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下战乱,诸侯立国

    自公元三十五年益州帝国与益州一统大战以来,两军交兵多次,双方死伤很少,反而周边邻国受战火波及损失惨重,乃至灭国。时任一统大将军的屠龙就曾以霹雳车队夷平三个中小国的国都,手段之狠,令人心中发寒。因而他也获得了屠夫的称号。

    公元三十六年,两军交战于绵竹。三场大战,各有损伤,顾及其他小国会趁虚而入,每到大战双方都各有留手,更为关键的原因是双方高层多有些关系,他们主张议和建国。渐渐的双方盟主都压制不了了。

    公元三十八年秋,益州帝国一统和谈结束,建立了蜀国,史称帝蜀。蜀国建立的同时还兼并了益州剩余的六国,传益州原有十国,在帝国一统的征战中先后消亡了数国。蜀王由原一统益州牧与帝国益州轮值,蜀国内阁为议会制。

    公元三十九年后,屠龙以其偌大的影响力,强大的军队,掌控了蜀国,成为名副其实的蜀王。

    也是同年,一个神话在荆州战场崛起了。

    此人是谁?原一统天下大司马大将军,神刀不良。被各国成为“无敌将军”,即神刀无敌。

    三十八年秋,皇霸天见于各州的战乱,各州又各自为政,是在无力掌控,宣布退位。神刀即执掌交州一统战区,同时宣布更改国号为天佑九州,直控版图为整个交州兼荆州益州扬州部分。这也意味着一统天下的完全分裂,不在是超级大国了。

    在神刀的控制下,连年征战天佑边界,连连大捷。以致于荆州帝国见神刀军队即退避三舍,躲之不及。见神刀军攻城,城主基本是弃城而逃,想死战抵抗的基本是战死,鲜有逃走的,神刀之威可见一斑。

    此时交州内,帝**已经被神刀困在交州府了。神刀给那帝国交州牧一句话:“降,优待!战,必死!”

    帝国交州牧看着众将,说不出什么话。

    良久,交州牧道:“你们可降,也可以战,这个决定今天交给你。”

    堂中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许久,一文官弱弱地走到州牧边:“那么大人您呢?”

    交州牧道:“我受帝国的负担,我只可以战死修仙离开。而你们可以有选择。”

    文官犹豫了下:“大人,我战!”

    声音虽小,但众人都听到。“我战!”“我战!”“我战!”……

    州牧眼睛有点湿润。“好,大家都好,都是好兄弟!”

    三十八十二月,神刀大军攻破交州府,帝国交州牧与一干官员修仙离去,余者投降天佑九州。交州自此安定。

    公元四十年一月,司州统帅部建国为魏。魏王为李浩。

    三月,鲁国建立。

    夏,荆州帝国与荆州一统停战合并为荆楚联军,楚国成立,克尔苏加德二世为楚王。同年秋,合并入荆楚联军,楚国奠定了荆州地域的版图。

    青州府,帝国青州青云盟中军帐,子牙,岚风,葱葱,狼盟盟主等拉开青州地图开始商讨起来。

    青州牧子牙道:“执政大人曹有令,灭青州一统。最近各州开战,我们青州也不能慢了脚步。诸位有什么良策?”

    “直接开打就是了,讨论什么啊。”狼盟盟主懒洋洋的道。

    “青州一统已经衰弱的不像样子了。有人不用太多考虑了。”葱葱道。

    “青州一统整编了又整编,散了再组,组了再散。兵部识将,将不识兵。各军团将领互不熟悉,不知道配合,就像一盘散沙。此刻出击确实很好。”

    “老规矩,葱葱任中军元帅,岚风军师,其余将领任凭她们二位差遣。哦,也包括我。”子牙做出甩手掌柜来了。没办法,这两位女中豪杰打仗猛啊。

    第二,帝国青州青云盟对青州一统宣战。大军直朝青州一统前沿冲杀过来。守边的青州一统边防校尉在城楼看到旗号,惊呼道:“快关城门!青云盟那两个疯丫头又砂锅来啦!”

    一城破,半月青州一统控制的城池少了一半,悲剧啊。青州一统统帅在青州城那个郁闷啊。

    “报!”

    同样的声音响起在两军中军帐中。

    “徐州急报。帝国徐州、一统徐州以及四叶草二盟等联盟经过协商之后成立徐国,徐王为徐子陵。徐国版图北入我青州南部,东临海域,西入豫州东部,南接扬州,下辖仁,忠,礼,义,孝,荣誉等盟,形式不明。”

    徐国都城,徐子陵温文尔雅,端坐于王座,下有外交大臣汶汶,丞相李玉琨,大将军陆宁,大将军萧中剑,大将军伯明,以及诸位盟主(以候爵称)等。大军百万,徐国气象蒸蒸,繁华强盛啊。

    “荣耀特使到!”

    “桃花特使到!”

    “天佑九州特使到!”

    “灏海帝国特使到!”

    。。。。。。

    各国特使组成一个个小团体,相互交谈着,试探着,无聊着。灏海特使道:“奉执政徐清林命,结交各国,维系和平,建和平之邦啊。”

    桃花特使道:“天涯无泪送来一些人才,然后好再关门喝酒种花种地啊。”

    哈哈,众特使笑笑。桃花特使一脸无所谓,取了一壶酒去饮了。桃花隐士们的风范不一般啊。

    荣耀特使比较老实,“汶汶是我国至交,徐国友人多,如此定当来庆贺啊!同时,执政武文斌让我们来结盟的。”

    天佑特使道:“天佑虽偏远,幸得楚国建立,可以过荆州。国主神刀命我来结交徐国贤士啊。”

    徐国礼仪大臣一脸微笑的过来了:“请诸位上了。”

    诸位特使一一施礼。“有劳大人了。”

    汶汶华服在上道:“承蒙诸位特使前来庆贺,我徐国欢迎之至,请诸位入宴。”

    宴闭,交换国书,或结盟。新建立的徐国国都忙碌了好一阵。

    桃花特使早早离去了。荣耀,天佑,灏海等特使来到徐国练兵场,观看徐**士练。一队队整齐的军士演化着阵势。中央土台上,萧中剑冷冷地看着全场。指挥着数个旗令兵挥动旗语。

    场中诸将领紧随旗语做出相应的指挥,大军随即变化起来,中间过程时间很少。

    徐国不一般啊!暗伏的帝国沉着脸思考到。

    别以为徐国拉出了徐州帝国,帝国方面毫无反应,反应很大,但帝国内部,帝国外,内忧外患困住了他们的手脚。帝国里曹忙于荆州豫州,少觞被天佑,扬州内部拖住。加上益加剧的扬州帝国一统战场,愤怒啊,却毫无办法。

    “杀!”

    青州城破。一统青州统帅带兵南逃。至边界处,又战几场,皆是打败。郁闷的不得了啊。

    “悔不当初啊。就该听先生的话,不要那么频繁的重组之类啊。”

    “现在,先生你带残部投靠徐国,这里由我断后!”

    “将军!”众人惊叫起来。

    “都听我的!走!我是青州一统的统帅!我必须为我的过错负责!都走!”

    “将军……”

    两军对阵。

    青州一统统帅铁青着脸上前。

    女将军葱葱上前答话。

    “葱葱大将军,别来无恙啊!”

    “呵呵,将军也不错啊!”

    “今我便与你一战。如何?”

    “敢将军在拖延时间啊!”

    青州统帅脸色有些寒,“是又怎么样!”

    “今天我便不用霹雳了。”葱葱勒马回阵,单手一挥。万马千军向着几千人的一统军冲杀过去。

    半小时,尸横遍野。

    青州一统统帅站那里,惨淡淡,望着遥远的南方,修仙去了。曾经的一统天下帝都,曾经的万马千军,曾经的谈笑风云……消逝了。

    “继续追!”

    又追了两,到达徐国边界。

    “将军,前面就是徐国了,看样子,他们是投靠徐国去了。还追吗?”先锋将军上前问道。

    “追!”

    又追了几里。前方出现了一支军马。帅旗上写了个龙飞凤舞的陆字。

    “青州葱葱,岚风。徐州陆宁见过二位了,不知道带大军越界来我徐国有什么事啊?”陆宁笑呵呵地问道。

    “交出一统青州逃军。”葱葱道。

    “那些人啊!他们已经加入我徐国了,不再与你们青州帝国有关了。还是请回吧。”

    “那么阁下是不打算交了?”

    “是这个打算!怎么?葱葱大将军还要打一场吗?”

    “正有此意。”

    “哦,那么陆某就奉陪了。”大手一挥,三万大军片刻未到,摆出一个大阵,“此阵很是有趣。葱葱女大将军有兴趣吗?”

    “秋凌,乐杨,你二人各领五千军马分别大阵的东北,西北突入破阵!”

    “末将领命!”

    岚风看着前方诡异的大阵,心中觉的不妙。

    “霹雳车压阵!”葱葱又命令道。

    陆宁笑笑,阵前出现了比青州军多一倍的霹雳车。

    “你狠!”葱葱咬牙切齿,收去了霹雳。

    一万军马突入三万大军大阵,如入泥潭,此阵名为五行四象阵,一阵此阵,忽觉前方不是三万人了,而是千军万马。这区区五千人哪够人吃的,原本计划两军合一更是不可能了。

    莫名其妙的箭雨,陷坑,地钉……惨叫声不时的响起。没多久,入阵的一万人马被陆宁的大军吃了个精光。

    陆宁摇了摇头,命军士抬出两位指挥的尸体送还青州军。

    “撤军吧!”岚风说道,“目前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打下去只会吃更大的亏。”

    “撤军!”

    “送青州帝**!”陆宁高呼一声!

    后徐**马齐声连呼:“送青州帝**!”“送青州帝**!”“送青州美女!”

    不知道是谁突然一变口号,众人皆附和起来。陆宁大骂道:“你们这群混蛋,败坏本大将军名声。”

    哄笑声四起。

    葱葱等人耳不听为净,策马疾驰,带大军快速撤回青州境内。百战百胜的青州名将在徐州第一次吃了败战,打击有些大啊。

    “徐王国书!”

    子牙看着左边的战报,接过那位徐国特使的国书。讲的是休战养生息之类,毫无扩张青州之意。但子牙等不安啊。

    国书给撕碎了。

    徐国特使归国,还真让那小子说对了,以后看你们再损失点,签不签和约,哎,徐王也真是,实在不行吞了青州就是了。可是这小子一点争霸之心都没。算了,这样也不错了。特使回国途中胡思乱想着。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