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帝统幽战(一)

    公元三十五年七月。

    “快!都快点。”帝国指挥官们在黑暗的夜色中轻声地催促着行军将士。

    大军如游蛇一般悄无声息地向一统幽州腹地深入着。

    斥候跑到大将军昨夜星辰边报告:“大人,一统幽州城防卫森严,途中关卡十分多。而他们二盟盟主主城,防卫松懈。离我们也很近。”

    昨夜星辰找出随军图,借着萤火之光,看了看。到一统幽州城途中有好几处是大军伏击的好地方,委实不容易偷渡过去。而那二盟盟主的黑水城,却是好打。只要绕过前方一座山就可以出其不意地到达城下。那时恰好是凌晨三四点,人也睡的最熟,也是防御最为松懈的时机了。

    “传令下去。目标,黑水城。三时集集,四时攻城。”昨夜星辰合上地图。

    “黑水城,全速前进。”

    月如细弯钩,凌晨一时许就落下去了,这时夜更黑了。

    黑水城上,某哨塔。

    “老班头,你说现在形势这么紧,他们会打到这里吗?”年轻的士兵甲芽问道。

    老班头笑笑,“你这孩子。你想想,即使打起来了,他们要打到这里也要很长时间啊。这里是我们幽州重镇,又在腹地。”

    甲芽嘿嘿地傻笑了。又问道,“听说青州来人了?他们出事了?”

    老班头展了展深深的皱纹,叹口气道:“这些都是大人们的事,我也不清楚啊。好好巡逻吧。不要出了篓子。”

    “恩。”甲芽跟着老班头继续在城楼上巡视起来。

    “老班头,城下好像有动静。”甲芽忽然叫道。

    “敌袭!”老班头大叫起来。话音刚落,一箭中喉倒地了。甲芽则被老班头拍在地,躲过一劫。

    城上巡防军,守卫军迅速行动起来了。

    城下,昨夜星辰几个大将军对着神手们大发雷火,“就几个小兵,还办成这样!饭白吃了!”

    教训一句后就没下文了。毕竟是神啊,得好好留着啊。

    “霹雳到了吗?”昨夜星辰对着边的副将问道。

    “将军,到了。22辆。已经列在阵前了。”

    “恩。”昨夜星辰看看时间,凌晨四点。“攻城!”

    城下火把全部点燃,火光无边无际一般,向着黑水城压过来!城上仓促成伍的守军有些慌神。

    “!”

    万千火焰箭雨向城楼去。

    同时城上则落下不成阵势的箭雨。

    “霹雳车准备!加礌石!”

    “!”指挥官命令之声铿锵有力。

    巨大的礌石在撞击在城楼,城墙,城内。伴随着箭雨的肆虐,城内哀嚎声四起。

    “冲车准备,攻破城门!”

    “云梯上!”

    “先锋营,上!”

    ……

    帝国指挥官一条条命令下去,一支支帝国士兵疯狂的冲上去。

    不到半小时,黑水城破。帝**进入黑水城,开始了巷战。

    “大人!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侍卫催促着一统二盟盟主。

    手握钢刀,望着外面的火光,听着厮杀声,刀兵声。二盟盟主长叹一声,带领亲卫向西门突围而去。

    快到西门时,横向杀出一只军。为首的是昨夜星辰手下一员悍将!大刀一扬,指着二盟盟主喝道:“往哪里逃!”

    二盟盟主后一员大将嘱咐道:“大人,过会我拖住此人。望达人迅速突围。”

    言毕,即执大刀,跃马上前,朝那悍将喊道:“我来会会你!”

    刀兵相接,杀的异常疯狂。二十回合下来,一统的这位大将已然抵敌不住了。又是几个回合后,被一刀斩下马来。

    悍将再寻二盟盟主影,已然带队杀出城去了。

    “跟我追!”

    “不用了。”一白面书生骑马拦下悍将。

    “小白脸,你拦住我做什么?”悍将恼怒地问道。

    白面书生微笑着道:“将军跟我来。”

    二人缓缓出城,但见一统二盟盟主在远处停了下来。左突又冲,就是不能离开。

    “嘿嘿。”悍将笑了起来,“小白脸,你这是哪出啊?”

    “回旋无形阵。”白面书生依旧微笑着道。“不好!”白面书生面色一变。

    但见一统中又出来一员大将,以自己的命换的大阵破裂。二盟盟主负伤带着众人逃离而去。

    “小白脸!这就是你那鸟阵!”悍将大怒。

    白面书生一脸尴尬:“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破阵啊。一统能人异士也不少啊。”

    “哼!”悍将转马离去了。

    “备马!”二盟副盟主玉珏愤怒地从府邸出来。带了一支军径朝一统幽州城狂奔而去。

    幽州城中军帐中,二盟盟主奄奄一息。玉珏跑过去,大呼一声:“兄弟!”

    二盟盟主摆摆手,示意他安心。

    主帅位空虚着,原因是主帅去青州城议事未归。

    玉珏拔出佩剑,站在中央。“此次,幽州帝国必须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次军事行动由我指挥!谁有异议?”

    众将领左右相顾,最后齐声道:“但凭将军调遣!”

    一道道军令下去,整个幽州一统军全都调动起来了。

    浓黑的云层在天空翻滚,隆隆的闷雷声不时的传出。愤怒的一统幽州军快速地向着帝国幽州军驻地进发。

    一支帝国幽州军正在野外休息,大肆赞美着统帅的英明,夸耀着这次攻破黑水城的巨大战绩,炫耀着自己在此次战斗中获得的丰富奖赏,防备松懈之极。

    那将军捧着杯酒,豪言壮语:“我看啊!这次幽州一统要士气低下了。以后啊,咱帝国说什么,一统肯定听命啊,就象那啥啥啥的……”

    话未完,一箭来,结束了他的话,他的生命。随后而来的是无数箭矢,三波箭雨之后,这支帝**是不存一了,哪怕存一也是废了。

    玉珏带大军势如破竹,连破数城,到达白檀城,距城二十里安营扎寨。而沉浸于胜利的帝国守军竟然毫不察觉。

    “张志他们的部队到哪里了?”玉珏问道。

    “将军,张志等将军的边防军已经攻破平岗,冰莹,霜松等数十城,目前深入帝国腹地,和虚怀,若谷的帝**对垒。”

    “其余诸位将军分别到了这里,这里……”参谋官在地图上一一指出。

    “传令给张志他们,暂时压制虚怀,若谷,这次我们要的是帝国幽州府。”LFY放下手中的笔,“另外按惯例加一倍嘉奖他们。”

    “得令。”

    “这白檀城,是谁守的?”玉珏问道。

    “据说是个白面书生,擅长奇门遁甲之术,上次贵兄就是在他手上吃了亏的。”LFY道。

    “明天就打他了,试他一试。”玉珏用朱砂在白檀城上画了个圈。

    第二天,玉珏大军到达白檀城下。摆开阵势,清一色的蓝衣战甲军团,一股强大的威压顿时压的白檀城陷入恐慌。

    “大人,我们被包围了。该怎么办?”城中官员焦急向白面书生问道。

    “什么怎么办,凉拌。”白面书生满不在乎的道。

    “可是,可是,可是大人…”

    “可是什么,废话快说。”

    “可是大人,我们不是已经凉拌过了吗?”

    “……”白面书生叽里咕噜的用腹语骂了一通。

    “容我再想想,恩…恩…”装模作样的摆算着,忽然停住,问道:“这次打我们的主帅是谁?”

    “这个,这个,这个大人…”

    “这个什么!快说!”白面书生有点怒了。

    “这个大人,说了你也不要急,这个攻城的一统统帅是玉珏。”

    “吗了个吧子的,你丫的怎么早说。”白面书生怒极,一边骂,一边收拾行装。

    那官员好不容易壮着胆问道:“大人,您这是?”

    “跑啊!蠢蛋!你还等着玉珏来宰你啊!幸好你大人我有先见之明。”

    悄悄的从府邸后门溜出来,伪装成难民模样,悄悄地左右乱走,溜进一条小巷,按九宫步法踩动地上的普通砖块,待踩了三十六下后,轰隆隆一声,出现了一条暗道。二话不说,白面书生率先跳了进去,从人也相继跟入。

    “这是个上古困阵,你们要小心跟好我了,不要跟丢了,不然丢了命不要怨我。”白面书生首次如此严肃地道。

    从人见大人这么严肃,也不得不警惕起来。跟随白面书生进入了漆黑的通道。

    二个时辰后,玉珏用霹雳车强行轰破了东,南两门前的护城大阵。再用冲车破掉城门,城墙也损毁大半,攻城手段野蛮残酷之极,这也彰显了他心中的怒火。

    不过片刻,大军登城成功,帝**抵挡不住,丢盔弃甲,撤离。一统军奋勇追击,悉数歼灭。

    玉珏带领大军进城,查阅府库俘获等。

    “大人,白面书生跑了,留下一封书信,是送给您的。”一军士跑过来,递给玉珏书信。

    玉珏接过书信,打开一看,“玉珏将军,小人深服将军治军才能,想必此时将军正在马上。哦,闲话不多说。望将军仁慈,不要伤城中无辜百姓。我之去处,将军也不用寻访了,本人已承师命,寻仙离去。你们所称的白面书生拜上。”

    玉珏单手将信件捏了个粉碎,驾马继续前进。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