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雍州复仇,魏国崛起

    “虎狼,你别太放肆了!”披黑色战甲的帝国雍州大将慕容喝道。

    “吗的!这战我打定了!现在雍州归我管!”虎狼咆哮起来,“来人,把这家伙拉下去,大军开拔!”

    雍州府城门缓缓打开,十万帝雍军浩浩向东北部前进。庞大的军队,沉而强大的气势,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乱斥候火速急报,乱豫霸天下雍州战区北理闻讯后不屑一顾。左右军师将帅面面相觑。一位谋士起建议道:“兵法云:哀兵必胜。况且此次帝雍来势汹汹!将军不可以小觑啊。将军应当早做防备。”

    北理笑笑:“防备什么,大不了我战死而已。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我,又不是你们。”

    一军师起道:“将军,魏还在北方虎视眈眈啊。此战难避,定是一场苦战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传我军令,即西线所有驻军聚集于我北理主城,与那新来的雍州牧虎狼斗上一斗。”

    “将军,此举不妥啊。倘若帝雍困住我等,军团收缩,到时候难以伸展手脚啊。”

    “无妨,我军强悍。到时候举全军攻其一点,还怕他不破吗?你们不用说了,去准备吧。”

    众人散去准备去了。对于这位攻破小子龙而威望大涨的大将军,众人心态不一,对于此战也是心中不安啊。

    “前方五里即是乱边关了。边关重镇就是乱督雍大将军北理主城。城中目前聚集有八万乱的军队,其中二万是北理的嫡系军队。”探子详细的向虎狼等报告着乱边境的主要军

    “附近几座城池有多少乱军?”

    “禀告将军,附近城池乱军少的可怜,做多的一座才三千人,最少的不足五百。共计二万。”

    “呵呵,乱的边防一向是这样吗?”帝雍军师笑了起来。

    “禀报大人,不是的。乱边防以前是三才犄角相连阵势,如今这位北理将边防完全变动了,于是成为了今天这样子。”

    “哦。莫非北理还想耍什么花招吗?”

    “不可不防。据探子回报,此人虽然粗犷疯狂,却是个十分精明的人。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形势难拖啊。哀兵之势不得发泄,终将逆转,到时我军就危急了啊。”

    “恩,先吃小的,再吃大的。”

    帝雍中军帐中立刻拟定了一份详尽的作战的计划,一条条命令发下后,虎狼即带大军五万直达北理主城二十里外安营扎寨,再每派二万大军在北理主城下叫战,北理闭耳不闻,一干乱军心中憋屈的很。

    如此耗了二月后,寒冬到来,大雪纷飞,虎狼开始攻城了。

    十一月七,北理在府中垂钓,顺便晒晒太阳。一位将军急匆匆地向北理走过来。

    北理望着水波中飘的鱼漂,投也不回的道:“怎么?虎狼到城门外了?”

    “将军,是的。”焦虑的将军见主帅如此镇定,似乎有成足,不由地也心安了点。

    然而北理心中当真是如此镇定吗?无可得知,或许也是看开了。

    “按军令,守城吧。我会随时登城督战的。”

    “是,将军!”

    “北理小儿,给老子出来!爷爷要和你厮杀!”

    “北理小儿,北理小儿!!!。。。”

    连续攻城半月,北理主城似乎固若金汤,伤亡统计数字,帝国雍州军伤亡四万,乱军伤亡三万九千。

    帝雍军不愿再这样消耗下去了,但又没有办法,于是命令每选千名嗓门特大的军士在北理主城下再次擂鼓大骂。于是便出现了如上的局面。

    守城军士本来也回骂的,后来一纸军令下来,忍,不得骂。于是乎,连续几后,守城军士心中窝火难耐了。

    帝雍复仇军大本营中,虎狼看着悬挂的大型雍豫局势图久久不语,旁侧一众将领面上表不一,但大都是激愤难忍的表

    军师笑着走了进来,手中一份军有节奏地轻敲着手,节奏声打破了中军帐中沉闷的气氛。

    “一星期了,北理带大军出城迎战了。”

    “真的?军师?”将领们无不欣喜无比,立马向主帅请命领兵击杀乱**队。

    虎狼笑笑,摆了摆手,“撤!”

    众人呆滞了下,转而又悲愤了起来。

    军师见形不妙,立刻笑着道:“诸位不用急,此次定叫那北理有来无回。”转走到军图前,指了指北理主城外的一处山谷,“此处地名绝谷,地势险要,且十分隐秘,适合藏兵。左龙,师武两位将军帅三万兵马藏在那里吧。待北理大军与我军在平原决战之时,就是你们出谷攻城之时。只许胜,不许败!”

    “慕容白,帅五千兵马伏兵于长道左侧的枫树林,危险的风帅五千伏于右侧,左理兵至,作伏兵被发现出战,败退。引北理到平原与我们决战!”

    “得令!!!”

    北理帅六万乱大军出了主城气势汹汹地径往帝雍军军营杀来。途经长道时,遭到帝雍军阻击,被乱大军轻易杀败,大大地缓解了乱**士中的一口怒气,骄恣之也涨了起来,追杀帝雍逃军的军阵行伍也乱了。

    追了二十里,北理隐隐感到不对劲了,立刻下令军队停下,重整军阵行伍。而此时,对面,整齐的列着大阵的帝雍复仇军快速地运动过来了。

    鼓声大震,使得帝雍军军心大涨,乱军则军心一颤,气势不由落了下来。北理不愧是【乱】豫霸天下的一员悍将,面对如此形势,斩杀了几名慌乱的随从,稳住阵脚,与帝雍军接兵了,顿时,一场恶战在这平原上展开了。

    北理一把百六十斤的狼牙棒舞得罡风猎猎,连连斩杀了数员帝雍军将领。帝雍军固然煞气满,怒气冲顶,却也逐渐退却了。

    虎狼大怒,挥动着狼牙棒冲出指挥阵地,与北理厮杀起来,当真杀的天昏地暗。三百回合下来,二人都大叫一声:“爽!再来!”

    借着再次厮杀开来,北理越战越勇,似乎逐渐把眼前的战场也忘记了。虎狼竞感觉渐渐招架不住了。免得一时疏忽,卖了个破绽抽出来,飞奔逃离。

    北理忽然心中一惊,没有追上去,望眼战场,乱大军已经趋于大败了。当即立断:“撤!”

    似乎已经晚了,奋力拼杀,北理仅带出一万二千余人往主城逃离,虎狼下令追击。

    北理军很快到达主城,却望见北理主城一派惨象,城上也已经是帝雍军的军旗了。“撤!”北理勒马回头,往北撤离。帝雍军合兵一处追杀上去。北理咬了咬牙,拨下三千亲兵后,片刻中,三千后的军队全军覆没。

    连续逃了三昼夜,连续追了三昼夜。北理发须凌乱,然而豪迈之气仍然不减。河畔,芦苇凄凄,阵阵鸭鸣声传出十里之外。

    “将军,鱼。”一位乱将领拿着一条烤熟的鱼送到北理面前,北理接过来,大口咬下去,狠嚼了起来,鲜血从嘴角溢出,北理似乎丝毫不察觉。

    “还没大军来接应我们吗?”北理突然转问道。将领望着那如炬的目光,不由地退了几步,“没有。”

    “哎!算了。”北理长叹一声,“集合所有人马。”

    长滩上,九千乱军列好整齐地阵势等待他们的将军检阅。北理第一次没有骑马阅兵,而且这也不需要了。

    “今天!”北理大声吼道:“我们走投无路了!唯一的出路便是和帝雍军决战,死得其所!”转又道:“当然,不愿与我去参加决战的,就可以离开了,剩下的那些军费将分发给你们。午时剩下的人再来这里集合!随我出发,杀向帝雍!”

    北理望着升起的太阳,又想起了当年的辉煌。

    午时,还剩八千人在长滩,北理再次检阅了一番,带领他们吃了顿饱饭,稍作休息,摆开大阵,等待帝雍复仇军的到来。

    “好重的煞气!”帝雍军军师望着北方,又摇了摇头。

    “军师。怎么?”虎狼转头问军师。

    “哎,又是一场惨烈之战啊。”军师说完便不再言语了。

    虎狼也不再问,催马前行。

    帝雍军停下了脚步,望着对面的黄衣战甲军团,北理旗下的乱军。萧风猎猎,煞气直压帝雍军。

    没有临阵交谈,虎狼高举狼牙棒,先士卒,大喊一声:“杀!”

    战鼓擂!北风烈!惊鸭魂!血染河!沙滩早已红。

    北理左手捂住左腿上惊人的刀口,右手紧握狼牙棒,支撑于沙地上,怒目看着眼前的帝雍军。

    “果然是乱霸的悍将啊!某佩服啊!”

    “你也不差!虎狼!”

    “成败于人,如今我败了,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哈哈哈!”

    北理表闪过一丝凄凉,“可惜啊!可惜啊!我害了那么多将士啊!但我依旧无怨无悔!哈哈哈!”

    北理拔出佩剑,自刎而亡。

    此战,北理军八千人全军覆没,帝雍军伤亡二万,惨烈之至。此时为公元九十六年一月。

    【乱】豫霸天下内阁一阵沉默,乱大将军仰天咆哮:“要不是北理管理的雍州过远,援军来不及,凭你们这些宵小如何能攻破北理啊!”

    帝雍复仇行动以来,乱西部地区均受袭击,乱与帝雍大小战千余起,双方元气大伤,魏国趁虚而入,在雍州豫州占领了大片领土,大有崛起成为强国之势。北方形势再变。

    (注,由于帝雍脱离帝国,帝雍以后将简称为雍)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