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豫统大战(二)

    开元城之战,帝豫军损失高级将领一名,普通将领六位,伤亡士兵一万三千余。

    三位高级将领坐在中军帐中,看着行军地图。笑三浪默默然。

    “前面是霸王城,百姓十余万的规模,是座较大的城了。”一盟盟主道。

    “这次一统有防备,超出我们的预料,不会是其他州的战事过早爆发了吧。目前战争全面爆发,各州间军交流都有些道路不畅了。”四盟副盟道。

    “不论这些了,今就攻打霸王城。”一盟盟主下定了决心。

    帝豫大军很快的开到了霸王城下。城上偃旗息鼓,寂静无声。如开元城一般。

    笑三浪脸很沉,一统太可恶了,每次都不正面交锋。挥挥手,一支军马冲上前去,云梯架起,没有任何抵抗就登上城墙。片刻,城门大开。

    这是一座真正的空城。为了辨明一统是否有埋伏,帝豫军一支人马在城中搜寻了半天。知道真相后,帝豫军很郁闷。一统军真是怕了吗?那么开元城又怎么会抵抗的如此强烈?

    到达了元化城,依旧是空城。大军再次前进,又得了分陵,路远两座空城。饶是帝豫军指挥官们如何警惕,也放松了下来。只认为一统军是打算收缩兵力和帝豫军一决死战了。

    终于到了杜康城,帝豫军侦查分队,马马虎虎跑遍了全城就回来向三位将军报喜讯了。“城内没有一统军!”

    “进城!”一盟盟主毫不犹豫地发令道。城门大开,帝豫军列着整齐的阵势进城了。待大军入城七八之时,城门倒塌了。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无数一统军。无数弓箭对准了街道上的帝豫军。帝豫军再次动了,连的行军已经疲惫不,哪来力气再忍受这等威胁生命的惊吓。

    四盟副盟瞳孔一缩,看了看周围,约摸五,六万的一统军啊。

    “盾阵!寻找掩体!”帝豫军指挥官立马下了防御命令。可惜一统军的攻击命令更快,每位一统指挥官几乎整齐划一的用力挥下了放箭的命令。前次是箭蝗飞雨,此次无法想象。帝豫军第一时间内就有千人毙命。

    “不要慌!反击!反击!”一名帝豫将领在马上边催促的手下军士,边挥剑抵挡箭雨。奈何一统军某小将眼尖,认得这是条好鱼,亲自取来长弓,搭弓放箭,一箭命中该帝豫军将领眉心,登时毙命修仙去了。

    小将心喜,把弓扔给旁侧卫兵了。不料帝豫军也有神手,那家伙躲在一草棚下,拉开弓,嗖的一声,那兴奋一统军小将就呜呼哀哉了。悲剧啊。

    此次一统大将虽然估摸着帝豫军人马多少,但实际还是少算了二万。大战场,二万人马看似小数目,实际上,其破坏力远不下于大军团。

    但见该军在某帝豫指挥官的指挥下,东,南,西三门各以2000人马造势佯攻,主力14000则绕到杜康城南门,一鼓作气,在三千敢死先锋军的冲击下攻破南门,大军长驱直入。

    这支从南门开始逐街蚕食过去,如流沙一般,逐渐将一统军吞噬。

    “将军!南门被帝豫军攻破了!”斥候冲入指挥部,向一统大将报告到。

    “啪!”一统指挥怒气冲冲将手中军砸在桌上。又冲到地图面前,左划右划,最后定在那里了,凝神沉思。

    副将走到沉思的将军旁边小心地建议道:“将军,我们撤吧。”

    “撤!撤个鸟!”一统大将猛然发起火来,“南军大营让帝荆军偷袭了,我们还怎么回去?”

    “随我出战!”一统大将领众人除了指挥部,当即见一支帝豫军冲过来,这些帝豫军虽然不凡,却也抵不住一统大将的亲卫军,交战片刻,这支帝豫军小队就全军覆没了。

    这一统大将果然勇猛,手拿一把狼牙棒,舞的风声猎猎,炸人耳膜。凡被狼牙棒碰触到了,几乎没有活下来的。

    经帝豫军两万后续入城的大军冲击后,原本占优势的一统军陷入险地,而帝豫军则略占优势了。

    两军苦战了半,最终帝豫军一盟盟主下令撤军,以撤离杜康城而结束,帝豫军损失了二万余兵马,一统军也损失了二万左右。

    是夜。帝豫军中军帐内,笑三浪大发雷火:“你为什么下令撤军!知道兄弟们损失了多少吗?”

    一盟盟主也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再这么耗下去,我们又能剩下几人?”缓了口气,才放慢语气道:“我们一旦撤出城,等到明天,这城就是空城了。他们的粮仓昨天让我一把火烧了。”

    在座诸人擦了把汗。感叹可怜的一统军要饿死兵了。

    这天夜里,一统军果然撤离,向一统豫州城撤离。

    公元三十七年,三月。

    帝豫军集集于一统豫州城下,准备最后的决战。

    在对垒五个月后的八月三,两军列阵于平原,开始对阵厮杀,曹坐镇中军。

    “曹!今你背信弃义,挑起战端,侵我领土,掠我城池,杀我兄弟,天地不容啊!今我们一统天下大军十万六千七百二十一名将士,在豫州城下与你们决一死战!战死也不会回城!”

    “决一死战!决一死战!”

    风猎猎,旗萧萧。烟云蔽

    一统军军威大振!

    曹脸色严色深深,霸王之气彰显出来。只是道:“帝国承天命以伐天下,今便是战!唯刀兵下见正道。”

    双方阵营战鼓声响起,各出一员大将在两军中央场地厮杀起来。

    这两位真是杀的天昏地暗。三百余回合下来,不分胜负。双方将领看的心急不已。

    “拿弓来。”帝豫军某将军骑在马上盯着场中厮杀道。

    侍卫取来了长弓一把,准备暗放冷箭。

    一统军某将军隐隐发现,也取来一把弓。

    “嗖!”“嗖!”

    几乎同时,二人冷箭齐!各自对准对方阵营将领。

    场中厮杀的两位也看的明显,一统军将领下定决心一般立时不要命的扑杀过来,帝豫军大将无心拼命,想要躲过,不料力不从心,被一统军一刀劈重右肩,铠甲碎裂,刀锋入体半尺。此时,一统军大将亦中冷箭,二人双双落马!两军战鼓震天,冲杀起来!

    战况惨烈之极。在两军接兵之前,双方弓箭手大阵,箭雨纷纷。霹雳车,雷石隆隆,大地震颤。这冲击之中

    没有高贵的将军,没有低的士兵,战场上生命是平等的。在这生命的收割机下,能否存活要看你个人平的实力积累了。

    曾让笑三浪大军两次失利的一统大将杀的兴起,直往曹中军冲杀过来。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英勇非凡。

    曹亲卫军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团团围住,奋勇向前!刀兵如蜂齐向他刺去。

    一统大将面不改色,长刀一横,拨开刀兵,回一劈,落下一堆断肢残臂。曹平静地看着被团团围住的一统大将,取出长弓,待其转之际,连三箭,皆被一统大将凭着风声躲过。然而第四箭却是没有躲过。

    噗!一统大将定住了,数十长枪已经刺入他的腰内。

    “啊!”挥刀横扫,所围众人尽皆死。

    “猛将啊!厚葬!”曹对周围人下令道。

    天昏杀到天暗,再到天明,直杀了三天三夜!血染豫州城下!

    一统军败了。在剩下的一些不多的高级军官帅残部向东北转移,一些自刎修仙而去,一些则投降帝国。

    战后,已然元气大伤的帝豫军又陷入争权的境地。

    帝国胜了,帝豫军元气大伤。帝都的王气也开始衰弱。

    主簿向曹报告着此次豫统大战的阵亡将领名单,以及损失况。

    曹无言,默默的走着。

    曹登上豫州城楼看向东北方,幽州怎么样了?帝国的未来又将是怎么样?又想到了豫州大帝。感慨良多。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