。今因祸远迁,去乡千里,凄恻有所感,故作此诗聊以抒怀。此虽虚妄,亦不妨寄诸看官之真也。

    江水

    江水往兮,浩浩汤汤;

    仲夏之夕,去我故乡。

    乘彼孤舟,观彼坳堂;

    蘅芷蕙芜,小簇筼筜。

    江水漾兮,入我愁肠;

    愁肠百转,不进琼浆。

    昔我在时,昌被轻狂;

    今我远别,凄凄皇皇。

    江水去兮,去兮不反;

    不复反兮,清泪汍澜。

    他乡缱绻,莺啼燕唤;

    唤之不得,反侧辗转。

    江水寒兮,寒我衣衫;

    衣衫零落,涕泗潸潸。

    行行止止,犹夷舟前;

    故土亡兮,无复贪恋!

    牵彼柔荑,循之木笔;

    芳草葳蕤,美人憔悴。

    草也轻兮,入块不移;

    人也兮,奈何见弃?

    江水逝兮,山河破碎;

    稽我至兮,乃耘乃莳。

    朋比鸡豚,友于狗彘;

    远彼萑苻,不涉淖滓。”

    紫虚【吴】。吴国解散,殇朝建立,飞升前时作【吴之殇】。原文如下:“

    昔徐领徐州金戈铁马万里!

    天,风云会计,与荣耀共而建[吴]。

    帝国伐荣耀,惨淡扬州,木叶萧萧。

    壮士战死,英雄相惜!

    徐举兵昼夜援之,百万雄兵归几何?

    惨淡淡!扬徐俱伤!

    且和之,帝国定荆州!帝蜀盛于益!

    天佑分,英雄出!燕凉北方雄!龙潜四方!

    帝扬稍缓,再伐[吴]!帝扬受挫,[吴]伐帝国,战半月止!

    壮士删号,又有和平,小战不断,徐扬界北风萧萧!

    龙战于野,霸心出!帝国困于四方之战!

    [吴]再伐扬,桔梗大人破少觞,震三军!

    再和之。

    帝国捷报连,帝蜀伐交州!。。。帝国盛极!

    南北争!南聚而北散,远者哀之!

    龙与帝国争,龙败而衰,丧师失地!

    [喵]盟立!南方再伐喵!南北再决战!风云变色!

    时[吴]已衰,主力十去七八!战意消,徐州被蚕食!

    [喵]苦战而败亡,北方失!

    帝国一统!建国[殇]!

    [吴]降而亡!

    仅以删号以祭[吴]之亡!

    最后恭祝少觞大帝一统二区!”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