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帝统幽战(二)

    公元三十六年冬,昨夜星辰围明媚悠悠,不料中了一统的计,大军十损其七,元气大伤,狼狈逃回幽州府。

    “那昨夜星辰还真的来了。”明媚对着城中诸将道。

    “这下可有的看了。”玉珏非常高兴。

    诸位将领个个磨掌擦拳。

    “现,我命令,明媚带一千军马敌,上前挑战,只能败不能胜。LFY你带本部兵马在城左侧树林埋伏。三将带本部兵马在城右侧石山中埋伏。暮烟,松风等在城下列阵等待昨夜星辰。待昨夜星辰大军都进入战斗后,左右军马立时出发,围歼昨夜星辰!”玉珏往地图上打手一拍。

    “得令!”“哈哈哈!”

    昨夜星辰心绪有些不宁,和玉珏交战这么久来,第一次有些不安。但又不好表现出来,以免影响军心。

    “将军,前面有只军队。为首的好像就是明媚。”

    “拿下他!”

    明媚见帝**杀来,立马迎上去,厮杀了三十回合,卖个破绽假装不敌,驾马快速撤离。

    帝幽军哪肯放他离去,一直往前追杀。不一会就到明媚城下了。

    明媚归入本部大阵,帝**也勒马停下。

    不一会,昨夜星辰到来。

    “昨夜兄,别来无恙啊!”玉珏笑呵呵地道。

    “玉珏兄,托福,还不错啊!怎么,你以为这点人马就可以留住我?”

    “不敢不敢。见兄弟带这么多人马来,不大战一场,心中遗憾啊。”

    “我也有此意啊!见玉珏兄也大军齐集。”

    各行一礼,回归本阵,也不主将厮杀,两只大军即交兵起来。

    帝**强,毋庸置疑。而一统军却不要命的越战越勇,昨夜星辰不得不一点点的把大军全部压了上去,一步步进入了玉珏的中。

    两声炮响,左右杀出两支玉珏大军来,加入战场,如死神般收割起帝**来。

    昨夜星辰猛然醒悟。无奈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倒下。

    “撤!”不知道过了多久,昨夜星辰挤出了这个字。

    这是真正的狼狈逃窜。帅旗交给副将,走追击的一统军,这才走脱。那副将也自然玩完了。

    此次战斗是迄今最大一场战役,帝**43三支部队,损失了30余支,而玉珏的损失是帝**的三分之一。

    公元三十七年三月,距帝国幽州府的幽州平原,玉珏与昨夜星辰两军再次开始对垒。

    此前,昨夜星辰的帝幽军已经让玉珏灭了近十分之七,自己所剩之城也不过幽州府,轻扬城,烈风城,燕云城,玉仙城5城了。

    初次,昨夜星辰不信玉珏这个家伙这么猛,连挑三战,损兵折将,郁闷地退回本寨。命人高挂免战牌。

    玉珏没办法了,每天叫人上前骂战,免战牌也被玉珏砸了数块。

    “玉珏欺人太甚!”那位悍将在营中将手中酒杯一砸,命本部兵马披挂上阵,“老子非把玉珏小儿的脑袋拧下来不可!”

    “站住!你做什么?”昨夜星辰突然到来,大喝道。

    “主帅!那玉珏也太欺人了!我忍不住了。”说完要策马出营。

    “拿下!”昨夜星辰左右上前,将悍将给绑了个结实,悍将不敢抵抗,只是一脸可怜,委屈的看着这位统帅大人。谁叫人家是老大呢,“饿他个两三天,看他还有力气出战!”

    昨夜星辰甩袖愤怒离开。

    “军师有什么良策吗?”昨夜星辰问向旁的人。

    “放弃幽州府,暂时对一统退避。”军师想了良久道。

    长叹一声,“我怕这对我军更是不利啊!”昨夜星辰看向天空。

    “放弃幽州府,其弊有三,其一,我军军心不稳是肯定的,但凭将军的威信可以压下;其二,玉珏若取了幽州府,可能乘胜追击,于我军更为不利;其三,一旦失去幽州府,我军退入烈风等成,其地物资匮乏,大军难以持久。虽然,其利有五。其一,暂避一统军复仇锋芒,可保存我军尚存的实力;其二,退出幽州府,可给一统军骄傲的理由,让其为胜利之心所迷,大都将领会忘记乘胜追击;其三,一统军一旦恃胜而骄,对我军反败为胜机会加大,哀兵易胜,骄兵易败;其四,我军退至轻扬,烈风,燕云,玉仙,四城,可护卫犄角,成混元三才之阵,易守难攻;其五,近司州统帅与一统摩擦加大,青州帝**与一统交战,青州我军又强,两州近幽州,玉珏不得不去分心注意。如此五利三弊,所以不如撤出幽州府。”

    “多谢先生了!”昨夜星辰对军师一拜。

    “然而现在最好再与玉珏对垒,坚持三月,三月后再撤,幽州府再好好堵上玉珏几,让他们觉得幽州府胜利是很不容易取得的,那样他们的成就感才会更强,骄傲之心更大,于我军才越有利。”

    “好,好,好!”昨夜星辰大叫三声好。

    如此,每隔十余天,昨夜星辰与玉珏对上一阵,敗多胜少,三个月下来。玉珏感觉不对劲了,要发飙了,准备一次灭了昨夜星辰。此刻,昨夜星辰却是营中摆上空城,金蝉脱壳回城了。

    玉珏更是恼怒了,将大军开到幽州府城下。

    “将军,青州急报!”

    传令兵冲入玉珏中军帐,玉珏接了信件,拆了开来。“幽州牧于青州归途中修仙而去。临去时命玉珏统领幽州牧。”

    玉珏看了看手中的信,手中的州牧印信。良久无语。

    “杀!”

    霹雳车不停地向幽州府投着礌石。每堆积在幽州府城下的一统士兵都有千余。

    “军师,看来不能再等了。玉珏太疯狂了。先撤吧。”昨夜星辰看着手中的战报,再这么守下去,手中这么点兵也要全部玩完了。”

    七月九凌晨,昨夜星辰带军从东门突围离去。玉珏虽然防备慎密,没能拦下昨夜星辰,只捕到一堆小鱼小虾。

    但见那夜晚上,三员一统大将各帅本部兵马拦下昨夜星辰,喝道:“昨夜小儿,玩家元帅早知你要逃,却没想到落在我们兄弟三人手上吧!哈哈哈!”老大嘲笑道。

    “原来是幽州三雄啊,不知道是哪类熊啊?你又有什么本事拦下我?”昨夜星辰倘然笑道。要知道守城时,为保退路,他手中的亲军可是完好无缺的,战力十分强大。

    “三只小熊,爷爷来会你们!”悍将跃马拍刀而来。

    三将一惊,老三率先枪相迎。二十回合下来,老三似乎渐渐体力不支了,老二急忙迎上去,给老三助战。“三弟,我来助你!”

    又斗了五十回合,老二老三都僵持不住了。老大心中惊讶不已,“二弟,三弟,我也来助你们!”老大手持方天画戟战向悍将。

    “速走!速走!”军师在昨夜星辰旁催促道。眼见三将与悍将斗的正欢,全然把昨夜星辰这个主角给忘了。

    昨夜星辰醒悟过来,策马带军冲杀出去。

    三将猛然醒悟,阻之不及,只能抗住眼前悍将的攻击。

    又斗了四十回合,悍将见大军已去,自己又战胜不了三兄弟,哈哈一笑:“三位,打的痛快!今哥哥我就不陪了,改再战啊!”

    卖了个破绽,导了三兄弟偏离,借助破绽撇开三人,驾马疾驰而去。说真的,这悍将还真有点怕玉珏那煞星突然到来,那时想逃命就没门了。

    没多久,玉珏领军到来,三将惭愧地看向玉珏。玉珏嘴角轻微的抽搐了几下,没说什么。命令收兵回营。

    果然,一统军占据幽州府后,虽然有心追击昨夜星辰,奈何他地势太好,又攻不进去,加上司州统帅进军边境,青州局势危急。玉珏没享受到几天的胜利清闲,又陷入疲于奔命的征战之中。

    公元三十八年四月,昨夜星辰的军队休整完毕,开始反击。

    五月,昨夜星辰大军进军幽州府,与玉珏军对峙。

    四十年八月,青州帝**介入幽州战事,玉珏开始两线作战。

    双方进入拉锯式战争。一统五员大将修仙离去。

    司州魏国魏王派使者来谈判边界问题。

    公元四十一年七月,幽州玉珏退出幽州府。

    四十二年三月,玉珏下令退出所有占领帝国的城池,收缩兵力。

    六月,玉珏军中又有大将修仙离去。

    四十三年,青州帝**因与徐发生边界摩擦,大军撤回青州。

    十二月,大雪纷飞,两军短暂停战。

    公元四十年二月,玉珏与昨夜星辰秘密谈判,具体内容猜测为两盟合并建国之事。

    四十三年三月,昨夜星辰再次攻破黑水城。

    六月,玉珏修仙离去,一统天下幽州陷入无领导状态。

    九月,昨夜星辰与一统天下幽州谈判,收编一统幽州,并且善待剩余一统将士,一些不愿归顺的则,任其离去。

    有人问起昨夜星辰,昨夜星辰只是道:“玉珏是个令人敬佩的对手。”

    公元四十八年,昨夜星辰合并幽州数个小盟,对外宣布燕国成立,自封为燕王,雄踞北方。帝统幽战宣告结束。

    北方凉,魏,鲁,冀,燕,五国遂成,同时与灏海国际建立外交。编史发现各国中均有灏海出生的名人贤士,估计这也成为后灏海灭国的原因之一吧。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